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在现实中这么做,究竟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可怕的后遗症,唐羽轩没有想,也没有空去想。

  他只知道,他很讨厌被人用这么一个小沙坑绊倒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他讨厌身边那个学员眼里睛流露出来的嘲讽,他更讨厌在这个时候输,这就已经足够了!

  雨水打在脸上,溅进眼睛里,模糊了唐羽轩的视线;暴风雨声,不远处海面翻滚浪头扑打在礁石上的撞击声,彻底压制了其它声音。

  (不用怀疑,玛雅文明处于美洲,以中部居多,东邻大西洋,西近太平洋,各种群岛、海湾、海峡、内流海等遍地都是)

  在这片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听不到其它声音,似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唐羽轩不停的跑着,任由他的汗水,他手腕上渗出布条流淌出来的鲜血,一起倾洒在地上,形成了一条肉眼看不到,却不断向前方沿伸的汗与血交融的路!

  半个小时后,暴雨停歇了。

  原本就没有工业污染的天空,经过雨水的洗涤后,显得更加鲜明和清新,就连原本还不断咆哮嘶吼,似乎要撕碎一切的大海,也再次变得温驯平静起来,这就沿海城市特有的气候特征。

  当所有学员从躲雨的位置走出来,再次把目光投到训练场上时,他们都惊呆了。

  德西儿教官和两位助理教官依然站在他们的岗位上一动不动,其中一名负责记录成绩的助理教官手中的记录簿虽然早已经被雨水浸透再也无法使用,他依然忠实的记录最后两名退出比赛学员的最终成绩:六圈!

  在暴雨劈头盖脸浇下来,身上沙包越来越重,几乎眼不能视耳不能听的情况下,唐羽轩和最后一名竞争者,依然挣扎着向前跑出了一千五百米!

  没有人知道。在那种环境中,唐羽轩和另外一名竞争者。如何淌过了带着尖锐铁丝网的泥塘,又是如何越过了那座已经被唐羽轩破坏掉的活动桥。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有助理教官的监视,他们谁也不能在这些方面偷奸耍滑。

  两个体力绝对透支,现在就连小拇指都无法动弹的男人,全身都是沙子,趴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他们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默默向每一个人诉说着他们在暴雨中两次越过带着铁丝网的障碍物时。所付出的代价。

  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隔着七八米远,在当时暴雨倾盆而下的时候,以他们的状态根本不知道最后的竞争对手距离自己竟然是这么的近同,他们两个人几乎是两条平行线。

  德西儿教官的目光投到了一位助理教官的脸上。那个教官摇了摇头。就算他距离两个学员很近。依然无法确定,究竟是谁取得了最后胜利。

  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在体力不支后摔倒在地上。虽然也曾经努力挣扎,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力量再挪动自己的身体。而另外一个人,在同样体力不支摔倒在地上后,却硬是用自己的脑袋顶着沙包,半跪着一点一点的向前拱,用这种方法硬是在地上犁出一条十几厘米深。三十米长的路!

  教官(还算有人性)跑上来,拼尽全力把唐羽轩从一堆烂泥里翻过来。望着唐羽轩那张因为身体失血加体力透支过度,象纸一样苍白的脸,再看看唐羽轩硬是用身体拱出来的那条长长的路,这位教官张开嘴想要说话,可是看着沾满沙粒,还有一道清晰划伤的脸上,那双依然明亮的眼睛,他却觉得喉结发干,竟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好。

  四周突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欢呼声,听着这犹如潮水般涌起刺耳到极点的声音,唐羽轩低声道:“我输了?”

  唐羽轩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起来又干又涩,沙哑得可怕。

  记分的教官摇头,他几乎不敢面对唐羽轩那双眼睛,伸出手在师少鹰面前比划了一下:“你和他相差无几,算是平手!”

  平手!

  在挣扎着冲过一万两千米大关后,胜与负的距离就是这样的……!

  唐羽轩在最后关头,只要再往前爬一下顶一步,就能反超对手,成为这场比赛名至名归的第一名!也许,没有这场暴雨,能够看到自己和对手的距离,在有目标可以参照的情况下,唐羽轩能向前拱的还不止十公分!

  在双方体力都达到极限的时候,说到比拼毅力,又有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比唐羽轩强?!

  听着周围那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不用抬头去看唐羽轩也知道,现在每个学员的脸上一定扬满了欢笑。那个和他竞争到最后,阻止了唐羽轩得到第一名的学员,现在一定被众星拱月般的拥簇着,被所有人视为英雄。

  他一开始就只背了一个沙包占尽便宜,后面又有身边的同伴放弃竞争,为他背起了沙包减少负重,他从一开始就占尽了便宜,可是这些重要吗?重要的是,他赢了,他压制住了唐羽轩,为在场所有学员赢得了从训练班顺利毕业的机会,对在场这么多人来说,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看着唐羽轩的脸,助理教官忍不住劝道:“没有关系,时间还长着呢,你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只输了一次,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羽轩缓缓摇头,他躺在地上仰望着头顶的天空,沉默了很久,才淡然道:“喂,拉我一把。”

  在教官的帮助下,唐羽轩勉强支撑起身体,他弯下膝盖半跪在地上,拾起一片被海风吹过来的细长形落叶,把它卷成一个漏斗形状,伸手轻轻扫掉地面上一个小水潭上面飘过的杂物,用自制的漏斗舀起一勺水,然后用一种缓慢的速度,将漏斗里的水喝得干干净净。

  唐羽轩就是用这种方法慢慢的喝着,感觉着清凉的水透过食道涌进他的胃里,在同时也将一股源自生命本能的力量,一点点注入到他已经体力绝对透支的身体里。用相同的节奏喝了整整五漏斗的雨水后,在教官惊讶的注视中。唐羽轩竟然挣扎着凭自己的力量重新站了起来。

  就是在唐羽轩重新站立起来的时候,训练场上那么多人脸上笑容都消失了。他们看着唐羽轩的目光,就象是在看一头来自异次元世界,用他无边的法力生生破碎虚空,带着君临大地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异次元生物!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