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叶飞拒绝了,陈刀也没有继续说,只是,叶飞看他的笑容,总觉得很是诡异,笑的很有意味,似乎在期待什么,和上次介绍曾婧给他时一样。

  叶飞心生警惕,急忙说道:“你可别打我主意啊。 再说,我现在哪有那个闲工夫?”

  陈刀笑了笑,说道:“算啦,你不想那就算了。 你小子,没事儿从不来我这儿,说吧,今天来找我什么事儿?”

  说起这个,叶飞立刻把女秘书小琳抛到脑后,坐直身体,“刀哥,最近李文直有什么动作没有?”

  陈刀瞥了他一眼,“怎么?害怕了?”

  “害怕?”叶飞不屑地嗤笑道:“说真的,李文直还真没放在我眼里。 不过,这么下去,太被动了,只能等着他出招,我不喜欢。 ”

  “那你想怎么样?化被动为主动?”陈刀扬眉道。

  如果是在昨天之前,叶飞估计会说,直接去暗杀了李文直。 可刚刚李玉的话,让他做不出这种事。 他不想伤害这个钟情自己,甚至甘愿背叛家族的女孩儿,这样太残忍了。 他倒从没考虑是否能成功,和成功后的麻烦。

  李文直是滨海的地头蛇,势力庞大,关系网极广,这种人如果突然被人暗杀了,肯定会引发巨大震动。 这些叶飞都没有考虑过,这和他过去的经历有关。

  在宫里当供奉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出皇差地。 加之皇帝信任,即便他惹出再大的麻烦也没关系,自然会有朝廷有皇帝替他收尾。 这也养成了他做事不喜计较后果的习惯,一如当初借力打力暗算李向的事儿,如果他能考虑一下后果,或许不会做的那么绝,至少那个GAY。 不一定会出场。

  叶飞摇摇头,信息太少。 而最有力的一招还不能随便用,让他毫无头绪。

  “我这里也没什么消息,李文直是个老狐狸,他要是想瞒什么,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打听到的。 叶子,要我说,你就待在我这里算了。 老狐狸再嚣张,也不敢冲进这栋楼里抓人。 ”

  叶飞当然不会答应,这就等于说他叶飞怕了李家,怕了李文直甚至怕了李向,这可绝对不行。 大不了鱼死网破,缩头乌龟他是绝对不做地。 当初脸皇帝的女人都敢上,更何况一个小小地土豪?

  在叶飞眼里,陈刀和李文直这种人。 一直是很不上档次的土豪劣绅级,从来没觉得他们有多了不起。 如果是当初没来到现代的时候,别说这种人了,当初那些朝廷官员可没少杀,甚至脸那些封疆大吏都不放在眼里。

  当然,和陈刀的关系好。 是因为陈刀对自己好,这和对方的身份没有关系。

  虽然时间换到了现代,可如果因为害怕而躲起来,叶飞觉得,自己还不如去杀了李文直算了。

  不过,陈刀的话让叶飞有些疑惑,“李文直有必要隐瞒么?如果他要对你动手,隐瞒些什么是应该的,可我只是个学生,是个小老百姓。 他有必要这么谨慎么?”

  看陈刀笑地很奇怪。 叶飞更是一头雾水。

  “可也没必要特意做什么布置啊。 ”陈刀说。

  这一句话,把叶飞差点噎死。 是啊。 人家是什么人?滨海的大亨啊,黑白两道通吃啊,除了陈刀,整个滨海估计都没有能入他法眼的人物了。 自己这种小人物,人家凭什么那么小心?特殊布置?用的上么?

  说这话的时候,叶飞和陈刀都没预料到,李文直还真没把他当成小人物。 当然,也没当成什么太了不得地大人物。 如果真像叶飞想的那样,估计,李文直早就动手了。 林诗儿是林家的大小姐,这一点足以让李文直有些忌惮,但也仅仅是忌惮而已。

  不得不说,李文直这老小子还是很有一手的,至少,让自以为什么都知道地陈刀吃了个暗亏。

  陈刀这里得不到消息,叶飞也不想继续留下了,现在虽然看起来很闲,可实际上,能做的事情很多,他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陈刀的身上,那样太奢侈了。

  见叶飞想走,从不强留人的陈刀竟然说什么也不同意,硬是半逼半求的把叶飞按在了沙发上。 让叶飞很是无奈。

  “你想干嘛?我说了,我不会躲在你这里的。 ”

  “我没说这个。 ”陈刀摆摆手,一脸八卦地说道:“问你个事儿,你和林诗儿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这个问题让叶飞有些措手不及,“什么哪一步?”

  “臭小子,跟我装糊涂是不是?这里就咱们两个,你告诉我,我也不会对别人说,出你口,入我耳,再没第三个人知道,你怕什么?”

  拙劣地激将法!叶飞撇了撇嘴,不明白这个陈刀干嘛这么八卦?这种事儿有什么好打听的?

  叶飞说道:“那你先跟我说说,你那个女秘书怎么回事儿?”

  “我倒不是不想告诉你,不过,这种事儿,最好还是你自己问。 ”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哈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么?刚才我都让你看了,说还不能说?”这个时候的陈刀,哪里有一点大亨的样子?

  见叶飞不说话,他继续说道:“说起这个来,不得不说啊,你那个药可真管用啊!啧啧,简直太强悍了!”

  “什么药?”

  “就是你做的那个什么,九阳丹嘛。 ”

  “哦。 ”这个陈刀早就跟他说过了,效果很好。

  “真是厉害啊。 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啧啧。 ”

  叶飞傻眼了,听陈刀这话,那个药他自己用了?

  “那个药,你用了?”

  陈刀得意地说道:“是啊,就刚刚嘛。 嘿嘿,我就吃了一粒。 哈哈,弄了一个多小时呢,要不是你来,我估计还能再坚持一会儿!叶子,你可发了,这个药我敢保证,绝对大卖!”

  这一点倒不用陈刀提醒。 他相信,只要真有效果,肯定不愁销路。 他只是有些担心陈刀。

  “那个药,你最好不要用。 你的病刚好,最好还是巩固一段时间,毕竟还在恢复阶段。 虽然不忌那种事,不过,最好还是不用药。 什么药都不要用,防止透支过度。 等时间长了,彻底恢复以后再说吧。 ”

  对这种事,陈刀绝对不会开玩笑,很郑重地点头,“我知道。 刚才就是想试试而已,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

  叶飞点点头,“那没事儿我先走了。 ”

  既然从这里打听不到任何消息,叶飞也不打算再待下去,他准备去黑豹酒吧看看,那里将会成为他地秘密基地,所有可能受到威胁的,没有自保能力的人,都会被送到那里。 当然,这也要看情况。 如果李文直还有一点理智。 他也不打算这么做。

  这一次,陈刀没有拦他。 看来,刚才真地只是想知道叶飞和林诗儿发展到哪一步才留人地。 这让叶飞有些想不通。

  出了办公室,陈刀的女秘书小琳正安静地坐在办公桌后看电脑屏幕,精神很集中地样子,让叶飞心里感叹,到底是大集团,即便是个花瓶也这么专心!他蹑手蹑脚地顺着墙根儿想溜出去。 没想到,刚走了几步,就被叫住了。

  “叶子,这么快就走啦?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

  小琳地声音在后面响起,叶飞无奈地停下。 虽然他不想跟这个女人发生点儿什么,可毕竟也是个美女,不好直接拒绝,“那个,我看你专心工作,不想打扰你,我刚好有点儿事儿,先走了,你忙吧。 ”

  看他逃命似的要跑,小琳嗤地一声笑了,“什么工作啊,人家玩游戏呢。 ”

  靠,花瓶就是花瓶!指望花瓶专心工作,那是做梦。叶飞心里骂了一句,嘿嘿笑道:“那你继续玩儿吧,我先走了。 ”

  “哎,急什么啊?陪我说会儿话嘛,人家一个人好无聊地。 ”

  看着女秘书小琳嗲声嗲气地跟自己撒娇,叶飞浑身打了个冷战。 如果换了其他时候,这样一个美女他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刚看到她跟陈刀的事儿,他哪里还能提的起兴趣?尤其是她还不是陈刀的女人,叶飞就更受不了了。 因此,叶飞根本不给她机会,摆着手,逃命似地跑了。

  叶飞离开后,陈刀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看着正玩着游戏的小琳苦笑道:“我说大小姐,虽然你只是名义上地秘书,可就是装装样子也好啊。 让别人看到成什么了?万一哪个大客户看到我的秘书上班期间玩游戏,我这公司也不用开了。 ”

  “且,开不成就开不成,一个破公司有什么好干的?还逼的本小姐坐在这里,要我看,不开最好。 ”小琳瞥了陈刀一眼,不屑地说道,手里却没停,仍在玩着游戏。

  陈刀被她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翻了翻眼睛,转身就要走,却被小琳叫住了。

  “陈刀,等一下,我问你个问题。 ”

  “问吧。 ”陈刀摊开手,等她问。

  “我就想问问那个叶飞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那么看重他?还有,他真的是林诗儿的男朋友么?”小林说道。

  “当然,这还能骗你?”

  “你就是因为林家,才那么看重他的?”

  “当然不是。 ”陈刀否认道:“我认识他地时候,他还不是林诗儿的男朋友呢。 怎么了?怎么想起问这个?”

  小琳咬着嘴唇,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问道:“那你干嘛那么看重他?就因为他治了你的病?不至于吧?”

  其实,这个问题。 陈刀也说不清楚。 之所以把叶飞引为知己,完全是一种感觉。 就像小琳说地,治个病而已,不至于。 当然,这种唯心的东西是没办法说清的,他也不打算说,苦笑一声。 摊开手道:“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感觉吧。 ”

  小琳眼珠儿转了转。 然后便像无事一样,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到电脑上,继续游戏。 陈刀无奈地摇摇头,知道自己管不了这个大小姐,扭头回办公室了。

  叶飞离开云海大厦后,直接去了黑豹酒吧。 这里是他地秘密基地,今后会有大用。 由不得他不关心。 而且,黑豹酒吧关了那么多人,不安定因素很浓,他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乱子,否则,他就只能让陈刀帮忙保护身边的人了。

  酒吧白天是不营业的,事实上,黑豹酒吧刚刚关门没几个小时。 叶飞到了地方。 先给林芸打了个电话,然后在门口站了会儿,没多久,林芸来开门了。

  林芸显然在睡觉,这几天,林芸一直都在酒吧休息。 因为工作很多,她刚刚接手,要做的事情很多。 而且,她地哥哥一直就在下面的训练场看着那帮打手,她也不放心一个人离开,所以一直都没回家。 酒吧关门地时候天都快亮了,她也是那个时候才躺下休息,这个时候,正睡的香呢,被人打扰自然不会高兴。 所以。 也没给叶飞笑脸,只是微微侧过身子。 让叶飞进门。

  叶飞也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看着睡眼惺忪的林芸嘿嘿一笑,侧身进门,进去地时候,还在女孩儿柔软地胸部擦了一下,心中一荡。

  林芸感到自己的胸部被碰了一下,有看到叶飞地表情,低声骂了句后,把门一关,也不理他,直接就往办公室走,“我去睡觉了,你自己随便,要喝酒自己倒。 ”

  叶飞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喝酒的,所以,就跟着林芸一直来到办公室。

  “你干嘛啊?不是说了,要喝酒自己倒么?”林芸站在办公室门口挡着,不让他进。

  “我来可不是为了喝酒的。 ”叶飞嘿嘿一笑,在林芸的身上扫了几眼。

  林芸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裙,胸口秀了一只小狗,布料很厚,里面的情形看不清楚。 头发散着披在肩膀上,倒有一种海棠春睡的慵懒之美。

  “那你干嘛?”见叶飞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林芸下意识地掩了下胸口的衣襟,警告道:“你可别打鬼主意,我们可说好了,我只给你打工,可不陪你睡觉”

  叶飞被她说地脸都红了,没想到,自己在人家眼里竟然是这么个角色,很不爽。

  “我倒是想,可也得有胆子啊。 ”说着,往女孩儿的腿上看了一眼,“那里藏着一把枪吧?”

  上一次,女孩儿的枪法可是让他大开眼界,快,狠,准,简直神了,甚至都不用瞄准,抬手就打。 这样的枪法,叶飞可不敢保证能躲过去。 如果不能近身,他估计,自己不一定是这女孩儿的对手。

  “你猜呢?”林芸瞪了他一下,无奈地把叶飞让了进去。 在叶飞抬脚想进门的时候,林芸忽然想起刚才被他趁机吃豆腐地事,急忙躲开一点儿,眼睛警惕地看着他,双手掩在胸口上。

  叶飞本来还真打算再占下便宜,可人家那么警惕,自己也不好做的太过分,暗暗可惜着进了门。

  叶飞刚在办公室站住,就听到后面林芸忽然尖叫起来,叫声尖锐极了,震的他耳朵直响。

  这是怎么了?抽什么风呢?想杀人是怎么着?叶飞奇怪地看着林芸。

  在一声尖叫过后,林芸忽然展现出让叶飞即便在巅峰时期也自愧弗如的速度,闪电般冲到贴墙放着的一张单人床边,然后又闪电般伸手,抓起了两件粉红色的衣物。

  叶飞在奇怪了一下后,立刻看清那两样衣物是什么——一套粉红色的内衣,小内裤上还印着一只可爱的泰迪熊!

  她的内衣在床上?那么,现在她的身上……丰富地想象让叶飞地脑子嗡的响了一声儿,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刚在酒吧门口碰了女孩儿胸部地时候,为什么会觉得有两个硬硬的凸点,那个原来是……

  叶飞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到女孩儿的胸部,聚精会神的,似乎想看出睡裙,看透里面的东西。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打出来!”女孩儿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懊恼,似乎在怨怪自己,为什么把这个忘记了。

  “哈哈,没想到啊,你睡觉的时候还真是,真是……嘿嘿,真是健康呢。 ”

  裸睡有益健康,可叶飞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他本来想说“香艳”的,不过看看女孩儿要发疯的表情,还是没敢说,“我可以问个问题么?”

  “问吧。 ”林芸说。

  “那个,我就是想问问,你既然喜欢这样睡,干嘛还穿这个?”叶飞指了指女孩儿厚厚的睡裙。

  “你管得着么?”女孩儿的声音很大,几乎是吼出来的,证明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很火大。

  叶飞讪讪一笑,“没什么,就是奇怪而已,哈哈。 ”

  “废话!你会光着身子见客人啊?”

  “啊,有道理有道理。 ”嘴上虽然这样说,可他心里却加了一句:如果是美女的话,也无所谓。

  “哼哼,别那么多废话了,说吧,你这么早过来干嘛?不会就是想气人来的吧?告诉你,叶飞,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我今天要你好看!就算你是老板也一样!”林芸恶狠狠地对叶飞说道,右手却自然地搭在腿边。 叶飞记得,她的枪好像就放在那个部位。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