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明白了为何火凰滢会说出“你想把媳妇的画像在此展出,还没资格呢,哪怕画得再传神也没用”这样的话来,因为这里陈列的都是跟随李菡瑶打天下的功臣,必将名垂青史,万古流芳,世世代代受人景仰。

  怪不得要派重兵保护。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李菡瑶能成功建立国祚、顺利登基称帝的前提下,而李菡瑶正在谋划争霸天下,这时候开办这样一个画展,到底有何用意?甚至都等不及林知秋将所有功臣都画出来——有些画框还空着呢。

  想先声夺人?

  还是为了震慑?

  或者是为了吸引贤才归顺?

  或者另有阴谋?

  不论如何,林知秋这次是一定会扬名了。

  倪意尚仿佛被卷入一个漩涡,又似被投入一个广阔的战场,既紧张又恐惧又嫉妒,一面惶惑四顾,一面喃喃道:“这是阴谋!是阴谋!”

  周昌、何陋、唐筠尧等人都盯着女皇的画像,周昌神情凝重道:“这是二十八星宿?”

  他指着女皇的皇冠。

  众人急忙看向那皇冠。

  这画像的奥妙比前面展出的刘诗雨的画像要深奥多了,大家都在凝神观摩和揣测。

  忽然王均道:“这皇冠上的珠宝数量和大堂上的画像数量一样,每一颗珠宝代表一位功臣。”

  落无尘赞赏地看着王均,微笑道:“二公子慧眼如炬。”

  何陋厉声叱道:“荒谬!荒谬之极!”

  周昌则对李卓航道:“李老爷这是执意要分裂疆土了?”

  李卓航淡声道:“这话奉还给昊帝。”

  周昌:“……”

  因为周昌喊出“二十八星宿”,大家便都盯着女皇的皇冠揣摩,只有聿真盯着女皇的容颜,感觉熟悉无比,在哪见过呢?他静下心来搜索记忆。

  忽地失声叫道:“木子玉!”

  谨海忙道:“木兄弟来了?”

  一面转头寻找。

  聿真指着女皇画像道:“她是木子玉!”

  倪意尚经他提醒,也认了出来,也叫道:“是木子玉!原来她女扮男装!怪不得昨天帮林知秋说话。”

  聿真凌厉地瞪了他一眼,道:“闭嘴!休得混淆视听!她何时帮林知秋说话了?她不过是劝解我们不要把事情闹大。是小爷路见不平,才仗义执言。”

  倪意尚怒道:“你们是一丘之貉!”

  两人对峙上了。

  周昌听见“木子玉”三个字,忙仔细端详那女皇,果然容颜与他见过的木子玉一样,震惊地转向黄修,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失声道:“你竟收了李菡瑶为弟子?!”

  大厅内死寂般安静。

  众人心里却惊涛骇浪,一齐看向黄修。

  除了李卓航,就连落无尘等人都不知此事——不,李卓航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女儿跟黄修纠缠了七八年,依然未被黄修收入门下,这次难道收了?

  这真是奇迹!

  落无尘、火凰滢、刘诗雨、欧阳薇薇等人无不钦佩万分——这天下还有李菡瑶做不到的事吗!

  他们一再见证奇迹。

  李菡瑶创造的奇迹!

  聿真和谨海比旁人更紧张、更吃惊:木子玉就是李菡瑶,还拜了黄修为师,王壑知道她这层身份吗?

  李菡瑶,真是千面女狐!

  她到底有多少个身份?

  黄修面对一众惊愕目光,很是难堪,甩开周昌的手,烦躁道:“老夫又不知她是李菡瑶!”

  倪意尚听了这话,如抓住救命的稻草,脱口嚷道:“这是阴谋,是阴谋!”一边嚷,一边跑向黄修,手舞足蹈地比划、警示:“这全是李菡瑶的阴谋!她骗了黄前辈,也骗了大家,把大家都骗到这来,就是想一网打净!外面都被官兵包围了,她要把天下士子都一网打净!”

  人群“嗡”一声炸开了。

  何陋愤怒之下须发皆张,目眦尽裂,举起双臂,仰天喊道:“天道失衡,竟容此妖女祸乱天下!李菡瑶阴险狡诈、野心昭昭,颠倒阴阳,逆反乾坤,践踏纲常,却化身纯良天真模样,欺瞒师长,欺骗世人,愚弄百姓,残杀无辜,将天下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社稷危矣!”

  数名士子跟着怒斥李菡瑶。

  霎时间群情激奋。

  王均大惊,他此来江南,原是要替哥哥转圜与李菡瑶的关系,争取和谈,促进联姻,以兵不血刃统一天下,眼前的情形,令他心中慌乱不已,不知是该跟着质疑李菡瑶,还是压下此事,继续争取联姻。

  一个不慎,将引发内战。

  若压下此事,又恐被算计。

  正不得主意,忽然瞥见李卓航目光沉沉地望着恣意辱骂李菡瑶的人群,凤眸杀气四溢,心中激灵警醒;再看落无尘等人,皆不复笑容,忙对周昌道:“表姑父,快阻止他们,别激怒了李老爷,不利和谈!”

  周昌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没了主意:一时想到王壑托他求娶木子玉的用心,是不是已经知道木子玉就是李菡瑶呢?一时又担心王壑也被李菡瑶骗了,现在李菡瑶摆下这么一个阵势,分明是要自立为女皇,和谈联姻恐怕进行不下去,那该怎么办呢?正踌躇间,听见王均警醒,忙看向李卓航,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妙了。

  李卓航早知女儿造反会被世人非议,但亲耳听见还是忍无可忍:他的女儿做了那么多事,大靖余孽有立场指责她,这些投靠王壑的人有什么资格指责她?大家都在造反,凭什么王壑造反就顺应天命,他女儿造反就是践踏纲常?更可恶的是,这些人颠倒黑白,将他女儿为国为民所做的一切都定论为阴谋和欺骗,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心中杀机弥漫。

  落无尘看着眼前这些恣意毁谤李菡瑶的读书人,风清月朗的形象破灭了,眼中头一次滋生出杀戮的血腥。

  这些人,真该死!

  火凰滢媚眼如丝地看着倪意尚:本姑娘要你们死!

  刘诗雨在倪意尚诋毁林知秋时,尚能保持镇定,因为她知道今日这画展一定会成功,倪意尚他们骂得有多猖狂,待会被打脸就越狠,不料情势突转,所有的矛盾被引向了李菡瑶,她再也无法镇定了,被这些读书人的无耻激怒了,仿佛面对范大勇,杀意翻涌!

  只有欧阳薇薇还算冷静。

  最让人意外的是黄修,谁都当他被李菡瑶骗了,从此将与李家不死不休,然而所有人都忽略了他脾气虽乖张,却最是护短,眼前的景象触怒了他。
日月同辉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