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江城我知道,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就是江城人,几年前我曾经去江城玩了几天,在我的印象中,江城只是一座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这种小城市的医生真的能够治我爸的病吗?”姗姗来迟的小女儿,听到医生介绍的情况,马上就想起自己曾经去过江城,疑惑不解的对医生问道。

  面对患者小女儿提出的质疑,医生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质疑,而感到不满,反而是一脸严谨地介绍道:“江城虽然是一座小城市,但是江城人民医院,却是全世界肿瘤临床学最强的医院,甚至许多外国癌症患者,都跑到江城人民医院求医。”

  医生介绍的情况,让兄妹四人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震惊的表情来,因为医生介绍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认识范围,老大更是不解地问道:“医生!越发达的城市,医院的师资力量才会越好,江城只是一座小城市而已,为什么江城人民医院,是全世界最好的肿瘤医院?”

  面对中年人好奇的询问,医生开口回答道:“江城人民医院之所以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肿瘤医院,那完全是因为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江城人民医院肿瘤科的主任,他是咱们华夏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人。”

  “据我所知陈主任非常年轻,同时还是国家保健局的教授,他除了是肿瘤临床学的权威专家,还是脑科临床学的专家,你们如果能够请到陈主任帮患者动手术,患者的生命绝对能够得到延续。”

  中年人听到医生介绍的情况,连忙对他妹妹吩咐道:“小妹!你不是说有位同学是江城市人吗?她目前在江城从事什么行业?等天亮以后,你赶紧联系你的那位同学,让她帮我们联系下江城人民医院,看看能否请陈主任到燕京来帮咱爸动手术。”

  年轻的少妇听到她大哥的吩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大哥!我的那位同学跟我同一个系统,等天亮以后,我立刻给她打电话,请她帮我们联系陈主任。”

  中年人听到妹妹的回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转而对站在一旁的医生感谢道:“医生!谢谢您及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

  医生听到中年人的感谢,客气的回答道:“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现在我先安排护士为患者办理住院手续!”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早上六点四十多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瞬间打破卧室的宁静,熟睡中的中年人听到电话铃声,本能的伸出手臂,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迷糊地问道:“您好!我是陈秋华!请问是那位?”

  “秋华!您好!这么早给您打电话,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是婉君的同学惠雪!麻烦您让婉君接个电话。”中年人的话声刚刚落下,电话里马上就传来一位少妇礼貌的问好声。

  陈秋华听到少妇的自我介绍,马上伸手拍了拍躺在身旁的妻子,随后将话筒递到妻子的面前,开口说道:“老婆!你的大学同学惠雪打电话找你!”

  躺在一旁的少妇听到她丈夫的话,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从丈夫手中接过话筒,开口问道:“惠雪!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婉君口中的惠雪,就是四兄妹最小的妹妹,她父亲被医生从抢救室送到病房以后,至今仍旧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让他们四兄妹感到后悔不已的同时,又感到心急如焚,最终在她大姐的催促下,她才会这么早给自己的老同学打电话。

  面对婉君的询问,惠雪并没有跟婉君过多的寒暄,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婉君!你们江城人民医院肿瘤科的陈主任,不知道你认识吗?”

  电话那头的婉君听到惠雪提到江城人民医院肿瘤科,原本笼罩在她身上的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身赤裸的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奇地问道:“惠雪!人民医院肿瘤科的陈主任我虽然不认识,但是跟陈主任有关的信息我倒是听说过。”

  婉君说到这里,突然想到惠雪这么早打电话给她的原因,连忙转移话题,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怎么会突然打电话,问我是否认识陈主任?难道你家里谁得了癌症?”

  惠雪听到婉君的询问,想到她父亲的病情,眼里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声音哽咽地回答道:“婉君!我爸!我爸他得了恶性肿瘤,而且还是恶性肿瘤当中最严重的一种,医生说以燕京协和医院的师资力量,根本就无法医治我爸的病,后来向我们兄妹推荐了你们江城人民医院。”

  婉君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去惠雪家做客过,惠雪的父亲在婉君的印象当中,特别的身强体壮,结果没想到这样强壮的老人,竟然得了恶性肿瘤。

  感受到惠雪那悲伤的心情,婉君开口说道:“惠雪!帮你爸治病的医生说的没错,我们江城人民医院的确是全华夏最好的肿瘤医院,再过一段时间,人民医院就会正式升格成为国家保健局附属医院,那位医生向你们推荐我们江城人民医院,绝对是一位拥有职业道德的医生,否则对方绝对不会向你们推荐陈主任。”

  “惠雪!你不知道,陈主任虽然非常年轻,却已经是我们国家肿瘤科临床学的权威专家,每天都有许多患者,慕名前来江城找陈主任求医,因为这个原因,变相带动了我们江城市的经济发展。”

  惠雪对于医生介绍的情况,原本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她听到婉君介绍的情况,这才算真正相信医生的话,开口对婉君请求道:“婉君!我把的病非常严重,医生说除了陈主任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无法医治我爸的病,你今天早上有没有空,帮我去人民医院跑一趟,看看能否请陈主任到燕京帮我把做手术。”

  婉君听到惠雪的恳求,想到她这段时间听到跟陈天麟有关的传言,开口回答道:“惠雪!我早上跟单位请个假,然后帮你去医院跑一趟,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把你父亲送到江城来治疗,因为我听说,陈主任似乎没有到外地帮患者看过病。”
重生之御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