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白象功,威力竟然这般大。难怪修仙者高不可攀,实力远胜武徒!”

  叶凌天摇了摇头。

  白象凝纹法和金刚艳阳刀已经达到了极限。

  只有炽阳金刚体还可以融合提升了。

  不过现在的能量值,叶凌天还有他用,炽阳金刚体只能留到后面在提升了。

  时间飞逝。

  叶凌天几乎每天都在修习宝瓶印,偶有时间才会出门教授门中的弟子,十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然而,这十天,他的武道境界已经远超破境层次,但宝瓶印却依旧没有入门。

  这类功法,只能凭借自身天赋,即便他能融合武功,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只能慢慢磨了。

  据叶凌天的调查,这门功法最快入门的也要一个月,最慢的则要三个月或者半年以上。

  清晨,叶凌天带了些金票,再次去了盘龙梯。

  很快,他来到盘龙梯下。

  下方早已等候不少等待考核的人。

  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紧张之色,窃窃私语。

  看着这一幕,叶凌天微微摇头叹息。

  随后,他一步跨入盘龙梯,出示过身份令牌后,直奔山顶而去。

  “哎!这人是谁?不用考核就上去了?”

  有新人大声疑问。

  随后,惹来一阵白眼和鄙夷。

  “没看到那位师兄的令牌吗?人家早就通过了,如今只是来参加第二次考核的。”

  “咦,此人有点面熟啊,好像是五象城内西街的一个门派门主,叫什么…叶……”

  “你个山炮,你认识他,他认识你吗?”

  …

  下方的声音渐渐远去,叶凌天速度飞快,很快就来到山顶的黑白建筑之中。

  “考核已经已经开始了。”

  叶凌天心中思索,接着脚步加快,直奔试炼场而去。

  …

  等他到时,场中已经人满为患。

  试炼场上除了参加考核的成员和外门长老外,四周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看服侍,大半都是杂役弟子。

  很快,叶凌天也取出令牌,来到了试炼场上。

  “咦,此人是谁?身体如此雄浑,若是修行我宗功法,岂不一步登天?”

  叶凌天刚刚站上去,两米高的身形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甚至负责测试的外门长老也微微侧目。

  叶凌天举目望去,这几名长老都是生面孔,不过有一位他倒是有些记忆。

  便是负责第一次测试的聂仙长。

  此刻,他就在一众长老的中间,其他长老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敬意,显然身份不一般。

  “考核开始!第一个,刘四!”

  时间一到,一位长老站起来,高呼一声。

  那个叫做刘四的人手足无措的走上前来,脸上带着不安和紧张。

  “开始吧。”

  那长老示意刘四说道。

  刘四吞了一口唾沫,随后紧咬牙关,使出了白象凝纹法。

  “嘿,这小子临到测试了还在修炼,还真是吃了秤砣。”

  “每年都有这类抱着侥幸心理的人,想凭着运气一步登天,可修行之事哪有靠运气的?妄想!”

  果然,刘四因为凝纹不足一象,虽然只差一点,但仍旧不得入门。

  “刘四未通过,下一个秦海!”

  那长老随手在册子上划了一下,接着开始叫下一个测试者。

  叶凌天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这刘四明显是身体素质不够,连象都凝聚不出,就别谈修仙,登仙路了

  紧接着,一个个测试者上场。

  然而,几十个人中,也就寥寥几个人通过了审核。

  至于内门,一个都没有。

  即便是世家出来的少年,也距离三重凝纹还有一小段距离。

  “最后一个,叶凌天!”

  众人不由微微侧目,看向叶凌天

  龙象仙宗,一向以龙象之力称尊,很显然,哪怕叶凌天虽然低调一场,但在众人眼中,依旧觉得他才是天赋最强之人。

  终于到了自己,叶凌天缓缓走到一众长老身前。

  看着叶凌天的身形又壮实了几分,聂仙长眼中不由露出几分欣赏之意。

  “开始吧。”

  测试的长老喊道。

  叶凌天稳了稳心神,接着意念凝聚,压制住了体内的内力。

  同时运转凝纹法,心脏位置的灵气立刻被激活起来,刹那间,三道红光出现在叶凌天的额头中。

  紧接着,一股恐怖的灵气威压覆盖向四周三四十米的范围。

  “这是,凝纹三重!”

  “不仅如此,他天赋好像觉醒了,如此实力,内门已经是唾手可得。”

  不少人看到叶凌天额头上出现三道灵纹,不由羡慕起来。

  这进入内门就是一步登天啊,毕竟,第二次考核若是没过,再想进内门,必须要修炼到凝纹七重才行。

  七重啊,这对普通弟子而言,是一辈子不可逾越的天堑。

  放到外界,已经足以镇压凝聚出三道阴纹的诡异了。

  像黑龙帮的梁超,虽然看起来年轻,真实年龄其实已经六十好几了!

  而且,他也只是凝纹六重罢了,他这辈子只怕也要止步于此了。

  那聂仙长眼前一亮,随后身形一闪,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叶凌天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老人,忍住想出手的冲动。

  这人速度太快,他连半点反应都没准备。

  “聂山长老?”

  其他长老也是惊了一下,虽然他们同为长老,可毕竟一个是外门,一个是内门。

  聂山还是即将如元老阁的顶级存在。

  不管身份或实力,聂山都比他们这些外门长老高上几大截。

  只见聂山的手缓缓搭在叶凌天的肩上,紧接着,一股灵力探出

  “原来天赋在心脏?也无怪身形如此雄壮。”

  聂山暗暗点头。

  “六等烈阳天赋,没想到,老夫心血来潮之下,倒是遇到了一个百年一遇的天才!”

  聂山扶着胡须哈哈大笑,一头白发软物,嘴角的黑痣仿佛随时活过来一般,一抖一抖的。

  隐约间,一股强大的气息覆盖全场,似乎眼前的不是一个老者,而是一个洪荒猛兽。

  叶凌天强稳住心神,背后却已经被汗水打湿。

  好在他内力与灵气已经融合完毕,极难分清。

  反倒是类似天赋力量,加持在灵气之上。

  否则,若是被这老者发现异常,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这聂山实力太强了,在叶凌天的印象中,怕是除了那李月琴的师傅,也就他最强了。
我加载了游戏作弊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