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独脚云鹿在村外徘徊。

  它身高一丈,宽七尺,通体由橘红色的云气组成,珊瑚枝般散开的鹿角同样由氤氲烟气组成,深陷下去的眼窝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的眼瞳。

  小寨村高度紧张了起来。

  因为那橘红色的云气与天上坠落的云气一模一样,也因为附近从来没有见过独脚云鹿这种怪谲。

  这怪谲的身体这么大,宛如一座移动的房子,要是真的出现过,不可能没有任何印象。

  很可能与刚刚天上坠落的橘红云朵有着不小的联系。

  “它应该是害怕卫鼓,不敢进村。”小寨村巡逻队长站在村子边缘,沉声说道。

  他声音保持平静是为了让自己的队员镇静下来,但他眼里露出深深的惧意。

  这怪谲要是真的与那橘红云朵有关,那以橘红云朵弄出的动静来看,这怪谲恐怕很厉害,现在没有进村,未必就是畏惧村里的卫鼓,怪谲的很多行为是无法解释的。

  村里面也因为这怪谲的出现乱哄哄的。

  “卫鼓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小寨村的符师观望着那个独脚云鹿,皱着眉头道。

  独脚云鹿时而站着不动,时而来回走动。

  “两位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小寨村正面露担忧问。

  “它在这个方向,让村里的所有人都到另一个方向的村子边缘等着,要是真的冲过来,我们又撑不住,那就让他们赶紧逃。”符师轻叹了口气道。

  荒野虽然危险,但总比留在这里等死好,逃出去了至少还有希望。

  “我们已经向七木里仪鸾司汇报,但七木里仪鸾司就算想派人过来,也需要时间。”另一符师面露焦急道“希望它别过来,赶紧离开……”

  众人在商议时,独脚云鹿又走动了起来,它只有一独脚,但走起来,却不是一跳一跳的,而是似一朵云一样在飘。

  这次不是来回走动了,它向着村子飘了过去。

  村中心的卫鼓化作了黑色碎屑随风飘散。

  恐惧绝望笼罩着整个村子。

  ……

  ……

  各种各样的消息朝黑水城大都护府汇聚而来,又有各种各样的命令从黑水城大都护府向着各地传播出去。

  有着一条来自希石县的异常消息引起了大都护府的重视。

  周凡得知消息之后,就将所有人聚集起来。

  “在一炷香前,希石县谷地乡突然有着冰风暴出现的迹象,但是冰风暴并没有生成就立刻消散了。”

  “冰风暴消散之后,整个谷地乡出现了橘红色的云气,后来云气向着一个方向汇聚,最终在一个叫小寨村的村子附近凝聚而成,降落了下来。”

  “据小寨村最后传回的消息说他们村子之外出现了一个一丈高七尺宽橘红色云气凝成的独脚鹿,陌生的怪谲在他们村子徘徊……”杜泥说着这个异常消息。

  之所以会引起重视,那是因为与冰风暴扯上了关系,这让大都护府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杜泥讲述完之后,张李小狐皱眉道“你说那个村子最后传回的消息意思是……”

  “那个村子失联了。”周凡说道“谷地乡七木里那边正在让附近的村子派人去核实具体情况。”

  失联了……张李小狐并没有太意外,他问“既然有那个怪谲的样子描述,府里的人查出这是什么怪谲了吗?”

  “没有人知道,还在查阅相关的典籍。”杜泥说。

  “现在的问题是,在谷地乡那突然出现的冰风暴,事先谷地乡的符师们没有发现任何的迹象,它出现得很突然,消失得也突然。”周凡道“还有冰风暴消失后那个奇怪的独脚云鹿也有些不同寻常,我有些担心,让希石县仪鸾司派出……”

  周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又有小吏带着消息走了进来。

  周凡接过写着消息的纸张浏览了一遍,他才抬头道“小寨村的人全部失踪了,一点迹象都没有留下,那个独脚云鹿正在往另一个村子的方向飘去。”

  不祥的消息接连传来,独脚云鹿在往第二个村子飘去路途中,第二个村子的人就得到了消息,果断抛弃了村子,逃往了荒野之外,只是消息在这里就断绝了,第二个村子的人同样消失了。

  监视独脚云鹿的武者同样消失了,独脚云鹿不知所踪了。

  等再次有独脚云鹿消息传来时,已经是出现在第三个村子的外边。

  没有多久,第三个村子失联了,接着是第四个村子。

  等到了傍晚时分,又传来第五个村子失联的消息。

  七木里只有十个村子,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有一半失联了。

  七木里仪鸾司派人赶去,但见到独脚云鹿的武者都消失了,其中还包括七木里仪鸾司的安西使。

  夜已深,黑水城大都护府灯火通明。

  “还剩下的五个村子,现在都保持着消息的联系,没有见到那独脚云鹿的身影,它似乎是因为入夜的原因,停了下来。”夜来天香把所有消息整理了一遍道。

  五个村子的人无缘无故就消失了,这是周凡成为大都护以来,遇到最大的大事,大都护府当然会持续关注。

  事情已经超出了七木里仪鸾司的处理范畴,谷地乡仪鸾司的武者正在赶往七木里的途中。

  周凡甚至直接下令让希石县仪鸾司派出了高阶武者赶往支援,因为他担心谷地乡仪鸾司处理不了。

  但无论是谷地乡仪鸾司还是希石县仪鸾司的人到达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按照村子的消失速度,要是明天独脚云鹿还继续出现,那说不定支援还没赶到,七木里就没有村子能够剩下来了。

  甚至更让周凡担心的是,那独脚云鹿说不定还会往七木城赶去,一旦七木里的中心七木城出现问题,那七木里就算是彻底毁了。

  到时想再重建回来,都不知要花费多少的时间。

  黑水都护府没有书院,只有一座大佛寺分寺,但人数也少得可怜,他就无法依靠书院与大佛寺,当地的世家实力也一般,一切都只能靠大都护府来解决。

  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还没有查到那怪谲的来历吗?”周凡看向了杜泥问。

  七木里仪鸾司、希石县仪鸾司、黑水城这边都派出了符师翻阅典籍,希望能寻到那怪谲的来历。

  只有搜集到那独脚云鹿的信息,才能更应对。

  “没有。”杜泥叹了口气道“很大可能是一种新的未知怪谲。”
恐怖修仙世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