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他的面色沉冷如铁,他冷冷的瞪着隔离舱。卢西微笑的提醒道:“光瞪眼是没有用地。如果我是队长阁下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先让自己地队员离开这个充满令人作呕的小地方。也许队长阁下您自己还能坚持好一段时间。但是请您回头看看,您的队员已轻有人快支持不住了。”

  不用回头,仅凭眼角的余光,唐羽轩就能看到依兰和倪娜两名女兵的胸膛起伏越来越剧烈,以依兰要强的性格,没有支撑到最后极限,她绝对不会在唐羽轩面前稍有示弱。而稍弱的李磊和奥特斯己经开始忍不住一边咳嗽一边抽搐着呼吸,傲天和刘云天立刻走过去。把这两个吸入能令人短时间脑部产生幻觉进而导致行为失常地一拳打晕。

  唐羽轩猛的扬起了右手,对队伍所有队员打出“立刻跳水”的命令。刘云天二括不说,甩掉自己身上几乎所有武器装备,只留下一把格斗军刀,打开仓门,第一个跳出了飞行艘。

  刘云天在空中划出道短短的直线,最后狠狠摔在不断轻轻荡漾的海面上,激起足足两三米高的浪花。

  依兰和倪娜然对视了一眼,解开自己身上地武器,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唐羽轩站在直升飞机舱门前。他伸手和每一个要跳下直升飞机的人拥抱,他嘴角微微上勾,露出的那缕阳光般的笑容,瞬间就照亮了每一个人的双眼。而他那有力的拥抱,更将他的自信传染到每一个人身上。唐羽轩每一次和队员拥抱地时候,他都会低声说上一句:“相信我,我们一定会顺利通过个考验!”

  唐羽轩的声音就好象是拥有某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异魔力,就连刚跳入海水中的依兰在被唐羽轩抱进怀里时,她也只是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就迷失在唐羽轩那种毫无由来,就是这个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怀抱,如果这一刻能永恒。。。

  用力拍拍唐羽轩的肩膀,傲天最后也也跳下了飞行艘。唐羽轩走到飞行艘的舱门前,大会赛事组真的是大大的狡猾,他害怕比赛人员利用飞行艘在数十米高空的劲风,打开舱门将里面的瓦斯气体全部吹散,现在飞行艘只是以步行般的速度向前缓缓飞行,顶多是让战侠歌跳下飞机,不会砸到其他队员身上罢了。唐羽轩伸手抓住飞行艘的舱门,把自己的头伸到外边。

  “尊敬的队长阁下,不知道您还在等什么呢?”看到唐羽轩赖在飞行艘舱口半天没有跳下去,卢西忍不住出声提醒道:“您的队员可都在外面等着您下去继续领导他们呢。”

  唐羽轩并没有跳下去,他先一脚把那个该死的正在释放烟雾的东西扔出去,然后顺手从飞行艘壁舱里取出几个大垃圾袋,把它们尽可能长的伸到机舱外边。等塑料袋里灌满还算干净的空气后,他把这些塑料袋小心的扎紧,然后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地上,拿过一个行军背包,不知道从里面翻找着什么。

  卢西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无赖的家伙?他又什么时候见过能把自己所有队员都抛下,自己却优哉游哉赖在直升飞机上就是不往下跳的可恶败类?

  一时间卢西真的看呆了。

  “我说呢,在哪里会有能容纳几百人参加训练和竞赛的特种军事基地。原来你们打算一开始,就用这种变态的办法淘汰掉至少一半参赛队伍啊?甚至专门规定不允许我们自己携带防毒面具,你们这一手玩得真是够狠嗯,抱歉,吸上一口新鲜空气。”

  说到这里,唐羽轩解开一只袋子,小心的把扎紧口的塑料袋送到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整只被吹胀的塑料袋里。所有空气都被他一次性吸得干干净。这种惊人的肺活量,直看得躲在内仓里的卢西和其它祭祀两眼发直。

  “找到了!”

  唐羽轩出一声惊喜交集的呼喊。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大拇指粗,两个中指长的捆绑着的卷轴举起,让躲在内仓的祭祀们,可以请楚的看到他手里这个用途不明,但是绝对不会是什么有益人体健康促进社会安定繁荣的玩艺儿。

  唐羽轩又慢慢从军用背包里模出几支大小不一的卷轴,然后他竟然慢条斯理的一边用塑料袋里地空气维持自己呼吸必须消耗的氧气,一边边小心翼翼的解开卷轴上的小绳,把它们串在一起,然后大模大样的,把这些兽皮卷轴。挂在了飞行艘的各个位置。而他却把玩着手上那最后一支卷轴。

  卢西和祭祀们已径彻底看傻眼了,那些卷轴每晃一下,他们的心脏就跟着颤一下,那些卷轴每一次轻轻碰触出沉闷声响,他们的心脏就立刻有随时罢工的可怕迹象。

  “你到底想干什……”

  卢西终于忍不住打开主舱的观察孔,对着唐羽轩狂叫道:“你疯了?竟然在我们的飞行艘上使用卷轴?!”

  是什么让卢西等人如此惧怕,对了,卷轴,是颇具先见的祭祀先哲们创造出来的瑰宝,只需一块上层的兽皮,注入祭祀的元素力量和镶嵌晶石,然后便成了现代如炸弹般的可怕武器,这就是为什么卢西如此惧怕这些卷轴。

  唐羽轩鼓弄着一支卷轴,微笑道:“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刚才尊敬的卢西先生,你在对我们转达军事竞赛的第一个考核项目时曾经说过,这里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海,我们可以随便用自己的方法,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哪怕是当海盗去打劫过往的船只也不算违反大会规则?!”

  “是啊!”卢西瞪着唐羽轩手里那一上一下当成玩具抛来抛去的卷轴。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叫道:你还不快点去带领你地队员完成这个任务,还赖在我们的飞行艘上干什么?!要知道你们只有两天天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

  “我努力完成这个任务啊!”唐羽轩一脸的无奈:“我算来算去,似乎这飞行艘就是最快捷,最方便,也最容易搞到手的交通工具了。所以,我现在正式宣布。我已经劫持了这艘飞行艘,作为一个临时客串却绝对敬业的土匪,我衷心希望卢西先生你能尽力配合我的工作,主动打开运输舱通往主舱的舱门,为我们彼此之间地诚信合作,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不要耍花招,也不要试图反抗,否则……我就炸死你们。”

  卢西想放声大笑,但是他张大了嘴巴,嘴唇上下蠕动了半天。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迎着唐羽轩那一双己经危险得已经眯成针芒状的眼晴。卢西明白,今天他已经遇到了一个为达目的绝对不择手段的混蛋!最可怕的是,卢西心里有一个直觉……这个特种连选拔出来的队长,绝对没有和他们开玩笑,如果他敢拒绝这个队长的命今,他就真敢炸了!

  卢西还不死心,试图和唐羽轩交涉,“这样做,无异于正在践踏帝**人的尊严!如果你们的长官知道你用这种方法来逃避考验,他们也会认为。你地行为是中军人的耻辱!”

  唐羽轩好笑的望着自以为了解军人的卢西,也许其他人为了所谓的尊严,真的会抹不开面子,傻乎乎的跳下直升飞机,去用自己的身体和大海搏斗。让这卢西这个家伙在头顶飞来飞去,悠哉悠哉的看笑话。

  但是他是谁啊,他可是最能搞怪,在塞曼集团军特种连,被所有太子党尊称为连长大哥的“非凡”人物啊!

  “如果我能成功,有多少人会在意我使用了什么方法?就算不成功,大不了一拍两散。我跳海逃生,你们被炸成肉泥嘛!到时我说途中你们遇到海难壮烈牺牲,谁会知道呢?”

  唐羽轩眯起眼晴,轻笑道:“卢西先生请你睁大眼晴看请楚了,现在整个飞行艘上,,我地队员都跳进大海了,你们也无法向上面报考情况,就算我真的炸了,也完全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你们既然可以躲在驾驶室里向我们脚下下套,我在操作室的舱门上绑了一颗特别设计,只要门缝拉开三公分就会爆炸的卷轴,怎么样,这也算是有来有往,够公平了吧?”

  卢西不由哑然,过了好半晌,他才挣扎着做出最后反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吗?我劝你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啪啪啪……”

  唐羽轩用力鼓掌,啧啧道:“刚才卢西先生丢到我们脚下的,是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迷雾吧?要是我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也是不慎吸入大量会让人大脑产生幻觉的有害气体,造成短暂神轻失常。虽然说出去有点那个丢人,但是……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唐羽轩当着卢西的面,顺手又将一支已拆卸捆绳,慢条斯理的绑到操作舱的门缝上,唐羽轩这一手绝对称得上阴毒,无异于彻底封死了卢西所有出路,因为你一拉门,那卷轴会不由自主的随着门栏的拉力外张,结果可想而知。卢西无法打开飞行艘地舱门拆除,他们根本不可能飞回基地,唐羽轩也不可能给他们飞回去的机会,在茫茫大海中,他们也很难找到一个足够平坦的迫降地点。

  如果真想和唐羽轩斗气,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飞行艘的前机门,也跳进大海中。至于几个没有受过军事训练身体弱的可怜的几个祭祀跳进大海,得不到任何援助,结果是活活淹死在大诲里,被海鱼鱼当了点心,还是千辛万苦爬上一个小岛,成了原始部落酋长的女婿,从此抱得“美人”归过上了现代鲁宾逊的生话,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唐羽轩就坐运输舱里,悠哉的吸着垃圾袋里的空气,卢西和祭祀们躲在驾驶舱里愁眉不展。

  已经跳进大海里的参赛队员,都昂起头望着悬浮半天没反应的飞行艘,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队长唐羽轩还没有跳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软绳从飞行艘里被人抛出来。一个黑的可怜的瘦弱汉子对下面的人放声喊道:“大家都上来吧,现在这架飞行艘已经是你们的了。”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