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武被誉为是孙家最有希望成为大宗师的人。

  被俘之前孙武就是巅峰宗师,若是没有被俘这么多年的被俘的话,如今肯定已经是半步大宗师了,而再过最多十几年孙家就会多出一员大宗师。

  有大宗师庇护的家族,和没有的家族,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可是几乎肯定能成为大宗师的孙武,却在晋升的半道被朱元璋给废了,这也等于孙家损失了一尊大宗师,此仇此恨简直非言语可以表述。

  孙坚更是愤怒无比的,甚至差点失去了的理智,准备继续留在合肥跟朱明死磕。

  不过在孙武的劝说之下,孙坚还是渐渐冷静了下来,明白了此时并不是夺取江淮的良机,阻止刘秀占据交州才是东吴的当务之急。

  “如今朱元璋虽死,可是朱明却还在,废兄长功力之仇,孙坚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听到孙坚这么说,孙武怕他还看不开,于是准备继续劝一下,可还没开口就给孙坚个打断了。

  “这次我孙坚就遵守承诺,撤兵放朱明一马,不过这件事没完,今后我东吴定和朱明慢慢清算。”

  孙坚看着远处的合肥城,冷冷的下令道:“传令下去,撤兵,回江东。”

  “诺。”

  合肥城上,正领亲卫巡视的朱文正,见城外的吴军竟然退兵了,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终于退走了。”

  朱文正长吐一口浊气,心中长期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可放松下来了。

  别看外加把朱文正吹得天花乱坠,说他以寡敌众轻松守住合肥城,但唯有朱文正自己知道,合肥城守得一点都不轻松,反而很艰难。

  朱文正确实是个守城奇才没错,但孙坚也是个攻城名将,两人之间的对决就好比是矛与盾,可谓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朱文正守合肥守得一点都不轻松,曾经数次都被孙坚逼入绝境,若不是他灵机一动,及时想到了破解的方法,恐怕合肥城早就被孙坚攻破了。

  这次孙坚领军来犯更是准备充足,不但手下能臣猛将齐出,所有的攻城器械也一应俱全。

  原本坚若磐石的合肥城,在东吴投石车不间断的轰砸下,也已经被砸的变得残破不开,城内的守城物资也被消耗了大半,合肥城已经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若是孙坚还不主动撤兵的话,朱文正估计最多再坚持一个月,合肥城就会被孙坚给攻破,不过幸好孙坚还是主动撤军了。

  “孙坚这一路虽退了,可我军面临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如今合肥城内的守军已然不多,根本无力在分兵去支援主公,只能靠主公自己来度过此劫了。”

  朱文正苦笑着自语道,随即连忙写了封信,将合肥城的现状禀告给朱棣和范增。

  果不出范增所料,孙坚撤军之后,黄祖军就变得有些畏首畏尾,随后不久黄祖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不过范增不知道的是,黄祖之所以会撤兵,并不是因为孙坚撤军的缘故,而是张良怕朱明挡不住三国联军,而一旦任凭魏宋吞并朱明的话,进而也会影响到秦军占领河北。

  所以,张良让秦昊借朝廷的名义,勒令黄祖退兵回江夏。

  黄祖的死敌刘秀已归属南汉朝廷,他也不可能加入南汉,北汉又江夏太远了,而且一直被秦军压制,根本指望不。

  黄祖已经被秦昊给打怕了,又脱离不了洛阳朝廷,所以自然不敢忤逆秦昊的命令。

  在加上孙坚退兵后,仅靠黄祖一家也确实孤立难支,所以才会这么爽快的退兵。

  孙坚和黄祖先后退兵之后,朱明所要面对的敌人,也从四国变为两国,不过魏宋却是最强的两国,朱明所面对的挑战依旧极为艰辛。

  ——————————————

  青州,北海。

  在说回李靖这边,当敲定了先下手为强、逐个击破的策略后,李靖就开始在宋江和朱天蓬之间挑选目标。

  要说挑柿子的话,宋江相比于朱天蓬无疑是个软柿子,以秦军的战力若是全力出击的话,绝对可以一举重创梁山。

  可要论出其不意的话,齐军肯定也想不到,秦军会在此时主动来袭击,若是攻打齐军的话,也有极大的可能会一举击败边界齐军。

  沉思许久后,李靖决定先打宋江。

  齐军主力尚未至,驻守边界的齐军只有五千,就算全歼了也上不了齐军根本,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相反若是先打垮宋江,等于是断敌一臂……好吧,说一臂可能夸张了,但起码也有一指,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金台、林冲、晁盖何在?”李靖下令道。

  “末将在。”

  三将一起站出,金台和林冲则都有些激动的站出。

  “你等三人负责镇守北海,不得有误。”

  “呃,诺。”

  两人一开始还以为是出战,却没想到李靖不按套路出牌,先点的竟然是防守人物,心中自然也难免有些失望。

  晁盖则不然,他虽已经叛出梁山去,却依旧不想和曾经的兄弟刀剑相向,留下守城反而正和他意。

  李靖并不管这么许多,继续下令道:“冉闵、太史慈、秦明何在?”

  “末将在。”

  “你等三人虽本太守一起出征梁山。”

  三将皆露出惊色,太史慈问道:“太守大人,您要亲自出马?”

  “没错,这次作战至关重要,一旦不顺,今后的作战降困难重重,本太守必须亲自出马才行。”李靖沉声道。

  听到李靖这么说,本来想劝李靖留下的三将,也就都没在多说些什么了。

  北海秦军共四万三千众,李靖留下金台、林冲、晁盖领一万八千镇守北海城,自己则亲领两万五千大军,以及冉闵、太史慈、秦明三将,夜出昼伏以最开速度直奔梁山军主力而去。

  晁盖投靠秦军之后,将梁山的情况全都如数交代,再加上秦军密探的渗透,所以李靖对梁军的各方布局已经了如指掌,哪怕不用晁盖做带路党也一样。
三国之巅峰召唤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