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玲声音不大,却把叶飞吓了一跳,正所谓做贼心虚,他担心万一被人撞见,有理也说不清啊。 所以,便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张玲饱满鼓胀的乳峰。

  “还不放开?”叶飞松开手,张玲却依然扭着他耳朵,心里气愤,却再也不敢像刚刚那样摸人家女孩儿的私秘密处。

  叶飞本身就对女孩儿的那对儿乳峰垂涎不已,加上被张玲激将,心里有气,便放肆一下,感受了那鼓胀乳峰的手感。 现在再让他做,就没那个胆子了,毕竟人家也是个清白的女孩子。

  那张玲揪着叶飞的耳朵,倒没怎么用力,只是耳朵本就非常脆弱,虽然没用力,可感觉却也不好,叶飞见她发愣就是不松手,气的够呛,“发什么花痴呢?快放开!”

  张玲这才松开他的耳朵,心脏就像一只白兔般,蹦跳不停,身体都有点儿不太管用了,好似被那种麻酥酥的感觉电到。

  叶飞揉了两下耳朵,看她呆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便出声问道:“喂,想什么呢?”

  张玲看到叶飞的手在自己眼前摇晃,顿时想到,刚才就是这只手占了自己的大便宜,顿时气极,却不敢再去扭人家耳朵,只是抬腿在他膝盖处踢了一脚,“大色狼,敢占我便宜,看我不踢死你!”

  张玲的脚很重,一脚踢的叶飞抱着腿叫痛,愁眉苦脸地说道:“你不扭我耳朵。 我能那么干么?这会儿你倒有理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

  “且。 ”张玲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只是看着粼粼水面发呆。

  叶飞问道:“干嘛呢?装思想者呢?”

  “去。 ”张玲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

  叶飞心里苦笑,说道:“没啥事儿了,咱们是不是回去?再等一会儿就快亮天了,被那些早起的家伙看见多尴尬。 ”

  “看见就看见。 有什么尴尬地?你是不是怕你家林恃儿生气啊?且,没想到。 你的胆子这么小,刚处几天啊就怕成这个样子!”

  张大美女这话里透着浓浓的醋味儿,可她自己却好无所觉。

  叶飞心里一动,试探道:“我倒不是怕她,我是怕你啊。 被人看见,我是个男的倒没什么,大不了跟诗儿解释一下。 你就不行了。 没准儿就有人误会你张大小姐半夜偷偷溜出来跟我约会,保不齐得传成什么样儿呢,你就不怕?”

  “去死吧你,谁跟你约会?不要脸,大色狼!”张玲俏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女孩儿又气又羞的娇俏神情,让叶飞砰然心动,忍不住口花花地调戏道:“对对对。 不是约会,这么幽静地地方,怎么能叫约会呢?应该叫幽会……”

  叶飞的表情很下溅,笑地很**。 张玲第一时间就察觉出他要说什么,在他说出那个词后,便故技重施。 拧住了他的耳朵,而且非常用力,让他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叶飞根本没料到张玲竟然又拧自己的耳朵,也没躲,让女孩儿拧了个正着。 女孩儿含羞出手,俏脸儿通红,用上了力气,叶飞顿觉耳朵上一阵剧痛,“哎哟哎哟,别拧别拧。 干嘛啊你。 拧上瘾了是怎么着?”

  叶飞气急败坏地把耳朵从张玲的魔爪中拯救出来,“暴力女。 你疯了?”

  看着叶飞抓耳挠腮地揉着自己的耳朵,张玲得意地哼了一声,一扬头,“谁让你嘴贱的?你要是不乱说,我干嘛要拧你?”

  “这能怪我么?”叶飞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站起来就往外走,“走了,回去睡觉。 再待一会儿,耳朵非让你拧掉了不可!”

  “你这么急着睡觉干嘛?你是猪啊,就知道睡睡睡!”

  让叶飞惊讶的是,张玲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一副怒发冲冠地模样,让他愣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这位大小姐了。

  “看什么看?你不是要回去睡觉么?怎么还不走?”

  叶飞以为这位大小姐的怒火是装出来的,不过,似乎有不是,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在生气。 可是,她在气什么?

  不得已,叶飞又坐回到石凳上,无奈地看着张玲,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什么也说不定。 ”

  叶飞明显感觉到,今天晚上,这位美女作家的心情很不平静,波澜壮阔的,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伤心一会儿发脾气。 这种情况,排除性格上的因素,就是这人遇到什么事了。

  张玲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幽幽叹息一声,说道:“我好嫉妒,好羡慕诗儿。 ”

  这句话,把叶飞弄傻了,没想到张玲竟然说出这句话来,心里有一丝窃喜: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你别想歪了!我可不是看上你了。 ”张玲看出他地想法,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我羡慕她,是因为她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以和男朋友在一起!”

  叶飞心说,不是我想歪了,是你自己说的不清楚,这能怪我么?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道:“你也可以啊,你既然和男朋友分手了,那就在学校找一个好了,我相信,以你的条件,只要你愿意,咱们学校肯定好多人愿意跟你双宿一起飞,这个不是问题。 ”

  “我知道,可是,我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什么?”

  “你了解女人么?”

  张玲没有回答叶飞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很奇怪地问题。 然后,不等叶飞回答,摇头苦笑道:“你不了解女人,你一点儿都不了解。 女人和男人是完全不同地,尤其是在交际上。 ”

  叶飞被她说的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我和诗儿是好朋友,很要好的那种。 可是。 就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所以。 我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比她的差!很奇怪是么?”张玲抬眼看着叶飞,说道:“你们男人之间,不是这样吧?”

  “其实,也不一定啦,攀比之心世人皆有,不光是女人。 ”叶飞皱着眉,摸了下脑袋。 “不过,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你说,你不希望自己地男朋友被……”叶飞不是很确定,犹疑地说:“被我比下去?或者说,比不上我?是这样么?”

  张玲没说话,却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叶飞的问题。

  叶飞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大笑话,很大很大地笑话。 张玲竟然担心找不到一个能超过自己的男朋友。 这种想法简直太有意思了。

  他当然不觉得自己很差,事实上,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很优秀。 不过,这个身体地前任主任人,显然配不上这个词。 而且,他更不相信地是。 这个世界就找不到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 他自信,却不自大。

  叶飞觉得,这完全是张玲攀比地心思在作怪。 或者说,这是因为林恃儿滨海大学历届最美丽校花的名头,让她产生了这种错觉:林恃儿地男朋友,怎么可能不优秀呢?

  有这种想法的人应该不少,这是很正常的逻辑思维产生的结果。 只是,他没想到,林恃儿的好朋友,和自己也很熟悉的张玲也会有这种想法。

  “你笑什么?”张玲很不满地瞪着他。 说道:“我警告你。 你再这么笑下去,我就掐死你!”

  “没什么没什么。 我就是很想笑,呵呵。 ”叶飞终于收起笑声,不过,脸上仍然带着笑意,“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 不过,我觉得,这个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我不是说自己很差劲儿,这点儿自信我还有。 只是,我更相信,不比我差甚至比我更优秀的人,大有人在,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 给自己一个机会吧,也给别人一个机会。 ”

  有一句话,叶飞没说,就是“如果实在找不到,就找我吧”。

  张玲没有说话,静静地低着头,似乎在认真思考叶飞地话。

  叶飞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儿什么,可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这件事,扯了半天才发现,竟然和自己有关系,这让他哭笑不得。

  过了一会儿,张玲才幽幽地叹息一声,说道:“叶飞,你很爱诗儿么?”

  这个问题,让叶飞一愣,下意识地回答:“当然。 ”他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仿佛要发生什么事了。

  张玲忽然抬起头,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的眼睛紧紧地注视着他,语气犹豫却坚定:“叶飞,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叶飞被她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位大小姐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太让人吃惊了。 不过,这个要求,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天降福音,毕竟,张玲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加才女,光出版地小说就十几本了。 叶飞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可从来都只是想法而已。 张玲和林恃儿实在太亲密了,想踩两条船的话,非翻船不可。

  而且,天知道,这是不是林恃儿的一个试探自己的阴谋,让自己的好朋友出面考验自己!

  一想到这里,叶飞就觉得这事儿透着一股怪异的气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 这张玲不是没人追,怎么会单单看上自己?而且,她和诗儿还那么要好!这种挖好朋友墙角的事儿,她应该做不出来。

  一定是!

  想到这里,叶飞立刻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行!”

  ......

  这几天心情很沉重,每次看到那些图片,眼泪都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让我几乎不干再去看那些悲惨的画面。

  祝福那些逝去的人们,一路走好。

  祝愿活着地人们,坚强地活下去。

  2008,多灾多难地一年,我们中国人,一定能够顶过去!中国加油!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