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江城人民医院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医院,除了江城本地和周边县市的民众知道江城人民医院,其他城市的民众根本就不知道这家医院的存在,直到陈天麟加入江城人民医院,并成功研制出治癌灵后,江城人民医院的名声这才逐渐传开。

  如果是在一年前,医科大学和卫校的应届毕业生们,听说江城人民医院要招聘医生和护士的消息,肯定会直接忽略这条招聘消息,现在这些应届毕业生听到这条消息,却为此而感到亢奋。

  因为在这些学生的心目中,江城虽然只是一个小城市,但是江城人民医院却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一家肿瘤医院,能够成为这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他们的未来将会不可限量,一时之间,许多学生第一时间找学校开证明,然后结伴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前往江城人民医院参加此次的应聘。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柳忠明早上到办公室,他的手机铃声,以及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就一直响个不停,柳忠明刚刚放下手中的大哥大,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听到电话铃声,柳忠明不用动脑子都能够猜出,这个电话是为了招聘的事情而来,随手拿起话筒,礼貌地问道:“您好!我是柳忠明!请问是那位?”

  “小柳!您好!我是沈德旺!听说你们医院准备招聘医科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柳忠明的话声刚刚落下,一位中年人亲切的询问声,马上从话筒里传到柳忠明的耳边。

  柳忠明听到沈德旺的自我介绍,马上就想起对方的身份,连忙恭敬地向对方问好道:“沈处!您好!由于我们新建的肿瘤大楼即将投入使用,为了避免肿瘤科将会出现医务人员不足的问题,根据国家保健局的指示,我们决定从全国各大医科大学和卫校当中,招聘一批应届毕业生。”

  沈德旺听到柳忠明介绍的情况,想到他给柳忠明打电话的原因,连忙笑着问道:“小柳!你们医院对于这次的招聘工作,具体都有那方面的要求?”

  柳忠明听到沈德旺的询问,想到之前陈天麟跟他说的情况,让他在心底暗暗感激陈天麟,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陈天麟站出来帮他当挡箭牌,从早上到现在,他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面对沈德旺的询问,柳忠明马上开口回答道:“沈处!由于这次招聘的医务人员,全都会安排在肿瘤科工作,再加上国家保健局要求,招聘工作一切以陈教授的要求为准,接到国家保健局同意招聘的回复以后,我们第一时间开会落实这件事情。”

  “目前根据陈教授的要求,此次的招聘医生和护士,首先从肿瘤科实习生当中,挑选实习期表现优秀的实习生,剩余的则向全国各大医科大学和卫校招聘,至于要求,首先需要本一学历,然后参加我们医院的考试,考试通过以后是面试,最终顺利通过面试的学生,将会正式成为我们医院的医生或护士。”

  沈德旺得知人民医院的招聘要求,马上开口说道:“小柳!情况是这样的,我爱人的侄女是咱们鹭岛大学医学院的应届毕业生,目前在鹭岛协和医院实习,虽然鹭岛市离榕城并不是很远,但是我那大舅哥却不希望她留在鹭岛工作。”

  “我的大舅哥不知道从那里得知你们医院的招聘消息,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问问看,看看能不能把我爱人的侄女,安排到你们江城人民医院工作?所以就打电话找你帮忙来了。”

  鹭岛地处东南省的南端,江城地处东南省的北端,而榕城则是在两个城市的中央区域,无论是从鹭岛去榕城,还是江城去榕城,两者之间的时间相差不会超过十五分钟,而两个城市之间的对比,鹭岛是特区,江城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市,沈德旺的大舅哥不让自己的女儿留在鹭岛,反而选择来江城这种小城市,其用意不用去猜,也能够猜出对方是冲着他们的医院而来。

  尽管柳忠明非常清楚对方的目的,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把话说穿,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沈处!鹭岛大学医学院,是我们华夏排名非常靠前的医科大学,在那里读书的学生都是我们华夏的天之骄女,我们江城人民医院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只要您的侄女能够通过我们医院的笔试,最后的面试我会亲自帮您跟陈教授沟通。”

  柳忠明的回答,让沈德旺感到非常满意,因为他在给柳忠明打电话之前,曾经听说单位里有许多人,为了江城人民医院招聘这件事情给柳忠明打电话,在这种僧多粥少的前提下,柳忠明会做出这样的承诺,已经算是非常给他面子了。

  明白这一点后,沈德旺笑吟吟地说道:“小柳!你不知道,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之前,我爱人可是给我下达了命令,说如果我办不好这件事情,就让我别回家,现在有你这句话,我总算是能够跟我老婆交待了,过几天我亲自带我侄女到江城找你,到时候我一定要让我大舅哥当面谢谢你!”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沈德旺的话声刚刚落下,柳忠明的大哥大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柳忠明听到大哥大的铃声,随手拿起大哥大看了一眼,当他看到上面那组熟悉的电话号码时,马上对沈德旺说道:“沈处!那我就在江城恭候您的到来,我这边有个电话进来,就不跟您多聊了。”。

  大哥大的响铃声,电话那头的沈德旺同样也听到了,他听到柳忠明的话,笑着说道:“小柳!既然你有电话进来,那我就不跟你多聊了!再见!”

  柳忠明跟沈德旺结束通话以后,马上将大哥大往耳边一凑,礼貌地问好道:“李局!您好!领导您找我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重生之御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