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

  良久,萧捷克缓缓道:“好了,虽然这次损失惨重,但总的来说,我们是胜利的,以不到两千的兵力破敌两倍有余,胡群,你让我很吃惊”。

  “长官说笑了,这次敌人举兵反扑,是我提前没预料到的,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那群人,恐怕活下来的这几十人也…,你们都是好样的,可我的失误才…,本不该……”,胡群几度哽咽。

  “被长官领导是我们的荣幸,没有你怎么会创造如此传奇,你为什么还要自责”,如血人般的李爱华激动道。

  “是啊,是啊,没有你怎么会痛宰黑煞军呢!…下面七七八八开始议论。”

  “好了,受伤不重的包扎好清理战场,沙特儿,命你迅速将后勤人员带过来,现在敌军兵败逃亡,暂时还算安全,迅速整理战场,救治伤员”,萧捷克说道。

  “是”,沙特儿大声应道,他能不开心吗,这么多人只让他去,肯定是因为重视才这么做的,他暗自窃喜。

  接下来便是忙碌的清理工作,收集兵器,掩埋尸体…

  硝烟弥漫中带着浓浓的焦腥味,到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还在星火燃烧着的混合不清地杂草树叶,在坑坑洼洼血泥的沙土地上,倾倒的树木间横躺着无数的尸体,稍往这血泥地边缘走去,不远处城下那早已熄火仍挺立着的巨特前沿阵地,因为燃烧不充分而焦黑一片,似乎它在见证着这战争的残酷…

  这就结束了吗?

  不!这只是个开始。

  黑煞帝国由于此次作战损失过于严重,对它窥视已久的周边国家,如上方的彼特帝国、下面的罗兴帝国等必定会对它造成不可估量的威胁,现如今丘华城兽族愈发疯狂的进攻,更是让损兵折将的黑煞帝国捉襟见肘,如泥菩萨过河般的处境,恐怕也难以短时间内对特奥帝国造成威胁。

  而特奥国呢?由于圣祭祀阿肯.纳正盲目发动战争,致使此次西征行动落入黑煞帝国的圈套内,在敌我5倍兵力悬殊下,集合多城精兵强将的西征军团虽在胡群的领导下力破敌军,却也使得西征军团几乎全灭,这不失为一次胜中之败,在接下来特奥帝国也将面临兵力空虚的状况,在这浮沉乱世它又该如何前进呢?

  (看了十章的战争片段,大家视觉也疲劳,我也词穷了,接下来继续,我前面埋了许多暗线,到时我会慢慢挖掘出来的…)

  (玛雅424年17月08日早晨)

  在特奥提华坎帝国国师府外,站着此次西征军团的将官,等待着纳正祭祀的出现…

  在昨晚,萧捷克大圣祭祀已派人通知远在特比克帝都的阿肯.纳正:“报…”,在纳正祭祀府外,一名衣服浑身乌黑,破烂不堪的士兵气喘着大声道。

  大门前树立着传统的瑞兽,整座宅院由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石头砌合而成,砌合而成的缝隙形成各种优美的图案,让人赏心悦目,整体朝西大门朝东。

  “站住,你是何人?”卫兵拦截道。

  “快去通报,有重要西征情报”,又是一阵急喘。

  卫兵一听,连忙道:“快跟我来,纳正祭祀在府内等着呢”!

  “马鼓,你在这守着,我带他进去”,卫兵甲说道。

  来到房们前,卫兵甲敲门恭敬的询问道:“纳正祭祀,有西征士兵带情报回来,不知…”.

  “好,快进来吧!”里面随后应声道。

  西征士兵颤抖着走了进去,屋内有些许昏暗,豪华的装扮下不乏品味与清雅,地面铺垫着一层不知名的织布,墙面对列摆放着玛雅铭文刻画。

  “参见纳…纳…纳正.祭祀”,由于过度紧张,言语吞吞吐吐,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呵呵,起来吧!说下西征的情况”,全身被黑衣笼罩,白胡须上的双眼闪烁着精干。

  “好的,开始时大圣祭祀将指挥权交由胡群营长,而他则带领祭祀小队从后山绕到巨特后粮仓武器库。在胡群长官力破敌军阵前阵地,将特奥军超过200祭祀兵,上千士兵歼灭后,萧长官也设计破敌后储备库”,士兵连气道。

  “什么?第一次交战就歼灭敌军两百多祭祀,超过一千士兵?那我军伤亡如何?”阿肯.纳正连问道。

  于是士兵又把如何交战,胡群如何设计破敌阵地,再第一个冲入敌营等详细情况一一说明…,所以这场战役我方死伤不过500。

  阿肯.纳正是越听越惊讶,他根本没认为这次西征会有什么作用,让他没想到居然第一次就…,“你接着说吧!”他的喜悦之情溢于颜表。

  士兵接着又说道:之后几天之内,作用敌人的恐惧,在木盾上悬挂奇异的草人,形成木盾阵,将黑煞军的弓弩消耗殆尽,使之缺乏远程武器,而萧长官又将敌人的武器库,粮仓摧毁…让敌人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敌人在傍晚时分夜袭我营,数千敌人在中级圣祭祀的带领下仆面而来…

  胡长官迅速命祭祀营前去分散迎敌,而步兵则重新以武器属性为单位,弓弩、枪戟、刀剑兵为单位迅速整合,而邱庆平在不敌陈秀敏祭祀时使用卷轴禁术,造成陨石流,敌军死亡接近千人,而我们这方…

  士兵停了停又道:“只有不到60个祭祀回来”。

  “什么,180多名祭祀才存活不到60?”阿肯.纳正吃惊道。

  “那陨石天降,几乎让人没有反应的机会,黑煞军许多士兵为了活命自相残杀,但能活着的不足100”,士兵又解释道。

  “嗯,捷克这孩子还不错嘛!照这样看敌人损失更大”,阿肯.纳正皮笑肉不笑道。

  “嗯,你继续讲吧!”回过神来又说道。

  开始时士兵还在担心阿肯.纳正阴晴不变,可听到这么说又继续道:“在接下来虽然在战术上让敌人损失惨重,但仍比我军多两倍有余,所以胡长官让萧长官带着所有祭祀先撤,让步兵断后,在我们绝望时,突然一队身穿金色盔甲的步兵出现,如地狱勾魂使者,刀刀见血,剑剑封喉,最终让黑煞军大败而逃,前后我们以1800多的兵力杀敌接近五千,而我军带伤员有一百多存活,萧长官让我带信回来,他在菲雅城安顿好伤员会在明天早晨赶回来的。”

  这让阿肯.纳正震惊了,如果失败他还没觉得什么,居然力破守城接近5000的巨特小镇,如果再多一些士兵,岂不是…?难道步兵真的能起大作用?我对步兵的限制错了吗?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怕步兵对我不利?只要能突破现在的瓶颈,我又何必在乎一个小国的权利?反正现在我需要闭关研修,何不…

  “嗯,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阿肯.纳正难得柔和道。

  “是,那我就先退下了”,士兵慢慢移步退出,直到关门阿肯.纳正仍无反应。

  ……………

  不久后,时房门自动打开,走出一袭黑衣、脸色有些苍白的阿肯纳正,注视系台阶下的众人,看的出来每个人都充满了疲惫,但却仍以饱满的面貌站立着…环视一圈,进行眼神交流,缓缓道:“首先,我得感谢你们,感谢所有的西征士兵,你们做的很好!”

  “纳正祭祀,萧长官交给我指挥权,我却让士兵们损失惨重,请治罪于我吧!”胡群这时跪下道。

  “大哥,胡群,胡长官。。。”,这时众人不约而同叫道。

  “师父,没有他,谁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在如此兵力悬殊下还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战绩,我想没几个人吧!”陈秀敏嘟着嘴说道。

  “对呀,对呀!”没有大哥,我们早就回不来了,更别提什么破敌多少了,齐不前也抱怨道。

  一阵抱怨过后,见没人说话,阿肯.纳正才背着手微笑道:“我知道你们所说,但最大的责任应该在我,在我移交国师权利之前,我想将此次的西征行动的惩处说一下”。

  “什么?师父,你要移交权利?难道…”,萧捷克鄂然道。

  “这次行动由于我错误的决定让士兵损失惨重,让我于心不安;再者我最近发现了一卷卷轴,破解了就有可能提升祭祀的能力,需要闭关研修。”阿肯.纳正微笑道。

  “卷轴?”众人惊讶不已。

  “首先,在我不在的期间暂由萧捷克代替我的位置,而卡皮儿你们几个我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任务,这次出征巨特的士兵有直接入选帝国学院的资格,看他们个人的意愿决定,而你们几个连同其它祭祀一起教授接下来的学员;而胡群,你在战场所表现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你那统率全局的能力是现在部队所缺乏的,是我的个人观念过于狭隘,战场应该是你们的天下才对,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能训练出收复巨特的精兵,我会考虑向阿塔儿国王申请废除’战时兵役’制度,否则什么都别想,这次除西征士兵外再招收十到二十名不等,我希望你能成功;虽然这次重创了黑煞帝国,却让我们损失不小,所以须提前进行士兵招募,接下来就由萧捷克去处理了”,阿肯.纳正说道。

  这让众人错鄂了,让权?放松对步兵的选拔?萧捷克傻了,胡群愣了,祭祀们懵了,士兵们呆了…

  而黑煞帝国在收到兵败的消息后,大圣祭祀辰冷枫震惊不已,如此强大的兵力部署居然还有如此损失…

  而这时邱华城又传来兽族即将突破城门的消息,这本让焦头烂额的辰冷枫更加雪上加霜,一夜白发便在他的身上展现,本漆黑的头发却已有白发鬓鬓,随即他亲自带队,集结特克拉比王都周围的精兵强将抵御兽族的入侵。

  而也就在此时,边境外大量的彼特帝国、罗兴氏族有军队异常调动的迹象,帝国兵长贾闽慈在收到情报后迅速上报邳克斯,黑煞征兵令四处扬起,似乎天下又将大乱…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