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罗自爆的冲击波恐怖无比,在诸多魔圣行动被禁锢的瞬间刹蔓延开来,波及整个陵墓。

  其中,诸如瘟魔,赤练,霸天等执掌因果的圣者,都来不及多想,本能般的破开空间远去。

  少数几个底蕴深厚的魔圣,也在最要紧的关头,爆发出超越自身极限的实力,勉强打破空间禁锢,狼狈遁去。

  至于其他魔圣,即便倾尽全力,也无法从神罗自爆的威压中挣出身来,他们的身体在其震骇欲绝的目光中湮灭,其体内升腾的圣息也几乎没有多少挣扎之力,便是彻底熄灭。

  整座陵墓毁于一旦。

  其上空,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

  整座王岛都在剧烈摇晃,旋即彻底坍塌。

  这座轮回神族最高权力的象征,也是随着霸天投靠魔族而覆灭。

  按说黑暗圣杯剥夺的,只是护族古阵对魔族的压制之力,其护卫岛屿的力量应该不受影响,先前与魔族交战时,即便再怎么恐怖的波动,也没能使这座王岛有过大的破坏。

  但此时,整座王岛却彻底坍塌,坍塌了的碎片缓缓沉入大海。

  而在蘑菇云之外,赤练,瘟魔都是脸色难看。

  刚才那种波动,即便他们被卷入中心,未必会当场陨落,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打量了下,包括他们,以及霸天在内,在场也只有五六位魔圣,剩下的不用说都陨落于刚才的波动中。

  他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赤练更是美目狐疑的盯着霸天。

  这货确定是来投靠他们黑暗魔渊的?

  莫不是佯作投降,专门来坑他们的吧?

  基于他们魔族和人类的代代仇恨,以及霸天轮回神族王上的身份,还真有这个可能。

  霸天看上去似乎比损失惨重的他们还要不可置信。

  赤练,瘟魔不经意互视一眼,这才暂且打消了疑心。

  如果这也是演的话,那演技也实在太好了。

  对方应该没胆子坑他们。

  其实,霸天的确不是演的,他是真的不可置信。

  他原本以为,祖棺中的神罗先祖,不过就是行尸走肉,没有任何感情,只懂得听他的号令,不料却另有隐情。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神罗先祖这等祖棺强者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他只知道祖棺中封印强者之力的手段,乃是自万年前灭魔之战时流传下来,那一代的先辈觉得魔族势大,而神族力量薄弱,便传下了这一法门。

  虽然有过细节的描述,但仔细想想,似乎也太简单了。

  虽然那位先辈也有超凡入圣的修为,但祖棺这东西,可是足以封印神罗先祖这样的强者,并通过常年累月的累积,将其修为提升到人力几乎不可达成的圣之巅峰的程度。

  这种手笔,如果说是单凭那位先辈的智慧达成的。

  那这份智慧就未免太厉害了。

  虽然比不上开创六道传承的六道先祖,恐怕也差不了太远。

  这明显是个疑点。

  奇怪的是,无论是他,还是其他高层和族人,神族万年来历代的王,高层,族人,都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一点,并对其纠缠下去。

  轮回神族如此,其他三神族想必也大同小异。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对这一点做出纠缠。

  如果不是刚刚神罗先祖自爆,对他产生的刺激太大,他都不会有任何纠缠的想法。

  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纵这一切。

  如果对方真的存在。

  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联想起神罗先祖自爆的诡异反应,种种疑点,以及天道护佑之类的想法,霸天不由感到微微战栗。

  仿佛他感应不到的地方,冥冥中有一只眼眸在亲眼见证这一切,对他今日的作为都冷眼旁观,尽数收入眼底。

  “是神吗?”

  霸天不由不寒而栗。

  又一感应,他已和轮回古阵彻底切断联系。

  不应该说切断联系,是轮回古阵本身的消失,消失不见,犹如从未在世上出现过一般。

  联系到先前疑点,他更加不寒而栗。

  却来不及多想,因为他眼角余光注意到了瘟魔,赤练,以及其他诸位幸存魔圣的不善眼神。

  赤练瘟魔倒也罢了,其他几位尚未掌握因果的魔圣幸存下来可有一定的侥幸成分,而且,或多或少都挂有伤势,他们看待霸天的目光自然不复原先一般友好。

  霸天便是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连酝酿措辞,开始了对自己的洗白解释。

  有惊无险的再度获得几位魔圣的信任。

  他们到这里,本是向将神罗搬迁到黑暗魔渊,再设法转化到魔族阵营,不料好处没落到,然而落下一身骚。

  他们都觉得晦气无比,用最快速度召集属下魔族,有些狼狈的返还黑暗魔渊。

  通过虚空镜面返还黑暗魔渊。

  黑暗魔渊已然乱成一锅粥。

  当然,初临此地的霸天一行并不知情。

  黑暗深渊深处一条大路上。

  霸天小心翼翼的和瘟魔,赤练做交谈。

  “本王对巫圣大人仰慕已久,意欲誓死追随,两位,不知巫圣大人身在何处,方便引见一下吗?”霸天试探般问道。

  表面上,是对巫忠心耿耿,其实还没忘记当时巫和静雪两败俱伤。

  也不知怎的,他到了这黑暗魔渊,就忽然有些放不下心,想要好好看看巫圣。

  瘟魔,赤练眼神中都闪烁着冷光。

  这件事终究瞒不过对方。

  若知巫圣陨落,轮回神族未必没有反弹。

  不过好歹已经到他们老家,如果不听话,他们随时都能将其吃掉,倒也不必太过忌惮。

  瘟魔阴测测一笑,道:“巫圣大人她…”

  然而,话语没落下,便有一道充满诡惑的曼妙之声在他脑海中响起。

  使他一下子就住了口。

  因为发话者乃是五大天魔圣之一。

  即是天魔圣“堕”。

  “瘟魔老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霸天刚刚问出口,那道曼妙的声音便在他脑海中响起:“巫姐姐与令媛一战,颇有收获,现在闭关不见外人,话说王上你见巫姐姐作甚,你之所以弃暗投明,投奔黑暗魔渊,难道不是因为仰慕奴家,而携族人向奴家效忠的吗?”

  这般说法,可谓前言不搭后语,简直荒谬之极,即便三岁小孩,也不难察觉到其中虚假之处。

  但奇怪的是,外表霸道,内心却甚多疑的霸天,却丝毫没有差距到其中不妥之处,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崇拜,异常恭敬的问道:“敢问大人名号?”

  “奴家之名,你理应听说过,天魔圣堕便是我。”

  五大天魔圣之一的天魔圣堕,霸天当然听说过。

  幻魔王,幻魔圣,堕圣,真理魔圣之类的称呼说的都是她。

  传言此魔能够千变万化,欺瞒人心。

  更可怕的是,对方已经不用通过任何变化来欺瞒人心。

  她的言语里都似含有莫名之力,宛如言出法随,言出即真理。

  这般手段,令人防不胜防,可怕之极,传言见了她的人,都会被其蛊惑,旋即将自己的生命,精力,以及所拥有的一切,都无怨无悔的奉献给她,即便被她吃了,也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而现实,则比传言更加可怕。

  甚至,不用当面见她,只用听她言语便会栽倒在其石榴裙下。

  霸天闻言,便是心下恍然。

  的确,他刚才为什么要纠结于巫圣。

  他之所以不惜背负背叛人类的千载骂名,也要誓死效忠,万死不悔的对象,非是他人,正是这位堕大人啊。

  他正是听从了堕大人的召唤,感受到其伟大美丽之处,才投奔黑暗魔渊的。

  “不可以这么想哦,世上最伟大的人,并不是奴家,而是魔帝大人呢,魔帝大人之下,才轮得到我。”

  天魔圣堕吃吃笑道,笑容里似蕴含有无数引人堕落,不可挣脱的炼狱。

  “属下知罪。”霸天连惶恐道。

  他不但惶恐,而且悔恨。

  他觉得自己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太过辜负了堕大人的期待和新任。

  如果堕下令,让他一掌拍死自己,他都会欣然照做的。

  “不知者不罪,现在,你引着族人到奴家的寝宫吧,初入黑暗魔渊,总要给些犒劳不是?”

  霸天一听,连连称是,便吩咐那两位圣者,一众族人,其他高层变道前往天魔圣堕所在的区域。

  强如执掌因果的霸天,都在一言之下,不知不觉着了道。

  天魔圣堕的能力,竟是诡异如斯。
圣武称尊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