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叫唐羽轩在步兵学院里面打了个转,刚刚被踢出来了!”

  一群人立刻来了兴趣,那个胖子叫道:“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帝国步兵学院的事情?我们前段时间都参加过选拔,可惜全被涮出来了!”

  说到这里那个胖子伸手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叫道:“我怎么傻了,你要敢说出里面的事情,你就根本没有在里面呆过!不过你总能说说,自己是犯了什么错误吧?”

  “也没有什么,”唐羽轩轻描淡写的道:“也就是在和同学练习格斗的时候,把他摔在地上失去反击能力的情况下还非要补上一脚,把人家踢成了一个太监。教官打我,我不服气就拿过军刀,想和他同归于尽罢了!”

  房间里响起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那个胖子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过了好半晌,他才吸着气叫道:“****,老大你也太牛逼了吧,这也叫没有什么?你长了几颗脑袋,竟然敢向那里的教官叫板?!”

  刘云天伸手揭开战唐羽轩的衣领,看了一眼他在和杨天格斗后,一个多月也没有消下去的淤痕,点点头对着唐羽轩竖起一根大拇指,道:“是个人物!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特种连的兄弟!”

  这个最胖的叫奥特斯,最大的优点便是应酬,最会忽悠人,在酒桌上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我怎么没发现我居然有这么多优点?”奥特斯自恋道。

  “去死!”刘云天白了眼道。

  “这个瘦的像骨架的叫李磊,别看他弱不禁风的样子,但这小子器械专家,像什么攻城锥之类的,给足材料就能给你弄出来”,刘云天拉过李磊说道。

  “没什么啦,只不过老爹是帝**器制造部的关系,看他搞的多了自然就懂了!”李磊腼腆道。

  “这个黑的像块碳,四肢发达的家伙,叫傲天,拥有天生神力,几天前还把基地十多个新兵打得屁股尿流呢,天生就是个打架的货!”刘云天再次介绍道。

  “这算什么,比起羽轩敢和步兵学院的教官抗衡,那简直是小儿科,要是我也有机会…”,傲天崇拜倒,仿佛看到了一丝不挂的绝色美女。

  ……

  “听说这里可以无限使用武器,参加任何训练?不知是不是真的呢!”听着刘云天的介绍,唐羽轩还是对这方面感兴趣。

  “屁,这里就相当于一个圈,为了不破坏它的形象,同时给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一些薄面,便在集团军内部设立了特种连,说白了,天天好吃好喝把你供着,等你玩的无聊了,自然就走了,这真他娘的不是人!”刘云天抱怨道。

  “嘿嘿?好玩的,只是你们没找到乐趣而已!”唐羽轩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这笑脸让在场几人浑身发冷……

  半年后…

  他娘的终于批下来了,看我不好好****一票,这帮龟孙子…

  “营长,你说这股强盗会不会得到消息而转移了呢?”旁边一个尖鼻猴腮的参谋长问道。

  “老吴啊,你多虑了,这次演习说要在蛇曲峡湾进行,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并一举歼灭他们!”营长道。

  “三天后就行动吗?”被称作老吴的人问道。

  “他们两百多号人,我们营至少五百多人,而且基地随时可以支援,哈哈,立功的时机到了,”营长奸笑道。

  这时门响了,两个笑容可掬,一人拿酒一人拿鸡的两人走进来…

  “你们两个有什么事?”老吴问道。

  “哈,营长,听说今晚有大行动,我们特种连特地来犒劳犒劳你们”,一人叫到。

  “哦?一直听说你们特种连伙食不错,想不到居然还有鸡有肉?”营长明显有些兴奋,平时高强度训练又没营养,当然看到会激动。

  “哈哈,没什么,今天上山收获不错,打到野鸡,狍子,鹿之类的,没吃完,特地来送给您们,毕竟大行动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补充好体力才能指挥作战吗!”另一个笑容更灿烂。

  “嗯,你们的行为很是值得嘉奖,但?老吴,你怎么看?”营长询问道。

  “营长,我觉得吧!这是他们的一点心意,总不能浪费了同志的心意吧?”老吴也是乐呵呵回道。

  “这样,好吧,拿过来,让我们也开开洋荤,哈哈”,营长两眼放光的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烧鸡道。

  说时拿酒的一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拖过一边的竹桌,拉开椅子恭敬献媚道:“营长您坐,如果您愿意,以后有空就给你送些野物过来”。

  “嗯,我以前觉得吧,你们特种连都是些傲气的公子哥,不会跟我们这些普通的连队来往,今天你们用行动改变了我对你们的看法,以后我们要多多来往才是,你们的军事技能还需提高呢!是吧?”营长扯下一只鸡腿,丢给老吴,而自己则吃得满嘴流油,还不忘教诲道。

  “营长教诲的是,不过听说营长要率队去袭击一伙十恶不赦的土匪,马上就要名杨塞曼了,不知是不是真的呢?”另一个刚给两人斟酒,不由问道。

  “哦,你问这个啊,这又不是啥秘密,我们内线发来通知说一股土匪要驻扎在此几天,我们也好乘机将他们一窝端了,也好给受害的军民除害”,老吴啃着鸡肉囫囵道。

  “那个,营长,到时我们可以去观摩下你们的作战英姿吗?也好让我们学习学习实战经验嘛!”一边斟酒一边笑眯眯问道。

  “这个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你们这些公子哥去了危险性太大了”,营长大嚼大咽道。

  “营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就远远的看着,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支援你们嘛!绝对不影响你们的正常作战”,黄皮肤,标准国字脸的一个说道。

  “这样啊,那好吧,只要你们不影响我们的正常计划,倒可以远距离观摩,也让你们学习学习经验嘛!”营长笑哈哈答道,似乎从没吃过什么流油的野物!

  “嗯嗯嗯,谢谢,营长,以后我会第一时间把打到的野味拿来孝敬给您和吴参谋的”,另一个跳起来抢过营长的酒杯,倒酒道。

  “好啦好啦,酒都洒出来了,多浪费,你们革命悟性很好,我会向上级通报的”,营长脸色有些微红道。

  “好的好的,谢谢营长,那我们先就告退了”,说时起身欲走!

  “慢着,他们的位置在蛇曲峡湾的翠峰潭附近,距离我们有大概30公里,具体的位置也不是很清楚,找到他们就是我们的任务之一,到时你们倒也可以帮忙”,营长连忙叫道。

  “好嘞”…

  两人刚走出门,其中一个奸笑道:“羽轩,你太邪恶了!”

  不用怀疑,自从半年前唐羽轩来了特种连搞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后,帝国都知道在塞曼军团有个**天堂特种连,纷纷托关系进入,不用怀疑他们的能力,什么最先进的武器、美食、玩具…不管世面有的没的,在这里一应俱全。

  你不是无聊嘛,好,唐羽轩将象棋,军旗,纸牌之类的易上手的游戏全部做出来,一时间杀声震天,弄得正常训练的士兵苦不堪言,多次投诉无果,谁叫人家后台强硬呢!说不定塞曼军团长都是特种连某个士兵的老爹给提拔起来的呢!

  你不是想耍帅嘛,好吧,唐羽轩将从小虎那学来的街舞啊,机器舞之类的舞蹈教给每个人,从那以后,基地里的其他士兵在练着中规中矩的练着杀敌技巧,而他们,在广场旁边一会儿后空翻,一会儿鬼步,一会儿侧旋,一会儿又像上了发条的机器…,把别人看的是目瞪口呆,这谁他么看过这种舞啊!

  其他连队进行武装越野跑吧,这本来很好,可特种连本着秀死不偿命的风范,居然跟着大部队练起来改进版的跑酷,这帮家伙不仅不感到累,而且天天是越跑越来劲,不跑不舒服的感觉,到后来,普通士兵轻装都有些跟不上…

  你们想练杀敌技术是吧,唐羽轩本就是个武术迷,至少有五年截拳道修为的他毫无保留的传授给特种连每个人,这种极易上手的功夫使特种连又陷入了极度的狂热学习中,自那以后,基地就时常出现打架事件,经常一群落单的巡逻士兵会在野黑风高的晚上被人痛殴,多次举报,上面则打回道:“你在开玩笑?就特种连那帮吃了就睡的家伙?”

  想要武器训练是吧,很好,唐羽轩叫大伙满山遍野找两跟拇指大的木棍,又扒下猎物身上的粗筋做了一百多根简易的双截棍,这下好了,百姓又大量举报小树被砍,西瓜之类的水果消失的速度急剧加快,而炊事班也举报锅碗瓢盆经常消失,最后才发现,特种连在后山开了个训练场,到处都是被打破的西瓜碗之类的。

  有人就想上去阻止他们这些破坏行动,可被人用双截棍打的全身长包的跑了,自此这里没人再敢来……

  两天后,唐羽轩带着特种连126名弟兄,背着重达四十公斤的武器补给,徒步进入一片原始森林,他们实在缺乏基本军事常识,虽然拿着地图和指南针,仍然在原始森林中大绕圈子。他们没有野战生存经验,有四个人渴极了,误饮泥沼里有毒的泥水,还有两个人在行军途中,不小心摔伤了大腿!

  特种连的士兵只能用树枝扎出来六个担架,轮流抬着这九六个兄弟前进。他们每一个人的双手都被担架上粗糙的树枝磨得血肉模糊,到了晚上露水打湿了他们的军装,他们只有抱在一起相互偎依取暖,他们这群在别人眼里看来养尊处优,根本不可能吃苦受累的**,就是用自己的双手,抬着那个六个兄弟一点点走完了他们在那片原始森林里,用接近两天的走完长达接近50公里公里的路!那六个担架的一端被磨平了,因为到了最后,特务连的士兵再没有力气抬起越来越沉重的担架,他们是咬着牙,生生把那六具担架拖出来的!

  在走出那片原始森林,他们排队站在一起时,唐羽轩用异样的声音数着:“一、二、三、四……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二十六。一三六军特种连应该到一百二十六人,实到一百二十六人!”

  谁也不会忘记,在那一刻唐羽轩说的话!

  他突然伸手指着面前的原始森林,嘶声狂吼道:“兄弟们,大家回回看看,这就是我们曾经以为根本无法战胜的强敌!但是我们没有携带任何救援工具,甚至丢掉了身上求助用的一切,我们抛掉了一切外来援助的可能,我们就是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友情,一点点的征服了它!我们一个也不少的走出来了!!让我放声狂呼吧,因为我们胜利了!!!”

  突然间所有人泪流满面!

  谁说唐羽轩在塞曼军团特种连虚度了半年青春?谁说他们在这半年时间里被耽误了?

  这帮人和自己当时一样,最大的缺点就是懒惰,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奇心,他运用棋牌,舞勾起大家的好奇心,然后将乏味的越野跑修改为酷跑,在身体力量增加的同时,又传授给大家一招制敌的截拳道和双截棍,其实他只是将自己的生活带给了大家。

  这半年来不要以为他闲着,怎样挑起大家的兴趣,而且自己的能力又必须在众人之上,促使他更加疯狂的锻炼,跑遍了基地所有部门,几乎每个教官都和他接触过,到后来见到他的人都会远远躲开,大家都给他“瘟神”的称号,一说起特种连,大家都不用提到唐羽轩、刘云天这两个头子。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