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知道,一旦这个法案生效,他的钻石生意全部都得完蛋。

  别看眼下每天他都是进账几百万美元的利润,然而从实际上来计算的话,这个钻石矿距离回本还有好几年的时间,抛开成本不说,光是那雇佣兵的费用就价值好几个亿, 要是钻石矿黄了,难不成他手下的私人武装整天就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自己保护自己?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

  弗拉基米尔在心中强硬地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其实不光他有些着急,就连一直花天酒地的罗塞尔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是感觉到着急了起来。

  甚至罗塞尔比他还要着急, 罗塞尔心里很清楚,一旦钻石矿变成了一座废矿, 每天早上起来就有几百万美元进账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了。

  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弗拉基米尔,我们该怎么办?”罗塞尔刚才是愤怒地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他脸上的表情相当狰狞,看起来就像米国大片一样的魔鬼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罗塞尔很是愤怒,他恨不得将那几个混蛋都给干掉。

  “我也不知道。”弗拉基米尔轻轻地摇摇头。

  “这样吧,我要不去把他们干掉,这样这个政策法案就不会通过了。”罗塞尔说话的时候面露杀气,“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所有的责任都在我身上。”

  对于罗塞尔只知道打打杀杀,弗拉基米尔感觉到很是头疼,这个时候他们去贸然干掉对方,是个傻子都知道背后的主谋是谁。

  准入证是相关部门批准的,一旦动手,说白了,他们就是与政fu为敌。

  只怕到时候他们连怎么被干掉的都不知道。

  见着弗拉基米尔没有说话,罗塞尔也是没有了脾气,他所有的一切都太过于依赖弗拉基米尔,以至于他不说话, 罗塞尔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没有底气,罗塞尔自然不敢有任何的行动。

  “弗拉基米尔,老伙计,你到底怎么想的?”

  弗拉基米尔看了罗塞尔一眼,接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件事情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范畴。”

  “难道这个法案通过了我们真的就不能开采钻石矿?”罗塞尔搞不清楚这个法案通不通过与他们开不开采钻石矿之间到底有什么必然联系,大不了他们卖便宜一点嘛。

  “没有相关部门的准入证,我们就是非法的。”

  “我们难道不能造假?”

  “一旦造假,你觉得多蓬贝政fu不落井下石?”

  “这?”罗塞尔这下才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确实棘手,主要是他们是反政fu武装,加之钻石矿也着实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利润,自然多蓬贝政fu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轻轻松松赚取巨大利润的。

  “那我们要不现在就把多蓬贝政fu给推翻。”罗塞尔想了想直接道。

  “推翻多蓬贝政fu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弗拉基米尔知道多蓬贝政fu有毛子国的叶罗欧家族为他们撑腰,如果把之前的他们比喻成一个少年的话,眼下这个少年已经变成了青年,自然力量增强了不少。

  “那怎么办?难不成和多蓬贝政fu合作?”

  “合作?”弗拉基米尔眼前一亮。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便是又变得黯然无光起来,如果多蓬贝政fu身后没有叶罗欧家族的支持, 没准贪婪的多蓬贝还会同意。

  “合作也几乎是不可能合作的, 我们眼下只有从这个政策法案中寻求突破点。”弗拉基米尔知道这个法案并不会立马就实施通过, 一般来说, 从撰写到最后的落地生效至少都需要好几个月时间。

  眼下他们可以趁着这几个月时间抓紧开采,这是一方面的举措,只能说是尽最大可能去弥补损失。

  另一方面的举措则是从法案的漏洞去寻求突破。

  但是这法案是如何制定的,他们压根就看不见,至于这中间的漏洞,他们更是完全不知道。

  “别着急,让我想想。”弗拉基米尔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乱如麻,他对着罗塞尔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

  罗塞尔叹了口气,满脸失望的表情带着他的手下迅速离开。

  离开弗拉基米尔的办公室之后,罗塞尔很想发泄一番,不过有了这回在轮敦夜店的枪击事件之后,他变得异常的小心谨慎。

  “给我准备个别墅的派对。”罗塞尔叮嘱手下道。

  手下心领神会,立马着手给脱&衣舞俱乐部打电话,要求他们送十多个比基……尼女郎过来。

  然而派对刚开始,罗塞尔的病又开始发作了起来。

  这一回病情明显比之前要严重不少,就连身边一直带着的私人医生都感觉到相当的棘手。

  不得已,只能送往医院。

  好在送医及时,在注射了大量的抗神经干扰针剂之后,罗塞尔逐渐恢复了正常。

  ……

  罗塞尔离开之后,弗拉基米尔还坐在办公室冥思苦想着,然而这回任凭是弗拉基米尔怎么去想,他还是无法从有限的信息之中找到突破口。

  不得已,他决定将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一边,毕竟眼下这个法案还处于提议阶段,所有的一切都充满着变数。

  ……

  终于,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安德烈告诉已经等待了好天的阿金费耶夫可以来见老板了。

  阿金费耶夫赶紧从楼下的酒店乘坐高速电梯来到了老板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阿金费耶夫立马将他们目前所获得的消息给老板汇报了一遍。

  看着地图,弗拉基米尔与阿金费耶夫的想法一样,那就是他们根本攻不进去。

  而且即便是攻进去了,别墅也有暗道,据说暗道的出口还不少,特别是在雨林深处还有一座极其隐蔽的机场。

  “老板,我们或许只有继续策反雷纳托身边的人,但是这个难度也不小,特别是他的心腹。”

  弗拉基米尔看着这布局图,他不由得摇摇头,“伙计,收买难度太大了,伪基站呢,能否覆盖进去?”

  “伪基站的辐射距离有限,也是无法覆盖进去的。”

  “从空中展开类似于布迪尼亚的斩首行动,怎么样,伙计?”

  这回轮到阿金费耶夫摇头了,“我们首先需要一个机场,一个仅能够为我们服务的机场。”

  “不,我们不一定需要机场。”弗拉基米尔摇摇头,脸上狡黠一笑道。

  阿金费耶夫一下子愣神住了,他不知道老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重生战斗民族富二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