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歌者文明也是自顾不暇,对于流浪地球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但了解这些事实却让乔律陷入迷茫。

  歌者文明的实力在人类看来,已经是遥远到可望不可及的存在,然而即便是到达这种程度,也还是没有把握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宇宙幸存下来。

  那么到底要怎么样的文明才能摆脱无尽的生存死局,乔律原本相信科技发展能够解决一切,但如今看来似乎一路望不到头。

  二向箔这样能够毁灭整个星系的武器,结果居然还是被评判为没有什么用。

  难怪歌者的长老说它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对于歌者文明来说,二向箔的威力还是太弱了。

  这个宇宙真是一片看不到希望的黑暗森林,原以为到达高处就能见到阳光,现在看来无论是处于上层还是下层,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此拼命地往上爬又有何意义?真的能找到一条出路吗?

  丁仪就没有这么多愁善感,他只要还能进行研究就足够了,并不会管这么多有的没的事情。

  “对了,在歌者文明的飞船上,我们还发现了一样东西,那是他们接收到的一份超膜广播,可能你也会感兴趣。”

  超膜广播,光是这个字眼就让乔律顿时提起十二分注意。

  据他所知,即便是歌者文明,也还是没有能力发送超膜广播,仅仅能够用到长膜,也就是引力波而已。

  想要有足够的能量吧信息在超膜上传播,需要难以想象的巨大能量。

  如果非要这么做,可能需要把相当于一个银河系的质量化为纯粹的能量,这明显不是歌者文明或与之同级别的文明能够做到的。

  动用如此庞大的能量,发出的信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乔律连忙追问道:“广播的内容是什么?”

  “宇宙回归运动声明。”

  果然,乔律对此并不陌生,上古赛博坦文明就收到过同样的超模广播,也是宇宙回归运动声明。

  “详细情况是怎么样的?”

  “发出这项声明的是归零者,可能是一群智慧个体,也可能是一个文明,或者几个文明,我们不知道,但歌者文明已经确认它们的存在。”

  丁仪按照歌者文明飞船上的资料说道:

  “按照他们所说,宇宙最初是十维的,真空光速也不像如今这么慢,而是接近无限大。那时的光是超距作用,可以在一个普朗克时间内从宇宙的一端传到另一端。归零者称之为田园时代,是一个难以想象的美好世界。”

  “如今的宇宙却只是一具膨胀中的死尸,光是我们已知宇宙的尺度就有一百六十亿光年,并且还在不断地膨胀中,可光速却只有每秒三十万千米,简直是慢的要命。这意味着,光永远不可能从宇宙的一端传到另一端。”

  “如果宇宙是一个人,就意味着他没有一个神经信号能够传遍全身,他的大脑不知道四肢的存在,四肢不知道大脑的存在,同时每个肢体也不知道其他肢体的存在。宇宙正在死去,并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

  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宇宙文明间无节制的星际战争,一个又一个维度被降维打击从宏观禁锢到微观,光速也在低光速防御的滥用下,一级一级地慢下来。

  即便是归零者也没有办法使其死而复生,只能追求宇宙重启,让这一切回到最初。

  “这有可能做到吗?”乔律不禁问道。

  丁仪摇摇头说道:“这也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不过按照归零者所说,就像把时针拨过十二点,把一个已经跌入低维的宇宙重新拉回高维,几乎不可能;但从另一个方向努力,把宇宙降到零维,然后继续降维,就可能从零的方向回到最初,使宇宙的宏观维度重新回到十维。”

  说实话,这种东西很难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除非亲身经历过,否则不管怎么说也难以想象。

  乔律突然反应过来,对丁仪问道:

  “归零者怎么知道可以把时钟拨过零点,以及宇宙最初的田园时代是怎么样的?”

  宇宙的田园时代距今起码一百多亿年,甚至还有可能更加久远。

  如果归零者真的是从田园时代一路走过来,并且亲眼目睹了整个宇宙被一点点糟蹋成如今这幅模样,那么就可能存在着更加黑暗的真相,并不仅仅是重启一次宇宙这么简单。

  “我们已经不可能想象出田园时代的宇宙,因为我们人类的大脑的维度不够。但是归零者却对此一清二楚,这不是只能说明一件事吗?”

  人类文明诞生于三维宇宙,当然无法想象一百多亿年前宇宙的十维田园时代。

  归零者却可以详细地描述出田园时代的生活,这不是简单的理论模型可以得到的。

  “你的意思是······”

  丁仪也略为领会到乔律的想法,从科学的角度上看,活在宇宙田园时代的文明,技术水平肯定要比现在的文明强大得多,光是超距作用的光速,就可以帮助建立起横跨整个宇宙的庞大文明,这是如今的文明都无法想象的!

  这样的文明,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种局面?

  乔律大胆地推测道:“也许最初的战争,就是由他们引发。这些在技术上拥有几乎无限能力的文明,毫不犹豫地把宇宙规律作为武器,结果让宇宙变成如今这样的战争废墟。其中残存下来的,就成为了如今的归零者。所以他们才有凌驾于当今宇宙其他任何文明之上的实力,并且知道如何重启宇宙。”

  “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丁仪的思维主要还是偏向理性的,一般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

  可是乔律却从中看到了一个黑暗的未来,宇宙重启并非就代表着新的希望。

  “如果归零者已经重启过一次宇宙了呢?哪怕只是把记忆体送到这个新宇宙当中,否则他们怎么能够肯定,宇宙重启是可以实现的?”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假如对于这个宇宙来说也是如此,那么宇宙重启就不是什么新的开始,仅仅是又一次绝望的轮回罢了。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