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烟雾弥漫了整个洞口,而片刻后即消散殆尽,唐羽轩这才将口鼻从手臂上移开,而捂住仙灵的手这时也抽了回来,并且说道:“刚才叫你没反应,这烟雾肯定有问题,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帮你了,不然现在都不知道你成什么样子了呢”,唐羽轩望着仍然幽香的双手,解释道。

  而令他二人惊讶的便是石壁一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两头巨大带有翅膀的石鸟,接近三米高让人只能仰视。这大鸟形体甚高,约六尺至一丈,还具有柔而细长的脖颈(蛇颈),背部隆起,喙如鸡,颌如燕,羽毛上有花纹,尾毛分叉如鱼。

  而里面过道左右安放的挂灯,估计也有许多年未曾熄灭了,可不嘛!灯盏除了灯芯外都包裹着厚厚的一层灰,没些两份是完成的!

  看到这一切的唐羽轩反而坐了下来,掏出包裹中携带的玉米饼,分一半给仙灵和小虎道:“来,先吃饱再说,还不知道等下会遇到些什么,再怎么样做个饱死鬼总是好的!”说时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

  看他吃的津津有味,仙灵一小口一小口的细嚼慢咽,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女生所特有的矜持,可不嘛,从小在仙灵岛接受了良好的社交礼仪,很多时候为人处世都形成了一种本能。

  “仙灵,你那样吃多没劲,要大口大口的,这样才有感觉,你那一小口一小口的,我看着都累,给你水”,唐羽轩打开装水的皮水壶,大饮一口后递给仙灵岛道。

  “接过唐羽轩递过来的水壶,她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就拿着发呆”!

  “怎么了,没毒的,从学院里面带过来的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仙灵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小饮了一口”,似乎过后人就变得羞涩了许多,这倒让唐羽轩感到莫名其妙!

  稍作休息后,两人并排走入石门之内,正当二人观察周围时,石门竟‘嘭’的一声关了,仙灵用那未受伤的右手拍打着石面,但是重达万斤的石头岂是她能触动的?

  “完了,这下真的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看来只有硬着头皮向里面走了!”仙灵终究还是放弃了!

  “走吧!反正都是要救紫凤的,再说我看这种布置也不像有危险啊!”唐羽轩观察着。

  据他估计,石门内只有一个通道,通道有约一米五的宽度。而阶梯则也是设计成了一米五宽,高三十厘米的楼梯状,整个阶梯一直蜿蜒着向内延伸,整个洞内被设计成金黄色,气势恢宏得,仙灵亦步亦趋的紧跟在唐羽轩身后,一步一步的朝里面走去…

  而洞口外,似乎有股力量般将洞口重新覆盖!

  …

  这时在一片茂密的原始丛林里,以凌风为代表的第四组,与走在一起的其它五组成员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快速向前行进,他们已经商量过,人越多力量也就越大,所猎得的灵兽晶,将按组均分!

  而随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接近三十人的佣兵团,似乎想以人数上的优势同闯这未知的。

  而这时一种奇特的,有节奏的声音,由远及近,断断续续,飘飘忽忽,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像是被一群蚊子给包围住了,可是睁眼看四周,又没有蚊子啊。不止是四组队员们,就连凌风等四个能力较强的队长,他们也听到了这种声音,他们也感到非常奇怪,大家在进去原始森林前都是全身涂抹过驱散蚊虫的‘药’液的,不然,在丛林里走不出一里,就被叮得满身是包,更可怕的是那些毒蚊含有的大量毒素,致病的病毒,不及时治疗会死人的。可是竟然被蚊子追这么近,这倒是进入丛林的第一次。

  声音的频率还在增加,越来越响,众人这才明白,刚才听到不是蚊子,那会是什么呢?当第一个人反应过来,准备拔‘腿’开跑时,已经晚了,杀人蜂的前锋部队已经出现在了丛林之中,将祭祀学院的六组学员给包围住了。

  小拇指粗细的腹部,五厘米的身长,超过一厘米长的蜇刺,黑黄相间的条纹,群体作战,机动‘性’超级灵活,很快,密林被密密麻麻的杀人蜂所占据。眼力所及之处,全是当空‘乱’舞的杀人‘精’灵,它们像是响应着某种号召,在几十只蜂王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杀来。

  根本不用估算,这群黄蜂少说也在一百万只以上,而据凌风他们所知,碰上这种美洲最可怕的攻击集团空军,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有时哪怕只有三五只,就能蜇死一个人。而此刻,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些黄蜂已劈头盖脸的祭祀学员们扑了过去。

  “啊——”这种喊声绝对比刚才碰到箭毒蛙那人叫得凄惨许多,那种近乎绝望的叫声,让凌风想起了有次被火蚁包围的人。而这一次,根本没有可以躲避的空间。一名队员被黄蜂爬上了脸,他凄厉的嚎叫着,手中火球术这种不耗费太多精神力的火祭祀术不听控制似的疯狂乱抛,可是他面对的是杀人蜂。每一只都是一架独立行动的直升机,可悬空停留,可三百六十度旋转,虽然被火球击中的不在少数,但奈何数量太过庞大,几乎可忽略不计。

  一人双手‘蒙’着脸狂奔出去,但没走到十米,就像一截断掉的老木桩,直直的倒下去。

  一名队员抖动着衣服驱赶黄蜂,可是数目如此之多,很快一只黄蜂在他后脑勺亲了他一口,然后快速飞离,那人一手按住后颈,痛苦的神‘色’马上呈现在脸上,手里的衣服抖不动,马上又有一只黄蜂冲了过来,叮在‘胸’口,跟着是第三只,四只,五只……很快他就被黄蜂爬满面部,‘胸’口和后背,身体全然是无意识的动作着。

  还有一名队员正在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时,一只黄蜂毫不客气的钻进他的嘴里,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叮了一口,跟着他就嘶哑着,胡胡吼叫,声音却变得恐怖而难听,那双眼睛圆睁突出,那种表情,犹如看到了地狱一般。

  还有一名游击队员,被三只黄蜂蜇了之后,咬牙切齿的忍着剧痛,万分惊恐的看着身边倒地‘乱’抓‘乱’叫的队友,然后,他手中竟无故出现了一把冰锥,反转对准自己的胸口,盯着那冒着森森寒光的锥尖,当一群黄蜂飞来,他大吼一声,狠狠的刺向了胸口!

  而更多的游击队员,只要被蜇了一两下,吃力的抬起手臂,用手拍打,用衣服包裹住头,满地‘乱’滚,以最大的吼声来发泄出‘肉’体上的痛苦和心中的惧意。

  已双方的实力来看,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场战斗,这是一场屠杀,活生生的屠杀,队员们全无还手之力,他们哀嚎着,痛苦的翻滚着,猛烈的撞上树干,被友的祭祀术击中,似乎都不能让他们的神志有稍许清醒。相比被祭祀术击中而言,那种生物毒素带来的痛楚更为猛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刮骨之痛,那种痛楚,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

  而留在现场的几人,只是听到队友那种呼天抢地的痛嗷之声,就已经感到无法忍受,眼看着原本是加盟的佣兵队员一个接一个跳起来,或是狂奔,或是狂呼,又或是狂‘乱’挥舞,然后又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蜷缩成一团,抖动,‘抽’搐。

  十几具不知道是尸体还是活人的东西,已经被黄蜂爬满,成为名符其实的蜂人。而黄蜂们还在这些毫无动弹能力的身上找寻着各种能钻进去的孔‘洞’,仿佛不吸尽这些人的‘精’血誓不罢休。

  凌风等人被恐惧和震惊占据了他们的全部心灵,因为,当这些刚才还嬉戏言笑的近五十人的队伍,碰到这些几尽魔鬼的杀人军团,片刻便使他们伤亡过半…

  而不就前加入他们队伍的佣兵团,不知是谁的一声吼叫,竟脱离了祭祀学员的队伍,率领着不到十五人的队伍朝另一边狂奔而去…

  “快跟我跑”,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勇气,凌风突然扑进了原本的死路的灌木丛中,任凭带刺的植物撕裂自己的肌肤,硬生生的用身体从灌木丛中挤出一条路来,而还有不到十人的祭祀学员,也不再估计什么,听到凌风的怒吼,都发了疯的朝灌木狂奔而去。

  虽然祭祀学员们身上都涂有驱虫药剂,而且大部分杀人蜂只沉‘迷’于那十多名佣兵队员,但还是有一小部分无法附着在蜂人身体上的杀人蜂调转了方向,朝着逃命的人群追逐而来。

  石庆负责断后,虽然火系祭祀术能消灭和驱赶一小部分杀人蜂,数量过多,明显也拿这些灵巧的空中战斗机束手无策,抖了两下衣服,感觉背肌一麻,稍许有点痒,然后……“哎哟。”接着……“啊,******。啊!”那种直接刺‘激’神经的痛楚感蔓延开来

  四人已经挤过那片灌木丛,凌风瞪眼道:“发什么愣!快跑啊!”石庆看着凌风因痛苦而变形的面孔,竟然一时怔住了,刚才他第一个冲进灌木,却并没有第一个逃离!

  衣衫褴褛,血痕条条的凌风转过身来,狠狠的将衣服横甩过去,大吼道:“走啊!走——”一件衣服将石庆兜头罩住,接着被巨大的力量一推倒地,石庆爬起来时,只见剩下单薄背心上身的凌风推着自己,一手半挽半拖的拉着金逸琳,而这时第三组队长高山无敌跑上前来一把抱起金逸琳,扛在肩上

  吼道:“凌风,快走!这成了精的家伙蛰几下就要人命了!”

  而这时凌风却突然双手和一,闭上了双眼,而不远处的一群杀人蜂在蜂王的指挥下,‘嗡嗡嗡’地扇动翅膀黑压压的朝他袭来!

  “凌师兄,快跑啊!你在干什么?”这时已跑出很远的石庆,见凌风突然纹丝不动,返回来大叫道。

  而念念有词的凌风,这时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一阵耀眼而摄人心魄的紫光从他眼中射出,飞驰而来的一大群杀人蜂,仿佛受到了什么诅咒一般,竟突然止住了步伐,在空中不受控制的颤抖,片刻后,好像突然发狂般的杀人蜂竟互相撕咬起来!

  仿佛下雨般的噼里啪啦的不停掉落,在这因高温而蒸汽腾腾的地方,空气中随即传来了酸腐味,杀人蜂相互撕咬而尾刺喷出的腐蚀性酸液随空气传播开来…

  片刻后,地面黑压压一片布满了巨蜂的尸体,而随着凌风因力竭而倒地人事不省后,原本仍在相互撕咬的,为数不多的巨蜂,却仿佛解除了什么控制,又嗡嗡扑翅而来…

  而飞奔而来的石庆,口中突然念念有词,双手快速舞动,“火术-火焰之壁”,在石庆大吼声后,凌风身前一道火墙凭空生出,而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杀人蜂撞在火焰之上,燃烧出的焦糊味刹时传来,后面的巨蜂惊骇下再也不敢跨过这对它们而言的天火之壁!

  而趁着这间隙,石庆扶着凌风一腐一拐的与高山无敌朝灌木丛走去…

  在美洲的热带丛林,何时不是在上演‘优胜略汰、适者生存’呢?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未完待续。)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