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看这次肯定能吞下黑煞帝国东边大部分地区”,这时在圣祭祀师府内,一位中年对着前面背着手的老者说。

  “嗯,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这次还多亏了羽蛇神大人的帮助,要是没他的帮助,还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呢”!说时老者转过身,面露寒光道。

  “原来是羽蛇神大人啊”!中年人恍然大悟道。

  “不然你以为几百年来没事的野兽怎么突然会发狂啊”!老者有些得意的问。

  “师父,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说时中年人向前走了几步。

  “萧捷克,当着我的面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你们三个可是我最得意的徒弟”,老者和蔼的说。

  “师父,那羽蛇神真的存在吗?或者说本来就是你”?萧捷克好奇的问道。

  突然老者寒光大盛,随后又说:“我还没那么大的能力,每次看到他都是祭祀台上的形象,别看他形状如蛇,背有肉翅,但其力量我根本不能比,在他面前我根本施展不了任何法术,那些元素在他周围好像不存在般”。

  “那怎么没看到过他呢”?萧捷克又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据羽蛇神大人说,他的真身被仇敌镇压在千年寒冰谷,每次来见我不过是他的一丝神气而已”,老者接着说。一丝神气都如此厉害,那真身?每想到这,不由得冷汗直冒。

  “那他为什么制造机会让我们去攻占黑煞帝国呢”?

  “他就是让我挑起战争,人的**、贪念、怨气、战争…能给他带来力量,等到时机成熟,他便能摆脱寒冰谷的束缚,嘿嘿,到那时,就是我们的天下了”,老者有些奸笑道。

  “师父,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兵”?萧捷克有些激动的说,作为军人,收复失地当然高兴。

  “你确定黑煞帝国靠近我们东边地区兵力空虚”,老者又问。

  “千真万确,今天我派了十几批人去侦查,那边兵力好像在不断减少”,高级圣祭祀萧捷克又道。在帝国三个大祭祀师中,唯有自己常年跟随在师父左右,虽然自己二师弟黄伯生、三师弟李华憾分别在北边和东边有庞大的势力,但他一直看不起这两人,凭什么?两人不过是帝国最大的黄氏部落和李氏部落的继承人,却靠着部族传下来的心得和靠钱买来的修炼功法,投机取巧的获得了和自己同等的大祭祀师的地位,这可是除了阿肯.纳正师父外的最高地位。

  想想,自从十六岁通过帝国学院的考核,自己由于一无所有,自己往往会花十倍、百倍去研究师父所授的元素法术,而别的学员却能请上如一个士祭祀啊、师祭祀啊这些大人物亲自传授,能力简直一日千里,而自己则只有拼命的钻研,勇闯帝国禁地,参加帝国作战,数十年才有今天的成就,而自己也创建萧氏家族这偌大的绩业,而师父则将自己留在他的身边,这根本就不是那两个师弟能比的。

  “捷克?捷克?”回过神的萧捷克听到师父在叫自己,马上答道:“师父,怎么了”?

  “我是问你什么时候才是出兵的好时机,怎么还发呆啊”!老者看着他道。

  “呃,可能是我太兴奋了,现在是出兵的最好时间”,萧捷克马上回答道。

  “嗯,我相信你的判断,这样吧!这次关系重大,交由你全权处理,需要什么,尽管说吧”!老者摸着胡须笑呵呵的说道,配上屋内豪华的装饰,那种掌权者的气势,压得萧捷克有些喘不过气来。

  “多谢师父信任,只不过我需要…”,萧捷克突然停顿下来。

  “需要什么”?老者又问道。

  “师父,能不能拨给我几名初级圣祭祀、中级圣祭祀给我,我手下那四个中级圣祭祀,七个初级圣祭祀根本不够”,萧捷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能达到祭祀师境界,在有慧根的情况下,没有几十年的修行是不可能达到的,在整个帝国中祭祀师不到三十人,这其中师父手中有十名、自己和两个师弟共有十名,而剩余的就是帝国其它部落或独行客,恐怕在所有地区也不超过百人,而初级圣祭祀除了自己手下的七名,两个师弟手下的十几名,还有师父手下的二十几人,其它部落或单个的也不超过三十人,正是由于高级祭祀们的稀缺性,所以各个国家往往会把祭祀们当做官员的首要人选,这就直接导致祭祀对国家大事有极大的干涉权。

  “这样啊!要不我把卡皮儿、陈秀敏、华瑞安、李秦这四个中祭祀师借给你吧”!等战斗结束了,一定要还给我哦”!老者大气的说道。

  “多谢师父,我一定得胜归来”,萧捷克明显有些激动的说。

  据他了解,此四人在老师的十大得意门生中分列四、六、七、八位。

  先说说卡皮儿吧,此人天生怪能,据说在他五岁时便无意间施展出了烈焰术,虽然只是一团火苗,但却打破了常规,一般能施展初级烈焰术都是在祭准祀士后,如此小的年龄便能感应到元素,并能施展出来,自然引起他父母的注意,那年帝国学院破格录取了他,假以时日,修为肯定无法估量,他所施展的‘狂暴烈焰’据说无人能敌。

  陈秀敏,是唯一一名帝国女圣祭祀,其父亲是北部陈氏部落酋长(部落首领),手下精兵强将甚多,他也很少为外人所知,在她十岁那年,陈炳德发现秀敏竟能将水元素幻化为冰,于是他马上将她送入帝国学院,或许能和水元素沟通吧!现如今二十岁的她,拥有着如婴儿般白嫩的皮肤,大多数人都暗中称她为平民公主,那傲人的身材和脸颊一点也不比帝国公主依兰差,在师父长达十年的调教下,悟得‘冰魄水魂术’更是少有人能招架。

  而华瑞安悟有暗黑原素的隐匿术,李秦悟有风元素的驾御术,都是堪称精英。

  注:上述所说四人的只不过是他们最拿手的,并不能说他们只会这个,如陈秀敏对于寒冰锥、水雾阵都非常精通。

  “这有什么,你们三个才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唉!现在还真找不到有你们这样慧根的,像华敏他们能力都接近瓶颈了,很难再有你们这样的人出现了”,老者不免有些叹息道。

  “师父,别这样,我相信肯定还有能人出现的”,萧捷克自信的说。

  “哈哈哈…,但愿吧!”老者边说边摸着胡须。

  “那师父,我就先去准备了”,说时萧捷克准备告辞。

  “嗯,也好,等下我让那四人去你那报到,这次全权叫由你,随机应变吧”!老者走进几步道。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说时红光满面的退了出去。

  而这时,原本双眼无神的老者,突然光芒闪烁,重新恢复后看着门口道:“捷克,别让我失望啊”!……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