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凯贤的话,让包厢里的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就在这时,郝教授却神补刀道:“老叶!我原本也是想站在陈教授这边,不过刚才老龚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考虑到咱们是老同学的关系,我只能为难的站在你的这一边。”

  郝教授的神补刀,让包厢里的众人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周院长接话说道:“一个好汉三个帮!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好了,按照老龚的意思,今天晚上你们三位老同学一边,我们剩余的人算一边,大伙说我这话说的对吗?”

  “周院长!您的分析简直是太精辟了,我代表我们在场的女士赞同您的提议!”陆秦欣听到周院长的话,马上第一个站出来,赞同周院长的提议。

  陆秦欣站出来赞同周院长的提议后,蔡局长马上赞同道:“老周说的没错,既然老龚已经说一个好汉三个帮,那我们剩余的其他人就站在陈教授这一边,现在我代表我们这一边,先敬你一杯!”

  龚大军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一个好汉三个帮!”竟然导致他们三人成为众人针对的目标,面对蔡局长的敬酒,他装出一副后悔的表情,开口抱怨道:“蔡局长!不带这样玩的?我们三个人对你们这么多人,今天晚上我们三个恐怕是要被抬着回去,不过谁让我是d的干部呢?就算你们人多又怎么样!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虽然大家的矛头都对准了叶凯贤、龚大军和郝教授,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做事都留有余地,大伙虽然一直在敬三人酒,却没有把三人给彻底灌醉。

  第二天早上七点整,陈天麟跟往常一样准时来到医院,他刚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潘文婷紧跟其后走了进来,低声向陈天麟汇报道:“老师!肝癌区的刘医生,昨天晚上在医院急诊科被一名病人家属给打了!”

  “什么!你说刘医生让病人家属给打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病人家属为什么会打刘医生?”还没坐下的陈天麟,听到潘文婷汇报的消息,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连忙对潘文婷问道。

  八卦无疑是女人的天性,潘文婷听到陈天麟的询问,想到她听说的消息,连忙开口介绍道:“老师!你还记得咱们特需病区,曾经有一位肝癌晚期,但是病人家属却要求我们,在病人面前隐瞒其真实病情,称是肝硬化的病人吗?”

  陈天麟听到潘文婷介绍的情况,仔细回忆了片刻,开口问道:“文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病人好像名叫张富贵,当时住进特需病区的时候,病情已经是非常严重,后来经过几个月的治疗,病人的病情最终得以控制,并在两个月前出院。”

  潘文婷见到陈天麟想起这位病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回答道:“老师!没错!就是这位病人,这位病人住院之前,曾经是刘医生的病人,因为其病情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病人就被家属接回家等死,后来您研究出治癌灵后,刘医生就给病人家属打电话,向病人家属推荐您,并亲自帮病人在特需病区安排了一张病床。”

  “老师!那位病人接受您的治疗以后,病区最终获得问题,只要按时服药,活个三四年完全没有问题,昨天是那位病人的生日,病人家属因为感激刘医生对他们的帮助,就请刘医生一起参加病人的生日晚宴。”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在晚宴上刘医生和病人的儿子谈起病人的病情,结果没想到被给刘医生送生日蛋糕的病人意外听到,病人确定自己得了肝癌晚期的消息,当场就昏迷倒地,送到咱们医院急救科还没而是分钟,就宣告死亡!”

  “病人因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自己吓死自己,病人的另外一个儿子,得知病人死亡的消息,就恨上刘医生,认为是他说漏了嘴,导致病人被吓死,在急诊科内不顾其他人的阻拦,把刘医生给打了。”

  陈天麟得知刘医生被打的前因后果,这才明白,当初病人家属为什么会恳求他,对病人隐瞒病情,让他忍不住感慨道:“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人刚刚初出茅庐的时候,是最不怕死的时候,而活的越老,往往就越怕死!”

  “当时我认为这句话并不正确,现在看来还真的有一定的道理。”陈天麟说到这里,突然想到这件事情将会给医院造成的影响,马上开口问道:“对了!文婷!后来刘医生报警没有?这件事情又是怎么平息的?”

  潘文婷听到陈天麟的询问,连忙开口回答道:“病人的大儿子认为这件事情并不完全怪刘医生,因为当时是病人的大儿子主动提到这个话题,病人的另外一个儿子动手打了刘医生后,就被其拦了下来,刘医生本人因为理亏,并没有选择报警。”

  “尽管这件事情已经息事宁人!但是纸包不住火,相信几位院长上班以后,肯定会听到这个消息,按照咱们医院的规定,刘医生一个处分绝对是跑不了了!”

  “叮铃铃!叮铃铃……!”

  潘文婷的话声刚刚落下,陈天麟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陈天麟看了一下电话上的来电显示,笑着说道:“文婷!说曹操,曹操到!龚副院长的这个电话,肯定是为了刘医生的事情而来。”

  说话间,陈天麟伸手拿起话筒,礼貌的问候道:“龚院长!早上好!您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应该是为了昨天晚上发生在急诊科的事情吧?”

  电话那头的龚大军听到陈天麟的问好声,笑吟吟地说道:“小陈!早上好!你猜得没错,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咱们医院很早就有明文规定,任何医生不得接收病人的红包和宴请,结果你们肿瘤科的柳松湖竟然公然违反院里的规定,甚至和病人家属在急诊科大打出手,在我们院里造成不良影响,刚才我一到办公室,就接到柳院长的电话,让我全权负责处理这件事情。”
重生之御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