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人家老子的面说人儿子的不是,饶是陈辰也无法保持面上的平静,哪知道,新皇哈哈大笑起来:

  “我就说,这小子被他娘养的圆滚滚就跟团子似得,可算是有人和我一个看法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陈辰:……

  即日,新皇就命左相的死对头抄了左相的家,左相家中光是黄金白银就几十万,名家字画,古董玉器更是数不胜数,合计起来能有数百万之巨。

  谢翰文安排离歌将暗中收集到的左相作恶的证据散在民间,一时间,左相恶名昭彰。

  倒是有不少人为左相说话,可这证据被传得你一言我一语,新皇便命刑部追查,自然是查出不少卖官卖爵,放印子钱之类伤天害理之事。

  这下子,原本替他说话的人也没了声息,可左相门生实在是太多了,连不少宗室老臣都和他交好,为他说话的人竟然还有。

  新帝斯毫不慌,只笑眯眯道:“他忤逆犯上,你们说他是为国为民,可民众请愿处置他你们却装作看不见。

  朕为民免税,你们说国库空虚,这左相家产颇丰,你们倒觉得理所应当。

  现在左相数罪并罚,抄家灭族,你们还能说是朕的故意陷害,你们真当朕拿你们没办法不成?”

  他冷笑道:“朕虽贵为天子,可也要顺应yi,不如咱们将选择权交给百姓,看看百姓如何决断,也省的有人说朕独断专权,可好?”

  “皇上圣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就是同意了,新皇扫了一眼,还真是和陈辰说的差不多,基本还有救的人都还在,不会伤筋动骨。

  而且,这恩科就快开了,到时候选出来的有才之士们又是一批一批,像是割韭菜一样,新皇有人可用,自然心情大好。

  集市中,百姓都在指指点点,无他,只是因为原先的左相家人同族都被流放三千里,而左相本人则是毫发无损。

  因为皇上“说”了,左相的门生和交好的人家中,有不少人愿意用全部家产换左相一条命,皇上宽厚仁慈,就答应了。

  混在人群中的陈辰都快要憋笑憋疯了,这分明是她的主意,谢翰文转述了过去,那些人哪里是自愿的,不过是被皇上逼得罢了。

  要么,就和左相一个罪名,要么,就交出万贯家财,要钱还是要命,他们自己选吧。

  这有什么选的,要命,万贯家财上交公家,充盈国库,要钱,那也成呢,反正你获罪了之后还是会抄家灭族的,都是一样的结果,皇上可丝毫不介意。

  再说回左相,这谢翰文和他的仇恨可谓是说也说不完,真要是斩立决了,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是以,陈辰才提出这么一个看似宽厚,实则极其侮辱的法子。

  堂堂的左相,就这么待在街头乞讨,听说还加入了丐帮,而陈辰也寻了人,照着一天三顿教训,也成功让那些不怕死还想接济左相的人死了心。

  现在不住的被人指指点点,左相真的是生不如死,他没日没夜的麻木着一张脸,被人揍,吃沾上尘土的东西,还要受人侮辱。

  恍惚间,他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弄死了一个大将军,那是新帝的人,他得意洋洋好些年,才被新帝彻底弄死。

  京城的事情全部解决了之后,新皇赐了陈辰一个郡主的名号,至于谢翰文,则是被新皇恶趣味的让他尚了郡主,弄得他哭笑不得。

  陈辰要走的那一天,楚清秋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流下了眼泪,和已经成亲的妻子雪凝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皇后和皇上的头上皆是几团黑线,恨不得狠狠地揍他们一顿解气。

  而张老板的皇商之位要被皇上给谢翰文,可谢翰文给拒绝了,只让他寻一个合适的人顶上,他本人则是跑跑商,过过小日子就罢了。

  对此,皇上也不强求,而是给他们的商队一个响当当的名号,起码,在官家的地界上,是没人敢为难的。

  而陈修竹也终于高中,虽不是一甲,可也在二甲之列,皇上看在谢翰文的面子上给他行了个方便,让他在陈家沟所在的县城做了县令。

  这么一来,不说别的,反正照顾陈辰和谢翰文是绰绰有余了。

  谢翰文和陈辰已经商量好了,到家中之后就就出门跑商,他们的目的不在于赚钱,而是彻底的游玩全国。

  他们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在哪个地方待上多久,之后再有机会还要出国去瞧瞧。

  京城也不远,几日时间就到了陈家沟,陈辰被封为郡主的事情已经传过来了,村长带着村民在门口等着。

  一看见陈辰过来,就跪拜行礼,陈辰也不是多礼之人,让他们也不必如此就回家了。

  家中自是一片欢欣,谢老实的小妞妞和四妞一左一右,拉着陈辰就不松手,搞的三妞很是气愤。

  “这是我的姐姐,你们都给我松手。”

  张老两口和林宁孙石头看着他们笑笑闹闹,不由得摇头,这些个孩子呀,真是半点小姑娘的样子都没有。

  而刘大囡大壮,还有张天顾娘子都特意回来等着他们,几个人也与陈辰谢翰文同之前一样,笑闹着玩成一团。

  陈辰兴致勃勃的掳了袖子,要给大家伙再露上一手,她这一次到京城,可是学到了不少不外传的手艺呢。

  她刚进厨房,火才烧着不久,整个人就晕晕乎乎,一不留神,就昏倒在了厨房的地上。

  谢翰文连忙找了大夫过来瞧,陈大夫被拖着来的匆匆,也不敢不精心,把脉把了许久,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没事,就是有孕了,又舟车劳顿,一时间昏倒了,只要静养着,连药也不用吃,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谢翰文松了一口气,才刚将陈大夫送到门外,他突然发出了他重生以来最大的一声惊叫:

  “您说什么?我媳妇有孕了?”

  陈大夫被他吓了一大跳,还不忘点头道:“对,你要当爹了,你爹要当爷爷了,知道了?”

  谢翰文惊喜的跑回陈辰的房中,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媳妇,忽而落下一滴泪来。

  真好,兜兜转转,你我终于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而陈辰醒来得知这一消息,开口就是:“谢翰文你个混蛋!”

  ------题外话------

  大结局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非常感谢,新文过一段时间再开哦,么么哒6

  厨女当家:山里汉子,宠不休
厨女当家:山里汉子,宠不休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