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是剑客独有的一种修炼方式,是人与剑之间的交流,让两者的精神世界保持同步,实战时才能人剑合一。

  当陆韶迎着浓烈的晨光来到后山潭边时,夏独行正盘腿端坐,闭目凝神,正对着身前直立的长剑。

  陆韶于数丈外的一棵大树下驻足,不想打扰他。

  他斜靠在粗大的枝干上,托了托昏沉的脑袋,昨夜饮酒太多,导致此刻头痛欲裂。

  “碍事……”

  不想,他刚一晃脑袋,便看见对方投来的冷厉目光。

  “我站得已经够远了,是你自己分心了吧……”

  说着,他干脆抬脚靠近,在其身旁坐下。

  “大轮回法王,当今五大宗师中排名第二的人物……”他摇头笑道,“呵呵,我真是蠢,早该想到的……当年徐剑圣正是败在了他手上,最后才郁郁而终。”

  夏独行再次闭起双目,沉默不语。

  “只不过……你会不会操之过急了?”陆韶继续自语道,“毕竟……对方可是当今天下的第二把交椅。”

  “那又如何?”夏独行微睁双目,露出凛凛杀机。

  “夏兄……”陆韶皱眉道,“我知道令师败在他手上,你要报仇,天经地义,但是……是不是再等个几年?”

  “再等几年?我能等,他等不了……”

  “什么意思?”

  “若再过二十年,我或能稳稳杀他,但那时,他已经一百岁了。”夏独行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清澈潭水,眯眼道,“他是否还活着,都是个未知数,更何况,让那样的人活到一百岁,天理难容!”

  陆韶双眉蹙起,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开口道:“夏兄,在下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见对方不语,他自顾问道:“徐剑圣败在了大轮回法王的手上不假,他因其而死,也不假,只不过……双方公平决斗,总有胜败,咳……你是不是太偏激了点?”

  “公平决斗?要是公平决斗,先师绝不会败!”

  陆韶一惊,睁大眼睛问道:“难不成,当年那场决斗……有内情?”

  原主虽然年轻,但十年前的那场决战,还是深刻于脑海中的。

  彼时的五大宗师之一,剑圣徐奉良与一名“初出茅庐”的老僧大战,最后的结果大出意料,堂堂大宗师竟败下阵来,以致郁郁而终。

  而那自称“大轮回法王”的老僧彼年已逾古稀,却是刚刚出道,之前从未有人听过名号。与剑圣徐奉良的一战,正是他的出山之战。

  谁也想不到,他竟一鸣惊人,第一战便将大宗师拉下马。之后没几年,他更是取而代之,被宣道署奉为天下五大宗师之一。

  不过直至今日,相比于其他四位宗师,作为无门无派的散修,其依旧神秘异常,没有人知道他的师承、他早年的经历以及背景身世等等。

  “夏兄……”

  见夏独行起身,向潭边走去,陆韶也立刻跟上。

  “天下五大宗师?如果那样的人也配称为‘宗师’,那这天下已是病入膏肓……”

  “夏兄,当年究竟……”看着他急剧变化的脸色,陆韶知道,事情必有内情。

  长久的沉默之后,夏独行对着清潭长出一口气……

  “先师一生光明磊落,唯独……”他剑眉紧蹙,露出一丝苦涩,“唯独对不起一位女子……”

  “女子?”

  “先师早年曾与一位世俗女子,有过一段往事,后来他为了追求更极致的境界,离开了她……”夏独行轻叹了一口气,“几十年过去,尽管先师的修为、身份、心境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心中始终未忘记那女子,也多次去往曾经的地方找寻,却一无所获,直至那场大战……”

  陆韶全神贯注地看着他。

  “先师身为天下五大宗师之一,每年都会收到不少邀战帖,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如往常一般,应约赴战。可没想到,双方在打斗中,那大轮回法王竟突然提到那位女子……”

  陆韶一怔:“他怎么会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当时的先师也是大惑不解。”夏独行摇头道,“但听到那个名字,他便乱了心神……”

  “所以被对方钻了空子?”

  “不仅如此,他还说了一件令先师当场崩溃的事情……”他吸了口气道,“他说,当年先师走后没多久,那女子便诞下一名女婴……”

  “你师父的?”陆韶一惊。

  “先师因此心神大乱,再加之那大轮回法王用了阴狠的暗器,他最终败下阵来。”他咬牙道,“落败之后,先师追问他事情的原委,可他却说……说那母女二人……已被他凌辱至死!”

  “这……”陆韶双眼暴睁,一脸不可思议,“这是真是假?”

  “不知道……先师直至闭上眼晴的一刻,都没弄清真相。”

  “没想到大轮回法王是那样的人……”听完夏独行的叙述,陆韶只觉后背升起一阵阵的凉意。

  如果那母女确实被他凌辱而死,那这大轮回法王别说“宗师”之名,连人都不配,可谓十足的禽兽。

  反过来说,如果事情是他编造的,他在已经得胜的情况下,还要去磨灭徐剑圣的心志,杀人诛心,其内心之狠毒,同样让人毛骨悚然。

  无论是哪种情况,此人都绝非善类!

  再次对着清潭长吐了一口气,夏独行摇头道:“这是先师隐晦,我本不当讲……”

  “你放心,我嘴巴很严的……”陆韶剑眉一挑,“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我一年前向他下的战书,约他于云泉县西侧,伏龙山的山腰处决战。”他沉声道,“原本,我打算前往淮南北郊的一处山洞中闭关,不想碰上了陈心瑶的事,经过一连串的事情,约定的日子距今,还剩十天。”

  “十天……那准备准备,这两天得上路了……”

  夏独行皱起眉头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呵呵,怎么说我们也算相识一场,而且还共过患难,我陪你同去。”陆韶咧嘴一笑。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忙?”

  “需要。”陆韶郑重点头,“你需要一个替你收尸的人。”
凶地签到指南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