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轩走出草丛,对着蓝鸟笑着道:“蓝鸟,你刚才怎么突然会讲汉语了呢”?

  “什么汉语”?蓝鸟依然不解的道。

  “就是你为什么突然能听懂我说的话”?唐羽轩有些气愤的说。

  “这个啊!完全归功于刚才的同化丹”,蓝鸟又得意起来。

  “同化丹”?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对啊!我们特奥提华坎帝国(teotihuacan),由于阿塔儿国王精心的治理,许多外邦的人都跑到我们国家,而且随着领土不断扩大,大部分战犯由于语言不通都被大祭祀阿肯.纳正献给羽蛇神做祭品了,但妇女会被作为战利品分配给战士以做奖励的。

  “太残忍了吧”!唐羽轩有些惊讶的道。

  “可不是吗,但只有这样才能激起战士的战斗**,大祭祀就是利用这点极力向外扩张”。蓝鸟也有些愤愤的说。

  “轩哥,玛雅常年都会举行祭祀大会的,各个城邦都会把其它邦的战士用以祭祀他们所膜拜的羽蛇神,以求风调雨顺”,小虎小声说道。

  而唐羽轩不知何时捏紧了拳头…

  而蓝鸟又接着说:“有一天,厨卫们在用蛇仙草制做的玉米饭给关押的妇女吃饭,随后这些妇女居然能讲特坎语,厨卫们马上禀报大祭祀阿肯.纳正,经过研究,发现蛇仙草内含有归属性元素,它能刺激人脑的发音系统,再融合高级兽晶石,便形成了你刚才吃的同化丹,所以才能听懂我说的话”。

  “有这种事”?小虎惊讶的说道。因为直到五百年后他那个时代,也未能研制出直接用药刺激脑细胞突变,只能通过同步译音机进行翻译。

  “你们不是听得懂我说的话吗”,蓝鸟把长矛靠在树边道。

  “那能不能听得懂英语”?唐羽轩突然问道,如果能讲普通话一样讲英语,那…

  “英语是什么”?蓝鸟好奇的问道。

  “他刚才脑子摔坏了,别理他,对了这是什么时间了”?小虎问道。

  “哦,现在是424年十六月的第18天”,蓝鸟仍耐心的解答道。

  “不是只有十二个月吗”?怎么又蹦出个十六月?唐羽轩不解的问。

  “笨,据说玛雅在天文历法和数学运算方面在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他们把一年定为365天,一年分为18个月,每月20天,剩下5天作为禁忌日。历法的精确远早于欧洲人后来使用的格里高利历,他们还会推算月亮、金星和其他行星运行的周期。

  玛雅运用太阴计算法推算出来的金星年份1000多年也没有1天误差,比当时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历法都准确。玛雅人还发现了0,这一成就比欧洲要早800年呢”!小虎又小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会有十六月呢”!唐羽轩恍然大悟的道。

  “你们在说什么”?蓝鸟不解的问。

  “呃…,没什么、没什么,你这打算去哪啊”?唐羽轩赶紧转移话题道。

  “我来阿尔曼谷林巡逻的,如果有野兽或外敌入侵也好让提前做准备,对了你们来这干什么?要是刚才被科尔巴.罗凯碰到了,保不准这长矛已经穿破你的身体了”,说时蓝鸟又把长矛握在手中“。

  怎么感觉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随后又马上指着天空说道:“我们是从天空…”,哎哟,忽然他感觉全身一麻好像被电到了。

  “干嘛!要死人的”,唐羽轩愤怒的说。小时候他可是拿着铜线弄插孔,被电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所以一直对电敬而远之。

  “如果你说你是从你那来的,蓝鸟肯定把你交给祭祀,会把你当做异类献给羽蛇神”,小虎靠近他脚下低声道。

  “那你来吧!”听到这唐羽轩赶紧推辞道。

  “从天什么?是从天上飞过来的吧”!蓝鸟又问道。

  “呃”?不仅是唐羽轩,连小虎都感觉惊讶,自己又没飞机,怎么飞。

  “我说你们跟谁学的?那驾御术也太烂了吧!飞那么矮还撞人”,蓝鸟明显对这看不起。

  “驾御术?飞?”唐羽轩不由加重了语气。

  “不会吧?我不信你不知道”?蓝鸟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道。

  “刚才那一撞我把这些东西给忘了,你就给我讲讲吧”!唐羽轩随便找了个不搭边的理由搪塞道。

  “嗯,好吧”!说时蓝鸟靠着大树坐了下来,此时太阳开始落山,一眼望去整个阿尔曼谷林遍布着奇奇怪怪高大的树木,整个地形呈平坦的螺旋状,而他们正处于半山腰上,被高大树木阻挡下并不能看太远。

  唐羽轩也跟着坐下来,而小虎则趴在他旁边,认真的注视着蓝鸟…

  其实我们这里到处都布满了元素,例如土元素、火元素、木元素、风元素、暗黑元素和光明元素等,我们可以感知他的存在,就如同你闭着眼睛能想象出一滴水的模样,感知它们的存在,建立起联系,使得这些元素受你控制并为你所用,那些祭祀们就是因为或多或少的拥有这些能力,所以他们在整个帝国的地位都是崇高的,所以在一年一度的特奥提华坎帝国学院招收学员时,总会有大量的人去参加,虽然很少有机会被录取,但这一步登天的事,谁不愿意…

  “怎么感觉又在听小说?小虎哦”,唐羽轩稍微低头问道。

  对啊,这些元素存在并不假,只要通过高倍显微镜便能看到,但是去感应和控制它们?应该不可能吧”!小虎也质疑道。

  “呵呵,你们不信”?那我给你们看看,最近我能感觉到风元素的存在,说时站了起来,双眼紧闭,双手合掌,随后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小虎,你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唐羽轩边看着蓝鸟边问道。

  “根本不符合科学,但我们是把空间给打破进来的,会发生什么变故也说不定呢”!小虎也不太敢下结论。

  就在这时,原本纹丝不动的蓝鸟却慢慢望高空升去,看得地上两人目瞪口呆,而蓝鸟上升大约十米仍没停下的意思…

  “好了,快下来吧”!唐羽轩有些担心的说道。

  说完蓝鸟如仙人般慢慢飘了下来…

  “其实这是最基本的,我也只算个初级学徒,我们帝国圣祭祀师那才是无敌的呢”!刚站稳蓝鸟就骄傲的说。

  “圣祭祀师”?两人又同时大声道。

  “阿肯.纳正是我们现在祭祀能力最高的一个,据说能直接和羽蛇神对话,普通的祭祀一般只能感应出一种元素,而他对水、火、木、土这些元素不但个个精通,而且还能做到相互配合来用呢”!蓝鸟接着又说道。

  “你们不是帝国制吗?国王怎么还会让这种人存在”?唐羽轩疑问道。

  “可不是嘛,我们阿塔儿国君禀持和平发展,不对其它地方发动战争,可自从圣祭祀师阿肯.纳正当上了帝国祭祀,权力膨胀,所有能感应到元素存在的人,一般都能成为地位不同的祭祀,阿塔儿国王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反而受到他的控制,经常对外扩张,搞的民生哀怨”…

  “地位不同的祭祀”?什么意思?小虎疑问的道。

  “圣祭祀师阿肯.纳正他根据自己的成长过程会进行考核,一但达到他的要求,会给你相应的称号,这可是确定在帝国地位高低的凭证”,蓝鸟仍是耐心的解释道。

  “还能有相应的称号”?唐羽轩疑惑的问道。

  “你真的不记得了”?蓝鸟有些惊讶的看向这边。

  唐羽轩赶忙答道:“刚才不小心掉下来,真的不记得了”。

  蓝鸟仍看着他,又继续说道:“一般来讲祭祀按能力主要分为几个等级,第一级民阶祭祀主要是指刚刚能感应并能不经意间使用的人,有见习祭祀学徒、初级祭祀学徒、中级祭祀学徒、高级祭祀学徒、特级祭祀学徒。

  第二级士祭祀则通过精神力或工具简单利用元素行成不同的是攻击术,如驾御术、闪电术、寒冰锥等,并会随你对元素控制的加强而威力变强,有初级士祭祀、中级士祭祀、高级士祭祀》

  第三级大士祭祀则是在士祭祀的基础上进行的巩固和强化初级大士祭祀、中级大士祭祀、高级大士祭祀。

  第四级师祭祀则是能熟练的掌握元素中的其中一种,如有一个祭祀能感应到水元素,能将它们幻化为寒冰锥、冰魄术、水之幻波等,数个高级大士祭祀也不能拿一个初级师祭祀怎么样,主要由初级师祭祀、中级师祭祀、高级师祭祀构成,在我们帝国各类元素圣祭祀士不下百人,更别说其它地区的了,而且也被各个国家当做中流砥柱,除了一些祭祀会典,平时根本难以见到他们,比我们国君还神秘。

  蓝鸟做出羡慕的表情又接着说:“第五级圣祭祀便是能灵活运用一种或两种以上的元素,能做到随心所欲,主要由初级圣祭祀,中级圣祭祀,高级圣祭祀组成,他们基本代表阿肯.纳正阿肯.纳正出席各种事物。

  “照你这么说,那你说的阿肯.纳正又算什么”?小虎也问道。

  “现在我们已知的最高的修为者莫过于阿肯.纳正了,他提出了融汇不同元素比例的组合会衍生出复合,比如水与火复合形成的雷元素,土与火复合的炎元素,水与风复合的冰元素,水与土复合的赤绿元素等理论,因为这类元素组合的创造性较强,所以能变幻出无穷尽的攻击术和防御术,只要有元素可以利用和控制的地方,基本上纳正祭祀便像羽蛇神般的人物存在,没人知道他的修为由多高所以到了圣祭祀高阶后便没了称谓”,这时蓝鸟更加羡慕的说道。

  他就是祭祀等级的提出者,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他手下三名高级圣祭祀和十几名初级,中级圣祭祀、和许多的士祭祀完全是由他训练出来的,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在我们特奥提华坎帝国,权力都被他把控制着”,就连祭祀羽蛇神都是他提出的,像我们这些小部落根本不知道羽蛇神到底是什么,每年成年男子还得去参加选拔学习并加入特华帝**,只有落选才能回来,否则便会被祭祀给羽蛇神”,蓝鸟由羡慕转化为怨恨。

  “小虎,他这些话怎么感觉在听小说”?什么控制元素?怎么可能?连续几个问号向小虎砸去。

  “我也感觉不符合科学依据,可昨天我被飞船抛出去,那些神秘的反物质力量竟把我的脑电波打乱了,还有刚才冥光射线和太阳粒子流形成的时空裂痕,一被抛到这里就感觉空气中能许多能量元素,而且数百年来都没能破解玛雅的秘密,单从科学家所推测的和现在我们看到的完全相违背,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趁着蓝鸟在那生气,小虎赶紧回答道。

  “那会不会是”?唐羽轩惊讶的望着小虎。

  “是什么”?小虎有些催促的问道。

  (小编:这章有很多关于理论的东西,大家不用刻意的去记,祭祀就是能感应那些元素,靠个人能力、经验的大小,经过长期的修炼和积累,每个人的能力也就不同了,如阿肯.纳正拥有三个高级圣祭祀、和十几个初级圣祭祀、中级圣祭祀,而高级圣祭祀完全有能力成为中级圣祭祀的徒弟,比如扳手腕,其中一人那怕是力大那么一点,他也是大嘛!又如现代军衔上尉和中尉,相信玩过穿越火线的朋友应该明白区别吧。

  但也不能绝对的说,例如一个大大祭祀士修炼了数十年才有这样的成就,而一个准圣祭祀士几年内突然悟得或被人点拨而炼成,两人相遇还不知胜负呢!

  而且元素间还能相克,即使相差一两级,有时也不一定输,如一个冰元素高级大士祭祀面对一个初级师祭祀,当他施展烈焰术时,你完全可用寒冰锥化解…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