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唐羽轩反应过来,依兰便笑嘻嘻的回答道:“师父,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正好我很长时间没来看你了,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喜欢陌生人打扰吗?你这样带他来会害了他的”,竹屋内声音越发阴冷。

  ‘师父,他可是毫发无伤的在中级圣祭祀的手下上救了我一命’,依兰又继续说道。

  “哦?有这等事?我看他身体并没有祭祀元素波动,你不会是想骗我吧?”屋内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下来。

  这时依兰不停的对他使眼色,叫他趁机解释一番,可他愣是没反应过来…

  “好吧!你叫他进来吧!”这时禁闭的竹门无风自开。

  而这时唐羽轩看向依兰,而她的眼色也是让他进去…

  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黑,尽管来说是白天,屋内一个灰袍老者背着身盘膝坐在屋子中央,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静,仿佛有他才构建这个整体。

  竹椅、竹桌、竹台、竹地板…,这一切简单而朴素,竹壁悬挂着不知谁画的壁画,但就是这种装扮让人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似乎在画中。

  “听说你救了我那不争气的徒弟,有这回事吗?”依然背对着问道。

  “这不算救吧!”唐羽轩回答道。

  “说吧!你想要什么?”老者仿佛没听到般的继续问道。

  “什么要什么?”唐羽轩莫名其妙的问道。

  “对了,你就是林叔说的张疯子大叔吧”?唐羽轩还没他反应过来又问道。

  说时黑衣老者缓缓飘转而过,对!可不是挪转屁股,而是违反地心引力的不着地的飘过来,这足以让他目瞪口呆…

  “林叔?你所谓的林叔是谁?”老者似乎对这个很忌讳,言辞也变得凌厉起来。

  说时唐羽轩掏出了林克给他的那个信封,当然他不可能傻不拉唧的把火晶石也掏出来!递过去道:“林叔说找到地狱幽谷谷主张疯子亲手交给他,既然你是,那就给你了。”

  张疯子暗想,这小子是不知道我呢还是天不怕地不怕呢?居然还这么淡定自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样。

  只见张疯子手一挥,信封被吸了过去…

  见了刚才那惊人的一面,唐羽轩反而对这不怎么感冒了!

  张疯子用奇异的眼神打量着他,缓缓的拆开写着他看的信封:

  张风兄,多年不见,身体可安好!

  不用怀疑我的眼光,现在坐在你身边的…先别急着骂人,接着听我说吧!

  张风正欲骂人,看到这反而笑了…

  百鬼佣兵团在我所在的科尔巴小镇出现了,目的还是一成不变的寻找晶石…

  看到这,张疯子开始变得狰狞起来…

  我知道你听到这个名字一定很愤怒,但是,现在的局面你也是知道的,如果被那些不法之徒集齐晶石,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不会再向上次般的冰天雪地,有可能是天崩地裂啊!

  回归正题,就在小镇遇到袭击当天,我们正在举行选拔比赛,而唐羽轩就在这天突破了‘黄石天人’瓶颈,那瞬间所爆发的力量把我给震惊了。

  但是,却有美中不足,这种变身不受他自己控制,所以嘛,我把他交给你,不用担心,这小子的抗压能力很强,是越压越强的主,所以看你的了!

  最后,再告诉你,他是无法感应元素祭祀的!

  在你看完务必将其烧毁,以免后患。

  你的老友:林克!

  “呵呵,这老小子,还是一个样”,张风微微一笑,手中的信封瞬间燃为灰烬。

  “你叫唐羽轩,是林克让你来找我的吧?”张风神色缓和下来。

  “呃,是…是啊!怎么?”唐羽轩有些拿捏不定他到底要干什么。

  “嗯,那就是了!你看过这信吧?应该知道来这里干什么吧”?张风的笑容越发让人浑身发冷。

  “这信林叔说只有你才能看,我自然不会去看!再说,呃…实不相瞒,我看不懂那些字”,唐羽轩不好意思说道。

  “那林克的话你应该听吧!”张风询问道。

  “那肯定啊!林叔对我这么好!”唐羽轩毫不犹豫道。

  “那么好,唐羽轩,既然你自己也这么说了,我就满足你这个心愿,你知道吗,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虐待别人,我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所以,林克交待了,让我把你练得像个人样,好回去见他!”张风一改冷漠的神情,反而脸色因过度兴奋略显潮红。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继续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其一,我马上给你写封信,证明你这种垃圾是不配到我这来的;其二,听从我的安排,把你这种烂泥练的像个人样!”

  沉默了片刻,唐羽轩喘着粗气,沉声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让我屈服,我当然不可能违背林叔的意愿,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但,我相信他!”

  这时,张风仔细打量了唐羽轩,看着他那如高昂的公鸡般,他心中有数了,又皮笑肉不笑的回:“哼!你这类人我见得多了,我会让你抬不起头的自己离开,相信我,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连续49个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开,我希望你是第五十个,那么让我们期待吧!”

  “好了,外面有上下两个桶,你要将做的便是把下面桶里的水用酒杯运到上面去,记住,是倒挂在上面的原木上,做完之后再来找我,去把依兰叫进来吧!我不想见到你。”张风摆摆手催促道。

  刚闭眼,只觉一股劲风袭来,只见对面静坐的唐羽轩朝他猛扑过来,不要怀疑这股力量有多大,这时对于近在咫尺的唐羽轩,张风已经没有时间使用祭祀术,迅速格挡,而唐羽轩的直勾拳也在变为上勾拳向他下巴打去,而张风没法,使出类似与‘八卦掌’的老僧托钵式的擒拿招式,左手迅速捏住唐羽轩右手腕,而右手电光火石般掐住咽喉。

  就在张风以为完了的时候,唐羽轩膝顶而上,这要是挨实了,可不是一时半会好的了的!

  张风只能松出锁喉的右手,以肘攻击唐羽轩的大腿,而大腿受到重创的唐羽轩还没有完,头部猛装过去。

  完了,这小子想拼命,看来得教训教训他,说时他右手一挥,拨开装过来的头向侧方一带,脚向前一勾,唐羽轩整个人顿时侧倒!

  而张风狠了狠心,上前踩住他的头,道:“就凭你?你这等废物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资格留在我这,还是做第五十个混蛋的吧!哪还有什么苦受?”

  “要么按我刚才说的做,要么立马滚,你自己考虑清楚了就自己决定吧!”

  慢慢爬起来,他表现出奇的冷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冷道:“相信我,我一定会打败你”,说完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由于唐羽轩不服输的牛脾气,今天算是较劲上了。

  看着依兰那询问的眼神,道:“你师父叫你进去,他…”。

  还没说完,屋内声音传来:“徒儿,进来吧!别为了这种垃圾耽误了学习的时间,他不配,快进来吧!”

  依兰怪异的望着他,慢慢走了进去!

  “垃圾?居然敢骂我垃圾,我定会让你好过”,唐羽轩低语道。

  “你再废话我现在就让你不好过,快点,什么时候干完什么吃饭”,听见他在抱怨,立马警告道。

  望着张风说的什么上下送水,唐羽轩顿时呆了,以前自己倒挂在床上做仰卧起坐试过,可望着那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的水杯,再看看那所谓的水桶,简直和水缸水缸有得一拼。

  一跳,手一握,脚腿随手一后翻,腿刚好卡在,有动物皮毛包裹的两根木头缝中间,脚背也感觉不到木头对脚的摩擦感,瞬间的脑充血,让他仿佛又回到了每天的锻炼时间

  “轩哥,你的兴奋度正在不断加快,这样下去会让皮肤缺氧而使肌肉疲劳”。,小虎不适时宜的来了句。

  “现在如果你跟我讲话会加快我的心跳频率和肺呼吸,这样会让肌肉更快的缺氧,知道吗!”唐羽轩回道。

  于是唐羽轩毫无希望的用那小的可怜的水杯,向那相比水杯大的吓人的水桶里倒水,我在怀疑这么热的天他刚倒进去的水是不是就蒸发了。

  “师父,你刚才打他了?”依兰焦急的问道。

  “依兰,你这话就问的不对了,什么叫我打他,他差点把你师父这把老骨头给打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再说,我看这孩子有点意思,教训教训挫挫锐气也是应该的嘛!别忘了我从前也是一名优秀的野战步兵!”望着正在拼命的唐羽轩微笑道。

  望着汗流浃背的唐羽轩,依兰又问道:“那你让他做这个?”

  望了望依兰那绝美的脸庞,张风关切道:“想要变强,就要接受非人的待遇。好了,我们还是打坐修炼吧,下面我教些比较难的祭祀术,你可认真点”。

  依兰嘟起小嘴,心不在焉的应了应,可时不时望外瞄却暴露了她!

  如果你现在不努力,将来你就没机会在他身边了,由你自己决定吧!

  听到这话,依兰身体一颤,立马进入状态,仿佛生怕学漏了什么。

  看着依兰那股认真劲,张风笑了,看着外面正在卖命加水的唐羽轩,他仿佛在计划着什么…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