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跪在他面前的,真算是一个比野狼更坚忍,对自己甚至可以说是残忍的军人!别忘了,科尔巴小镇的那次巨变,唐羽轩突然身体发生了变化,用林克的话说,这是难得一见的黄石天人。。体格非同凡响!

  唐羽轩也有问题要问,“我刚才从水里被拎出来的时候,哪里出现了漏洞?”

  德西儿教官耸耸肩膀,坦率的道:“没有!”

  “那为什么在我还没有拔枪射击之前,你就已经做出战术规避动作?”

  德西儿教官指着他所率领的参赛队伍的方向,道:“因为他们!有你这样位带领的一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军事竞赛的队长,除了军事技术过硬之外,更需要拥有强大的统率及应变能力,一个真正优秀的特战队队队长,甚至是能成为整支队伍的精神与实际双重领袖。只有这样才能激出整支队伍的最强作战实力!在你真的快要被淹死的时候。他们还能静静的站在那里,这说明他们对你有充足的信心,认为你一定有办法在水底支撑过最后的四分三十秒!”

  唐羽轩笑了,“可是你最后,你还是提早十秒钟下达命令,让他们把我从水里拎了出来!”

  “我毕竟不敢真的完全确定你有办法在水下支撑四分三十秒钟,要你真是一个不得人心队员们都恨不得你早点去见上帝的笨蛋队长怎么办?我再变态,也总不能上任第一天。就明目张胆的在训练中。活活淹死一支特种部队的带队队长吧?”德西儿教官轻抚着自己胸膛上的伤口,道:“而且我提前这十秒钟,至少让你在出刀时。稍稍偏移了点方向,也算是好人有好报了。”

  “就算我不偏移位置。你一样闪开了致命要害!”唐羽轩轻笑道:“在不到两米的距离,您竟然还能闪开我正面弹射而来的军刀,并立刻反手压制,佩服!”

  德西儿教官也轻笑道:“彼此,彼此!”

  一种同类之间。惺惺相惜的情绪在两人之间流动,但是两个人的眼珠子却一个个瞪得比乒乓球还要大。几乎可以杀死人不偿命的目光在对方的身上来回乱转,显然属于军人的争强好胜心理,让他们还不死心。都想着找到对方的防御漏洞,出其不意的给对方来上一记“漂亮的”。来证明自己比对方更强那么一点点。

  站在远方的参赛队员们根本没办法听清楚唐羽轩和德西儿教官的对话,他们只能看到唐羽轩用匕首,德西儿教官用稍长的军刀。两个人彼此用致命武器顶着对方的要害。可是他们在交谈中,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灿烂。灿烂得让所有人莫明其妙,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参赛队伍更兴奋得瞪大了双眼。就等着“猎兽”军事大赛的第一天,爆出参赛队长和训练教官同归于尽的精彩好戏!

  不知道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了多久,教官终于又开口了,“喂,你输我一招会死啊?我又不会真的对你扣动板机!”

  “你也说过,我们这种人最好面子。面子问题……”唐羽轩一挑眉毛,低笑道:“当然是宁死不屈!”

  “面子?”德西儿教官瞪起了眼睛。先偷偷瞄了一眼几名傻傻站在那里,明显缺乏应变能力的助理教官,然后压低声音道:“你要搞清楚,我是训练你们的教官,就算我没有输在你的手里,咱们两个这样僵持上几个个小时,我的面子也要丢光了!你说说看,以后我再怎么训练其他人?要是人人都和你争相效仿,在训练时受点委屈就朝我动刀,我就算是多上几条命,也不够你们玩的!”

  唐羽轩不由哑然失笑,迎着唐羽轩别有深意有眼光,德西儿的老脸都不由自主的一红,他老老实实的道:“你仅靠握手,就能把神风特战队的队长逼的接受治疗,别的军事技术我们谁强谁弱还不好说,但是说到比赛无赖式的执久力,和你这位专家级人物相比,我绝对是甘拜下风的!你总不能让我和你举着军刀和匕首,也傻傻的耗到今天晚上,不见月亮不分手吧?”

  唐羽轩张大了嘴巴,他可真没有想到,这个身经百战,高自己半个头,胖自己几十公斤的德西儿,看起来冷酷得要命,一上来就把他往死里虐待的教官,在抛掉身上“教官”这层必须够霸气、够狠、够猛的伪装后,竟然是这样一个油嘴滑舌的人物。不过想想也是,要是嘴不够甜,甜头不够灵活,德西儿教官年轻的时候,又怎么可能用几瓶酒就把保守的要死的漂亮妹妹勾引到了自己的床上?

  “让你一招没有问题,但是我是有条件的!”唐羽轩收起了笑容,诚恳的道:“在今后的训练中,还请教官多多指教!在魔鬼训练营我已经见识过你那么多的花样,还请您多拿些花样来应付我们才对。而且能够跟着您这样的高手学习,是我的荣幸!有什么绝的、狠的、阴的招数,您也别藏腋着,全部都拿出来,千万不要跟我客气!能把我训练倒了、趴了、服了,我也会非常的感谢你的,到时请你喝好酒!”

  一听到“好酒”这个词,德西儿教官的眼睛里猛然透出一丝精光,他轻舔着嘴唇道:“没问题,难得碰到你这样经玩、好玩的玩具,就算没有你的那好酒,我也会用尽方法好好招呼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兽人营的地狱式训练!“

  唐羽轩疑惑的问道:“兽人营?又换名字了?”

  “我们的军事大赛名称就叫”猎兽“军事大赛,难道你们不是被我们虐的那群兽么?就是在我的训练营里,我根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德西儿教官斜眼瞄了一眼特种连参赛队的方向,低声道:“喂,你的队伍里怎么会有女的,而且竟然还有两个?!我虽然喜欢美女,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当兵,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当兵了!就算她们看多了经过艺术加工,,真的想当兵想得快要疯了,那么去当个什么参谋啦,什么医疗兵啦也可以嘛,干嘛还非要往特种部队里钻?”

  “就是!”唐羽轩连连点头,“男人和女人本来先天体质上就有差异,我一向就认同‘战争让女人’走开这句话。假如在战场上打起了持久战,我们男人随时都可以保持在最佳临战状态,可是女人呢,要知道野战特种部队,在没有交通工具的情况下一旦要求急行军,一夜之间就得背着几十公斤重的武器装备,在各种复杂的地形穿越几十公里,女人要正好在这个时候大姨妈来了,怎么办?”

  德西儿教官瞪圆了眼睛,显然没有听明白“大姨妈来了”这句话包含的中国文字最新哲学的语言,所代表的真实含意。

  “就是……嗯……”唐羽轩搔着头皮道:“比如你泡到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算喝了你的酒,心甘情愿的和你到了家里,她哪个来了,你也无法和她做的事的那种时候!”

  德西儿教官恍然大悟,两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笑容,一起出绝对令未成年少女不寒而怵的诡异笑声。

  刚才还打生打死的两个鸟人,转眼之间就硬着培养出几分融洽气息,彼此看着对方真是越来越顺眼,当真验证了中国“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句古话。

  唐羽轩张开嘴刚想再说话,终于逮着机会的奥尔登教官已经倒扬起握着军刀的左手,一手背打在唐羽轩后脑勺上,道:“得了,你就先给我乖乖躺下吧!”

  唐羽轩摸着自己遭到重创的后脑勺,只觉得眼前无数朵金星越飞越多,他瞪大了眼睛,叫道:“你……卑鄙……”!

  “啪!”

  唐羽轩终于一头栽倒在地上,一时间再也爬不起来了。德西儿教官拎着左轮手枪,往那里一站还当真是威风凛凛的气概,他放声喝道:“把他抬走,竟然在训练营里对教官动用武器袭击,罚他今天没有晚餐!”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未完待续。)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