当天午时,大唐陆军第三骑兵师已经是停下了行军,因为在前方不远处,就是鞑靼人的两千敌军骑兵前锋了。

  此时双方距离不过五公里左右,这个距离对于骑兵而言,已经是非常近的距离了。

  半个小时前,实际上双方就已经是相互发现,那个时候第三骑兵师的师长邓卫方少将以为对面的鞑靼骑兵发现自己过来后,会进行撤退避让。

  为此邓卫方少将已经是准备好了进行最后一段路程的强行奔袭,拖住敌军的前锋,最好是能够重创他们。

  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没有丝毫的避让,反而是停下来进行备战。

  这种结果表面上看似乎是好的,但是却是让邓卫方少将生出了警觉。

  莫非这些鞑靼骑兵真的是诱饵,因为自己上前,然后牵制住自己,等待主力上前围歼本部?

  邓卫方等第一骑兵军的高级将领们,早已经是预料到了更那边可能会有鞑靼人的主力骑兵,不过之前也只是怀疑而已,哪怕这种怀疑他们已经有了**成的肯定。

  但在没有看到敌军主力的情况下,依旧只能是怀疑而已。

  如今看到这两千敌军没有撤退,反而是停下来备战的举动,就是更让邓卫方少将肯定,南边肯定还有鞑靼人的主力骑兵。

  兴许数量还不少!

  有胆子打自己第三骑兵师主意的鞑靼骑兵主力,怕是有万骑以上的规模。

  而这,也是符合第一骑兵军部分高级将领的推测,甚至是正中他们的下怀。

  要不然的话,第三骑兵师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对面的两千鞑靼骑兵前锋是诱饵,但是第三骑兵师同样也是诱饵!

  戴亚新中将是希望通过第三骑兵师引诱鞑靼人的主力骑兵出现,然而汇集整个第一骑兵军的力量聚而歼之。

  所以看到对方的两千前锋不动了,那么邓卫方也是不动了。

  而是直接停下了步伐,然后同样进行备战。

  一方面是喂养战马,让主力战马保持最好的体能,而另外一方面则是进行紧急的野战工事构筑。

  第三骑兵师是抱着来当诱饵的心态来的,眼前的这两千敌军前锋并不是他们的真正威胁,真正的威胁是大概率存在的敌军主力骑兵。

  他们后续所面对的敌军骑兵,怕是会有上万骑兵。

  而身为诱饵,肯定也是不能随便撤退的,至少需要把敌人的主力引出来,然后才能看情况再决断。

  所以第三骑兵师停下来备战构筑野战工事了。

  有趣的是,对面的两千鞑靼人的前锋同样如此,他们也是停下来,不过并没有构筑野战工事。

  他们的诱敌策略并不是说在原地死扛,而是想要吸引大唐陆军的骑兵主力来进攻,然后直接把他们带到后方主力骑兵的预设战场上。

  但是这样一来,战场上就是出现了很诡异的局面。

  双方都自诩为诱饵,都想要吸引对方来攻!

  但是呢,双方都没有主动发起进攻,一时间场面显得非常的诡异。

  而这种诡异很快就是让双方的将领察觉到了不妙。

  邓卫方看着前方的两千鞑靼骑兵,隐约之间有不太好的感觉。

  对面的这些鞑靼人太淡定了,这不用说,后头肯定是有援军的,说不准就等着后方的援军上前然后围攻自己的部队。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还是说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后方有援军,准备趁机进攻他们的主力部队?

  邓卫方少将开始怀疑这种推断是不是正确的了。

  于此同时,对面的一个鞑靼骑兵将领也是皱着眉头。

  对面的那些南唐蛮子没有冲上来,这让自己想要边打边撤,最后把他们引入后方主力伏击圈的设想落空了,而不把这股南唐蛮子的骑兵引诱进去,那么也就难以牵制更多的南唐蛮子骑兵南下。

  这样后方主力想要重创南唐蛮子第一骑兵军的战略构想就会落空了。

  难道是他们察觉到了什么?

  此时,双方的前线将领都是生出了怀疑。

  因为现在的这种情况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但是作为前锋部队,而且都肩负着诱敌任务的前线将领,他们有着自己的任务,不可能说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所以他们只能是等待着,同时用快马向后方传递消息,并请求相关的决策。

  此时,双方的主力部队,距离前线已经是不远里,第一骑兵军的直属主力距离第三骑兵师已经只有十多公里,同时第二骑兵师和第十三骑兵师也是差不多这个距离,并逐步向中央靠拢。

  传令兵骑马奔驰,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把消息传到。

  得到消息后,戴亚新陆军中将也是有了怀疑。

  眼前的这种情况不太正常,对方极有可能已经是发现了己方的主力部队已经开始集结,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他们的前锋部队为什么还不撤退呢?

  戴亚新陆军中将有所怀疑了,所以他变的更加谨慎起来,他传令第二骑兵师和第十三骑兵师不用直接向第三骑兵师靠拢,而是向本部,也就是第一骑兵军的直属部队靠拢。

  同时也是向第三骑兵师传令,让他们继续监控对方的前锋骑兵,但是如果遇到什么不对就立即撤退,切勿恋战。

  同时,他命令部队继续南下,争取早些时候和第三骑兵师汇合。

  这局势虽然看似有些诡异,但是戴亚新却是知道,自己的第一骑兵军是一股庞大的力量,只要集中到一起,那么就不用担心诸多的诡异,大不了就是取消之前的围歼敌人主力的战术构想,直接走人就是了。

  鞑靼人想要拦住自己已经汇集起来的整个第一骑兵军,没有个四五万精骑根本不可能。

  但是戴亚新完全想不到,人家乌力罕还真带了四万精骑出来!

  数十公里外,乌力罕也是同样受到了前锋部队的报告,说是南唐蛮子的大约四千骑找到了他们,但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而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还能是等待什么,肯定是等待着自己的主力北上啊。

  乌力罕现在都可以猜测得到,北边的南唐蛮子的第一骑兵军主力,肯定已经是准备妥当,就等着自己的主力北上了。

  但是他们会想到,自己会直接带着四万精骑北上吗?

  乌力罕不知道,但是从目前来看,他们似乎不知道。

  当即,乌力罕就是做出了今天的第一道重要的战术命令,他命令主力骑兵分兵,四万骑兵一分二二。

  一万骑兵继续北上,而他自己率领三万骑兵转向东北。

  战术很简单,就是让一万骑北上,吸引住南唐蛮子的主力骑兵,然后自己再率领三万精骑从东边杀过去。

  这样话,就算一时半会的无法直接重创他们,但是只要自己的三万精骑在东边,就不怕南唐蛮子的骑兵跑回去,大不了就追着他们在草原一路狂奔。

  比马多,比远距离的机动能力,他们鞑靼人可不怕那些南唐蛮子。

  这跑着跑着,迟早能够把这个南唐蛮子的第一骑兵军给干掉,就算不能全歼,至少也要重创之。

  乌力罕分兵了!

  接下来的战局发现,都是按照着双方的将领制定的计划再走,但是战争的天平,似乎已经是朝着鞑靼人那一边倾斜了。

  前线的邓卫方接到了戴亚新的命令后,按照命令继续监控,同时准备迎战敌人的主力骑兵。

  但是,越是等待,他就越是有着不好的感觉!

  不安在他的心头始终怀绕着,一开始他只是以为战前的紧张,但是当他连续用冷水洗面,然后冷静下来把这两天的情况逐步在脑海里回想的时候。

  他终于是发现了让自己如此不安的原因!

  那就是敌人的主力部队在那?数量到底有多少?

  这一点,他们从始至终都不知道。

  之前的所有关于敌人主力部队的说法都是推论,但是却是没有确切的消息。

  己方的侦骑部队并没有传回来确切的消息!

  但是这都一个上午了,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如果敌人的主力就在南边,那么估计距离不会太远,要不然的话,对面的两千敌军骑兵早跑了,那里会继续待在那里啊。

  这个距离顶多也就二三十公里的范围,再远的话,敌人派出两千骑兵的前锋部队毫无意义。

  二三十公里的范围,对于侦骑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尤其是还是在这种草原地形上。

  那么为什么还没有侦骑传回来消息?

  是没有发现?没有找到?

  还是说,都被敌人给拦截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询问参谋:“我们的侦骑呢?有没有报告?”

  当即就有参谋报告:“上午九点开始,我们陆续派出了第三波侦骑,一共有十三组,目前有八组陆续回报,都没有发现敌情,另外还有六组没有回报!”

  邓卫方少将听罢继续道:“具体每一组搜索的方向和距离?”

  很快,就有参谋把侦骑的部署计划在地图上展现了出来,十三组侦骑,呈现一个扇面朝南搜索,这是非常正常而标准的骑兵搜索计划。

  不过邓卫方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继续道:“具体那一组没有回来?”
山沟皇帝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