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一闪,整个人又消失不见!”

  而等到胡狸返回天家庄时,至少三百多平米的会客厅,并没有刻意的装修,只是装裱了一些名人字画和饰品,屋内已是热闹一片,七桌摆满菜宴的园木桌围满了人,其乐融融,这时她有些许的安慰,其实她一直都想说一句话:“我也是天眸…”!

  “这不是天铭的师父胡狸嘛,刚才你跑到哪里去了,快来快来,快来上座,管家,快快添置刀叉板凳”,见到天家的大恩人,老妇人自是开心不已!

  “老妇人,看你说的哪里话,当初还不是您信任我才有天铭的今天,而且他自己也是非常的努力!”胡狸坐在老妇人旁边,也是开心不已,面对唐羽轩的白眼她自是权当没看见!

  “哎,怎么能这么说,我卡裴琪自嫁入天家那刻起,就没有什么让我如此感激的人,你知道吗,铭儿自幼便与天家其他男丁不同,自小便失去了天眸氏族特有的‘瞳眼’,这让他一直都有些极端思想,要不是你那次带着他离开,我真不知道他现在还是否存于世!我卡裴琪今天就破例饮酒,先干为尽!”说时卡裴琪端起酒杯豪饮而下!

  “夫人,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自小便崇拜天家,而能尽自己微薄之力,我自是十分开心!”胡狸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狸姐姐,我发现哥哥现在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我从来都没觉得哥哥没有瞳眼有什么不好的,如今天下太平,只要能开心的活着,其它的都不重要,我以茶代酒便敬你了”,天娇则是掩着茶杯,小嚼一口,倒是非常的礼貌!

  胡狸暗叫一声糟糕,这一轮下来要玩完,于是端拿酒杯对着众人说道:“小娇,夫人,大家,我是喝不得酒的,如今我破着头皮喝下这杯,还请大家不要劝酒了!”说时一皱眉一饮而下!

  “既然胡师父饮不得那就不劝酒了,不过我想问问小金,不知你刚才和我铭儿交手觉得他身手如何?”卡裴琪望向一旁的金穹道。

  “夫人,天铭如今的修为的确令我吃惊,几招能让我手忙脚乱的我还从来没遇到过,他所使用的拳术我也未曾看过,实属惭愧!”金穹老脸一红道。

  “那好,既然这样,如今我就替天家做一个决定,认命天铭为天眸第十七任代家主,在我儿天鸿未被解救出来之前,就由他代为掌管,不知各帝国的分门主们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卡裴琪杵着拐棍,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到客厅正中,对着众人道,那指令般的话语,让人感觉一切的反对都是徒劳无功的。

  “少主现在能力非凡,自是能力非凡,老妇人,我们自然相信您的眼光”,这时一位白胡子老头站起来道!

  “是啊是啊,娘,你这几年让我们天家越来越壮大,天擎听你的”,被称呼为‘三叔’的人的天擎道。

  “是啊是啊,老妇人,这几年我们天眸一族能有今天还不是在老妇人的带领下完成的,所以没什么好怀疑的”,这时一个青年汉子说道。

  这时天家要员纷纷表明了态度…

  “这些人明显口是心非,也对,让一个以前毫无是处的小鬼在外面混几年就回来做家主,谁会同意?以前金夫人暂时领权,压制了各个核心成员对权力的争夺,现在天家在各帝国的要员虽没有明示,但不满之意也是溢于言表,我想金夫人也是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哼哼,看看天家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团结”,游走于权力巅峰的金穹,对于这细微的事物,还是能拿捏的住的,就凭这几个人的态度,早已是看的透彻无比,看来哪里都会有或者说一定有争夺权力的游戏!

  卡裴琪用深邃的眼神看着众人,她哪里不明白,因为如果此次天铭没有回来,那么就会提案商讨明年推选出新的天眸一族家主,因为天家规定,如果家主因事或生或死消失六年后,会进行新的家主竞选,众人这次自信满满的来到这里,你突然给我搞这么一出,是谁都不会满意…

  这时白胡子老头又起身道:“老夫人,既然天铭成为代家主,是否意味着他所要经历的历练也正式生效?”

  “这是自然,如果天铭未通过,那就说明不能胜任,门规是先祖定下来的,自是不能破,今天就请自由散兵公会的金穹作证”,卡裴琪指了指金穹硬声道。

  “承蒙夫人的厚爱,父亲大人与金叔叔是至交,他的孙儿既然参加门主历练,若期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金某自是竭尽全力相助,若有人想加害与他,便是与我自由散兵公会为敌”,金穹朗声道,他的意思很明白,这小子以后我金家罩着,有想动歪脑筋不怕死的尽管来!

  众人傻了眼,这传说中的金家三少爷可是最不爱管闲事的主,如今敢夸下如此海口,定是不能小瞧,众人不由得重新审视起天铭,都盼望着这小子能在哪天横死野外!

  “多谢小金,在这里我代铭儿谢过了,天铭你过来”,这时卡裴琪叫了叫正胡吃海喝的唐羽轩!

  而听到在叫自己,赶忙抹了抹嘴上的油渍,快步上前,闷声道:“哦,来了!”

  卡裴琪从管家手中接过一个金黄色的小木盒,整个盒身雕刻满了珍奇异兽,单从外边来看一定价值不菲,左手拖着木盒,右手缓缓的打开那已解开的盒子,一个银白色的扳指静静的躺在里面,整个盒内竟飘着淡淡的雾晕!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枚神奇的扳指,因为成为门主的第一关需要通过的,便是被扳指认可!

  “天铭,赶快滴一滴血上去,这也是考验你是否被认可的重要凭证,天灵戒可是会认主的,如果不被认可,说什么都没用”,卡裴琪端着木盒说道。

  “哦”,虽然极其不愿意,但在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情形下,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这时最担心的可数胡狸了,因为唐羽轩可是冒名顶替的,对于滴血之事,没有家族纯正的血统,是不会被认可的,除非是通灵之物!

  而同样担心的是天门的各据点负责人,担心唐羽轩万一走了****运呢,因为在场的人都不被天灵戒认可,不然早就有人当家主了!

  而无所谓的就数金琳娜大小姐了,唐羽轩拥有什么她并不看中,她只要唐羽轩这个人,下可陪着唐羽轩乞讨生活,上可为他打下一片江山,试问她哪来的自信?自由散兵公会那只手遮天的力量,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众人就瞪着一眨不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唐羽轩的每一个动作,生怕自己会遗漏哪怕一丝…

  唐羽轩机械的拔出小腿上的军刀,娴熟的动作仿佛它早已是身体的一部分。轻轻的在左手食指上一划,血珠瞬间涌出,放回军刀,轻轻的让血珠滴向天灵戒,然后抽身放进口中吸干,还念念有词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能浪费!”引得下面一片唏嘘!

  而这时天灵戒被滴入鲜血后,竟凭空漂浮高速旋转,猛然白光闪烁,刺眼的白光让人不得不闭上了眼睛,而后高速旋转的天灵戒径直飞向了还在吮吸手指头的唐羽轩,硬生生的套进了唐羽轩的左手大拇指,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他也是惊的脑袋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后用右手猛拽,想要把这莫名其妙的东西给弄下来,可再怎么弄也不见起色!

  “轩哥,放弃吧!除非你砍下手指,否则就别指望这东西下来了!”小虎见有异物侵入,戒备道!

  唐羽轩最后只能如干瘪的气球,放弃了这无为的动作!

  过了片刻,众人才陆陆续续的睁开刺痛的眼睛,竟发现天灵戒已身处于人指,几家欢喜几家愁,这突发的事情搞得大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时唐羽轩突感异样,仿佛天灵戒与自己身体某样东西在相互吸引,而身体这时热量也猛增,突然反应过来的他闪电般的跑出客厅,掏出身上的那颗早已通红的火晶石,而这时火晶火焰突蹿,他猛的丢出,而火晶这时却一个反弧度抛物线直击唐羽轩!

  这怎么可能,如果被这颗已是火焰包裹的东西击中,那不死也半身不遂了,抽身便跑道:“妈呀,你别追我啊!我带着你这么久了,你这不还热乎着呢吗,别恩将仇报啊!”

  一团已燃烧并冒着青色火焰的东西,怎么可能听得懂他说的话,毫不留情的飞向了他,而唐羽轩越来越感觉炽热,似乎整个人都快被溶解!

  出于身体的自我保护,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而左手却突然传来了清凉,而炙热的感觉一时间竟消失不见,又仿佛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唐羽轩这时仔细看了看刚才左手传来凉意的地方,竟发现天灵戒上的七个空槽中,其中有一个居然有火红色的液体在流动,吓得唐羽轩刚忙收回了眼光,而他的身体这时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感,管他的,只要没事就好,转瞬间他又仿佛没事人一样,这就是小农意识在作祟,只要没死没事有饭吃,再重要的事都不算事儿,反正他是这么想!

  “轩哥,从刚才发生的一切来看,这个天灵戒极有可能是晶戒,专门用来储存晶石,天氏一族到底什么来历,居然和林叔说的七彩晶石扯上关系?”小虎沉重道。

  还未等唐羽轩回答,屋内听到吼声全都跑了出来,担忧的看着唐羽轩!

  “哥哥,你怎么样了!”这时天娇拉着唐羽轩的胳膊,担忧的说道。

  “妹妹,没事,刚才突然身体传来剧痛,我怕大家担心就跑出来了,可还是没忍住叫出了声,让你们担心了!”唐羽轩摸了摸天娇的秀发,安慰道。

  “天铭,你没事吧!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你可不能有事啊!”金琳娜这时小跑而来,东摸摸西碰碰道。

  “去去去,哪凉快去哪待着,咒我呢!”说时将金琳娜推到一边,面对拥有这般足以让男人癫狂的身形脸蛋,他哪还有心思欣赏,刚才还没回过神呢,那种与死神共舞的情景,他再也不想再去经历了!

  “奶奶,你们都别担心,我没事,只是刚才身体的灼热感让我没控制住叫了出来,现在没事了,你看”,说时他转了几圈,又抬起乳白色带有红晕地天灵戒的左手,示意并无大碍!

  “既然天灵认主,那门主测试试练告一段落,天铭即日起代行门主职权,通过全部考验便为天门门主,若有人违逆,门规处置!”卡裴琪硬声道,今天,她终于可以放下重担了!

  “门主万岁”,天门各地负责人虽极不情愿,但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承认!

  就这样,在莫名其妙的时间、地点,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

  刚才吃到一半的饭菜,在卡裴琪的吆喝下,接着进行!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未完待续。)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