件白色的,吊带儿式连身裙。白色的半根露趾凉鞋I色的发卡,哦,对了,手腕上还有一串白色的珍珠手链,以及,雪白的皮肤。

  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黝黑的柳叶完美,还有同样黝黑的睫毛和漆黑灵活的明眸。

  如此黑白分明的女孩儿,充满了一种干净的美感,仿佛整个身体都在闪烁着动人的光芒,虽然并不是特别漂亮,但却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目光。

  如此特别的女孩儿,让叶飞为之神醉。

  那个被黑三儿派去的打手吃惊地看着满地的同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离开这里一共才十几分钟时间,只是十几分钟,这些整天在一起的兄弟,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不敢相信,这些都是那个年轻人干的。这简直太疯狂了。

  黑三儿笑了,看了叶飞一眼,慢慢走到那个疯子的跟前,拍了拍明显在保持和那个疯子之间距离的手下,“你干的不错,来的很快。”

  那个手下艰涩地吞了下口水,看着地上的同伴,小声儿问:“他们,都是被那个……”

  黑三儿点点头。

  得到了确认的回答,这个打手忍不住为自己庆幸。看样子,如果自己留在这里,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肯定也会变成和这些家伙一样的地步。看看他们的伤,似乎都不怎么轻呢。

  “嗨,狼,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我最近太忙了,实在没时间去看你。等今天的事情解决了,我带你去喝酒。对了,忘了告诉你,狼,我给你准备了很不错的礼物哦,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黑三儿对那个疯子的态度让叶飞小吃了一惊,他表现的似乎太低下了点儿,有点儿谄媚讨好的意思。不过,换了谁面对一个功夫高强的疯子,估计都会有点儿不太自然。

  那个叫狼的疯子没理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血迹,眼神变的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犀利,越来越像狼的眼神,喉咙里也开始发出古怪的声音,呼吸变的越发的粗重,真的像极了一头陷入狂暴状态的野兽。

  女孩儿似乎对黑三儿没什么好感,把那个疯子的脸推向一边,不让他看地上的鲜血,不冷不热地说道:“叫我们来做什么?你又要他干什么?拜托你,不要再让他做那些事了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医生说,他每次看到血都会加重病情么?你总是叫他做这种事,他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呃,呵呵,我也是没办法。如果能不用狼出手,我也不会叫你们来了。你看看……”黑三儿指着地上那十几个手下,还有零星的鲜血,“这么多人都不是人家对手,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小芸,你就让狼帮个忙。你放心,我会给他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放心,我肯定给他把病治好!”

  这个叫小芸的姑娘对地上的鲜血和伤者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是一门心思把注意力放在那个疯子的身上。她轻轻抚摸着疯子干净的脸颊,叹口气,说道:“好吧。不过,你要说话算话!他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飞忽然开始吃醋了,女孩儿和那个疯子亲热的景象让他很不舒服,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我知道,你放心,小芸,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黑三儿拍着胸脯保证道。

  小芸点点头,虽然在和黑三儿说话,可眼睛却始终停留在那个疯子的身上。这个时候,刚刚被鲜血刺激的有点儿要失控的疯子已经渐渐安稳下来,看来,他对鲜血很敏感。

  “说吧,这一次,要做什么?就是他们么?很年轻啊。”小芸把目光从疯子的身上移到了叶飞他们的身上。先是扫过老二,老二发觉女孩儿在注意自己,立刻挺起来腰板儿。只是,他发现,女孩儿的目光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流连哪怕一秒,就转到了叶飞的身上。

  叶飞向女孩儿微微点头露齿一笑,很有礼貌很有教养的样子。哪知道,却惹来女孩儿一个大白眼。

  “对,就是他们。不过,那个小子不用算,他只是个普通学生。难办的是他,他叫叶飞,功夫很厉害,不对,他简直不是人!完全和正常人不一样。”黑三儿小声替女孩儿解释着。

  小芸点点头,没发表什么感想,只是对着疯子的耳朵耳语了几声,又指着叶飞,对他点点头,也不知道都说了什么。不过,当她说完后,那个疯子的眼神忽然变的狂热起来,一种嗜血的疯狂,浑身散发着凛然的杀气,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喉咙里发出低沉危险的嘶吼,整个人充都能察觉到的危险气息。

  “小芸,告诉狼,他一定要赢。如果他输了,我就完了!我会死,这里的一切都会变成他们的,为了狼,为了给狼治病,他一定要赢!”

  “我知道。你难道不信任他么?那你叫我们来干什么?”小芸很不高兴地说了一句,不过,还是对着狼又耳语了一句。仅仅是一句话,那个狼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变的比刚刚更加疯狂,暴躁。如果不是女孩儿时不时的在他胸口安抚性的抚摸一下,估计他已经冲出来了。

  黑三儿很满意疯子此时的表现,看到狼此时的样子,他相信,自己不会输了。对叶飞说道:“好了,我们准备好了,你呢?”

  他又恢复了刚才那种自信的气质,仿佛重新把一切掌控在手,“叶飞,真的好可惜。你还这么年轻,功夫又这么好。啧啧……这样吧,如果你们肯跪下向我磕头认错,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死,怎么样?”

  叶飞冷笑一声,“黑三儿,替自己准备棺材吧,今天,你死定了!废话少说,开始吧。”

  看到叶飞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黑三儿刚刚恢复的风度再次被破坏无疑,说到底,他只是一个从底层混起来的小混混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绅士。

  他向小芸点头示意了一下。

  小芸点点头,慢慢放开了按在狼胸前的手。

  当她的手开始缓慢离开狼的胸口时,这个疯子开始躁动不安的晃动身体,双脚不停的在地上踢踏着,压境直勾勾地盯着叶飞。直到那双纤长的玉手彻底离开后,叶飞忽然察觉一阵寒风扑面而来,一个仿佛闷雷般嘶吼的声音由远而近,眨眼间便以冲到身前。

  他没想到,这个疯子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几乎是一眨眼,他就冲到身前了。看着直直奔向自己喉咙插来,锋利尖锐的无根指甲,叶飞迅速从惊讶中恢复,抬腿踢向狼右腿的迎面骨,右手竖起,挡在喉咙前,左手成拳轰向疯子的小腹。

  “扑扑扑”连续三次碰撞,两个人在和对方闪电般接触后,又迅速分开。狼闪电般退回五米,停止不动,叶飞后退了三步。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们两人碰了三下,谁也没占到便宜,谁也没吃亏。叶飞的右手挡住了袭向自己喉咙的利爪,而他踢向狼右腿迎面骨的那一腿也被对方挡住,最后一下,他的左拳和狼的左拳硬碰了一下。

  力量很大,速度很快!叶飞心里闪过两条对对手的评价。

  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叶飞知道,对手没有尽全力,自己也没有马力全开,都留了后手。不过,狼的眼神更加疯狂了,散乱的视线凌厉如剑,眼睛睁的大大的。而他自己也很兴奋。这个狼,是他见过,功夫最强的一个家伙。虽然是疯子,可是,真的很厉害。

  小芸微微有些诧异,她甚至认为,叶飞肯定受不了狼的第一次攻击,可是,这个年纪不大的人不但没躲,反而硬是挡住了。甚至没有让突然袭击的狼占到任何便宜。她心里开始隐隐有些担忧了。

  黑三儿和老二都紧张地盯着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这场战斗,关系到他们的生命,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事实上,在狼发动突然袭击,几乎得手的时候,黑三儿差点兴奋的跳起来,而老二则差点叫出来。只是,还没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第一回合就结束了,显然是谁也不占便宜谁也不吃亏的两分局面。

  叶飞微微一笑,这一次,他发动了攻击。

  他的动作似慢实快,在其他人眼里慢悠悠的,却瞬间跨越了七八米的距离,来到狼的面前。太阴指夹杂着森森寒气,在他穿花蝴蝶般飘忽的步伐中,连续点向狼的十二处大穴。只要点中一处,就算不能马上结束战斗,也可以奠定胜局。

  耳中忽然爆发了一声怒吼,狼的身影在他眼前消失了,接着,粗重的喘息声在背后出现。

  叶飞就知道,不可能一次性解决对手。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家伙不但速度极快,而且,竟然还这么灵活,竟然可以绕到自己的背后去。

  狼的十根尖锐的指甲从两侧插向叶飞的两肋。

  叶飞相信,以他的力量而言,如果让他击中,那刀锋般锋利的指甲肯定会穿破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已经到了自己的后面,招架不及,而且,他是从两侧攻击,如果向两边躲,肯定躲不过。向前的话,一定会被对方追击,所以,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