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玩儿功夫,刘家成带着公安局的同志回来了。

  公安局的同志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就跟着刘家成来到了后院。

  为了保留证据,刘家成刚才并没有让娄晓娥收拾房间,就是为了带公安局的同志过来。

  当看到整个房间凌乱不堪的时候,公安局的同志也是心惊。

  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够做出的事情!

  四合院的街坊也跟着小声议论起来。

  “这棒梗胆子可真大,竟然将刘家成的房间嚯嚯成这个样子了。”

  “难怪刘家成这次这么生气!”

  “这要是我, 也绝对不可能饶了棒梗。”

  “咱们以后可要小心点,千万要防着棒梗。”

  “把刘家成家里弄成这个样子,这得赔钱吧?”

  “那肯定少不了,不然刘家成能绕得了棒梗?”

  “……”

  公安局的同志对着秦淮茹和贾东旭一阵批评教育:“你们是怎么做父母的?”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让他学会了偷东西,这要是以后那还了得?”

  秦淮茹低着头刚想承认错误,就被旁边的贾张氏抢了过去:“公安同志,你们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

  “不能因为刘家成还有刘海中家那两个小王八蛋的几句话就说棒梗偷东西吧。”

  “谁知道是不是刘家成自己将房间弄成这么乱的。”

  贾张氏肯定不会认!

  如果现在认了, 那一条半的咸鱼还有两盒香烟就需要还给刘家成。

  他们家肯定还会赔钱!

  贾张氏现在还认为公安局的同志是不会找到任何证据的。

  “又是你!”

  “那你解释一下烟票的来源以及你们吃的鱼是从哪个市场上买来的?”

  其中一名公安局同志认出来了贾张氏, 上次贾张氏在医院和一个地排车师傅起纠纷的时候就是他过去负责处理的案件。

  这名公安局的同志对贾张氏无理取闹的印象很深。

  一句话把贾张氏问住了, 支支吾吾半天:“这是秦淮茹买回来的,你问她!”

  这个时候,贾张氏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了秦淮茹的身上。

  “你解释一下吧!”

  公安同志处理这种案件也不少了,事情经过、证人还有棒梗的神情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冤枉贾家。

  贾家可能会买鱼,但是烟票都有来源,只要想查肯定能够查到。

  秦淮茹更是两眼一抹黑,现在让她说谎怎么来得及。

  恐怕她刚说出来,就会立马被识破!

  欺骗公安,那可是大罪,说不定她都要被关进去,到时候吃奶的槐花怎么办?

  她刚刚找到的工作都要丢!

  她也想替棒梗顶罪,但公安同志不傻,当时她在工厂上班,人家一调查肯定知道。

  “哪里来的?”

  “买的吗?”

  这次秦淮茹是完全不敢吭声了。

  在这个年代买卖烟票那可是大罪, 要被抓去坐牢的。

  “你说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

  “自己都管不好自己, 还怎么教育孩子?孩子犯了错误不教育,竟然还在这里袒护!”

  “小时偷针, 长大偷金!”

  “如果再不好好教育,以后有你们后悔的那一天。”

  “别以为孩子小,就能够为所欲为,孩子犯下的错误你们大人也要跟着受罚。”

  “你们要是再在这里撒谎,事情可就不是偷窃那么简单了。”

  公安局的同志指着贾家一阵痛批,骂的三人连头都不敢抬。

  贾张氏这一次也不敢再多放一个屁!

  她虽然从来没正眼瞧过秦淮茹,但也知道现在整个贾家都指望着秦淮茹在轧钢厂的工作。

  如果这种时候让秦淮茹去顶罪,她以后吃饭都是个大问题。

  一番训斥下来,贾张氏将藏起来的咸鱼以及两盒大前门老老实实的拿了出来,同时也承认了盗窃的事情。

  “刘家成同志,这是你丢的东西吧?”

  刘家成看了看:“是的,这就是我丢的东西。”

  公安局的同志看着贾东旭怒斥:“鱼吃了半条,烟也抽了,这部分损失你们必须要赔偿。”

  “你是棒梗的家长,也跟着我们走一趟吧。”

  “刘家成同志,你收拾一下家里之后,也来公安局一趟吧,我们协商一下赔偿的问题。”

  棒梗才五岁,公安局的同志就算是想要将棒梗送进少管所也不太可能。

  只能将秦淮茹和棒梗一起带走批评教育!

  “公安同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刘家成他还打我我们一家呢。”

  “你必须也要惩罚他!”

  见没有对刘家成进行处罚, 贾张氏顿时不满意了。

  贾家已经承认了偷盗的事情,但刘家成打了贾家也是事实。

  不能只处罚他们,不处罚刘家成!

  公安局的同志转头看向刘家成:“你打人了?”

  “踢了一脚!”

  刘家成没有任何隐瞒的承认了。

  他确实打了,不过出贾家这几个人身上都没有什么伤,最多最多就是赔几块钱。

  但贾家可就惨了!

  棒梗只要留了案底,盗窃的标签就要带一辈子了。

  在这个年代只要身上有污点,想要找一份正经工作几乎是不可能。

  “刘家成,你少在这里放屁!”

  “公安同志,刘家成可不只是踢了一脚。”

  “他一脚将我家的房门踢开,然后对着我儿东旭的脑袋就打,最后将我儿举起来摔在墙上,打棒梗的时候……”

  “最后,将我推到在地上,用脚猛踹!”

  贾张氏故意将事情添油加醋。

  贾家这次栽了,她也不能让刘家成好过。

  必须要利用这件事情讹诈刘家成一笔!

  “公安同志,贾张氏说谎!”

  “刚才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刘家成并没有对着贾张氏一直打。”

  刘光齐和刘光福两兄弟站了出来。

  自从棒梗从刘家成房间偷出来东西之后,他们就一直在盯着大院的动静。

  就是想着能够看一出好戏!

  当刘家成在贾家闹事的时候,他们两兄弟是率先赶到的,只不过一直躲的远远地。

  这时候两兄弟帮刘家成说话没别的原因,就是担心剩下的一块钱和咸鱼要不回来。

  ……
四合院:开局被娄晓娥追尾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