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骑士李娜迷路的时候,叶飞也碰到了同样的事情。

  他扛着李玉一通狂奔,慌不择路,后路又被堵截,只能闷头往前跑,虽然把追兵甩了下来,可自己也转迷糊了。

  等他停下来的时候,早已找不到方向了,心有不甘的又走了一会儿,却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又绕了回来。

  谁都知道,迷路其实并不可怕,只要能辨明方向就没问题,可是,这天气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下午还是天气晴朗,这会儿却是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了。

  没有了太阳,叶飞一下子就蒙了。他过去是供奉,一辈子都待在宫里,偶尔被皇帝派个外差,也不过几天的事儿,一辈子就没怎么进过山。这辈子是个还没毕业的穷学生,除了看太阳以外,哪里还知道其他辨别方向的法子?

  “喂,你知不知道咱们应该往哪里走?”他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与李玉这个千金大小姐了。

  不过,很可惜,他的这个愿望落空了。连他都不知道,更别提李玉了,这小妞早就迷糊了,别说方向,连自己从哪儿来的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嘛?”李玉不明白叶飞为什么问这个,不过,她很聪明,立刻想到了什么,“喂,我说你不会是……”

  叶飞苦笑一声,耸耸肩,“你猜对了,我的确不知道怎么走了。”

  “什么意思?”李玉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迷路了。”叶飞再耸了耸肩。

  叶飞绝对没想到,自己的这句话会引来李玉这么大的反应。

  “啊——”一个女声的刺耳尖叫声在树林中响起,有如魔音穿脑,直刺叶飞脆弱的耳朵,措手不及之下,他一个跟头摔在地上,耳朵差点被震聋了。

  “你,你干什么?你鬼叫个什么?”叶飞大吼了回去,他真的,真的被吓了一跳。

  “你说我干什么?你这个笨蛋,你把我劫持走,现在却告诉我你迷路了!”虽然被捆住手脚,可李玉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有侵略性,就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应该是小母豹子。

  叶飞苦笑一声,“我也不想,可是,我也没办法。”

  “我不管!你把我劫持到这儿,你就得负责把我送回去。”

  “我也想,不过,没办法。你看,天都快黑了,好像还要下雨,现在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叶飞把捆住李玉的绳子解开,“我也不扛你了,快累死我了,自己走吧。不过,我提醒你,别想耍什么花招!现在这个时候,咱们两个得同心协力,不然别想出去!”

  雨来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两个人就被雨水浇透了。而且,这雨来的不大不小,既不是那种没什么大碍的毛毛雨,也不是那种几下子就走的大暴雨,而是那种绵延不绝,淅淅沥沥的中雨。

  被浇透了,叶飞还好一点,李玉就遭罪了,梳成两条辫子的头发早就披散开,一缕缕的扭在一起。小T裇虽然重新穿回到身上,可一点作用都没有,被雨水一浇,紧紧的贴在身上,难受极了。

  李玉这个形象,可是让叶飞大饱眼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李玉只穿着小胸罩的样子他都没什么太特别的感觉,可现在明明都穿上衣服了,他却时不时的偷瞄上两眼,心里好像都着火了。

  下雨了,天黑的特别快,还没觉出来什么,就黑透了。山林里几乎没什么光亮,两个认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李玉娇嫩的皮肤不知道被树枝划破了多少小口子。

  山路难行,天又下雨,甚至还起了山风。如果是下午那种天气,这种风只会让人觉得凉爽舒服,可现在刚被浇了个透心凉,再来这种风,可就不是凉爽,而是寒冷了。

  小丫头当惯了千金大小姐,还从没吃过这种苦,没走多久就走不动了,小脚丫疼的难受,又冷又饿又累,实在忍不住开始叫苦。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被叶飞扛在肩上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走不动了?”叶飞一样累的够呛,只比李玉好一点儿而已,见她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心里不忍,“再坚持坚持吧,这里可不是休息的好地方。”

  他不说还好,他着一说,小丫头立刻不干了,靠在树上耍赖,“我不管,不走了,说什么我也不走了,要走你走吧,我就是不走了!”

  “你——”

  “我什么我?要不是你把人家弄到这里来,人家也不会这么苦了,都怪你,大混蛋!”

  不讲理是女人的权利,男人嘛,一般情况下,也只能忍了,而且,这小丫头的确很狼狈。

  叶飞也不忍心让她吃这种苦,可他自己也没办法,只能摊开手问:“那你说,要怎么样?”

  李玉眼睛骨溜溜乱转,“你继续扛我,不,背我,我要你背我!”

  “背你?开什么玩笑?”叶飞眼睛都瞪起来了,“我自己也累的够呛,背你,有那力气,我多走点路比啥不强?”

  “我不管,都是你,不然我也不会跑这里来,你必须负责!”

  “我去,这件事儿到底怪谁?要不是耍什么阴谋诡计,我至于陪你跑这里来疯么?还怪我,你也说的出口!”

  “你你你……”李玉口吃起来,本来也是这么回事儿。不够,不讲理,是女人的天赋,男人跟她们不讲理,那叫没风度,跟她们讲理,她们就可以不讲理,反正是没理可讲。

  “不管啦,你是个大男人,这个时候你必须拿出点儿绅士风度,反正,你得管我!”

  管你?我疯了!叶飞可没那么多束缚,“你啊,爱走不走,我走了!”

  叶飞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后面李玉嘤嘤的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基本上,大部分男人都受不了李玉这种级别美女的眼泪攻势,任你铁石心肠,也得给我化成绕指柔。

  最后,叶飞妥协了,他本就不是铁石心肠,根本不用化,就已经柔了,“好吧,算我上辈子欠你的,过来,我背你。”

  他已经妥协了,可李玉却不领情,哼了一声,说道:“没诚意,要是真想背我,你不能过来啊?我走不动了!”

  绥靖政策要不得,退了一步,就得退第二步,叶飞就退了第二步,回到李玉身边蹲下,“来吧。”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