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德西儿教官脑袋里空间在转动着什么样的念头,每天都是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在吃饭时德西儿教官更是花样面出。玩得乐此不疲。

  两个星期后,终于有人在体力完全透支,精神崩溃的情况下,选择了退出。

  “我不想退出,我不想成为懦夫。”第一位选择退出的士兵,不顾队地喝令和劝阻,在摘下代表了参加训练营资格的胸牌和臂章后,他只抓狂着说了一句话:“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的!已经要疯了!”

  所有人都默默的目送那位士兵躺在担架上。被两名医护人员抬上了一辆救护车,从此以后,他虽然失去了军人的荣誉,但是至少了从这种无休止的精神与体力双重虐待中解脱了,当然他所属的特战队会立马补充新的成员进来,以保证队伍的完整性。

  当然晚上,一个睡在两米多高石块上的士兵,故意“失足”摔下来,直接摔断了他的左臂。在天快亮地时候,突然在特种部队军人扎营的地方,一名士兵捂着自己鲜血狂涌的肩膀,晚上睡觉时由于太累,居然被身边的格斗军刀刺破了肩膀了?

  这两名士兵,以“体面”的方式,退出了训练营,这样他们至少还可以继续养好伤,毫发无损的回到自己的地方。

  类似的情况不断生,不断有人在训练中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随着身体的极度疲劳和精神集中力越来越差,意志力最坚定号称杀人机器地优秀军人们,开始频频出错,就算是在平坦的道路上行走,也经常有人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上,在别人伸手把他拉起来之前,这些倒在地上的人。就能硬生生的甜睡上几秒钟。七名队长必须不断给自己身边的队员打气,因为只要稍有停顿,哪怕他们还保持着站列队形,队伍中也会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每天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后,是每一个军人最痛苦地时刻,也是唐羽轩身为队长,最痛苦的时刻。他必须第一个爬起来,然后一个个叫醒自己的队员。

  “队长,大哥,求求你让我再睡一会吧!”刘云天耸拉着脑袋,他用一块破破烂烂的帆布盖着自己的脑袋,依兰·倪娜两人,还有刘云天·傲天·李磊,雷云·肖震情·陆贝他们几人紧紧抱成三团团,他闭着眼睛,喃喃低语道:“哪怕让我多睡十秒钟也好啊,我真的睁不开眼睛了!求求你了,队长大哥!”

  以刘云天好强的性格,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极限,就算是面对他最信服地队长唐羽轩,也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示弱的话。

  至于依兰,她几乎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女人了,唐羽轩一手拎起她的衣领,狂喝道:“起来!你不是说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嘛,你不是认为女人在军营里可以做得比男人更强嘛……”

  唐羽轩的怒吼嘎然而止,他是刚刚把依兰硬拽起来,可是依兰干脆直接把自己都趴在了唐羽轩的怀晨,就象是一个沉浸在心爱男人怀抱里的幸福小女人,拱着自己的脑袋在唐羽轩地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感受着唐羽轩宽厚怀抱里的温暖与舒适,一直风餐露宿,天天要和寒冷与饥饿斗争早已经筋疲力尽的沈韵彤,脸上不由扬起一丝幸福的微笑。在睡梦中感受到唐羽轩双手撑到她的肩膀上,要把她推离这个温暖的怀抱,沈韵彤嘴里出犹如婴儿般的喃呢,她的双手更干脆直接抱住了唐羽轩的腰。

  在别人的眼里看来,唐羽轩和依兰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现在正彼此拥抱在一起。

  看着依兰一扫平时的英健与倔强,从她脸上绽放出幸福得几乎没有任何杂质的微笑,听着她嘴里出的轻微呼噜声,感受着她犹如一只小猫般趴在自己怀晨,彼此相拥带来的温暖,唐羽轩几乎要心软了,但是他只能再次拎起依兰的衣领,狠狠在她脸上扇了几记耳光,然后抬起腿对着其他人用力狠狠喘下去。

  相同的事情几乎在每一支队伍中上演,七名队长就象行尸走肉般在倒了一片的队伍中来回行走,愤怒的叱骂和队员无力的呻吟和哀求此起彼伏。七名队长地目光偶尔交集在一起,在呆呆滞滞的彼此对视中,往往要过上很久,他们的思维才能勉强跟上身体的,向对方略一点头。

  每次最先爬起来的都是这七位队长,因为他们都明白,一旦自己也倒下了,他们带领的参赛队伍就完了!支撑他们一次又一次一的爬起来,用近乎残忍的方法。把自己的队员喊起来,就身为队长地责任。和面对这种非人训练和虐待从心里爆出来的愤怒与抗争火焰:“德西儿你这个王八蛋大变态,想玩。我们奉陪!有本事,你就把我们彻底全玩死吧!”

  “诺勇!”

  听到唐羽轩的呼叫,皇家荣耀队的队长诺勇过了好半晌才回过味为,他扭头望着唐羽轩,道:“什么事?”

  唐羽轩瞪大了眼睛:“怎么了?”

  诺勇呆呆地道:“刚才你在叫我!”

  “我叫你了吗?”唐羽轩歪着脖子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指着诺勇的脚下。道:“噢,对了,金琳娜还没有站起来,踢她两脚!”

  “嗯!”

  而唐羽轩也是拖着疲惫的身体拖着金琳娜的肩膀想扶她起来,可一不小心,便把从比赛到现在都从未摘下的斗篷弄掉了。。。

  那惊世绝伦的面容让唐羽轩呆滞了片刻,也仅仅是片刻而已,特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有什么心情欣赏美色。

  到了这个时候诺勇早忘了十天后就要举行的“猎兽”军事竞赛,更忘了狂龙战队的金琳娜将会是皇家荣耀队的有力竞赛对手,他抬起脚毫不怜香惜玉的对着金琳娜就是两脚。

  金琳娜在唐羽轩勉强拉扯下揉着眼睛勉强爬起来。她努力睁开自己的双眼,用一种近乎梦游地声音问道:“时间到了?”

  瞬间,似乎她又想到了什么:“我的斗篷呢”!

  “在这里”,刚才扶你得时候不小心弄掉了,不好意思‘,唐羽轩如是道。

  “你摘了我的斗篷?“金琳娜似乎用异常惊讶的眼神看着他。

  ”这样多好,长的又不算丑八怪,干嘛还戴头套,多热的天啊,由于唐羽轩是从后面扶着金琳娜起来的,而异性强烈的荷尔蒙激素在两人疲惫的身躯下有些许反应,全身一震的金琳娜突然一个后肘击,瞬间将唐羽轩击退了几步。。。

  “你。。。不识好人心”,唐羽轩愤怒的吼道。

  “行啦,别扯这些没用的!”诺勇指着神风特战队的曹谨,道:“曹瑾也睡过头了!”

  唐羽轩揉着肚子慢慢走过去,他真的现在想暗中下什么黑手,但是他真的太累了,刚抬起脚就觉得腿弯一软,他的右腿不由自主的踏到了曹瑾的小腹上。

  曹瑾终于醒了,他爬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地叫醒自己的队员。过了大概有一分钟。他才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身体慢慢弯成了一只大虾米的形状。被他叫醒的队员问道:“队长,你怎么了?”

  “没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小腹突然特别的痛。”

  站在十几米外的唐羽轩捂住了小腹弯下腰,唐羽轩突然现,原来这这种情况下想放声大笑,竟然是如此可怕地一种酷刑。

  而还在怄气的金琳娜看到唐羽轩那邪恶的笑容,气的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哪里还有生气的样子。

  几十名现在就算是一群赤手空拳的妇女也能轻易打倒的帝国最精锐军人,终于在七名队长的努力下,陆续爬起来。

  他们今天的第一项训练,还是和往常一样,匍匐穿越有铁丝网和弓弩在耳边飞镖的训练场,七位队长都爬在最前面,在他们的腰间,用布条绑着第二名队员,而第二名队员地腰间布条绑着第三名队员,十名队员就象是被串在一起的蚂蚱,又象是一条患了动脉粥样硬化导致半身不遂的蚯蚓,他们挣扎着扭动着,不断向前挪动。经常有人爬着爬着就睡着了,旋即又被其他人用布条狠狠一拽,痛得醒过来。

  在这个时候,已经训练得非常熟练的军事动作,慢慢的、慢慢的融入了他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当中,慢慢的融入到他们的本能意识中,而同样融入他们本能当中的,是他们身边的十一名队友。

  每一个人都处于半晕睡半清醒之间,现在德西儿教官已经不敢再命令他们到浅海里去做俯卧撑,因为仅仅一次,就有二十几个人差点被活活淹死在只有一尺多深的海水里。

  到了第二十一天,训练了整整三周后,当奥尔登教官再次吹响起床哨后,七名队长包括天狼特战队的来自武学世家的洪飞,终于再也没有一个能爬起来。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未完待续。)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