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4点

  炎热开始褪去,吉恩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尹香凛拎着一个茶壶,给吉恩的杯子里倒满了谁,眼前坐着的一堆理事官们表情轻松,今天一整天的工作都非常的轻松,虽然工作量没有太大变化,但吉恩处理文件的速度很快,对于那些不清不楚的地方,都会给出非常恰当合适的意见。

  对于那些可以直接处理的文件,吉恩直接会处理提交到国会系统里,工作效率非常的高,总务科的人只知道吉恩是上一代的管理官,是实力强大的变异人,唯有尹香凛知道吉恩是神。

  “吉恩大人,你吃不吃甜点?”

  吉恩微笑着摇摇头,他站起身来点燃了一根烟。

  “我想要到楼顶上去吹吹方,一起吗?”

  尹香凛快步的跟了过去,不少女性理事官也欣喜的跟了上来,闲聊开始了,吉恩悠然的走在前面,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天台上,此时太阳的光满照在身上是温和的。

  吉恩走到了天台的边缘,俯瞰着远处的城市,已经4点20了,还有1小时多太阳就落山了。

  尹香凛笑嘻嘻的凑到了吉恩的跟前。

  “吉恩大人,要不要下午我们到外面一起吃个饭?我想要和你商量点事。”

  吉恩斜眼向下一看,点点头,他很清楚尹香凛想要说什么,吉恩没有直接问,他多少有点耳闻,尹香凛和人约会的事,是从前阵子开始的。

  “对了吉恩大人,你有空能不能指导我下,要怎么样才可以做到阿尔法大人那样?”

  吉恩有些意外。

  “你对战斗很感兴趣吗?”

  尹香凛笑着点点头。

  “人总得有点追求吧,每天工作之余其实还是可以空出来不少的时间的,这些日子里我都有好好锻炼,只不过每次和胖哥对练的时候,他总是放水,基本上我最近都没什么进步。”

  吉恩点点头,盘坐在了地上,尹香凛恭敬的站在一旁,从很小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帅气温柔的男人,在总务科正式成立的那天,尹香凛知道了吉恩的真实身份,只不过尹香凛觉得吉恩根本不像是神,更像是一位值得信任的老朋友,所以尹香凛想要找吉恩好好商量下自己的人生大事。

  不管什么时候吉恩给尹香凛的感觉就好像风一般,时而轻柔时而猛烈,但总是无处不在,尹香凛回望了一眼身后的理事官们,她们和平日里的严肃工作状态截然不同,她又看了一眼吉恩。

  “吉恩大人,果然有你在的地方,总是会有空气流动。”

  吉恩微笑着摇摇头。

  “至少等小胖找到接棒人,可以吗!”

  尹香凛有些诧异,果然瞒不了吉恩任何的事。

  “我知道了吉恩大人,不过感觉有时候真的做不下去了。”

  尹香凛说着表情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吉恩微笑着点点头。

  “在这样的位子上,但凡是内心还存有良知者,总是会感觉到不安的。”

  尹香凛嗯了一声,虽然骆家辉不让自己处理那些复杂的问题,但尹香凛多少是知道一些事的,这些事是无法沐浴在阳光底下的,以前尹香凛总是嘻嘻哈哈的,不去想这些事,只是每天努力的做好工作,但现在不同了,这些事就算不去思考,也会摆在自己眼前,即使无法直视,也需要去面对。

  “今晚想吃什么?”

  吉恩微笑着问道,尹香凛想了想仰着头看向吉恩说道。

  “吃吉恩大人你觉得这城市里最好吃的。”

  城市开始随着炎热退去,街道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大部分人已经和亲戚朋友们坐入了一些餐馆内,欢愉的气氛再次开始在城市里流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纯黑色的希尔曼制药大楼门口处,不少劳累了一整天的员工们谈笑着涌出了大楼。

  门口的地方,有一个检测站,站满了希尔曼家族的家族保镖们,正对一些出去的员工们进行全面的检查。

  每到这个时候,希尔曼只要公司的大批保安们都会来到1楼的大厅里,所有人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后才可以离开公司,希尔曼家族的内部保镖总共有300人驻扎在这里,就在地下楼层里。

  只不过公司里有一个传闻,这个公司不止地下两层,还有更下层的,有人曾经见过,甚至有人在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看过,只不过没有人证实过。

  太阳的光芒开始有些发昏,城市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橘黄色,已经5点58分了,很快黑夜就要来临。

  顾琳静静的看着光影屏幕上太阳落山的场景,以及旁边的日期,她表情上挂着一抹忧伤,这已经是第几个年头了,没有见过真正的太阳熄灭,只能够通过光影屏幕看到外面的世界,这样的日子顾琳有些忍耐不下去了。

  房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过年用的菜,已经全都做好了,现在就等丈夫菲特回来了,顾琳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现在每天睁开眼都会焦虑,丈夫菲特已经接受了脑内晶片植入的手术,现在晶片在丈夫的脑袋里,就好像一枚随时都可以引爆的炸弹一般,丈夫是顾琳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顾琳不敢想象,自己哪天看到菲特的脑袋炸裂后的惨状,布拉德和汤霓夫妇两已经在前年的时候被秘密运走了,是在他们消失了很久后,菲特才通过一个负责机械工程方面的科学家夫妇口中得知。

  这些年过来,顾琳开始时不时会问自己究竟值得吗,只不过问了无数次,在看到丈夫平安回来的瞬间,她又会自我给出肯定的答案,是值得的。

  “今天也要平安无事!”

  一个有着当向玻璃的研究室里,菲特和一堆医学家们,正在看着一些光影屏幕上的数值,眼前的房间里,作者一个面色苍白瘦骨嶙峋的短发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连体衣,他就耸拉着脑袋,似乎还在昏睡。

  在光影屏幕上有着男人的姓名,以及名字,包括目前统计的一些人格植入等等资料。

  菲特有些担忧的看着房间里名叫比利的男人,他可能就要快撑不住了,目前统计下比利拥有六个完整的人格,十九个不同程度残破的人格。

  比利本来的人格,懦弱比利,成年后的医生比利,死去的一个叫美兰达的女人的幼年人格,一个死去的小偷人格,一个幼年和懦弱比利一通诞生出来的对立的屠夫人格,以及一个时不时会出现的被妻子背叛后心灰意冷的丈夫人格。

  总共6个人格,现在菲特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给比利植入新的人格,观察比利大脑的反应变化,记录下一切数值,这都是为了虚拟人格植入这项计划而进行的研究,研究的工作很顺利,上面的人很满意,这一屋子里总共29位精神科学方面的医学专家,每个人都已经被植入了脑控晶片,他们这个研究小组必须得攻克人格植入的课题,否则就是死亡。

  所有人都有家人,这是大部分人难以割舍的部分,有的已经有了孩子,为了能够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他们只能够继续进行如此残忍的研究,一开始大家都难以接受,要如此折磨一个拥有人格分裂症状的病人,每天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地狱,但现在大家似乎已经开始麻木了。

  菲特知道这是非常可怕的事,做这么残忍的事,内心已经没有波澜,开始麻木不仁,这些事他都没有和妻子说过,只不过菲特自己就要快受不了了。

  此时比利醒了过来,所有医学家们都开始在自己的光影屏幕前看了起来,菲特看着一脸惊慌失措的比利,是美兰达型人格,她现在在东张西望,显得极为害怕。

  “这里是哪里,我究竟在哪里,谁可以回答我。”

  比利的声音有些尖锐,而且在看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感觉到了惊悚,她哭泣了起来,想要挣扎起来,但却被绑得非常严实,根本动不了。

  比利惊恐的叫喊着,但没有任何人回应。

  “晚上好美兰达小姐!”

  一个声音传出,美兰达四下看着。

  “你记得起来昨天发生的事吗?”

  比利摇了摇头。

  “你是谁,我在哪里?”

  比利四下环顾着,表情上带着女性特有的柔顺感,她显得不知所措的左右环顾着。

  菲特看着眼前比利的脑电波,显得极为紊乱,这是最为要命的一点,比利每次醒来后,都不会记得另一个自己的事,想要植入虚拟型人格,就必须拥有一个能够拥有所有人格记忆的人格才行,很显然六个人格都没有其他人格的记忆。

  菲特他们这个研究小组最后需要的就是这个能够拥有全部人格记忆的人格,然后模拟出这种人格的脑电波信号,以及大脑皮层的结构形状,当不同人格出现的时候,比利的大脑记忆体的结构是会有所变化的。

  这是目前最为棘手的地方,菲特他们已经尝试过给比利植入了很多高智商的人格,只可惜这些人格都没有发挥作用,而是最终变得支离破碎,只会偶尔出现一下,人格是残缺不全的,记忆力更是残缺不全,甚至一些拥有认知障碍,这些人格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消失不见,目前剩下的19个残破人格,其中有11个近一周已经不再出现。

  此时房间里开始变暗了,四周围闪烁着一块块光影屏幕,上面出现了一个即将要植入的电器工程师人格,他的成长经历,神态举止,以及言语,此时比利目光变得呆滞了起来。

  实验进展顺利的部分就是人格植入,比利很特殊,从一开始的第一个美兰达的人格植入花费了23天,到现在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可以植入一个新的人格,他的接收人格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这个名叫罗伊茨的电器工程师,是十多年前希尔曼电器公司的工程部长,是非常厉害的科学家,现如今在壁垒区继续帮希尔曼家族培育下一代。

  罗伊茨的人格之到他大学毕业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是非常厉害的工程师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都在等待着,渐渐的比利的脸色变了,开始变得和光影屏幕里的罗伊茨的表情相似,一块光影面板上,两人表情的相似概率正在逐步的上升,很快就到了78%。

  根据以往100多次的实验结果可以肯定,现在比利正在主动的接收罗伊茨的人格。

  比利有些昏沉,他努力的愣着头,支撑着身体,还在抗拒着。

  什么都不用想,交给我就好!

  一个声音在比利的脑袋里响起,此时研究室里的医学家们都发现比利的脑电波开始出现了奇怪的波动,不少人脸上凝重的表情都变得轻松了一些,菲特咬着牙,不忍的转过头,比利此时的表情显得颇为复杂,非常痛苦的不断发出阵阵嘶吼声,而这声音中音调忽高忽低,语态也不同,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样的,给人不同的感觉。

  这个过程会持续一小时以上,然后完成完整的人格植入,根据菲特他们的研究,之所以比利能够撑到现在,而且可以被动的接收那么多的人格,是因为比利本身记忆力就很强,脑袋也很聪明的缘故。

  这一幕已经出现过无数次了,不管多少次菲特还是感觉到心底里蹿出了一股苦涩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研究室的其他人也是,表情不太轻松。

  比利的眼皮正在打架,此时他的叫喊声停止了,表情变得和年轻的罗伯茨一样,嘴上挂着一个自信的微笑,一脸的傲慢,比利笑了起来,他的眼皮微微的合上,脑袋也耸拉了下来,房间里还在播放着罗伯茨的声音。

  比利开始沉沉的睡去了。

  在一个黑暗无际的空间里,四周围全都是一条条白色的裂缝,裂缝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美兰达的人格静静的在黑暗中摸索着,一路走一路哭,她不断的尝试着想要找到出口,但却无法找到。

  “究竟我在哪,谁能告诉我,我怎么了!”

  一阵又一阵的呜咽声响起,美兰达的人格不断的在这些白色的交错裂缝中摸索着,似乎想要找到出口,她落下的眼泪晶莹的洒落在黑暗中,不断的飘洒着,一颗颗泪珠犹如银河一般,在黑暗中透着点点晶亮。

  “交给我好了。”

  一个略显阴沉,但却有着威严感的声音响起,一只手从一个裂缝中伸了出来,很快就抓住了美兰达的人格,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苍白,颧骨很高,面色邪恶,嘴角扬起的面容,美兰达有些安心的合上了眼睛。

  “你究竟是谁!”

  另一个声音传来,从一条裂缝中,走出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比利,他凝望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但却比自己高了一些的比利,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令人感觉到畏惧的气息。

  “比利医生,看起来你是唯一能够觉察到我的存在,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了,我必须得开始干活才行。”

  比利医生凝望着这个把美兰达人格塞入了一条犹如光斑的裂缝中的比利,冷笑着走向了一条时不时会渗出鲜血的裂缝来。

  “你进去的话会被那家伙宰了的。”

  比利医生提醒了一句,眼前的穿着黑色大风衣的比利哈哈的笑了起来。

  “比利医生,我给你一个建议,不要去主动回忆其他的人格,这样会增加我们大家彼此的负担,你可以叫我BOSS比利。”

  BOSS比利说着转过身抬着头,此时一条微微打开的裂缝中,有着不少机械电路图的飘过,BOSS比利抓着这条裂缝,直接塞入了渗着鲜血的裂缝中,朝着身后的比利医生挥了挥手。

  “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比利医生开口道,BOSS比利笑了起来。

  “需要你的时候我会主动找你的,比利医生。”

  说着BOSS比利直接跨入了眼前的渗血的裂缝中。

  风呼啸而过,眼前是一个林立着大部分木质结构的小镇,一个穿着西装背着行囊,拎着手提箱,戴着眼镜的男人木那的站在镇子的入口处,风不时的卷起地面上的沙土,男人瘦骨嶙峋,颧骨很高,眼眶有些凹陷,他是罗伯茨型的比利人格。

  罗伯茨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会来到这里?究竟我要来这里做什么?”

  虽然狐疑,但罗伯茨很快就想起来了,他要来这个镇子里坐车,到上层去,他跨入了这个有些落魄的镇子,看着四周围的房屋,时不时可以看得到窗前闪过一丝人影。

  嘎吱嘎吱

  罗伯茨有些疑惑的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了好像有人在摩擦着什么金属的声音,声音很大,但不知道为什么,罗伯茨觉得这声音好像不是从耳朵里传来的,而是从脑袋里。

  呼

  一抹狂风拂过,罗伯茨猛的看到了掀起的白布窗帘里面吊着一块块腌肉,他有些诧异的走了过去。

  此时在镇子的底端,一个大型的屋子里,一幅幅还沾着肉的白骨挂在门口,一个身材臃肿,看起来臂膀粗大的男人,穿着水桶鞋,和比利一模一样,只不过是一个胖子,光头,他正拿着一把锉刀,以及一把杀猪刀摩擦着,声音一下下的有着非常强烈的节奏。

  屠夫比利的脸上透着饥渴难耐的表情,他不断的舔舐着杀猪刀,在感受到金属和鲜血混合的味道后,他眼中的兴奋更甚了。

  咚咚咚

  “屠夫比利,好久不见了。”

  咔咔

  屠夫比利发出了干瘪和阴郁的笑声,猛的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消瘦的穿着大风衣的比利,这个家伙来过这里好多次了,只不过屠夫比利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直接把刀子插在了砧板上,上面白摆放着一堆切割过的碎肉。

  “有带来吗?否则我就宰了你。”

  屠夫比利笑着说道,BOSS比利点点头。

  “当然了,这一次可以让你吃个痛快。”

  屠夫比利哈哈大笑了起来,转过身去拔起了杀猪刀,跨在了腰间,扛上了旁边厚重的锁链,大步的走了出去,在经过BOSS比利的时候,屠夫比利伸着舌头,舔过BOSS比利的嘴巴,他兴奋的笑着。

  “如果不鲜美的话,我就宰了你。”

  嗖嗖

  就在BOSS比利刚想要动的瞬间,他的双腿膝盖上,已经射入了两枚钉子,BOSS比利瞪大了眼睛,瞬间跪在了地上,膝盖血流如注。

  “究竟是谁?”

  BOSS比利看了过去,此时在厂房一堆挂肉中,走出来了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的女人,这个人格BOSS比利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她,小姐!”

  女人点点头,眼神冰冷的走向BOSS比利,直接用一条绳子套住了BOSS比利的脖子,看着扬长而去的屠夫比利,BOSS比利有些担忧了起来,在这个屠夫比利的人格世界中,如果死掉的话,肯定会完蛋的,自己就会消失。

  之前为了解决掉那些比利被动接收的人格,BOSS比利花了很多心思,才把这些人格拉入到了屠夫比利的世界里。

  “应该很快会结束才对。”

  一阵狂奔声,罗伯茨不断的尝试着想要离开这个镇子,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样跑都只会回到镇子入口处,他脑袋里有些混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四周围房子里看到那些挂肉的瞬间,罗伯茨吐了,而且感觉到了剧烈的恐惧。

  罗伯茨想要逃跑,但此时罗伯茨看到了一个壮汉朝着这边走来,随着壮汉越走越近,罗伯茨慌了神,撒腿就直接冲入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躲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罗伯茨已经完全被恐惧包裹了身心,他不断的擦拭着从额头上留下的汗液,听着屋子外面划过地面的铁链声。

  咔嗒

  猛的罗伯茨下了一条,他一个激灵站起身来,脚下的木质地板裂开了,木屑飞溅,罗伯茨一只脚落了下来,他惊恐的尖叫了起来,脚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拽住了,下面发出了阵阵狂笑声。

  “好玩吗?猫抓老鼠,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一瞬间在房间里的比利清醒了过来,他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

  “我究竟睡了多久了。”

  比利开口道,神态上没有丝毫的慌张,此时菲特和其他的医学家们忙作一团,大家都在检查者比利紊乱的大脑数值,植入人格失败了,这已经是常态了,此时眼前的比利是医生人格的比利,只有这个比利记得一些事,而且丝毫不会慌张。

  比利静静的凝视着前方的一切,此时他的嘴角处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天空完全黑了下来,城市里的灯火已经亮了有一阵子了,晚上7点24分。

  位于紫水晶的店铺门口,旁边的一块已经破损的招牌边,杰威尔正在睡觉,他睡得很熟,此时一辆车子缓缓的停靠在了紫水晶店铺的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短裙套,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戴着两个弧形的大耳坠,头发扎着,虽然人已经到了中年,但皮肤保养得很好,风韵犹存,眼神温和的看着睡在自己以前店铺门口的一个工人。

  女人叫吴倩,已经在这里住了20多年了,现在经营着三家光影服装店,日子过得很舒坦,都是靠着从紫水晶这家店赚到的钱,让吴倩有了资本。

  原本打算上去提醒下这个工人,天气开始转凉,再继续睡下去会着凉,但走近后吴倩才发现,这个工人年纪很小,五官俊美,脸上挂着一抹稚嫩,看起来受过不少的苦,只不过吴倩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金发少年,他看起来最多十四五岁的样子。

  吴倩转过身,从车里的光影衣物箱里调出了一件大衣,轻轻的走了过去,给这个孩子盖上。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响动,杰威尔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猛的惊醒了过来。

  “小弟弟,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杰威尔愣神了几秒后,清醒了过来,才看到了眼前这个漂亮体态丰盈的女人,他有些尴尬了起来,急忙站起身来。

  “小姐,抱歉,我在这里等人。”

  “这是我家。”

  杰威尔有些昏沉的双目马上就投射出了光芒来,马上就说起了自己想要来这里找到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吴倩抱着双手,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孩子,而且印象很深刻才对。

  “不在了吗?那些照片。”

  杰威尔问了一句,吴倩咯咯一笑。

  “当然在了。”

  杰威尔马上欣喜的笑了起来。

  “对了小弟弟,你叫什么?”

  “杰威尔。”

  正打算打开店铺门的吴倩惊讶的看着旁边这个俊美的金发少年,有些意外。

  “你不是之前新闻里报道的,陈家的那个孩子!”

  杰威尔显得有些拘谨,但还是开口道。

  “我叫杰威尔小姐,我只希望能够找到照片。”

  吴倩点点头,拿出了钥匙,好半天后才终于拧动了钥匙。

  唰的一声,卷帘门打开了,一股灰尘的味道马上就扑鼻而来,两人不约而同的退后捂住了鼻子,细目相对后,两人都笑了起来。
璀璨城13科的吉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