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不能这么说吧!我只是想再来看看罢了,这么崎岖不平的山路,我真佩服自己能走这么长时间”,唐羽轩自夸道。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才走了这么一小段路就不行了?那如果你去到十大禁地,保不准你还没去就先累死啦”!

  “咦,我突然想起来了,你穿这么短的裤子,这一路上又到处都是荆棘,没把你刮伤吧”!说时坐起盯着紫凤的长腿仔细看。

  突然被人盯着看,是个人都会有敏感的感觉,紫凤马上收了收腿道:“你想干什么”?

  “关心你的健康耶!不愿意拉倒”,唐羽轩又重新躺了下去。

  “还用你关心?刮伤就刮伤呗!怕什么”,听他这么一说,紫凤也忍不住盯着自己的腿看。

  “不用看啦!你运气好,没被刮伤,这么穿出来我看迟早会被弄伤”,唐羽轩又嘀咕道。

  “哼,要你管,除了爹娘还没人管得了我呢”!紫凤整理了下衣服道。

  “我才懒得管你,身体又不是我的,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唐羽轩回道。

  “你…”,紫凤真是又气又恨,恨不得上去把他掐死。

  而唐羽轩这时猛的起来,一下将紫凤推到一边,而自己瞬时朝左边扑去,用自己的身体撞向如狗般大小的怪物,自己退了两步的同时,怪物也侧飞了出去…

  “羽轩,你疯啦”!紫凤慢悠悠的爬起来,正要骂他,却看到唐羽轩整个左臂都是血,再看看不远处恶狠狠盯着自己看的怪物,惊叫道:“啮齿兽”?

  “别吵,到我后面去,这个东西确实够厉害的”,唐羽轩命令道。

  坚决的态度让紫凤没有反对的余地。

  这时被紫凤称之为啮齿兽的怪物再一次朝唐羽轩奔来,那外露的獠牙看得人发抖…

  而唐羽轩不退反进,当接近不到一米,迅速一个右脚侧跳踢,而脚刚好踢在啮齿兽的嘴边獠牙出处,由于惯性作用,被踢后整个身体做反旋运动飞了出去,只听到“嘭”落地时的惨叫声。

  “不要一个动作同时用两次,那样吃亏的会是你”,唐羽轩收回踢出的腿感叹道。

  而啮齿兽这时在哼声中歪歪扭扭勉强的站了起来,仍咬牙切齿的盯着唐羽轩……

  唐羽轩这时不由得佩服起啮齿兽来,要知道,自己刚才可是用了八成力道,刚才那撞击地方的声音可不是吹出来的,这样还能站起来,确实够强悍的……

  这时唐羽轩拿过一边的石制长矛一摆说道:“如果再来可能你就没命了”。

  啮齿兽顿了顿,或许感觉到没杀它的意思,自己也没能力杀掉眼前两个怪物,龇牙咧嘴的孔了几声,随后一腐一拐的朝身后走去,并发出可怕的尖叫声…

  “哼,还算你识相”,说时放下了紧握的长矛,其实他刚才哪有不害怕的,但自己刚才不毅然站出来的话,紫凤可能已经躺在血泊中了,做为一个男人,有时明知不能为之也要挺身而出,他现在想想刚才的情景,不勉也有些后怕了。

  这时他突然感觉左手臂一阵疼痛感传来,转眼一看,自己整个手臂已被鲜血染红,这时他才回想起,当推开紫凤和啮齿兽相撞时自己被咬伤。

  “哇,好痛”,唐羽轩突然做出痛苦的表情,整个手臂也垂了下来,鲜血再一次流了起来…

  “羽轩,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一直在唐羽轩身后的紫凤突然见他面露痛苦之色,连忙走过来问道。

  “我手好痛啊”!说时痛苦的指着左手道。

  “别动了,一动伤口又出血了,来先包扎好伤口”,说时紫凤毫不犹豫的从自己腰间撕下一块布,在唐羽轩惊讶的神情中迅速帮他包扎起来。

  要知道,紫凤本来就穿着齐腰的紧身衣,如此又在身上扯了块布下来,细腰明显暴露无遗,而唐羽轩则傻呼呼的看着。

  而紫凤则把白布撕成长条连接起来,将他的手臂抬高认真的绑起来…

  “那认真、仔细的表情”,让唐羽轩在怀疑刚才自己装痛有没有错。

  “我跟你说啊,被那些野兽咬到要马上止血,别以为你身体强壮就一直让它流”,紫凤边认真包扎边说道。

  “呃”,盯着紫凤看的唐羽轩机械的答道。

  “还有,刚才那个被我们称为‘啮齿兽’,因嘴前有一排獠牙而得名,身体机能强悍,即使你刚才那样攻击它仍能站起来,它们一般都是群体活动,今天只有一只过来,有些奇怪呀”!紫凤又说道。

  “呃…”,正盯着紫等那尖鼻梁、大眼睛、睫毛、脸颊等看的唐羽轩看的唐羽轩机械的回答道。

  正在替唐羽轩包扎的紫凤见两次回答都那么单调,而且又感觉到有双眼睛正在注视自己,立马停下手中的工作,转头过来,看到唐羽轩正痴痴的盯着自己,马上问道:“你有没在听我说话呀”?

  “呃…,啊?什么?”突然见紫凤盯着自己,忙问道。

  “哼”,以为唐羽轩骗自己说时紫凤伸回放在他身后的手,转身过去,而伸手刚好碰到了唐羽轩的伤口处。

  而紫凤见半天唐羽轩没说话,转头一看,这可把她吓坏了——唐羽轩痛苦的跪在地上,额头青筋伴随着汗水越发凸显,而已经止住流血的左臂则又开始出血,但即使这样他都忍着没发出任何声响。

  本来就没生气的紫凤这时突然想到刚才自己碰到了羽轩的伤口,但他却没作声…

  这时紫凤焦急的跑过来半蹲在唐羽轩的左手边,也管不了男女授受不轻的问题,马上用手摸摸他的额头,再靠近他的胸口听听心跳声,随后赶忙包扎起他那正在流血的右臂。

  这次他可不是装的,突然被紫凤这么一碰,那种钻心的痛让他站立不稳…

  慢慢缓过来的唐羽轩仍用双眼注视着紫凤,只不过那眼神中略带疲惫…

  几分钟后,终于包扎好的紫凤扶起正要昏昏入睡的唐羽轩,说道:“羽轩,你可不能睡啊!啮齿兽可能随时会过来,我们得快些离开这里才行”。

  “嗯,听你的”,唐羽轩强打精神道。

  说完让他一直手搂着自己的腰,一只手则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丢掉长矛开始朝另一边慢悠悠走去…

  一路上唐羽轩仍用幽默的语言逗紫凤开心,而她听着却是未有过的心酸…

  (玛雅424年十六月18号傍晚时分)

  “来了,来了,大家快准备好”,给他们留下好的印象,城主看到远处隐约的人影,连忙提醒后面的人道。

  “大人,他们都是什么人呀?用得着大人您这么兴师动众吗”?这时菲雅城门边,一个师爷打扮的人向城主托尔问道。

  “住嘴,听上面发下的文案上说,这次西征军团是由萧捷克担任总指挥,这个人可是纳正祭祀三大徒弟之一,其在帝国威望不可忽视”,托尔叫安静的同时解释道。

  “那又关我们什么事?干嘛搞得这么隆重”?师爷又疑问道。

  “笨,他来我们菲雅城如果得到最好的待遇,回到帝都给阿塔儿国王,那我们不是就留下好名,以后就好办事了嘛”!托尔又说道。

  “好了,大家快准备好欢迎仪式,他们要过来了”,托尔连忙提醒大家道。

  远处,由数千人组成的西征军团踏着漫漫黄烟而来,脚步声哄哄作响,迈着整齐的步伐朝菲雅城走来…

  “长官,前面就是菲雅城了,看来我们行军速度还是挺快的”,部队前方沙特儿指着菲雅城说道。

  “嗯,这一路上都是加速行军,都没怎么休息,将士们肯定都疲惫不堪了,快点进城整军休整吧”!萧捷克说道。

  “是的,长官”,沙特儿回答道。

  “通知下去,加快行军步伐,菲雅城就在前面了,早到早休息”,沙特儿向后面的数个祭祀官说道。

  不到一分钟,行军速度加快了一倍,几乎在小跑了…

  大家都知道,冷兵器时代几乎没有什么大型的作战武器,无非就是如抛石车等攻击器械,这些一般都是专门由人负责运送,为了不影响部队的行军速度,一般都是分开的,西征军团抵达菲雅城休整的原因就是等大型攻城器械的抵达…

  数分钟后,大部队终于到了菲雅城城门下…

  “欢迎长官的到来”,托尔等跪下说道。

  “都起来吧!现在来打扰你们,真是有些过意不去”,萧捷克说道。

  “长官哪里的话,您们能来我等荣幸之致,将士们这一路上都辛苦了,已备好食宿,请大家都入城吧”!托尔做出个请的动作。

  “城主客气了,走吧!我还要你带路呢”!萧捷克巧妙的说道。

  托尔想道:“既然都这么说了,自己再推脱就显得虚伪了”!好,那我们快进去吧!说完率先朝前走去。

  浩荡的部分开始进城,而在不远处的小院侧面,一个白发长须老人正安慰着一个持刀训练的女孩,那女孩看到西征部队似乎极其向往…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