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分开以后,叶飞先是赶到被变成制药车间的那间促了一下三个被他当做苦力的可怜虫后,才回到曾的家里。

  他到达的时候,曾正一边看电视,一边做面膜。

  对于女人的这种喜欢把各种东西往脸上抹的爱好,男人永远也无法理解,所以,女人的皮肤都很细腻,而男人的却要粗糙很多了。

  刚一进门,曾就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叶子,叔叔的医院我已经联系好了,欧洲的一家医院,治疗这种截瘫很有经验。他们希望叔叔能够尽快过去检查一遍。”

  “哦?真的?他们有多大把握可以治好?”对这件事,叶飞还是很关注的。如果能把叶父的病治好,也算是对被自己占了身体的叶飞的一个补偿。

  “我把叔叔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他们说还是有一定希望可以治好的。不过,还要看病人的具体情况,所以希望叔叔能尽快过去检查一下。”虽然在跟叶飞说话,可曾却根本没看着叶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让叶飞很郁闷。

  “这破电视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看足球呢。”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叶飞是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也不明白为什么曾却看的津津有味。

  “且,足球有什么好看的?怎么踢都踢不过人家,有什么好看的?”曾对叶飞的说法不以为然,“而且,我也没看电视啊,脸上粘着这个东西,不能乱动。”

  “哦。”对于这个说法,叶飞是完全不了解,也不明白又没有粘在脖子上,为什么不能乱动。他现在更关心另一个问题:“对了,那间医院,安全么?”

  “完全没有问题。李文直虽然在滨海势力很大,不过,国外他就不行了,你以为他在哪个地方都这么厉害么?哼哼。而且,我已经托一个朋友帮着照顾伯父伯母,她已经答应了。只要她答应下来,李文直再厉害也没办法,你放心好了。”

  “是么?那可太好了,一定替我谢谢你那位朋友。”解决了这个心病,叶飞很高兴。刚进门就接到好消息,刚才老二又把陈雨儿解决了,看样子,自己的那个计划很可能就要成功,叶飞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好。心情一好,想法就多了,曾丰满的身体顿时充满了诱惑。

  他嘿嘿笑着,双手攀上曾胸前高耸的双峰,轻轻揉捏,感受着那丰盈充实的饱满手感,“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要我怎么感谢你呢?”

  “去,别跟我捣乱,今天不行。”

  他可完全没想到曾会拒绝自己,当时便愣住了。

  曾白了他一眼,说道:“看什么看?你当我们女人跟你们男人一样,什么时候想就什么时候可以么?笨蛋,我最近几天都不方便,你还是忍忍吧。”

  “来亲戚了?”

  “去,乱说什么?你才来亲戚了呢。”曾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那个朋友对你很好奇呢。”

  “恩?对我好奇?为什么?”叶飞很奇怪,“你那个朋友,男的女的?”

  叶飞这一问,可是有目的的,如果是女的,就没什么,以后有机会就见一见,如果是男的……那问题可就多了。如果是男的,以后是能不见就不见,只要一想到有个男人在想自己,叶飞就一阵恶寒。另外,如果是个男人,那么,他和曾的关系嘛……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男人吃起醋来,其实是很无厘头的。

  “不为什么,就是好奇。尤其是我告诉她你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更好奇了。”

  “男的女的?”叶飞追问。

  “你那么在意她的性别么?”曾用余光瞄了叶飞一眼,看他一脸紧张的表情,很开心。

  “当然,快说,男的女的?”

  “女的。而且,是个大美女哦,金发碧眼,身材超好的那种。”曾夸张地伸手做了个波浪形的大S的曲线,“前凸后翘,屁股超紧。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很开放哦。”

  “开放么?外国女人,都那样。”叶飞撇撇嘴,对开往的女人,尤其是性观念开放,他可是很不能接受的。

  曾抿着嘴小声儿地偷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啦,就是想知道,如果她想和你上床,你会不会答应?告诉我,你会不会答应?”曾笑嘻嘻地看着他,飞了个媚眼给他。

  “开玩笑,不可能!”叶飞回答的很干脆。

  “真的假的?她可真的很漂亮,我可没说谎,真的。”

  “我也没说是假的啊。”

  “那你还不说不可能?”

  “废话,她漂不漂亮,关我屁事?那种女人,我可没兴趣。”

  曾惊讶地张开嘴,说道:“不会吧?叶子,我怎么觉得,现在的你,好像不是平常的那个你啊,你不会是别人冒充的吧?”

  “冒充什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色么?看见美女就想上?”

  曾的回答,让叶飞崩溃:“

  是么?”

  “我——我做人真的这么失败么?”

  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始数手指头:“林诗儿,陈雪儿,这是现在已经和你确立关系的。除了她们呢,还有李玉那丫头,对了,李家的那个李娜对你似乎也满有兴趣的。还有……”

  “停!”叶飞见状,急忙叫停,“到现在为止,只有诗儿和雪儿两个人,李玉和那个李娜,我们只是朋友,你可别乱说。”

  “真的么?难道,你对她们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呃……”这个问题,把叶飞噎住了。要说没有想法,那是假话,只好勉强道:“至少现在,我们还是朋友。而且,就算我真的和她们有什么,也跟你那个朋友没关系。我最讨厌的,就是太开放,尤其是性观念开放的女人!不管她多漂亮,都不行!”

  “大男人主义哦,没看出来啊,叶飞,你竟然有这种思想,太落伍了。我以为你的观念会新一点呢。”

  “我是男人,为什么不能大男子主义?难道要我去大女子主义么?那我是有病,精神病!”

  “可是,叶子,你不觉得,这样对女人很不公平么?你们男人可以有那么多女人,包括你,虽然你还只是个学生,可是看看你周围已经有多少可女孩子了?你自己都这样,有什么权利要求女人为你保持贞洁呢?”曾问的很认真,不过,当她发现叶飞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时,急忙说道:“我只是问问,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而已。”

  为了安抚叶飞,最后,曾还加了一句:“我永远都是你的!”

  直到这个时候,叶飞的脸色才算好了一些,“你说错了。我根本没要求你们都要对我保持贞洁。”

  “真的么?”曾惊讶地叫了起来。

  叶飞解释道:“当然。如果你们想其他的男人,没有问题,我不会阻拦,每个人都有寻找幸福的权利。只要是自愿的,我们以后还可以是朋友。”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选择和你分手,但是,如果不分手的话,就不许找别的男人,对么?”曾见叶飞肯定地点头,便问道:“可是,为什么你可以找那么多女人呢?为什么你不和我分手呢?”

  “因为我赖皮啊。”叶飞笑嘻嘻地说道:“我不会放弃别人,要么,你就离开我,要么,就继续和我在一起,没有其他选择。如果你也想找其他男人,那么,我们就分手。”

  “可是,这样很不公平。”

  叶飞说道:“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如果你不愿意忍受,可以离开我,我从没有强迫你一定要永远跟和我。”

  “可是,如果我既想要你,又想要其他男人怎么办?”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那如果换你呢?如果我要求你离开其他女人呢?你是会选择离开我么?”

  “我不会放弃你们任何一个人,除非她主动放弃我。”

  “我明白了。”虽然叶飞没有给出答案,可曾笑着点头。

  “明白就好。不过,我们两个似乎跑题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

  接到老二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叶飞正抱着曾睡的舒服,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

  睡梦中的铃声,听起来也显的那么急促。

  叶飞迷迷糊糊松开揽着曾的手,拿过电话,看也没看号码就按了下去,结果听到的,却是老二心急火燎的求救声。

  “叶子,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什么破梦,睡觉。”此时的叶飞,脑子还没清醒呢,以为自己在做梦,嘟囓了一句后,立刻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老二一听他挂了电话,都快哭了,急忙又打了过去。

  这一次,叶飞显然清醒了不少,至少知道骂人了:“你他妈没完了,靠,还让不让人睡觉?你妈的,有事儿明天再说。”说着,轻拍了下有些被吵醒迹象的曾,就想挂电话。

  “不要啊,叶子,救命,快来救命啊,哥哥求你了。”老二一听他又要挂电话,急的跟火烧屁股似的,都快哭了。

  “救命?救什么命?妈的,怎么都找我救命?你到底谁啊?”感情叶飞还没弄明白他是谁呢。

  “我是你二哥!叶子,快来救我。”老二没时间计较那个,尽量压低声音的吼道。

  “二哥?”叶飞忽然知道这是谁了,顿时一头雾水:“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不是跟小雨去玩儿了么?是不是我那个小姨子太厉害,把你玩残废了?”

  “是啊,你那个小姨子太厉害了,兄弟,快来救命啊,你再不来,哥哥就要去见上帝了!看在一个宿舍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点儿。”叶飞这时候充裕彻底清醒过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