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叶飞闷着头想睡觉,这些天他就有点儿休息不好,晚上总有事儿,难得今天清闲,准备在宿舍睡上一整天。

  可是,他闭上眼睛,就被老大拽起来了,说要见见师父的功夫,死活非要他漏一手儿。 还说既然要学,自然要看看师父的功夫如何。

  叶飞给气坏了,很想说:你们爱学不学,不学滚蛋。 可是,看老大他们殷切期盼的眼神,最后无奈,还是从床上爬了下来,过了十分钟,才重新回到床上倒头睡觉。 老大他们则围着那杯被冻成冰块儿的热水发呆,啧啧有声地赞叹。

  只是,很可惜,他几乎刚闭上眼睛,刚刚觉得自己似乎睡着了,就被老大他们吵醒。 睁眼一看,老大老2好像都要打起来了。

  问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俩人竟然在争夺大师兄的名位。

  既然叶飞答应都教,那自然要按照先来后到排个次序,结果,这一排就排出麻烦来了。 老2说,他入门时间早,自然要当大师兄,老大老三老五算是一同进门,所以一切照旧,只不过他和老大换了个位置。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老大不干。 在宿舍里,他都当了好几年的老大,现在突然让他当老2,难免心里不平衡。 而且,老2也不过比他早上一个小时,就为了这一个小时,竟然让他当老2,说死也不干。

  俩人就为了这点儿,争的面红耳赤。 倒让老三老五看了半天笑话。 反正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也没想争大师兄地位子,自然是乐的有热闹看。

  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以后,叶飞那个气啊。 这些家伙,就为了这么点儿事儿就把自己吵醒,简直太孙子了,气的他吼了一嗓子:“争什么争。 要争出去争!”然后蒙头就睡。 别说,这一嗓子还真管用。 过了一会儿,老大他们还真乖乖的出去了。

  正睡的迷迷糊糊昏天黑地,做梦梦到自己娶了罗语玫,柳叶,飘雪,林诗儿,曾婧。 陈雪儿,陈雨儿还有张玲当老婆,刚喝了合卺酒,正准备脱衣服上床,来个一龙战八凤的时候,一阵急促刺耳,坚持不懈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美梦里拽了出来。

  正梦到关键时刻,叶飞实在不舍得离开。 当下翻了个身体,对那音乐声置之不理。 可惜,这音乐声就好像来家收水费地居委会大妈一样,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烦的精神,没完没了地响个不停。

  终于,在这场较力中。 叶飞输了。 他愤怒地翻身坐起,骂了一句:“你们就不知道帮我接下电话啊?非得让我起来自己接!”等他说完,这才发现,整间宿舍就自己一人,老大他们都不在。 电话在桌子上顽固地响着。

  “靠!”他恨恨地骂了一句,拿过电话,憋着气,做好臭骂对方一通的思想准备。 可是,等他看到电话上那个双字名的时候,蕴着的火气一下子泄了个一干二净——柳叶。

  “喂。 柳叶啊。 ”

  “是啊。 你干嘛呢?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是不是泡妞呢?”电话里,柳叶的声音很清脆。 很兴奋。

  “没有没有,我睡觉呢。 昨天折腾一夜,累的不行了。 怎么了?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么?找你聊天不行啊?”电话里,柳叶的声音微带着喘息,小姑娘似乎在运动。

  “你干嘛呢?现在。 ”

  “跑步呢。 ”

  叶飞晕倒,太佩服这丫头了,估计,她昨天也玩了一夜,竟然不用补觉,果然厉害。

  叶飞说道:“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对了,今天早上你还说找我有事儿呢,是不是要我替你出气报仇啊?”

  “呀,你真地好聪明啊。 ”电话那边的柳叶故做惊讶地叫了起来,眼睛笑眯眯地,变成了一弯月芽儿。

  叶飞嘿嘿一笑,没说话。

  “那个,你真有那么厉害么?那些人可多了,二十多个呢,你到底行不行啊?别到了地方就不行了,那我可丢人了。 ”

  “嗨,怎么说话呢?信不着我你找我干嘛?”叶飞不满地嚷了一句,自信地说道:“放心吧,我说了,只要不是二十多个高手,只要没有火器就行!”

  “真的?好啊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十一点我给你电话,到时候再说吧。 ”

  “成。 不过,你先跟我说说,对方是什么人?干嘛的?”

  “他们啊,一帮小混混而已,你不会是怕了吧?”

  “怕?别扯淡。 行了,晚上等你电话。 ”

  挂了电话,叶飞看了下时间,下午…。 想了一下自己是几点睡的?好像七点左右。 竟然睡了八个小时,可叶飞还是觉得很困,好像不是八小时,而是八分钟一样。

  他想起了刚才那个梦,脸上一脸幸福,或者说**的笑容:嘿嘿,这么多美女都娶回去,爽啊。 罗语玫,柳叶,飘雪……飘雪?柳叶不就是飘雪么?怎么成了两个?

  “嗨,老四起来了?”老大他们几个一身球衣,拍个篮球回来了。 原来,这几个家伙竟然出去打球了,这让叶飞惊讶极了。

  这些家伙懒的出奇,自从在宿舍装上电脑以后,那个篮球放在老大床下至少一年都没人碰过了。 上次叶飞找东西在老大床底下翻了翻,发现那个篮球竟然穿上了衣服——外面落了一层的灰。 今天这些家伙,怎么想起来出去打球了?

  “你们几个,打球去了?”叶飞不太相信地问了一句。

  “是啊。 怎么了?”老2一屁股坐到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汗流浃背。

  “我x,新鲜啊。 ”叶飞一翻身从床上下来,从老大手里抢过篮球拍了两下,“上一次,你们出去打球是什么时候地事儿了?我记着。 好像都一年多了吧?怎么今天想起打球了?”

  “他们俩斗牛去了。 ”老三老五老大老2强多了,虽然也是气喘吁吁。 却没老大老2那么浑身汗水都流成小溪了。

  “是啊,他们俩斗牛,谁赢谁当大师兄。 ”老五嘿嘿笑着,显然,今天这场球打的很舒服,或者说他看的很舒服。

  想想也对,老大老2的技术都不错。 今天为了争夺大师兄的名头,肯定都拿出吃奶地力气,观赏性强是一定的。

  这时候,叶飞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两个家伙看起来比老三老五狼狈许多,还以为两个家伙打球卖力,却原来是有赌注地。

  叶飞笑问道:“那你们谁赢了?”

  “靠!”老2骂了一声,一脚踢在落到脚边的篮球上。 而老大却在一边嘿嘿嘿嘿直笑。

  这副情景落在眼里。 再笨地人也明白怎么回事儿了,肯定是老2输了。

  “行啊老大,我记得你一年多没碰球了吧?老2偶尔还跟别人玩两把,你竟然赢了,厉害!”

  “一般一般,我也是运气好而已。 老2还是很厉害的,哈哈哈哈。 ”老大得意的表情,透着一股子志得意满的架势,惹的老2很不满地哼了一声儿,“你就是运气好!靠,要不是我扭了脚,最后肯定我赢!**。 ”

  一听这话,老大也不干了,“哎,老2。 这话可就不对了。 哥哥可没耍赖。 你自己脚上功夫不行,你能怪我么?又不是我让你扭地。 ”

  眼见两人一句不和。 又要开吵,叶飞急忙叫道:“行了,别吵了,不都已经比完了么?还吵什么吵?老大,你都赢了,怎么也得让人家发发牢骚。 老2,输了就是输了,别找那么多理由,下次赢回来不就完了。 ”

  两边各打五十大板,叶飞这稀泥和地,也算成功,至少俩人再没刚才那么重的火气。 不过,他忽然想起正给他当苦力熬药地童言和林泉二人,要说入门时间,这两位可比他们早了好几天,如果让老大知道,他也不是大师兄,最多能排老三的话,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这里,叶飞登时一阵好笑。

  “怎么了老四,你笑什么呢?我怎么觉着,你那不是好笑啊?”老大被叶飞笑的心里直发毛,心里有点儿打鼓,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哦,没什么,就是想起个事儿来要跟你们说一声儿。 ”见四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这里,叶飞也不打算瞒着,笑呵呵地说道:“我前几天收了俩徒弟,现在正跟家给我干活儿呢。 我现在正式宣布,老大你是三师兄,后面的挨个往下排。 ”

  “你说什吗??”这一闷棍,可把老大砸的不轻,费了半天力才抢到个老大地位子,转眼间就变成老三了,“我x,你说什么呢?开什么玩笑?你什么时候收的徒弟?我怎么不知道?我x,我怎么那么倒霉啊?”

  “哈哈哈哈,好,太好了,哈哈哈哈,太好了,老四,叶子,师父,你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哈哈哈哈!”老大吃瘪的表情让老2心情大好,眼看着老大眨眼间就变成了老三,虽然自己一样也变成了老四,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老2老四有什么区别呢?真要说起来,老四要比老2好听多了。 老2老2,靠,谁他**起的这个词?

  老三老五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有老大,一脸悲愤:“叶子,你早怎么不说啊?你要早说,我还跟他争个屁啊?不行,他们不算,咱们是兄弟,跟别人能一样么?咱们自己论……”

  不得不说,老大还是很有鸵鸟精神的。

  “那怎么行?我说,三师兄,你不是这么输不起吧?”老2怎么可能让老大关起门来当皇帝?

  “行了,就这么定了。 ”叶飞不想跟他们吵,站起来一拍桌子,“走,吃饭去。 ”

  “对了,叶子,咱们这个门派,叫什么啊?以后出去,有人问起来,我们怎么跟人家说?”吃饭地时候,老五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这个问题,把叶飞难住了。 他知道自己练的是什么功夫,也知道师父是谁,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门派是什么。

  “怎么了?说话呀?靠,你不会是不知道吧?”见叶飞有些犹豫,意识到问题似乎有些严重,老大忍不住往最恶劣的地方猜了一下,哪知道,竟然一猜即中。

  “我没有门派。 ”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算那个门派的,叶飞只好实话实说。

  “我x,牛B。 不过,这样也好,自由。 ”老三对这个问题倒不是很在意,只要有真功夫,谁还在乎这个?

  “对了,叶子,等一下,你不去黑豹酒吧看看?你真不担心那个小丫头把你的酒吧你拐走?”老2始终都在惦记那个酒吧。 不管怎么说,那么大一个酒吧,可是值不少钱的。 功夫再高,也得吃饭不是?

  “有什么好担心的?”叶飞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不过,等一下看看也好,也许咱们能帮上什么忙儿呢,人家毕竟是个小姑娘。 ”

  对于这个提议,老大他们是举双手赞成,吃完饭再去酒吧喝喝酒,泡泡妞,这日子,给个县长也不换哪。

  老大说:“操,给我我就换。 ”

  让叶飞没有想到的是,黑豹酒吧竟然在一天时间里,就被小芸给完全控制,丝毫没有耽误生意。 叶飞以为,黑豹酒吧还得关上两天才能再次开业呢。 唯一和过去不同地,大概就是没有黑三儿在时,在酒吧街上四处乱晃地那二十来个专业打手——这些家伙现在都跟地下训练场关着呢。

  刚进酒吧,迎头就撞上了老肥。

  这个家伙愁眉苦脸的,顶个熊猫眼正四处踅摸呢。 到现在为止,黑三儿死亡地消息还没有传出来,小芸严格控制了一切,对酒吧内部员工宣称,黑三儿临时有事,出门办事了。 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至于外面,压根儿一点儿风声都没收到。 如果黑豹酒吧晚上没有开业也就算了,可偏偏一切正常,任谁也想不到,这个酒吧街上最好最有名的酒吧,一夜之间换了主人。

  别人不知道,老肥自然也不知道,现在出来,就是想打探打探消息。 他跟家窝了一整天,几次想要逃跑。 不过,最后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到了晚上,这小子立刻出来,准备打探消息,看看黑三儿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进酒吧,迎头就碰上了叶飞!(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