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历三月十七日清晨,在位于深渊魔窟不知名的一片森林,三‘女’一男在一棵小树旁拿来干菜,一人用最原始的钻木取火法,用一个尖锐的小木棍在一棵凿了一个小‘洞’的枯树干上,疯狂的用双手握着小木棍转动。,: 。↗,

  本是经过狂风暴雨的洗礼,整片森另到处是一片狼藉,**个人才能合围的参天大树,被雷电劈的焦烂不堪,本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如今却被山洪暴雨击打的支离破水,有的大树甚至树叶早已被风雨剥离了树叶,在没了树叶的衬托下,巨大的树干孤零零的竖立在那儿,显得异常凄凉。

  “好了,燃了”,只见一直只冒青烟而未见火苗的柴堆突然窜起了一股小火苗,而围在后面的四‘女’也是兴奋的拿起小截干柴‘欲’上前支援,却被汗流浃背钻木取火的给打断了。

  “你们干什么,好不容易才‘弄’燃的火苗要是被你们给再破坏了那我真是无能为力了,我说大公主们,我怕了你们了还不成么,你们三个啊,应该多向易梦学习,你看看人家,不仅机智聪明,而且很多东西比我知道的还要多,你看看你们三个,除了老师给我添‘乱’之外,什么忙都没给我帮上,你们几个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我将野‘鸡’烤好之后您们直接就可以吃了行吗”,这时他又乞求道,好像几‘女’给他带来了诸多的困扰。

  “哼,唐羽轩,你偏心,我可是紫虹帝国的凌萱公主,以前谁敢同我这么说话,我说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在帝国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能见我一面连死都不怕,你现在却嫌弃我多事?要是让父王知道了,还不知你怎么死的呢!”自称是天虹帝国公主的少‘女’娇怒道。

  “得了吧,你说这话都不知道多少遍了,别老是什么天虹帝国不天虹帝国的,要不是我和仙灵将你三人救出山‘洞’,你们说不定早就被什么野兽给吃的连渣渣都不剩了,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净说些这么难听的话,让人真是难受,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就不救你们了,一起埋在山‘洞’得了,这样还能落得个清静不是”,唐羽轩头也不回烧着树叶道,前几天暴雨过后便是爆裂的太阳,这是热带地区的典型特征,所以之前早已干枯的树枝叶在经过暴晒后已经干的不行,不然湿漉漉的任凭你回天乏术也不能钻出火苗。

  “你不知道我们的力量有多大不怪你,要是在帝国,你对我们如此不敬早就杀头了,那还等你在这里得瑟个不停,在我们月牙帝国虽然在中央帝国排不上名号,但要处理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这时月牙帝国的晓祺谷雪也是帮腔道。

  ”羽轩,别理他们,这两个千金公主都有富贵病,这种苦哪里吃过,实在不行让她们两个自生自灭就好了,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失败了,还是该早点回去才好,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回仙灵岛,我觉得只要把自家的能力学好就足够了,也没有必要非得在祭祀学院拿个什么祭祀凭证什么的,如果你跟我一起回去的话,我想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这时依兰也不管两‘女’的言语,直接对唐羽轩道。

  ”好啊,反正现在紫凤也不知在哪呢,那也证明再进行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还不如早点结束,我也好回去塞曼基地见我的兄弟们,这些日子我也是受够了,老是遇到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唐羽轩也是点点头道。

  原来,自从九天前天魔领主内的圆形‘洞’‘穴’坍塌时,正当出口被‘洞’‘穴’堵死之际,仙灵拉起夹着两‘女’的唐羽轩,娇呼一声,瞬间便转移到了外面,而这也让她昏‘迷’了整整两天,就在雷暴天气来临前,他吃力的将四‘女’抗进了不远处山坡上的一个山‘洞’,也因此躲过了那场罕见的洪灾,而本就不多的食物就让五人远远不够了,于是便和来自冰原大陆雪姬族的易梦出去打猎,还好这位来自寒冬地区的易梦倒是一名打猎的好手,往往唐羽轩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易梦已经呼喊他前去拾捡猎物,这倒让他们这几日的温饱问题得到解决,这不,前几日天气转晴,几人便来到森林外侧,看到大自然超强的破坏能力,不由得唏嘘一番!

  “不是,你们的意思是就把我们扔在这里不管了是吗?”凌萱能不紧张吗,这几天要不是这个长得有些帅气的家伙,自己早就死在这蛇虫鼠蚁遍布的地方了,如果真就这么把自己丢在这里,估计活不过今天了,所以听到两人这么说,连忙问道。

  “不然呢,你可是天虹帝国的公主,我这一贱民怎么惹得起,万一等哪天你真命你父王将我生吞活剥了,那多划不来,还是离你远点好点,免得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唐羽轩回道。

  “羽轩,走,我们在这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猎物,不然今天还没有着落呢!先填饱肚子再说其它的吧!得想办法先走出这片森林才行,你们几个就待在这里,如果有什么危险,到时候会山‘洞’,我相信以你们的力量自保应该不成问题!”,在附近侦查的易梦回来对唐羽轩道,别看手中只拿着自制的简易弓箭,但其狩猎技术不是一两天便能学会的。

  冰原大陆由于常年被冰雪狂风覆盖,没有玄青与********那么‘肥’沃的土壤,所以生活在冰原大陆的各部族常年以打猎为生,若是没有矫健的身体与敏锐的侦查能力,那你很容易便被冰雪灵魔兽吞噬。并且在这里往往以强者与血统为尊,你的地位往往与能力成正比!

  唐羽轩起身拍拍屁股,吩咐几人在附近山坡未被洪水侵袭的果树上再摘些果子下来,虽然这些天很多时候都是靠它们充饥,但好在了胜于无,随后便与易梦向茂密的林中走去。

  片刻后,一条由于洪水过后仍浸到膝盖的河沟,两人在河道中趟水而过,严格来说,这其实算不上一条河,连一条溪也算不上,至多只能说是一道水沟,从树林中漫过的水沟。无数的树生长在河道中央,盘根错节,有的树枝上又垂下根系,直拖到水里,而河水则顺着树与树之间的间隙缓缓浸过。刚下过的那场暴雨,使无数从天而降的根须还带着冰冷的雨水,拂在脸上让人心头一凉,森林里更是黑咕隆咚,连半分星光也透不下来,两人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恐踩到什么或是碰到什么。

  这时唐羽轩则对着在前方寻路的易梦问道:“易梦,你们怎么会在那个山‘洞’里呢?和你们在一起的是我们的朋友,现在好像被带到什么灵魔大陆去了!”

  “哦,你问这个啊,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和族人们正在围猎一头四阶铁皮蛮牛,当时伤亡非常严重,我在一次被蛮牛顶飞晕死过去后,便没了知觉,知道看到你!”易梦微微偏头,用无邪的眼睛望着他道。

  “你是说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连你自己都不清楚吗?”唐羽轩惊讶道。

  “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了传说中的凤灵玄鸟,不过每当回忆时头仿佛就像针扎一般”,易梦轻轻‘揉’了‘揉’脑袋道。

  “嗯,根据易梦姐姐,的情况来看,那个无形结界肯定有问题,轩哥你应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脑电‘波’共振的情况,这种只有在特定电离合反应下才会有记忆生成,如果撤销了,那他在这个地方接收不到电离合信号,自然就会丧失记忆,我觉得她的情况和这个极为相似,不过让我感到疑‘惑’的是这种未来高科技产物才会有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这时唐羽轩耳边传来了小虎的解答。

  “羽轩,快点,我肚子早就饥肠辘辘了,你不会以为真吃点那又硬又涩还未成熟的果子便能充饥吧!我可是受不了,这会儿天晴了,保不准等下又暴雨倾盆了”,易梦目光如梭的扫视着前方,似乎只要是被她看见的猎物便会无所遁形,可惜,即使目光再如何犀利,也没见到哪怕一只鸟。

  而这时唐羽轩却在后面叫道:“我的天,这些树,好大啊!”

  唐羽轩触‘摸’的那株大树树干粗壮,令人咂舌,至少要十余名壮汉才能合抱,根系布满整个河道,又与其它树根‘交’织在一起,如果在树根处开个‘洞’,就能通火车,如果将树干劈个平台,就能建房屋,如此巨树,他倒是首次见闻。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不止是这棵树,而是前方整片树林,全是如此巨树,以前在丛林中,树高二三十公尺属于寻常,如果高过五十公尺就属罕见了,在丛林绿树冠中,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而此中巨树,巍巍向天,仰头望去,只见枝叶障天,根本看不到头,仅从树干判断,每棵树高就达百米以上,有如此声势的树中巨人,当数北美洲的云杉,可是这些树偏偏又不是云杉,说不出什么种类,株株耸立犹如嶙峋的怪石,又如山峦叠嶂。不仅树如此,连荆棘灌木丛,也高达十数米,就是地上潜伏的草也有好几米长,让人置身其中,感觉像来到了童话世界里的巨人国。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你前去我们雪姬部落,让你看看我们那边的擎天木,虽说冰原大陆植物很难存活,但那些上千年的巨木,往往是一个灵魔兽王国,而有些部落往往会选择在这些参天大树上面掘木成屋,所以当你到我们那边看到大树上有人居住可千万被惊讶,那样是会被笑话的”!

  两人越往深处走,四周的植物便越是古怪,有的树的根系,像蛇一样缠上另一株大树,仿佛像把对方整个儿吞下,有的树则直接从别的树树干正中生长出来,根系爬满大树主干,颇有寄生的感觉,有的植物开的‘花’裂成两片,边缘全长成锯齿样,像一张张怪兽的嘴。林子越密,气温越低,河道上升腾起氤氲的雾气,缭绕着古怪的树木,只听水声潺潺,除此以外,再无别的声息,四人感觉到,自己嘴里哈出来的气,也同朦胧的雾气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蒸腾的烟雾中,时而像远古猛兽,时而像婀娜美‘女’,时而幻化现代城镇,时而又像宇宙浩渺,光怪陆离,如梦如幻。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u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