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轩迅扭头,他的目光从周围五名特战队长的脸上掠过,在这些队长的脸上,他看到了不以为然,看到了轻视,也看到了正在听唐羽轩讲笑话逗弄一位女队长的微笑。唐羽轩嘴角向上微微一扬,露出了一丝洒脱得让金琳娜为之一呆的笑容,他将那只装满食物的包裹往背上一甩,就昂然而去。

  同时,唐羽轩已经在心里,把最危险名单中狂龙战队这个名字给勾掉了。看来拼命打击别人,抬高自己,也并不是自己的专利,至少在这一点上,自己还远远没有她做得彻底。

  至于那些脸上露出轻视笑容的笨蛋,让他们继续去轻视吧,唐羽轩轻抚着身上那只印着醒目“替补”字样的证件牌,在心中轻声道:“你们只看到我带领的这支队伍的弱点了是吗?那么你们最好乞求上帝,让我们不能通过训练营的考核,让我们在未来的四周时间内无法形成团队的默契,否则……我会要你们看看,我们这支杂牌战队的厉害!”

  唐羽轩突然惊讶的发现,在训练营品尝到第一次失败,竟然让他成长了。在他的身上,似乎少了一丝针锋相对的张扬,学会了隐忍不的沉默。

  “沉默是金啊!”

  唐羽轩摸着自己的脸,啧啧称赞道:“唐羽轩你还真是一个天才,知耻近乎勇。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亡羊补牢,当真称得上是天纵其才。最难得的是,你虽然还没有身经百战杀人如麻技巧精湛,但却是一个大智若愚、有若天成、妙手偶得的智勇双全风流人物啊!”

  唐羽轩一路走过。一路留下大批对着自己慷慨拍出的马屁。说到得意处。他哈哈大笑,仿佛真有一个级马屁精就跟在他的身后,对他谀词如潮似的。

  在唐羽轩经过的某一个小巷子深处,德西儿教官和杨虎助理教官两个人静静的目送唐羽轩走远。

  德西儿教官含笑望着唐羽轩背着一个硕大包裹的背影,问道:“杨虎,你怎么看他?”

  杨虎助理教官张开了嘴巴,可是他惊讶的发现,仅仅相处了一天时间。他就在唐羽轩身上看到了太多令人目瞪口呆的甚至可以说是矛盾的性格,他只觉得唐羽轩似乎是胆大包天,别人越是不屑做,不敢做;不能做的事情,他越是做得乐此不疲。就在他以为已经捕捉到唐羽轩的为人处事特点时,唐羽轩却又总是能旁逸斜出那么一下子,偶尔再深沉一下子,诡异一下子。

  想了好久,杨虎助理教官才道:“我只觉得他太奇怪了,竟然在没有人的街道上对自己自吹自擂。还在那里呵呵傻笑,要不是知道他是在你被你训练而且走出训练营的小子。又向我们展露了太精湛的特种作战技术,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从某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

  “你就只看到了这些?”

  “你难道没有现唐羽轩身上的一种特质吗?他是那种能在任何失败和打击下,迅恢复斗志,并影响身边每一个成员的领袖人物!他刚才对自己的自吹自擂,就是在用自己的方法,来努力激励自己的斗志,他已经强行把自己当成了两个人,一个是仍然陷落在失意中,需要有人安慰有人鼓励的天狼参赛队队长,一个是正在对他不断劝慰不断鼓励,更知道他每一个喜好和执着的好朋友!”

  杨虎助理教官瞪大了眼睛,“精神分裂?”

  “不同。”德西儿教官狠狠瞪了一眼现在还不开窍的杨虎助理教官一眼,他吸了一口长气,沉声说:“杨勇你看着吧,当这位天狼参赛队队长,独自走完这一段漫漫长路,重新出现在他的队员面前时,每一个天狼参赛队的队员看到了,都会是一个全新的、精力充沛自信满满,可以引他们内心斗志,甚至能用非凡的手段,强行把他们这支杂牌军捏合成一支铁军的最优秀队长!”

  德西儿教官对唐羽轩做出了最后的总结:“在唐羽轩的身上拥有一种叛逆的随心所欲,这是他的缺点,但同时就因为这种性格,使他拥有了一种逆向思维能力,面对困境,他往往能从一个另类的角度,找到前往成功的路。而令人惊奇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物,竟然还矛盾的拥有最坚毅不拔的心志,和遇强则强的斗志!”

  德西儿助理教官猜测道:“拥有这样矛盾的性格,这大概和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系吧?”

  德西儿教官点头,“也许。”

  六十几名参赛队员,都知道了这次针对七位位队员制定的淘汰制考核,绝大部分人都集中在沙滩上没有散开,等待自己的队长回来。每当一位队长面带笑容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在沙滩上某个角落,总会响起一阵疯狂的欢呼。

  特比克主城皇家荣耀队队长诺勇拿出怀揣的极品烟草,更在整个沙滩上带来了一股小小的旋风。

  诺勇队长伸手指着一个冲上来向他欢呼的队员,大大咧咧的问道:“你们晚餐都吃了些什么?”

  “玉米饼,还有比涮锅水味道也好不了多少的菜汤!”那位皇家荣耀队的队员指着几只放在沙滩上的竹筐,道:“一只玉米饼的重量不过一百克,每人只能领上一个,而且还是凉的。至于那比洗锅水还要难喝的汤,上帝才知道他们在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我感觉他们就是往里面撒了一把盐,再顺便往里面丢了几块树根几把草叶罢了。对了,队长你们去的餐厅里都有些什么食物?”

  刚刚经过第二次考核的诺勇队长,想都不用想,掰着指头,脱口道:“多了,石斑鱼、龙虾、甲鱼汤、新鲜的牡蛎、三成熟的黑胡椒牛排、奶酪、甜品……”

  听着诺勇队长犹如绕口令般的将菜名飞快的报出来,十名皇家荣耀队的队员都在用力咽着口水,诺勇队长的声音越说越大,到最后几乎沙滩上所有人都竖起了自己的耳朵,一边仔细倾听,一边盯着自己已经归队的队长嘴巴,似乎在暗中判断,自己的队长究竟在五分钟内,在餐厅里吃了多少美味,喝了多少美酒。

  说到最后诺勇队长大手一挥,话锋也随之一转,“当然了,这些东西我一件也没有碰,一点也没有偷嘴!”

  当着整个沙滩上数十名特种部队军人的面,诺勇队长大踏步走到大赛组委会工作人员面前,把自己的大手摊开,领了一个还不够遮住他手掌心的玉米饼,直接把玉米饼丢进嘴里,多面手连碗也不用,直接昂起头,指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嚼着又凉又硬的玉米饼,一边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叫道:“别浪费你们的纸碗了,反正汤也凉了,直接用你们手里的勺子,把汤倒进我的嘴里就好了!”

  诺勇队长身高足足二百公分,往那里一站当真是犹如竖起半尊铁塔,大赛组委会工作人员抓着长柄勺子,踮起了脚尖也无法把勺子送到诺勇身边,他最后只能站到一张椅子上,把勺子里已经凉了的菜汤,小心翼翼的倒进诺勇队长张得象个漏斗般的大嘴里。

  在这期间,十名皇家荣耀队的成员的欢呼和口哨声响彻云霄,诺勇队长在喝完半勺菜汤后,用衣袖擦着自己的嘴角,瞪起眼睛叫道:“刚才是谁告诉我,这汤的味道就象是洗锅水,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难喝的洗锅水吗?”

  在沙滩上猛的响起一片哄笑,学足了绅士的风度,先向沙滩上所有的人行了一个礼节,然后他猛的扬起头,扯开他的大嗓门叫道:“大家看看这是什么?”

  一名皇家荣耀队的队员惊喜交集的喊道:“极品进贡卷烟!”

  “对,限量手工制作!”诺勇队长从怀里一把抓出十几根卷烟,放声叫道:“小子们,快来领卷烟了,吃不饱肚子,抽上一根卷烟,提提神也好!我是队长,就是你们的大哥,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可能自己在餐厅里左手拿刀子,右手拿叉子,吃得有滋有味,活得像是个上流社会的绅士,却让你们这群兄弟站在沙滩上,吃这种又冷又硬的玉米饼,喝那种比洗锅水更洗锅水的菜汤?!”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未完待续。)

  ps: 队友,总是生死相依的伙伴,有时为了他们,自己宁愿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罪,只为--他更好!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