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人赶跑以后,张玲又提议去海边坐坐,说是好边来了,今天正好月亮很月,刚好看海,顺便赏月了。

  叶飞不想去,他现在想回家,大海有什么好看的?到了晚上,黑乎乎的,连个影子都没有。而且,今天的月亮很好么?看看天上被云朵遮住大半光芒,半死不活的月亮,叶飞认为,张玲的眼睛一定有问题。

  不过,张玲自然有办法让叶飞陪自己去:“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浪漫,陪我去看海你能死啊?真不明白,诗儿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不够帅也就可以了,不够体贴已经很差劲了,你竟然还这么不浪漫,天啊,我敢打赌,你要是再不学着浪漫一点,早晚诗儿要甩了你!”

  “浪漫么?”叶飞想到了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结婚前是浪漫,结婚后是浪费。

  “当然!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指望我替你在诗儿面前说几句好话,就陪我去看海,不然,我一定不让诗儿要你!”

  “我觉得,如果让诗儿知道我陪你去看海,估计她真的可能会不要我。”

  “废话太多了,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去了。面对一个不讲理的女人,叶飞海能怎么样?只是,到了海边后,张玲就一言不发地看着漆黑的海面。叶飞搞不懂,女人地脑子都是怎么长的。这黑漆漆的一片,如果没有点儿海浪的声音,鬼都不知道面前是大海,这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沙滩倒是很舒服。叶飞懒洋洋地躺在沙滩上,幻想着天上那半死不活的月亮是红彤彤热滚滚的太阳,假装自己被晒的暖洋洋地,精神稍微放松一些。就差点儿睡过去,如果不是到了海边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张玲忽然说话,叶飞可能真的就睡着了。

  “我很喜欢大海,来到滨海上学的第一天,我就跑到海边玩了很久。”张玲的声音很轻,淡淡的。被海浪声掩盖了大半。如果不是叶飞耳朵还算灵敏,估计就听不到了。

  他打了个哈气,说道:“嗯,看出来了。”

  “每次看到大海,都会让我有种很激动地感觉。站在海边,你能感觉到她的那种博大的胸怀,就像一个母亲,包容着一切。”张玲继续说着。

  “不觉得。”

  “他也在濒海的一个城市上学。每次我想他了,只要一想到这大海连接着我们,我就会觉得很安心。”

  “陆地。空气,都连着你们。而且。想他了就给他电话好了,现在通讯手段这么先进。谁还靠大海联系啊?你可真够怪的。顺便问句,你说的那个他是谁?”叶飞歪头看着张玲,看她一副痴迷的样子,忽然明白过来,“哦,你男朋友。”

  “对了叶飞,你刚才为什么不揍那个人?”

  张玲的思维跳的很快,让叶飞有些不太适应:难道。作家都这副德行?

  “为什么要揍他?就因为他缠着你?开玩笑,我又不是你男朋友。要揍他也轮不到我啊。”

  “那你刚才还说是我男朋友?还,还,还吻了我!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被他以外的男人吻过!”

  叶飞尴尬地一笑,嘿嘿笑道:“这个也不能怪我啊,当时你也看到了,我要是不这么做,那小子就没完没了了,有那时间,我还不如回家睡觉呢,浪费在他什么,太不值了。一个吻而已,你不用这么介意吧?”

  “为什么不介意?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你凭什么吻我?而且,你又不喜欢我,怎么可以吻我?不行,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张玲不依不饶地说道。

  “交代什么?你会在乎这个么?”

  “我怎么可能不在乎?我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拜托,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呢。”

  “你什么意思?”张玲地脸色阴了下来。

  “什么意思?你都把内裤给我了,下午还让我陪你买内衣,甚至还让我近试衣间帮你看,我甚至都看到,看到了……你说,和这些比起来,一个吻算什么?再说了,那哪叫吻啊?顶天就是嘴唇和嘴唇碰了一下罢了!跟真正的亲吻比起来,算地了什么?”

  “这算什么?你亲了人家,转眼就像赖账是不是?”张玲终于暴走。

  “好啦好啦,我错了,对不起你,行了吧?”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知道,等我想起来再找你算账好了,这一次,就算你欠我的好了。”张玲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暂时放他一马。

  我倒!叶飞砰地一声,又摔回到沙滩上。这已经是今天地第二个了,上一个是李玉,也说自己欠了她一个要求,这一天还没过去呢,又欠了张玲了。当代黄世仁啊!

  “对了,还没说呢,你为什么要我揍那小子?我看你不是跟他聊的挺热乎么?都恨不得以身相许了呢。我揍他你不心疼啊?”

  “因为,我想看到男人为我打架啊。”

  “你说什么?”张玲的答案,让叶飞惊讶地从沙滩上跳了起来,围着她转了两圈儿,怎么看,也不觉得她是那种喜欢招蜂引蝶,让男人争风吃醋的女孩儿,“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是说真的,没开玩笑。”张玲的声音不大,但却非常认真,让叶飞不得不相信。他重新坐回到沙滩上,问道:“为什么?没有理由啊,你不是那种女人,而且,你有男朋友了,看上去,你还很爱她。为什么?”

  张玲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低下头,抱住膝盖,把头埋了下去,肩膀微微颤抖着。

  “怎么了?不舒服么?”叶飞问道。

  张玲依然没有回答,仍然抱着膝盖,不发一言。

  叶飞连问了几次,终于有些不耐贩了,大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碰到什么麻烦了?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去替你出气!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和他分手了。”

  蚊子般的声音传进叶飞的耳朵里,一时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声问:“谁?和谁分手了?”

  完了,他才明白过来,不太确定地说道:“你是说,朋友分手了?”

  “嗯。”张玲点点头。

  “什么时候?为什么?你们不是挺好么?”

  “就是昨天,他给我电话。至于原因,他说我们现在这样两边分开实在太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所以……”

  张玲的声音很空洞,很飘忽,好像不是她在说话一样。

  叶飞很生气,非常生气,大骂道:“放屁!这个算理由么?要是真这样,早怎么不说?这都两三年了才说,他脑袋进水了?我看,肯定是他变心了!妈的!败类!”

  “嗯,你说的对。”张玲忽然说道:“我听他的一个同学说,他现在在和一个学校的女同学交往,据说他们已经……”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已经同居了。”

  “我就说嘛!你怎么认识他那个同学的?”

  “他那个同学,也是我的高中同学。他们两个考到一所学校。昨天晚上,他跟我说分手以后,我就给那个同学打了电话,问了很久,他才告诉我。”

  “哦,这样啊。那你打算怎么做?”叶飞重新坐回到张玲身边,问道:“你不打算去问问他么?”

  “问什么?”张令你扭头看他。

  “问他为什么要分手啊。你不觉得委屈么?”

  “是啊。我是很委屈。”张玲点点头,说道:“可是,我不会去问!他不要我,是他地损失!”

  “可是,你不是很爱他么?你就不想试着挽回?”

  “挽回?有必要么?就算他真的回心转意,这件事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么?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就算我们勉强在一起。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曾经想离开过!从他说分手的那一刻,这份感情就已经结束了,即便勉强找回来,也不过是一个变质的感情,我不想,也不屑!我相信。离开了他,我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我还是很有魅力的,不是么?刚才在酒吧里那个家伙不就被我迷住了?”

  叶飞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在酒吧里,她会怂恿自己去揍那个家伙一顿。他忽然觉得,刚才,或许给那家伙一拳比较好。

  “你这个笨蛋!刚才你如果肯揍他一顿,说不定本姑娘一开心,会让你占些便宜也说不定!现在嘛。哼哼,没机会啦。”张玲装出惋惜地表情看着叶飞。眼睛好像带钩子一样,勾着他。

  叶飞笑了笑。问道:“既然你根本不在乎,为什么还要来海边?你不是说,你觉得,大海把你们联系到一起么?而且,刚才你还那么伤心?”

  张玲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很想来。或许,是因为想让大海,帮我带些话给他吧。我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了。毕竟是好多年的感情,说一点都不怀念是假地啦。好啦。你这人真是的,不就是让你陪我来海边坐一会儿么?怎么那么多话?陪美女看海。你应该感到荣幸知道么?真是的,你这个人,没趣极了,一点情趣都不懂。”

  叶飞立刻叫屈道:“陪你来了还说我不懂情趣?那我干脆离开好了,让你一个人找情趣去!”

  “好啦,你这人怎么那么小气?不就是说你一句么?那,我委屈自己一下让你占点便宜,补偿你一下好了。”说着,张玲便挽住了叶飞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喂喂喂,你这个就叫补偿啊?”

  “那你想怎么样?”

  “嘿嘿,你说呢?”叶飞坏笑着,揽住张玲的细腰。

  “坏蛋。”张玲娇嗔着,在叶飞地胳膊上轻扭了一下。

  两个人都不动了,就这样,互相拥着对方,看着漆黑的海面,听着海浪拍打岸边的涛声,任凭海风吹乱了头发。

  虽然是夏夜,不过,二人都穿的单薄,被海风吹了一会儿,都感到有些寒冷,便更加紧密地拥抱对方身体取暖,却谁都没有提出离开。

  慢慢地,一股可以被成为旖旎或者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升起,两人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海风的寒冷再也无法侵袭他们。

  女孩儿青春健康的身体,就像一个美梦,一个只存在与最深沉梦境中的美梦,让叶飞不自觉地沉醉其中。

  欲望,在叶飞的身体里产生,壮大,拥在怀里地女孩儿身体就像滚热的火炭,把他烤地口干舌燥。揽在女孩儿细腰上的手被汗水浸湿,滑腻紧绷地肌肤让他蠢蠢欲动。

  不行,不能这样!叶飞在心里大声提醒自己。这个人,绝对碰不得,绝对不行!叶飞拼命提醒自己,要控制,要理智,要……

  可是,女孩儿却根本不知道他的挣扎,竟然在这个时候,扭了下身子。只是这一下,叶飞脆弱,濒临灭亡的理智几乎崩溃。他低沉地嘶吼了一声,“我们,我们回去吧。”

  他的声音颤抖。

  “为什么?我,我不想回去。”张玲的声音同样颤抖,还不依地扭了下身体。

  “噢,天啊,你老实一点不行么?”

  “人家不舒服嘛。”张玲撒娇似地又扭了两下。

  “天哪,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么?该死的,我们真的要回去了!”叶飞嘴上说着,却没有任何动作。

  张玲终于听话,不在动作,让叶飞稍稍松了口气。忽然,她问道:“叶飞,你说,我真的,不能吸引你么?我真地比诗儿差那么多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为什么,你就告诉我,如果我也喜欢你,你会选我还是选诗儿?”张玲倔强地问道。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尤其是现在,更不好回答,却不能不回答。

  凭心而论,两个人的条件都很优秀,都很漂亮,随便哪一个都足以让迷死任何一个男人。可是,如果一定要选一个地话,综合考虑,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林诗儿。不仅仅因为她更漂亮,也因为她的背景。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