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05章勾心斗角

  天石真人勃然色变了,这些微型石人看起来和活人无异,手足舞动,一个个的脸上浮现喜怒忧惧各色表情,虽然没有立刻出手,显然不可小觑。

  “姚兄且慢,天石有话要说!”此人的声音嘶哑,难以掩饰其中的惶恐。

  光头分身没有回应什么,而是双目微眯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此神态落到对方眼中,愈发的有些不安了。

  “上次因为逆徒之事,对姚兄大为不敬,在下当时并不知情,事后第一时间就将其灭杀,算是为姚兄赔罪了……”

  此人急切地解释着,可见前方那位依旧神情淡然的,不置可否的样子,心中一紧,一时间乱了方寸,“姚兄,这次我冒然过来,全是教宗大人指使……”

  话音未落,“嗤嗤”声骤起,数十个石人各自掌心处冒出道道异芒,在空中交织下,百丈方圆变得耀目之极。

  光头分身脸上闪过一丝杀机,无论对方受谁指使,可绝不可让其说出“教宗大人”,否则就是和整个白藏教为敌了。

  随着密密麻麻的异芒同时一闪,天石真人脸色狂变,再无暇分辨,尖叫一声,周身飘浮起百余块丈许大小的巨石,带起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远远望去,就如同山崩地裂般,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化石法则……”

  光头分身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对这样一位初期修士,当初也许需要仰视,可如今只用俯视即可。

  “轰隆”声中,那些巨石方一卷过,竟然同时碎裂而开,化为一团团刺目的青芒,随即汇聚成一团。

  此时连同那天石真人都被青芒包裹,如同一轮银色耀眼太阳,悬浮在空中。

  银芒如此刺目,让光头分身也是双目一眯下,下一瞬,银光散去,那位天石真人竟不知所踪。

  “想走……”

  光头分身嘴角微扬,目中寒光闪过,单手扬起,朝着前方某处虚空随意一抓,顿时一只百丈左右的巨大光手浮现而出,对着下方猛地一拍,这片空间都跟着折皱起来。

  顿时一道尖叫声起,那位消失的天石真人踉跄着跌出,面无血色,而四周那些寸许长的石人光芒闪烁,再次将其围在了中间。

  “姚兄,你不可以杀我!否则整个白藏教都会陷入险地中……”

  天石真人嘶哑着嗓子尖叫起来,可落在数十位石人耳中,自然是夏虫语冰,无数道风刃漫天飞舞,一团团火球照亮了虚空,带起数千丈高的巨浪,形成一股声势浩大的海啸,疯狂远去。

  如果只是些风刃、火球,当然无法伤及一位真仙分毫,可这些攻击所过之处,空间都肉眼可见地坍塌湮灭,让天石真人只看的脸皮直抖。

  却见此人狂吼一声,周身黑芒闪烁,身躯竟狂涨起来,几乎是转眼间,就化身成一位身高数丈的庞大黑色石人,双臂扬起,两团飓风从掌心中凭空升起,刺耳的呼啸声中,一个巨大的漩涡急速旋转着,所有的风刃、火球,甚至连同那些石人都被一股莫大的吸力牵扯着,朝着漩涡一拥而去。

  见此一幕,远处的光头分身神情淡然,眼见着数十个小石人就要被漩涡淹没,右手屈指随意一弹,“嗤”的一声,一枚指甲大小的符文异芒闪烁下,就瞬间不见了踪迹。

  下一刻,原本呼啸的漩涡蓦地静止下来,那枚符文诡异地飘浮而出,而数十个石人同时发出蒙蒙光芒,闪烁间朝着符文聚拢而来,空中波动一起,一位同样数丈高大的青色巨人踏步而出,青色眼珠冰冷无波,周身符文遍布,游走不定。

  这些不过在瞬间就发生了,天石真人所幻化的黑色石人明显有些惊疑,对方参悟的难道同样是化石法则?

  此时光头分身并没有做任何动作,而那青色巨人已然动了。

  一道耀目的青光在体表突然泛起,随即一只桌面似的巨掌探出,顿时这片天地都被遮掩了,带着道道空间激荡,朝着对方一拍而落。

  “且慢……”

  眼见着对方并亲自出手,仅仅凭借一些随手雕刻的石人就使自己手忙脚乱了,天石真人哪里还不知道,双方的差距根本不以里计!

  可光头分身根本就没有住手的打算,惶恐之下,天石真人发出一声狂吼,同样双手握拳,朝着上方的巨掌砸去。

  “轰”的一声闷响,如同晴天霹雳般,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空间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一时间两位巨人竟不分高低。

  此时天石真人的脸上愈发惊慌,如果再纠缠下去,结局已经可以预见,只见他大口一张,刺鼻的气味蔓延,喷出一团漆黑液体,化为漫天黑雨,落在了石人身上,身形一滞,竟发出“呲呲”的密集声。

  随之庞大的身躯蓦地一闪,凭空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空间波动微起,天石真人已经站在了光头分身面前,拳头大小的眼珠透着疯狂。

  道道利爪带起阵阵残影,如同漫天的巨石狂砸而落,而立柱般的巨腿似翻滚的小山,轰然扫过,虚空激荡,海水呼啸而起,光头分身在其面前显得渺小之极。

  此人情急之下,知道大事不妙,竟存着肉搏的心思,妄图觅得一丝生机。

  光头分身见状,微微摇头,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也不见其有其他举动,只是单手一探,朝着下方轻轻一压,顿时风平浪静,天石真人庞大的身躯竟如陷入无尽泥潭中,拼命挣扎着,却再难动弹分毫。

  “轰!”

  惊天巨响豁然传来,却是那青色巨人一步踏出,巨掌毫不客气地拍在了对方身上,黑光爆闪下,碎石飞溅,庞大身躯变得寸寸碎裂溃散,呼吸间,天石真人再次恢复了原貌,不过此时周身血肉模糊,狼狈不堪,脸色惨白,已经再无一丝血色。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碾压根本就是毫无悬念。

  “姚兄,你不能杀我,白藏教有着严格戒律……”

  天石真人尖叫着,可看着对方冷冰冰的眼神,此人只觉得如坠冰窟,周身冰寒,“姚兄,我可以放开心神,任凭你打下禁制,甘愿做你的奴仆!”

  光头分身没有回应什么,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砰”的一声,似西瓜坠地,血雨飘散,空中飘浮着一道寸许长的身影,和天石真人一模一样的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位真仙修士,甘愿为奴,竟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出手的正是那位青色巨人,随着青光散去,数十个小石人在空中盘旋飞动,一个个手舞足蹈,竟似有着生命一般。

  如果有一位真仙修士做奴仆,对于大燕门的发展好处巨大,可光头分身根本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灭杀了事。

  此人在白藏教经营多年,肯定在隐匿处留下了分身,如果其明面上对自己毕恭毕敬,暗中却全力扶持分身修炼突破,估计要不了多久,又一个天石真人会再次成就真仙,那时候对方在背后给自己来个鱼死网破,即便伤害不了自己,可东方风清她们就处在危机之中。

  这种后患极有可能存在,到时候纵然把对方千刀万剐,也于事无补,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不给一丝机会!

  光头分身目中戾色一闪,单手一招,那寸许高的小人就不由自主地飞了过来,海空中响起凄厉的惨呼声,“姚兄,不!姚前辈……”

  半个时辰之后,光头分身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而那道小人正飘浮在半空,双目紧闭,生死不知,身上插着九根明晃晃的细长蓝针,每一根都贯入体内。

  “伊广界!没想到这位白藏教的副教宗竟一直卧底……”

  和坎南界一样,伊广界也是同属于四等界面,只不过上次的重新划分中,反被坎南界多拿走十几个位面,一上一下,此时已然是五等界面了。

  这位天石真人正是来自伊广界的最大门派季王宗,在万年前就处心积虑地加入了白藏教,后来晋级真仙后,也成功地坐上副教宗的高位,自此白藏教的各种机密都被伊广界探知的一清二楚。

  上次妖界之行中,如果不是本体这个变数,坎南界绝无可能取得比试胜利!

  甚至陆成真人的陨落也和此人脱不了关系,其中竟然又牵扯到了乔川真人?

  几位副教宗大人各自勾心斗角,暗揣心思,难道教宗大人一无所知?

  可这次天石真人前来阡陌大陆,竟是从扬瑾处得到了消息,说什么此地有“圣物出世”,莫不成也是教宗大人授意?不然区区一个扬瑾,借给他一千个胆也不敢胡言乱语……

  光头分身脸色变幻不定,时而阴沉似水,继而目中戾色频闪。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地吐了口气,单手虚空一握,“砰”的一声,那个漂浮的小人就化为了乌有,堂堂一位副教宗大人连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就消散不见。

  ……

  整个白藏教都震动起来,三个位面,十几片大陆,竟然都被大燕门接受!

  谁都知道,大燕门乃新晋副教宗姚大人的门派,而接受的三个位面,原本都属于另外一位副教宗大人的势力,可面对大燕门的强势收编,天石真人竟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甚至连个面都没有露。

  怪异的,连教宗大人也似乎默许了这种变化,一时间大燕门的风头强劲无双,无数修士都在兴奋地谈论着,只不过没有谁知道,姚副教宗大人此时竟在遥远的魔界,一个不知名的小位面中。
我独仙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