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草泥马的!老子看上去像是没钱吃饭的人吗?竟然敢说老子讹诈你,我看你这家小炒店是不想开了。”一名年轻人听到小炒店老板的话,整个人一下子从桌位前站了起来,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非常嚣张的威胁小炒店老板。

  小炒店老板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他听到年轻人的话,看到年轻人那一脸嚣张的样子,小炒店老板完全是不为所动,手指着盘子里的蟑螂,愤怒地反驳道:“这头蟑螂明眼人一看,就能够看出是你们放进去的,你们凭什么诬陷我的小炒店?”

  “哇哗!”

  就在小炒店老板咬定几位年轻人是在栽赃陷害的时候,一位年轻人突然流露出一副不适的样子,一下子将刚刚吃进肚子里的菜全部吐了出来,随后口吐白沫,随后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起来。

  原本还想要据理力争的小炒店老板,一下子就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坐在不远处的陈天麟,看到年轻人倒地抽搐,同样也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出于医生的直觉,陈天麟能够非常肯定,年轻人的反应并不是作假。

  “大熊!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为首的年轻人,看到自己的朋友先是呕吐,接着是不停的抽搐,甚至口吐白沫,马上弯下腰,非常紧张地对不停抽搐的年轻人问道。

  另外的一位年轻人,见到这一幕,马上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啊!这家黑店菜里有蟑螂,还说我们诬蔑他,现在我兄弟就是因为吃了这家黑店的菜,上吐下泻,口吐白沫!”

  这一年多来,只要母亲和老婆不在江城,陈天麟都会跑到这家小炒店来吃饭,对于小炒店的卫生条件,陈天麟自然是非常清楚,他看到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年轻人,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很可能是吃了不该吃的食物突然犯病,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升起一股非常怪异的念头。

  因为年轻人的大声喊叫,很快就吸引了许多客人和过客们的好奇,陈天麟看到惊慌失措的小炒店老板,随即从自己的餐桌前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小炒店老板的身旁,开口说道:“我是医生,让我帮这位病人瞧瞧。”

  小炒店老板听到陈天麟的话,整个人仿佛找到主心骨似的,连忙开口说道:“陈主任!您也是我的老顾客,我的饭菜是否卫生,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您快把这个年轻人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否则我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正在大喊大叫吸引众人注意力的年轻人,听到小炒店老板对陈天麟说的话,一脸不善地盯着陈天麟,非常嚣张地对陈天麟质疑道:“你说你是医生,我凭什么相信你,我看你跟这家小炒店的老板是一伙的才对。”

  “陈主任真的是医生,而且还是咱们江城人民医院肿瘤科的主任,是我这里的常客。”小炒店老板见到年轻人怀疑陈天麟的身份,连忙开口把陈天麟的身份说了出来。

  “没错!这家小炒店的老板说的没错,他确实就是人民医院肿瘤科的陈主任,我的父亲就是他的病人。”一名围观的群众,听到小炒店老板说的话,立刻站出来帮陈天麟证明身份。

  为首的年轻人,听到围观群众的话,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不过他并没有像自己的同伴那样,质疑年轻人的身份,反而是流露出一副感激的样子,对陈天麟恳求道:“陈主任!求您快救救我的朋友。”

  陈天麟听到对方的恳求,看到对方那一脸感激的表情,陈天麟的心底再次产生一股怪异的感觉,不过出于医生以救人为天职的职业精神,陈天麟一脸严谨地说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陈天麟说到这里,马上蹲下身体,伸手握住年轻人的手腕,开始帮年轻人把脉。

  看到陈天麟蹲在地上帮自己的同伴做检查,之前大声嚷嚷的年轻人,下意识地看向为首的那位年轻人,似乎在问对方,为什么要让陈天麟帮自己的同伴检查。

  看到手下的眼神,为首的那位年轻人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似乎在告诉对方稍安勿躁。

  通过帮倒地抽搐的年轻人把脉,陈天麟已经能够认定,眼前的这位患者,确实是吃了一些不该吃的食物,从而导致食物中毒,但是他并不认为,对方是吃了小炒店的食物而中毒,原因是,小炒店的食物如果有问题的话,此时中毒的人不应该只有眼前这一位。

  由于陈天麟身上并没有带银针,自然是无法帮年轻人进行治疗,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凝重地对小炒店老板吩咐道:“老板!这个人确实是因为食物中毒而发病,你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陈天麟给出的诊断结论,让另外两个年轻人感到无比激动,之前大声嚷嚷的那位年轻人,立刻拉住准备去叫救护车的小炒店老板,非常嚣张地说道:“老板!刚才这位医生也说了,我的兄弟就是吃了你们家小炒店的东西,才导致食物中毒,现在你说说看该怎么赔偿我们?”

  之前看到隔壁餐桌的这一幕,陈天麟的心底就产生一股怪异的感觉,现在他见到年轻人阻拦小炒店老板打电话叫救护车,还嚷嚷着要小炒店老板赔偿,再联想到三人吃了同样的食物,却只有一人食物中毒,陈天麟几乎能够断定,这三位年轻人是在碰瓷。

  对眼前的来龙去脉,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以后,陈天麟开口说道:“我虽然说这位患者是食物中毒,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吃了这家小炒店的食物而中毒,因为你们三个人都吃了相同的食物,如果老板的菜有问题,中毒的人应该不止他一位才对。”

  “另外我让老板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救你们的同伴,你们身为他的朋友,却不顾同伴的安危全,不但阻止老板打电话叫救护车,而且还向老板提出要赔偿,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在利用这个患者的病症向老板敲诈勒索。”
重生之御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