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哥,快起来了,只有你”,睡的正爽的唐羽轩被小虎给吵醒了。

  “呃,头好痛,我这是哪啊?唐羽轩一边摸着头一边打量着陌生的房间。

  “你不会是喝傻了吧?连你自己在哪都不记得了”?这是蓝鸟的房间,小虎跳到床上提醒道。

  “我记得好像…,嗯…唐羽轩摸着头冥想,对了~昨晚烧烤,之后多喝了几杯,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就好,你昨晚吐得一身,还是紫凤帮你洗的衣服呢”!小虎又说道。

  唐羽轩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似乎也是毛织的衣服,上面花花绿绿的不知道是什么,而他穿上似乎有些紧身,结实的肌肉把衣服拉的紧绷绷的,非常耐看。

  好像他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马上双手抱,胸

  问道:“她帮我洗的衣服,那这衣服也是她换的?我的清白之身啊…就这样被遭遢了”,说完做出痛苦的表情。

  “美得你,蓝鸟帮你换的”,小虎鄙视的说道。

  “哦”,小虎啊,你不是说这里是玛雅吗?怎么老是发生些奇奇怪的事?什么飞啊,什么祭祀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羽轩问道。

  “不知道,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可是根据这城市形态、风俗习惯、信仰…,都是玛雅中有的”,至于什么飞啊什么的,我也不明白,小虎无奈的说道。

  “真是倒霉,我还得去北京呢!要是小姑她们知道我没去,那还不急死”?唐羽轩有些郁闷的说。

  “得了吧你!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小虎安慰道。

  “对了,你昨天不是搞什么射线吗?要不再试看看能不能回去”?唐羽轩又兴奋的说道。

  “要是那样就好了,先抛开危险不说,单只出现这种概率我测算过:一天84600秒,一年31536000秒,太阳的活动周期是十一年,在这段时间内,太阳粒子流会随机到达地球,而且能穿透大气层到达地面几乎少之又少,全球那么大的面积,你又怎么知道它们会在哪出现,所以说这种概率几乎为零”,小虎又打击道。

  “说的我晕头转向的,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我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唐羽轩信心十足的说道。

  “但愿吧!如果姐的飞船还在,倒还有希望”,小虎叹息道。

  “羽轩,你小子还不起来啊,今天镇上有活动,再不起来就赶不上咯,你等下和紫凤来吧!我还得去帮爹的忙呢!”蓝鸟的声音越发微小。

  “好,就来”,唐羽轩应承道。

  “快点,轩哥,人家在等你呢”!小虎跳下床说道。

  “这还不简单”,唐羽轩练就的军人作风凸显出来,不到几分钟就把被子,鞋子等搞定。

  “走,出去吧”!小虎率先蹦出房门。

  “咦~紫凤,你在洗什么”?唐羽轩刚出来就看拿着红色的东西在搓洗。

  紫凤好像看到鬼般,迅速转到另一边…

  “搞什么这么神秘”,边说边朝另一边走去。

  “轩哥,不会把你,紫凤姐时在洗她的内衣裤,你还不知道”?小虎新奇的说道。

  内衣裤?唐羽轩自然而然的朝紫凤上身看去,虽说她今天身穿白色篷松的衣服,可仍挡不住胸前的波浪滔天,看的他直浮想联联…

  “你在看什么”?紫凤有些生气的说道。

  “呃,没有…那个…,我想问问你在洗什么”,唐羽轩忙扯道,大家可别说我好色啊,这是男人的本能反应,当我们从远处看到美女会怎样?不用说,肯定会是整体的身材,是不是高挑啊,是不是前凸,后翘啊,会在第一时间划分美女等级,走进之后,首先我们会看她的上身和腿,细长白嫩的长腿与傲人的xx,会判定:哇,她是美女。如果再配上美丽的容貌,绝色美女出炉……

  唐羽轩看到紫凤自然会在心中下定义…

  “哼,有什么好看的,屋里的菜我刚热过了,我可不会再帮你热了”,紫凤埋头洗着衣服,头也不抬的说道。

  “光看你就饱了,哪还吃什么饭啊”!唐羽轩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紫凤终于抬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问道。

  “哦,没什么,我是说美女都下命令了,肯定要执行嘛”!说完朝客厅走去。

  “我真的漂亮吗”?紫凤出神的想到。

  “哦对了,紫凤,其实这种松松垮垮的衣服不适合你,如果穿些紧绷的衣服,那你就更漂亮了,就像我,说完唐羽轩顺势转了一圈,故意露出结实的肌肉。

  “快滚”,再也忍不住的紫凤终于爆发了。

  “真的么?紫凤拉拉自己那宽大的衣服自言自语道,快速洗完晾起,跑到自己屋里不知在干嘛!

  “小心点,搞坏了你赔得起吗”?这时小镇广场上,一个中年男子正指挥着众人布置广场。

  “镇长,这次有什么事啊”?一个忙里偷闲的

  男人问道。

  “当然是大事”,被称为镇长的故作神秘道。

  “哦”?似乎有些疑问。

  “别那么多废话,等下就知道了,快点做,别偷懒”,镇长命令道。

  “哦”。

  “还别说,这饭挺好吃的”,唐羽轩走出房门,回味道,玛雅以玉米为主食,他倒没觉得什么,地方特色嘛!

  “要是把这些调料拿到我们那边,肯定大赚一笔”,小虎则计算着它的商业价值。

  “哼,真是异想天开,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呢”!唐羽轩立马反驳道。

  “切,想想都不行”,小虎满不在乎道。

  “快点去院子里,蓝鸟说他们今天镇上有大活动呢!紫凤如果再走了,那我们可没办法去了”,说完快步来到小院。

  “咦,紫凤呢?别说也走了吧?”唐羽轩有些郁闷的说道。

  “吃完了吗”?这时紫凤终于走了出来。

  “吃完…,呃…,你”?唐羽轩有些惊讶看着她。

  “我怎么了”?紫凤低头打量着自己。

  从刚才那篷松的衣服换为紧身的白色绵织衣,完全将那柳腰展露无遗,而刚才齐膝的短裤这时也换成雪白的长裙,和上身形成搭配,而头发用不知什么绑着发梢处,前额飘着少许的发丝,用手不时捋着头发,简直美极了…

  “好漂亮,我就喜欢这种类型”,每当看到美女,唐羽轩和其他人一样,打量着她的全身。

  “什么”?看着唐羽轩出神的流着口水的望着自己,不理解的问道。

  “没有,那个…,我是说刚才的饭菜好吃,现在还流口水呢!他不可能说是对想入非非才流的口水吧?还有你这身打扮好漂亮”,唐羽轩忙解释道。

  “漂亮吗”?女孩子被别人说漂亮肯定开心。

  “我骗你干什么?反正在我见过的女孩子当中没几个有你漂亮,说完不由想起了刘姗姗,手不由朝胸前摸去”。

  “我的挂坠,我的挂坠呢”?唐羽轩焦急的在身上到处找。

  “你在找这个吗”?紫凤将手一摊,露出了水晶挂坠。

  “怎么在你这里”?唐羽轩惊讶的说道。

  “哼,昨晚不知谁喝了几杯就醉的人事不醒,帮那人洗衣服看到的,还有几张纸呢”!紫凤直钩钩的盯着唐羽轩。

  被美女盯着自然不好受,只能尴尬的说:“其实我自己可以来的,哪用麻烦您呢”!说完就想上前拿过挂坠。

  嘿,紫凤手一缩将挂坠放到胸前,诡异的说道:“这个人是谁?是她送给你的”?

  “呃…,这个怎么说呢”!

  “挑重点说”,紫凤似乎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是她送的,本来我打算去旅行她送给我做纪念的,可路上出现状况”,唐羽轩解释道,神情也变得暗淡。

  “你不是失去记忆了么?怎么还记得挂坠?”紫凤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他是暂时性、片刻性失忆,对于记忆犹深的人,能唤醒回忆的”,小虎用前腿踢了踢唐羽轩说道。

  “是吗?那你喜欢她咯”,紫凤仍追问道。

  “对”,唐羽轩一幅享受的样子。

  真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说完快步上前想抢回挂坠,可紫凤仍紧紧的抓着,他这一拉,紫凤立刻在台阶失去平衡,整个人似乎就要倾斜下去…

  在紫凤惊恐声中,唐羽轩也不得不管,如果自己侧身不管,那她指不定会怎样?那只有对不起了,唐羽轩向前张开双臂,接住了即将摔倒的紫凤,刚好和她来了个正面接触,她的xx也和自己来了个亲密的接触,柔软的冲击力,是无法抵挡的…

  自己张开的双臂,也不敢动,而紫凤则整个人扑进自己的怀里,还别说,自己从前暗恋刘姗姗,也最多拉拉手,那次火车站里为了救她也只是搂了搂她的腰…

  而这次,紫凤从台阶上摔下来,整个人都扑进自己怀里,那完全是亲密拥抱,对于自己这个没有女人缘的人来说,简直…

  而紫凤为了不摔倒,被唐羽轩接住后,为了避免危险,整个人就贴了上去,双手放在他那结实的肩膀上,强烈的男人气息向他袭来…

  唐羽轩也不敢再占便宜,再怎么样人家也是少女,这男女授受不轻,要是被姗姗知道了…

  “你再不移开我叫非礼了,你这便宜占够了吧”!对着抓着自己仍不见放手的紫凤调侃道。

  紫凤赶紧松开紧握的双手,这次可有理说不清了,自己抓着他,这么说也拿他没办法…

  “你、你,恶人先告状”,紫凤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明明被他轻薄了,还说自己?

  “小虎,你评评理,是不是她抓着我不放的”?唐羽轩俯身问小虎道。

  “你们两个啊,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了”,小虎换了个中年人的声音道。

  这次你是为了救我才…,下次再有“哼”,紫凤警告道。

  “哟,那再有今天这种突出情况呢”?唐羽轩先是盯着她的脸看,而眼光慢慢的往下移去,估计又在回忆刚才那激动的时刻了。

  “再有这情况也不管你的事”,紫凤见他又在盯着自己看,一阵恶寒袭来。

  “对了,紫凤,你擦的是什么香水?味道可真不是盖的,和姗姗的倒有几分相似”,唐羽轩明显有种亲切的感觉。

  “大哥,这时代哪有什么香水,那是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小虎小声提醒道。

  那?说时唐羽轩再次用惊讶的目光看过去。

  “什么香水啊?这种气味是从小用药材洗出来的”,紫凤明显有些得意道,可又想到刚才那暧昧的情景,又恶狠狠的盯着唐羽轩。

  “呃…,没事了,快走吧!说不定活动开始了呢”!唐羽轩赶忙朝院门口走去,而挂坠也早就重新回到了他脖子上。

  而紫凤也跟了上去…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