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云峰上的火焰,熄灭了。”道元宗老祖突然开口。

  擎天真人身死之事,可以确定了。

  死的果然是他。

  穷极真皇呢?他如今又在哪里。

  还有周欢,此时也是下落不明。

  牛豆豆顾不得再想,今天的事跟秦宇有何关系,瞪大眼,“老祖,是周欢赢了吗?他怎么还没出来?”

  牛鼎天道:“应该是他赢了,定界环从何处离开,还会再回到原地,将被拘禁走的小世界,还给这个世间。”

  看了眼牛豆豆,“再等一下吧。”

  其实,他心底有些忧虑,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了穷极真皇,而穷极真皇的背后,就是十三楼。

  这件事,如果引动了十三楼,即便那位实力强大,有不可思议底牌,也未必能挡得住。

  毕竟,十三楼之上,还有白玉京。打了老的来了更老的,更老的上面,还有老祖宗!

  这才是十三楼的修行者,一向没人愿意招惹的原因,但没办法,这就是有背景的牛逼之处。

  穷极真皇其实并没有走远,更加没有将长生种的事情,向十三楼通传。倒不是因为,他如今还抱有,夺取长生的念头,而是基于一个很朴素的原因——他不敢!

  秦宇最后一剑,差点把它开膛破肚,有湮灭生机之力,侵入到了穷极真皇体内。

  逃出界虚,归返世间之后,穷极真皇就发现,这道湮灭生机之力,虽然可以被压制,但已是跗骨之蛆状态,成了一桩大隐患。

  更甚至于,他在试探的时候,直接得到警告——这道湮灭之力,只是暂时潜伏。也就是说,如果有需要的话,它随时都能爆发,直接送他透心凉!

  穷极真皇又惊又怒,脸上阴晴不定,犹豫再三终归不敢放手一搏。

  原因很简单,十三楼中最强的楼主,也不是长生种……没人能救他。

  至于牺牲自我,将关于长生种的信息,传递到十三楼,牺牲小我成全楼主的长生美梦……不好意思,我穷极没这么高风亮节!

  他现在,就一个心思,怎么才能活下去?而显然,答案就在周欢身上。

  穷极当然不会走,他也在等周欢出来。

  ……

  界虚之地。

  秦宇振奋精神,肉肉毕竟只是离开,终有一日还能再见。

  只要他还活着!

  所以,活下去,才是关键。

  深吸口气,接着吐出来,秦宇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散发光芒的定界环。

  心思微动,发现他如今,居然可以直接操控。

  应该,是肉肉临走之前,帮他搞定了这点。

  而就在,秦宇接触到定界环时,一道意念波动,直接传入脑海。

  果然是肉肉!

  “牛鼎天可以信任,但永远不要,毫无保留的信任任何人。后续计划,你可与他商议,我真的走了,你好好活着。”

  肉肉的声音,消失不见。

  秦宇沉默了一下,嘴角露出笑容,就算走的再干脆利落,你心里还是记挂着我。

  肉肉,期待与你的再见!

  他抬手一握。

  嗡——

  定界环震颤,随他心意而动,直接破开界虚,回归世间而去。

  与此同时,就在定界环,启动回程时,外界天地生出感应——被借走的一方小世界,将要归来。

  那一族族长,眼神瞬间锐利,他不知道真相,但直觉告诉他。今日发生之事,涉及到那一族,他必须查清楚真相。

  而答案,就在周欢身上。

  牛鼎天眼神,扫过来一眼,下意识皱眉。

  这个老东西,心怀不善啊,但他心中并不如何担心。

  一来,有那位相助,秦宇完全不必畏惧。

  退一步说,三二七还在手里呢,那一族舍得放弃她?

  其他真皇,尽管沉默不语,可眼眸之中,各自露出凝重。

  嗡——

  嗡——

  虚影之中,有低沉晦涩力量波动,蓄势待发。

  一旦出现问题,需要动手的话,他们随时都能够,直接降临到此。

  轰——

  空间蓦地震荡,眼前极小的一点,瞬间放大、撑开,消失的“小世界”,再度回归世间!

  定界环被收走,失去了镇压力量,小世界内爆发出的力量,瞬间横扫八方。

  轰隆隆——

  恢弘浩瀚,惊天动地!

  可如今,却并没能够,造成任何破坏。

  多位真皇齐聚,只需要心意微动,便可将一切冲击平息。

  情况也正如此。

  可事实上,看似轻描淡写,就压制一切的众位真皇,此刻脸色极其凝重。

  因为,此刻出现在众人面前,是秦宇。

  且,只有他一人!

  擎天真人被杀,自然无需多言,而穷极真皇居然也消失不见。

  难道,都被他一人杀了?

  不会!

  若当真如此,十三楼早就已经出手,不会直到此刻,依旧没有动静。

  到底什么情况?

  一道道眼神,落在秦宇身上,凝重之中,透出深深的忌惮。

  因为,就是他杀掉了,燃烧道基后,可比真皇的擎天真人。虽说燃烧道基的擎天,与真皇之间,依旧存在着一些看似细微,实则极大的差别。

  可这足够表明,秦宇有对他们,造成威胁的能力。

  如果,再算上不知所踪的穷极……

  嘶——

  眼前这小辈,简直威胁程度爆表!

  没有人说话,众位真皇都在观察,因为他们在感知中,并未察觉到太过强大的力量。

  “周欢!”

  牛豆豆冲出去,一脸激动。

  秦宇笑了笑,他已经看到了,还在牛鼎天身后的三二七,“多谢牛小姐。”

  类似的话,这段时间他已经说了许多,但口中说的感谢,终有一天会落到实处。

  牛鼎天上前一步,沉声道:“周欢,你交给我牛家的人,本座替你留到了现在,如今将她交还给你,下面的事情,就要你自己去处置了。”

  秦宇拱手,“多谢牛前辈,这人情周某记下了。”

  牛豆豆瞪眼,露出不满,“老祖宗,你怎么能这样!”

  义愤填膺。

  牛鼎天差点气笑了,心想我还能怎样?现在跟周欢,好的跟一家人似的,接下来的戏还演不演?

  从眼神、举止中,他已经收到了信号。

  老油条就是这样,往往一点提示,就能给予完美配合。

  所以,他现在要演的,是跟周欢从不认识的陌生人,甚至双方之间最好还要有点矛盾。

  而矛盾的点……牛豆豆,就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秦宇的安危,牛鼎天一点都不怀疑,以一对二都把擎天真人杀了,不找别人发麻就好了,自保毫无问题。

  “豆豆,回来!”

  牛鼎天低喝。

  牛豆豆瞪大眼,一脸错愕。

  “老牛,送小姐回家,她如果反抗的话,直接绑上。”

  唰——

  牛叔现身,一脸苦笑,“老祖,这……”

  牛鼎天皱眉,“我的话,没听到吗?”

  “是!”牛叔直接转身,躬身行礼,“小姐,我们走吧。”

  牛豆豆摇头,“我不走!老祖宗,你这是怎么了?”

  牛鼎天拂袖一挥,空间蓦地扭曲,牛叔与牛豆豆两人,被直接送走。

  他心里面,如今在苦笑,这下肯定把小祖宗得罪惨了。

  可无论剧情需要,还是出于本心,他都很乐意将牛豆豆,赶紧从这小子身边带走。

  “哼!”牛鼎天冷哼,眼神淡漠看着秦宇,“我不知道,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但请日后离我孙女远些,否则本座就不客气了!”

  这一幕,让众多真皇,心中开始揣摩。

  不过,如果换做他们,处在牛鼎天的立场,也会选择这么做。

  在局势不明朗之前,先将彼此之间做好分割,避免自身牵扯其中。

  秦宇心头暗赞一声,老牛的水平真不错,这演技也棒极了!他皱眉面露恼意,看了一眼牛鼎天,“可以,周某答应了。”

  抬手一抓,三二七落入他手中。

  那一族族长,蓦地上前一步,天地骤然一沉,似有山岳横压而至。

  “周欢,将我族三二七,马上交还给本座!”

  秦宇皱眉,“你是族长阁下?”他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深吸口气摇头,“抱歉,因为一些原因,现在我还不能,将三二七交给你。但请族长放心,我绝不会伤害她半点,只是要弄清楚一些事。”

  那一族族长,一步踏出,“能杀掉擎天真人,的确修为强大,那就让本座领教,你究竟有何手段!”

  眼前的周欢神秘至极,那一族族长走出这一步,一来是因为他不可能舍弃三二七,二来便是……他在赌,赌秦宇不敢动手,否则他身上的底牌,一定会暴露出来。

  不是皇境,却能杀掉擎天真人,令穷极真皇下落不明。

  肯定令有手段。

  而这份手段,一旦暴露在众人面前,用膝盖想也知道,必然引来觊觎。

  毕竟,好东西大家都想要,这也是一个,很朴素、直白的道理。

  秦宇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局面陷入僵持。

  而这份沉寂,并未持续太久。

  “住手!”

  穷极真皇直接降临,看着那一族族长,眼神冰冷,“族长,你要对周欢道友出手,本座绝不答应!”

  说着,仰天一声咆哮,声势惊天动地。因为现在的穷极真皇,正是本体状态。道人被杀后彻底消失不见,他也因此失去了,化为人形的能力。

  当秦宇,面对那一族族长,露出为难的时候。

  穷极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他要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希望,就在秦宇身上。经过了界虚之事,用强的念头,已彻底消散。而不用强,那就只能想办法,获取秦宇的好感,再徐徐图之。
祭炼山河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