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蟹一看对方逃跑,怒吼一声之后,整个身子极速般缩小一半,从嘴里吐出一颗黑黝黝的水球,整个球体黑乎乎一片,颤颤悠悠的朝着古争身后追过去。

  古争扭过头一看,脸色立马大变起来,那水球虽然不足自己脑袋大,可是里面竟然全是重水。

  “这个怪物怎么会凝练出这玩意,刚才怎么不用,炸死巨蚌得了!”

  古争一般腹诽着,一边极速朝着远处掠去。

  可是古争的速度虽块,但是那看似缓慢的黑球,速度确实极快,几个呼吸间,古争还没有跑出多远,那水球就已经来到了古争的身后。

  不过古争并不太慌张,在亲身体验过香火之力的强悍之后,他已经有了全身而退的信心。

  一把黄色的长刀转瞬间就在古争手中出现,狂暴的力量从古争身上尽情散开来,那巨大的其实让后面的重水都为止一滞,转身提气,附近无数的天地灵气狂涌进手中的长刀中,让整个长刀如充气般极速涨大起来。

  无数金色和皇室的符文在上面浮现出来,密密麻麻围绕着长刀旋转起来,一丝恐怖的气息朝着周围散开,使得重水表面水幕一阵涟漪,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

  “去”

  古争手腕一抖,手中的长刀极速般从手上脱落而去,目标就是前方的重水,而自己一个爆发,就已经离开了这片地域,出现在不远处。

  在符文的加持下,黄色长刀在空中极速旋转起来,在抵达飞射过来重水之前,所有人的符文猛然间回缩到长刀内部,而长刀身形陡然一上升,对着下面的重水砍了下去。

  只见黄光狂涨之下,那重水轰然爆开,可是还没有释放出最大的攻击,被那黄光一罩,整个威势平白少了三成,四溅出来的黑水,才刚刚释放出自己的威力,却被随之而来的刀光以摧枯拉朽之势,轻易之间给一扫泯灭。

  而长刀根本没有消耗多少,携带着漫天黄光,朝着后面的大蟹继续冲了过来。

  哪怕缩小一半的体型,也是庞大无比,同样被长刀所携带的黄光一罩之下,大蟹身形陡然一震,周围空间朝着它不断挤压着他,让它也体验到古争刚才寸步难行的姿态。

  大惊之下的大蟹从口急忙再次喷出许多墨绿色的水球,自杀式冲上去,在半路途中一个个炸裂开来,留下一滩散发着脓臭味味的液体在空中,而身上黑色光芒一闪,一层气势不凡黑色的铠甲出现在全身各处,纹丝合缝的全部覆盖上。

  看样子很像是它之前自己的甲壳所炼制,穿上之后,整个身形再次涨大一圈,然后整个身子开始不断缩起,用自己防御最强的背后来挡住这道攻击。

  悠悠黑气不断的从上面冒出,在身外侧再次再次形成一道黑色的护罩,把他给笼罩起来。

  刚做完这一切,那长刀带着万钧之势冲了上来。

  扑哧!

  长刀甚至还没有动手,最外面的液体纷纷蒸发一空,那外层的黑色护罩,在黄色烟雾的一冲之下,变纷纷溃散开来,露出来全力防御的大蟹,整个身子都快缩成一团。

  下一刻古争心念一动,漫天的黄雾猛然一回缩,整个长刀上冒出刺目的黄色光芒,如同骄阳般出现在半空,然后朝着下面狠狠落下,重重的击在大蟹的身上,

  随着一声今天动地的爆炸,黄色和黑色相互的碰撞,一圈圈黄黑两声的气浪,仿佛利刃般,朝着周围极速荡漾出去,整个附近的海平面在这气浪掠过,整整个凭空消失一丈之深。

  甚至在远处的黑云,在受到此波及之后,一半被直接撕裂开来,朝着远处飞去,只留下一

  办在原地,里面的雷光看起来也有些一蹶不振的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威猛的气势。

  而光圈直到冲到远方之后,它的威力才慢慢减弱。

  古争没有空欣赏欣赏远处,此时他正看着露出来身影的大蟹,此时他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破烂烂,身上许多密集的伤痕,更是不断留着鲜血,把周围一片海水都给染红了。

  尤其是在头部附近的一道伤痕,从上面一直到半腰之处,直接露出里面的森森骨肉。

  在停止攻击的一瞬间,那大蟹立马舒展开自己的身体,不顾自己身体伤势严重,恐惧的看了一眼古争之后,直接朝着远处飞速遁走,它是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被夺走的蚌珠它也不想在抢回来了,反正不是它的。

  因为从来没有和这里的交过手,他们这些大部分生物,拒绝了香火之力。

  根本不知道香火之力在这里的加成有多么厉害,简直能让人横跨一个小级别。

  尤其是他们身上一点香火之力都没有,本来古争这一击不可能把对方伤成这样,尤其还是在前面击破了对方的重水,威力更是减弱,只能说香火之力在这里被人为的加强了。

  看着狼狈而逃的大蟹,古争也算松了一口气,转身向着底下望去,去发现刚才还在下面燃烧的巨蚌已经消失在海底。

  “难道它已经逃跑了?”

  古争不由得浮现出这个想法,放眼望去,周围没有一丝它的痕迹,看来很有可能被自己吓跑了。

  他也没有功夫去找巨蚌的事情,看准一下方向,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在远处一个巨大的身影冲天而已,眨眼间就没入上面的黑云当中。

  不是巨蚌那还是谁。

  它可也没有领教过香火之力的威力,对于抢夺自己蚌珠的人,它可不想放对方轻易离开。

  一声奇特的波动瞬间从对方身上涌现出来,索道之处,在下面一个个泛着紫色颜色的人影一个个从下面钻出来,全身上下全部都是水组成的傀儡战士。

  眨眼间波动就消失在远方,只是在刚才紫雨淋漓下的地方,数万的水傀儡出现在海面上,一出现就朝着古争这边冲过来。

  古争随手一划,一道金色的剑气就瞬间击破数十个傀儡,重新变成一团海水洒落下去。

  虽然这些傀儡实力确实很弱,丝毫不会给古争带来任何危害,可是这个时候,天空海面周围全部都被对方这种傀儡给包围,明显是想要托住古争的步伐。

  而远处的巨蚌则是舒展开半个身子,刺目的紫芒在上面不断环绕,周围无数黑云雷电狂闪之下,纷纷聚集在外壳之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天空上黑云中所有的雷电之力全部都吸收一空,导致黑云不稳,已经开始溃散开来。

  蚌壳之上紫色光芒不断流转,上面不断跳跃的电光很快就被转化成一团团紫色的雾气,却是发着雷光的雾气。

  看着远处不断快速减少的傀儡,巨蚌低吼一声,转瞬间所有的紫雾猛然消失不见,两道紫色的光球从两色出现,朝着古争锁在的方位飞射而出。

  无数浓郁的紫色雷光在里面不断翻腾,所经之处,整个虚空仿佛水面一般,浮现出到到肉眼可见的涟漪,极快的射向古争所在位置。

  同时几十组大的紫色闪电,从巨蚌身上出现,瞬间划破虚空,朝着古争击去。

  两者几乎同时到达了古争所在的方位,一个巨大无比的紫色光罩从古争所在的位置腾然升起,无数雷电在里面仿佛瀑布一般不断的穿梭降落,一道道刺目惊人的光芒周围的天空都染成一片紫色。

  周围那些傀儡纷纷承受不住压力,纷纷消散一空。

  这汇聚了黑云所有的雷电之力,混杂着自己体内全力一击,此时它蚌壳上的紫色纹络都有些暗淡,看起来消耗甚多。

  不断的爆炸声在紫色光罩里面响起,紫色的雷电在里面炸开,然后变成更加细小的电弧,在其中来回跳跃,然后反弹到紫色光罩之后,再次凝聚成一道道紫色闪电,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断循环往复。

  就当巨蚌以为这次必定重创对方,夺回自己的蚌珠之时,一道通天的金光,混杂着许多黄色的光雾,从最中心的地带冉冉升起,顶在在上面的护罩之上,朝着外面膨胀开来,哪怕再多的紫电都无法阻止对方的扩大。

  很快紫色光罩所有的空间全部都两色光芒所占据,并继续朝着外面挤压着。

  “咔嚓”

  一丝丝裂纹不断的在上面出现,哪怕巨蚌控制的它紫芒极速闪动,想要再次夺回主动权,可是还是无法阻止对方一点点把围困的护罩给打破。

  随着一声玻璃般碎掉的声音,那巨大的紫色光罩就这样在天空溃散开来,随着一阵无名风吹过,转眼就飘散而去,露出里面毫发无损的古争。

  只见他咧嘴对着巨蚌一笑,漫天的金黄光芒陡然一缩,一个金色枪身,黄色枪头的长枪出现在古争手中。

  没有过多花俏,古争只是手臂往后一撤,就朝着对方投掷住手中的长枪。

  整个长枪犹如一道闪电,在空中留下一道金色的痕迹,朝着它本该去的地方前进着。

  巨蚌在感受那股香火之力,也想到了之前大蟹的遭遇,尤其是长枪出现第一时间,就给自己一种淡淡致命的威胁感。

  只见巨蚌猛然吐出一个紫色的圆球,石磨般大小上缠绕着无数紫色电芒,顶在头顶上。

  然后两个蚌壳猛然间合上,一层层紫雾在外壳上的紫脉上不断喷出,很快就就在身子外面形成一道紫色圆球,把自己给包裹的严严实实。

  转眼间那个紫色雷球就和长枪撞在一起,一股巨大的亮光陡然亮起,让古争都不得不移开双眼。

  一股股飓风再次出现在空中,让稍微有些平静的海面再次咆哮起来。

  待到风波过后,古争这才把目光转移过来,此时那个紫色雷珠风光不再,有气无力的飘舞在空中,上面也出现到到裂纹。

  至于巨蚌,外层的紫雾全部溃散,蚌壳上也出现一些破损的地方,上面流出淡淡的蓝色鲜血,把半个身子都染成了蓝色。

  一声声低鸣的空库之音不断的从空中响起,因为痛苦,蚌珠巨大的身子也不断的颤动着。

  可是遭到重创,这蚌珠依然没有离去,微微张开缝隙,一双明显暗淡的紫色露出,还是看着古争的手里,那里有着属于它的蚌珠,只不过现在不属于它了。

  古争看着对方不死心的眼神,并没有再次攻击对方,自己和它没有什么仇恨,没必要斩尽杀绝,转身冲天而起,离开这里。

  而巨蚌也没有再次阻拦他,只是眼睛一直跟着古争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天际,依然在愣愣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巨蚌才从那种失神状态下回过神来,身上一层紫光闪烁,身上那些伤痕很快就愈合起来,而它的身躯也开始逐渐的缩小起来,最后只有桌子一般大小,就像一个稍微大一些巨蚌一样。

  “咯噔咯噔”

  两扇贝壳上下开始相互碰撞起来,然后似乎决定了什么,整个身子沿着海面极速朝着古争的方向追了过去。

  古争在路途上,看着手中的蚌珠,眼中浮现一丝喜色,这一次不禁夺取了一个宝贝,而且还知道了香火之力的威力,管不得这里基本上所有人都要修习,哪怕出去就不会再有用处,可是在这里你不修行,就代表你天然就是落后对方,基本上胜算全无。

  就像古争之前那样对付大蟹和巨蚌两个,如果真是硬碰硬的情况下,古争即使击败对方其中一个,自己也要受到不轻的伤势,第二个根本就打不过。

  可是在香火之力的加成下,对付他们简直是殴打对方,也是对方体内没有香火之力,也不知道香火之力的威力,大意这下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让古争轻易的击败对方。

  仔细观察手中的蚌珠片刻,古争发现里面还有许多银色的水流,在里面静悄悄的流淌着,这才是让自己无法收进去的原因,可是古争也没有办法从里面引出来,研究半天之后,古争无奈的把它给收了起来。

  反正自己不需要它来加强神魄,也不需要它来辅助修炼,它对于香火之力是一点加成都没有。

  走了半天之后,古争才发现自己好像走错了方位,现在他正是朝着以前西丰岛方向前进,糊涂的拍了一下脑袋,古争再次停了下来,然后朝着他们即将进发的岛屿方向极速前进,自己差点忘记自己想要干什么。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要找一个地方休息一番,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年的时间,此时古争正在一个靠近岸边的岛屿上,浑身一层淡淡的金光不断闪烁,随着金光也发暗淡,在最后完全消失的时候,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

  感受着体内再次充满了力量,古争满意的伸了个懒腰,这次终于可以去那个神秘的岛屿了。

  自己去边缘的时候花了两个月,回来得时候又花费了将近六个月,因为他是沿着一条斜线朝着那边靠近,而在靠近陆地的时候又休养了两个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这里离那边已经不足一个月的路程,很快就能先行到达那里,不知道任劫他们走到哪里了,按照这个速度,他们也差不多走绝大部的路程,说不定自己也只是比他们早到一些。

  想到这里,古争觉得自己还是赶紧出发,之前一路上走的特别慢,一直在梳理一些事情,导致自己不知不觉都忘记了时间。

  正想着,古争的身形已经离开了岛屿,但是仅仅才走了半天的路程,自己心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心怵,同时脑袋中一个波动涌起,似乎有什么人想要联系自己一样,正在不断的询问自己。

  古争心中一动,这股气息明显是自己的那块令牌,不知道对方这个时候联系自己干嘛。

  随着古争放开心神,自己的神识瞬间沿着这个波动来到那块令牌上。

  “任劫,怎么回事?”

  此时古争只能模糊感应到任劫,其他一切都仿佛蒙了一块纱布一样,全然看不清,而且那边本体已经悬浮在海面上,只能随时注意附近,根本无法战斗,因为绝大数的精力被这里牵扯了,虽然这块通讯很方便,但是限制却是有点大。

  “祖神大人,不好了,海明已经消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任劫有些惊慌的语气从中穿出来。

  “怎么回事?他怎么消失不见?”古争对此非常疑惑,活生生的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尤其还是跟在队伍。

  “都是我不好!”任劫立马说道,赶紧简单说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原来在古争离开一个月后,这边海明就跟他说一声,出去溜达一圈,本来他是不答应,后来经不住他的缠磨,再加上保证不远,这才同意到。

  前面好几次海面都是出去,不过最多一天二天就回来了,偶尔时间长一些,也没有超过七天,渐渐的他也就放心了只是让对方出去告知自己一声,而且注意安全。

  本来着一路上都是这样,加上队伍基本就没有危险,所有只有几个人安排警示附近,而海明时不时就出去一趟,有时候也忘记告诉任劫,但是也正常的回来了,任劫就不在去问他。

  可是最后一次他们出去的时候,知道现在一个月了,都没有回来,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他又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给他们发的消息对方又不回,只能求助古争。

  “除了海明还有人跟他一起?任玲?”古争沉声的问道,脑中却只想到了他们两个。

  “是的!平日里面就是他们两个。”任劫的话证实了古争的猜测。

  “原地等着我回来!”
餮仙传人在都市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