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直到叶飞二人逃出停车场,陈刀的人都没到,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是没到。 这让小琳很恼火。 美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小琳驾着宝马,直接冲到了陈刀的家。

  说起来,这还是叶飞第一次来到陈刀的家。 一路上,他都在想,陈刀这个滨海大亨的家,该有多么奢华?那些富翁的住宅,叶飞见的并不多,充其量,也就是去过曾婧的家,给叶飞的感觉是,很漂亮,很舒服,只是不够“大”。

  当然,这个不够大,也分跟谁比。 叶飞在皇宫住了几十年,虽然不是皇宫的主人,可毕竟住了几十年。 和皇宫一比,曾婧的别墅就显的小多了,也寒酸多了。 只是,不知道这陈刀的家究竟是什么样儿的?叶飞猜,肯定比曾婧的别墅来的大,也来的漂亮吧?

  这一次,他猜错了,陈刀的家甚至还比不上曾婧的家。 只是一栋很普通的别墅,院子也不大,勉强达到曾婧别墅的三分之二吧。 装修也不够豪华,很简单,很朴素,而且显的有些冷清。

  “呵呵,叶子第一次来吧?我这个家,可比曾婧那个富婆差远了,你别嫌弃啊,呵呵。 ”陈刀笑呵呵地把小琳和叶飞往里让,很热情,似乎根本没看到小琳怒气冲天的表情。

  叶飞当然不会觉得太差了,至少比自己的家强多了。 当然,这个时代。 这个城市,还没有哪个地方能让他产生家的感觉。 不论是叶家父母在城郊地那个陋屋,还是曾婧的别墅。 事实上,他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过那种感觉了,从他的父亲,亲手把他抱紧皇宫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小琳不用陈刀让。 就气势汹汹地冲进门,脚上的高跟鞋踩出咔咔咔咔的清脆声响。 然后,直勾勾地盯着陈刀。

  叶飞微微一笑,也不客气,自己坐到沙发上,拿起陈刀放在茶几上的酒就喝。他知道,小琳这一路上可是憋着劲儿来的,早就跟他说过。 要狠狠收拾陈刀一顿。 两个人都没事,他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道理,毕竟,事发突然,陈刀也不是上帝,不可能立刻把人派过来。 可也没阻止,他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真地责怪什么。 她只是需要把火气发出来而已。

  陈刀无辜地看着小琳,脸上的表情很诚恳,“我地小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谁惹到你了?”

  对于陈刀对小琳的态度,叶飞并不感到惊讶,这个时候。 他再看不出些什么来,他就白在宫里混了那么多年了。 他笑呵呵地看着,就当看戏了。

  小琳怒气冲冲地瞪着陈刀,纤纤玉指点着陈刀的鼻子尖儿:“还敢问我?你说谁惹到我了?”

  陈刀做出一副委屈加愤怒的表情,说“我知道,那些家伙竟然敢对你下手,肯定都不是好人,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们都揪出来,给你出气!”

  见陈刀如此避重就轻地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 叶飞差点儿没笑出来。

  “陈刀。 你别跟我装糊涂!我问你,你接到我的电话了吧?”小琳大声吼道。

  陈刀点点头。

  “那你的人呢?”

  “派出去啦。 怎么?你没见到他们吗?”

  “你说呢?陈刀,这么长时间,你的人为什么没到?这一次,要不是叶飞,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么?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你这个滨海大亨还想做下去吗?”

  这个女人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叶飞每次去陈刀地办公室都会看到她。 一直以来,她给叶飞的印象,都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即便是几天见到了她的另一面,却也是热情娇媚,却从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儿,这么泼辣的样子。 想想刚才她对付那些打手的情景,心里也明白了,这是一个千面娇娃!

  叶飞很想看看,陈刀会怎么回答。 从今天的接触看下来,这个女人很有些来头,其身份,绝对不光是陈刀地女秘书这么简单!

  “什吗?他们没到?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陈刀做出惊讶地表情,叶飞嘴角咧了咧,心道:你小子演的也太假了吧?

  叶飞看出他太在装,小琳自然也看出来了,指着陈刀的鼻子大骂:“陈刀,你混蛋!你竟然眼看着我们差点儿被人杀死,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今天你要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说完,她扭身坐到叶飞身边,气哼哼地看着陈刀。

  “他们真的没到吗?”陈刀还在演戏。 叶飞真想冲上去,帮他摆摆造型,省的演地这么烂,侮人眼睛。

  “你说呢?”小琳冷冷地哼了一声。

  “他们真的没到?”陈刀的表情终于变的自然了些,脸上显出怒气,“他**的,这群混蛋,竟然敢不听话,我马上把人叫过来,狠狠收拾他们,给你出气!”

  不管是真是假,陈刀能有这态度也算是不错了,而且,叶飞还真看不出来他说的是真是假。 只是,从他这一连串的反应和表情上推测的。 只是,他弄不明白,陈刀这表情做派有什么目的?

  这一次,小琳没说话,一把抢过叶飞手里的酒瓶,也不在乎刚才他是对着瓶子喝地,仰头就把剩下地酒喝干了。

  看着她擦拭了一下微湿的嘴唇,叶飞心中一动:这算不算间接亲吻?

  陈刀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一边拨号一边说:“这事儿我真不清楚,我一接到你电话就派人出去了,谁知道那群兔崽子竟然还没到!妈地,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你别急,等我问问。 ”

  小琳不知可否,转而关心起叶飞地伤势,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撩起叶飞的衣服查看伤势。

  叶飞的伤其实不算重,他也是江湖上打过滚,刀尖上舔过血的人物。 这点儿小伤早就习惯了,时间一长。 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 而那些伤口,甚至已经开始愈合结痂了。

  看到他的伤好的这么快,小琳惊讶极了,“呀,都结痂了,这么快啊。 叶子,你好厉害哟。 ”

  女人崇拜的目光让叶飞有些不太适应。 其实。 自从到了现代,他就发现,这具身体地愈合能力就非常强大,不论什么样的伤,都能比普通人快上十几倍。 开始他也有些惊讶,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他总受伤。

  不说小琳对叶飞嘘寒问暖,陈刀那边地电话已经通了,他对着电话那边儿一通大吼加臭骂。 然后挂了电话。

  “怎么样了?你的那些人,是被警察抓去了,还是掉进河里了?”小琳放下叶飞的衣服,冷冷地看着陈刀。 她本来想说“掉进厕所”的,女人的矜持让她临时改口。

  陈刀尴尬地一笑,摊开手苦笑道:“这是一次明显有预谋的袭击。 他们封锁了所有通向那个停车场的路口,我们地人根本过不去。 ”

  “封锁路口?”叶飞皱眉问了一句。

  “是的。 ”陈刀点点头,“通向那个停车场一共有六个路口,他们在那里制造了三起车祸,还有两辆坏掉,横在马路当中的大卡车以及……”陈刀顿了一下,很无奈地说道:“一场超过三十人的群殴!”

  好大的手笔!叶飞没说话,只是在心里赞叹着李文直的气魄。 就为了对付自己这个小人物,竟然使了这么多的手段,他还真是看的起自己!

  不过。 这里面有一个疑点。 很重要地疑点:李文直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踪的?

  自己完全是临时起意,才定下了今天晚上的约会。 而且一切安排,包括时间和顺序,都是在陈刀的办公室完成了。 而且,还差一点儿没去成。 如果不是小琳纠缠不放,估计自己会直接回去睡觉。 那么,李文直是怎么知道的?就算是自己在电影院时被他知道地,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是怎么完成这些的?看的出来,那些袭击的打手是早就埋伏好的。 而且,还有这么多的配合手段,封锁了所有路口,阻截陈刀派出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叶飞疑惑地看了陈刀一眼,心里的疑问更多了。

  小琳显然没有叶飞想地多,她只是对于那些人竟然做出这样地安排而愤怒和担心,如果不是叶飞,估计自己会死的很惨。 她充满感激地看着叶飞。

  “等我地人弃车步行赶到停车场的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 而那些人,也已经走*了。 ”陈刀说道。

  又是一个疑问。 叶飞忽然想到,那些人在自己和小琳逃离停车场后,并没有不死不休地纠缠,只是随便追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这是个很奇怪的地方,以那些人的力量,他们不可能会这么容易放手的。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李文直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如果那些人赶在大街上追杀,他的势力再大,估计也会一身麻烦。

  而且,在回来的时候,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击,他们特地选了一条小路,而在那条小路上,他的确发现了打斗的痕迹。 当时为了逃命没有多想,现在想来,那里就是李文直安排人打架阻断交通的地方。

  “谁?是谁干的?”小琳的怒气已经收敛了许多,也不再对陈刀横眉立目,只是,她的声音却透着强烈的不甘和阴冷,“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敢对老娘伸爪子,我不给他剁个干净,我就不姓陈!”

  这还是叶飞第一次听到她的姓氏。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叶飞心里一动,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只是,却不太敢相信。 他疑惑地看了陈刀一眼。

  陈刀面无表情地和他对了一眼,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是叶飞却从中体会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是谁,等你们离开以后,那些人就散了,我的人正在追查。 不过,希望不大。 ”陈刀摊开手,很无奈地说道。

  “不能根据那些人的面孔查么?你在滨海这么久,那些人又多,相信一定可以有些消息吧?”小琳问。

  陈刀摇头:“很可惜,都是些生面孔,似乎不是滨海本地的人。 ”

  “你说什吗?”小琳的怒火一下子爆发,“陈刀,你在滨海这么多年,竟然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我不管,你一定要查出谁在幕后指使,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陈刀苦笑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地,我们一定会报复。 不过,即便是查不到人,可在滨海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人,也不是很多,从这个方面下手,应该会容易些。 ”说道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叶飞身上。

  “你是说你自己么?以你在滨海的能量和势力,做这件事,应该没问题吧?”叶飞回视着陈刀,开玩笑地说道。

  陈刀愣了一下,嘿嘿一笑,说道:“叶子,你还真没说错,滨海能干这事儿的,肯定有我一个。 ”

  叶飞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除了你呢?还有谁?”小琳不相信这会是陈刀安排的,冷声问道。

  “你说呢?”陈刀嘿嘿一笑,“滨海能干出这种事的人,真的不多啊。 除了我,也就李文直吧。 其他人,能量都不够。 ”

  “就是李文直。 ”叶飞豁然站了起来,对小琳说道:“他的目的是我,这一次算是连累了你,不好意思。 嗯,很晚了,我回去了。 ”

  “这么晚了,就别回去了吧?反正这里地方很多。 而且,万一那些人再来怎么办?”小琳见叶飞要走,急忙不舍地追上来。

  “不了,我还有事。 ”叶飞一边往外走,一边跟陈刀说道:“刀哥,明天麻烦你把雪儿接走吧,最好还有他的家人都接走。 至于理由,你随便想一个能说的过去的就行,实在不行,就实话实说好了。 ”

  [w w w .1 6 K b o o k .c o m]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