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混身伤痕累累,还拖着一只被他自己生生扭断的左臂的唐羽轩,杨天第一次面对明明力量没有他强大的对手,失去了必胜的信心!

  站在一旁观战的古力摇着头,低声道:“杨天完了!”

  依兰捋了捋额边的头发,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她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在格斗场上,明明伤痕累累还能昂然屹立的男人身上。听着他粗重的喘息,看着他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上,那一片又一片青紫交加的可怕颜色。她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发出一声悲泣:“我的天哪!”

  唐羽轩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抢先向杨天发起了进攻!

  杨天指着唐羽轩嘶声叫道:“我恨你!我是这里最优秀的学员,我的格斗术最好,我学习的速度连教官都要吃惊,我能越级挑战比我大两界的资深学员!可是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混蛋,刚进入步兵学院,就抢走了整个学校最光荣,也是唯一的名额!现在你竟然还在我的面前,摆出这样一种自以为是的姿态!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要杀了你!”

  杨天鼓起所有的勇气,冲到唐羽轩面前,抬起自己的右腿对着唐羽轩的身体狠狠踢出。

  周围的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因为杨天的这一腿虽然踢得唐羽轩痛苦的弯下了腰,但是唐羽轩却用他的右手,死死抱住了杨天的腿!

  唐羽轩抬起手肘对着杨天小腹狠撞,杨天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一轻,竟然被唐羽轩用手肘穿过他的胯部,将他高高举起。唐羽轩将自己的右臂在空中抡起一个圆弧,杨天就像是一只麻袋包般被唐羽轩狠狠甩到地板上,唐羽轩大脚一抬,又重重在杨天小腹上补了一脚。

  “哗啦……”

  在训练场中响起骨骼被生生摔碎的可怕声响,一口鲜血猛然从杨天的嘴里鼻子里狂喷出来,几根断裂的肋骨刺穿他的胸膛,暴露出在空气中,大股的鲜血就象是广场的喷泉,猛然从杨天的身体里激射出两三尺高。而唐羽轩那最后一脚,更是将他直接踢得脸色煞白,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就彻底晕死过去。

  古力真的要疯了,唐羽轩竟然能把他刚才教训杨天口头传授的格杀技巧,现学现卖直接用到杨天的身上!

  古力一个箭步冲过去,他迅速检查刘伟的身体,当他看到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被唐羽轩踏得不成人样的小腹时,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古力瞪着躺在地上已经陷入晕迷,但是身体还不断抽搐的杨天,他猛然发出一声狂嗥,大脚一抬将勉强还能保持站立姿势的唐羽轩踢得在地上连滚了七八圈,嘶声叫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对自己的同学下这样的重手!”

  “你才是混蛋!”

  依兰就象是一只被彻底激怒的母虎一般扑向古力,她左右开弓狠狠抽打着古力,她一边打一边哭叫道:“最大的混蛋就是你!刚才你干什么去了,刚才你为什么不制止这场战斗?!现在你的得意门生被打残废了你就生气了,可是你自己睁眼看清楚了,这刚才的那一脚会要了已经是伤上加伤的唐羽轩的命啊!”

  古力真的被打蒙了,他下意识的挥手,当他发现不对的时候,他已经失手将所知道的阿塔儿.依兰公主一拳打出三四米外。

  “对不起……我……”

  古力张大了嘴巴,事情弄到这一步,实在是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听到周围的学员有人嘶声叫道:“教官小心!”

  一具身体就像是一块岩石般狠狠撞进古力的怀里,古力不由瞪大了双眼,因为把他撞得不由自主一起跌倒在地上的,竟然是本来已经应该没有任何力量而突然全身泛黄的唐羽轩。

  “叮……”

  嘶声叫道:“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军刀出现在唐羽轩手上,你竟然敢打依兰,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这突入其来只有在战场遇到强敌而面临死亡威胁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桶从北冰洋里掏出来的冰水,一股浸入骨髓的绝对凉意击中了古力教官,让他全身四肢突然变得一片僵硬。

  “让开!”

  胡群推开周围已经吓傻的学员像道旋风似的狂冲进来,他看到唐羽轩手中正欲下刺而泛着寒光的军刀,他不由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

  劈手抢过唐羽轩手里的军刀,胡群手一扬,将军刀狠狠投出去。

  胡群狠狠吐出一口闷气,他拉起唐羽轩,劈手就给了他两个耳朵,直到他有力的手掌落到唐羽轩的脸上,他才看清楚唐羽轩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的身体,他不由微微一愣。

  就在这个时候唐羽轩突然嘴一张,狠狠吐出一口混着鲜血的口水,炽热得几乎能让人类皮肤溶化的液体喷到胡群的脸上,胡群这位真正上过战场的超级战斗英雄竟然还可以狠狠瞪着自己的双眼,眼睁睁的看着唐羽轩一拳对着自己的鼻子狠狠砸过来。

  “砰!”

  鲜血从胡群的鼻子里飞溅出来,唐羽轩在打完这一拳后,身体一软又摔倒在地上。

  “够了!够了!”

  依兰飞扑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胡群面前,嘶声叫道:“你真的想要他死吗?!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早已经失去了意识,还能支撑他站起来的,就是他的个性他的好强和他身上那股连你都要震惊的血性吗?!”

  胡群没有说话,他的目光越过依兰,直接落到她身后的某个位置上,在他犹如大理石雕像一样坚硬的双瞳中,竟然扬起了一丝惊讶,一丝欣赏,甚至是一丝敬佩。

  周围响起了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人都盯着雅洁儿的身后,依兰终于忍不住回过了头,当她的视线落到唐羽轩的身上时,她真的被惊呆了。因为在这种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唐羽轩竟然又……站起来了!

  唐羽轩右臂一伸将依兰狠狠抱进自己的怀里,从全身赤黄来看,在这一刻他显然已经认不出是谁,事实上看着他已经失去焦聚的双瞳,可能唯一能判断的便是和他待过一段时间的依兰,实事上前面依兰的嘶吼声明显已经知道依兰女儿身的实事,胡群现在已经可以断定,唐羽轩现在的双目已经处于半盲状态。

  唐羽轩嘶声道:“女人,由男人……保护!有什么……冲我来……”

  胡群静静的望着犹如九天战神一般,将依兰死死保护在自己怀里的唐羽轩。

  古力从地上爬起来,也静静的望着那个拿着军刀和他同归于尽的男人。

  周围的几百名学员,更是静静的望着唐羽轩,没有人敢说话,甚至没有人敢大声喘气。

  炽热的眼泪从依兰的犹如暗夜星辰般明亮的双眸中疯狂的涌出,她乖乖的躲在唐羽轩可以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支撑起一片蓝天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聆听着唐羽轩越来越微弱的心跳,依兰的泪水也越涌越多。

  远远的看着几名医护人员拎着两个担架飞跑过来,依兰的脸上突然扬起一种骄傲的笑容。就是这样一个才十八岁的大男孩,竟然能够站着为她晕倒,能够在短短的几秒钟内,给她一种震撼到历史永恒的安全与幸福感。

  一个女人一辈子,能体验过一次这样被人保护的感觉,已经足够了!

  在被抬上担架的时候,恢复正常的唐羽轩,这个以后可以说是世界最强悍的男人与军人,留下了他也许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句遗言:“他娘的,我讨厌……这里!”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