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无法解释那股红光的事情,水流云也看得出来陆遥不是有意隐瞒,两人便不再这个问题继续纠结。

  “陆遥,想不想感受一下淬体的效果?”水流云笑着问了一句。

  “当然想啊!”陆遥显得有些激动。

  “……”

  水流云告诉了陆遥具体应该怎么做,然后自己向后退了两步,让陆遥自己尝试一下。

  “聚气,发力……”

  陆遥按照水流云所说的那般去做,突然,他觉得身体好似轻了许多,然后使出移形化影身法。

  “我去,脚下好似装了火箭似的,速度好快!”

  一息之间,陆遥已经在五十米的距离之间完成了一个来回。

  “以后施展移形化影,威力定会成倍的提升!”

  陆遥一想到这心里就觉得一阵激动,同时,对于后面的十一个血池也是充满了期待。

  一个风之祖巫天吴的血池淬体就有如此显著的效果,那接下来的十一个血池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收获呢?

  “那我接下里应该去哪一个血池中淬体呢?”陆遥毫不隐瞒自己内心的激动,看着水流云笑问道。

  “陆遥,你可知道这十二祖巫的实力排行如何?”水流云反问一句。

  “这个我知道。”陆遥既然知道了这十二个血池和十二祖巫有关联,自然是提前做足了功课,水流云此时问的这个问题,他昨夜便已经了解过了,娓娓道来:“按照实力由高到低排名,第一当是速度祖巫帝江,其次分别为东方木之祖巫句芒,西方金之祖巫蓐收,北方水之祖巫共工,南方水之祖巫祝融,风之祖巫天吴,雷之祖巫强良,时间之祖巫烛九阴,毒之祖巫奢比尸,雨之祖巫玄冥以及中央土之祖巫后土。”

  陆遥说完看着水流云。

  “不错,你说的很对,那么依你来看,我们接下来应该从哪一个祖巫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水流云笑着反问道。

  陆遥没有急于回答,而是自己细细的分析。

  “我已经在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中完成了淬体,而风之祖巫天吴在十二祖巫中实力排名第六,也就是最中间的两位之一,而且舅舅说过,大多数有机会进入这里的水家子弟都是从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血池也是淬体的一个分水岭?”

  “既然我可以承受住风之祖巫天吴血池的淬体,那边算是跨过了这道分水岭?”

  “可是,为什么舅舅修炼通灵之术这么久了,才完成了三个?”

  “难道可以完成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淬体之后并不意味着可以有足够的把握完成排名在他之后的其余六个祖巫所对应的血池淬体吗?”

  “那舅舅他老人家又到底是完成了那三个血池淬体呢?”

  一个又一个的疑惑浮现在脑海中,选择变得越来越难。

  “我实在是无法做出选择,还请舅舅指点我一二。”陆遥终究是想不明白,只好求助于水流云。

  他本以为水流云多少会有些不高兴,毕竟自己每一次都将问题抛给他,会让他觉得自己只会一味的依赖别人,当让他没想到的是水流云不仅没有不高兴,反倒是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哈哈,有时候我真的会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小子。”水流云笑着说道:“你没有贪念,也不爱慕虚荣,有时候甚至冷静的可怕!”

  陆遥被水流云这么一夸,还有些不好意思了。

  “舅舅,我……”

  “好了,我不说了便是。”水流云看着陆遥那喜人的模样,笑了笑,道:“按照常理而言,既然你可以完成十二祖巫中实力排名第六的风之祖巫天吴的血池淬体,而且还这么轻松,那么排名在他之后的那些祖巫对应的血池对你而言应该不是难事。”

  “但是,这只是常理的推断,并不能适用于任何的情况。”水流云道:“中央土之祖巫后土的实力的确是排名最后一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所掌控的能量是做弱小的。”

  “中央土之祖巫后土虽然是十二祖巫中四位女性之一,但她同时又后人称之为后土娘娘,她掌阴阳,滋万物,又称大地之母,与主持天界的玉皇大帝相配合主宰大地山川。”水流云继续说道:“其实力不可谓不强,而且,你自己也应该明白,你如今所修炼的五行属性的仙力独缺了土之属性,也当知道其难易程度。我怕你若是第二个选择从土之祖巫后土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会引动体内其他仙力的波动,适得其反。”

  “您的建议是让我暂时不要考虑中央土之祖巫后土对应的血池,直到我有了足够的把握,在完成淬体的时候同时掌握土之属性的仙力,一举两得,是这个意思吗?”

  水流云一番解释,让陆遥茅塞顿开,看着水流云道。

  “不错,我的确是这个意思。”水流云笑着点点头,道:“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们水家曾经有两位天才试图进入这个血池淬体,但无一例外全都是爆体而亡,其状惨不忍睹,后来家族留下训示。”

  “任何水家的弟子,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不要去抱着侥幸的心里尝试,否则,便立刻将其逐出水家,永远不得入族谱!”水流云神情很是凝重的道。

  陆遥一听这话,心中惊道:“这么严重?”

  不过,陆遥也只是这么一想,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会怀疑水流云的话,毕竟他没有害自己的道理。

  “舅舅,我想问问您,你目前完成了那三个血池的淬体?”陆遥弱弱的问了一句。

  “风之祖巫天吴,北方水之祖巫共工,南方火之祖巫祝融,其他的我暂时都无法保证做到。”水流云没有丝毫的犹豫,回答的很干脆。

  “果然!”

  陆遥虽然一直不敢断定,但是他心中仅有的一个猜想便是这个。

  从一开始水流云建议他先从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他之所以这么建议,是因为风之力已经被人类逐渐的掌控了,那么按照这个理论来推断,那么在这十二祖巫中,火之祖巫和水之祖巫相对应的火之力与水之力也相对更容易把控一些。

  况且,陆遥还记得自己将五行属性仙力修炼这件事情告诉水流云的时候,他对于水属性的仙力与火属性的仙力兴趣明显要比其他的三种属性仙力要强烈。

  现在,听到水流云亲口说出答案,陆遥也终于是可以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那我便也按照舅舅您的淬体顺序,先从这水之祖巫共工所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吧!”陆遥心中没有了疑惑,迅速的做出选择,道。

  “好,今日时间尚早,我为你护法,你便再入水之祖巫共工所对应的血池开始淬体!”水流云对于陆遥的选择也很是赞赏,道。

  有了选择,便开始行动。

  陆遥来到水之祖巫共工所对应的血池边,却也不急于跳进去淬体,而是闭上眼睛慢慢的感受一番。

  当初,陆遥进入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淬体前也曾这样感受过,当时,他隐约间感受到从翻腾而起的血雾中隐约有这一中风声的呼啸,此时,站在水之祖巫共工对应的血池边,毫无疑问,陆遥也感受到了血雾中扑面而来的澎湃水之力。

  立于池边,血雾翻腾,隐隐有种惊涛拍岸的错觉。

  陆遥感受着血雾中那种惊涛拍岸的感觉,好似站在大海面前,渐渐的,渐渐的,他的呼吸,他的心跳,开始随着那一下一下拍打的节奏开始动起来。

  “就是现在!”

  当陆遥觉得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完全与那拍打的节奏融合在一起,他知道,时机成熟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一跃,跳进了水之祖巫共工所对应的血池中淬体。

  有了之前的经历,这一次,当那种虫蚁乱窜的瘙痒和剧痛感传来的时候,陆遥立刻运转混元金刚煅体术进行抵抗,而非再次动用仙力去尝试抵抗。

  可是,这一次,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不对劲啊,我明明是没有动用分毫的仙力,为什么体内的仙力却是如此的奔腾,彷佛要不受控制一般?”

  陆遥刚运转混元金刚煅体术抵抗,猛然间发现体内的仙力竟然开始肆虐于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和经络。

  这样的感受是之前在风之祖巫天吴对应的血池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形。

  陆遥心头浮现出一丝的慌乱。

  “这一次,那道红光是否还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不行,我一定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别人能做到的,我陆遥没有理由做不到!”

  前一个念头刚刚出现,陆遥马上就强迫自己做出了改变。

  求人永远不如求自己。

  成功永远是属于有准备的人。

  这一次,陆遥不仅需要运转混元金刚煅体术抵抗那种瘙痒和刺痛的感觉,还要竭尽全力的压制体内狂虐的仙力。

  一时之间倒是显得有些吃力起来。
校园修仙武神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