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市医院有一个中医门诊,一般来说,西医医院的中医门诊日子都不好过,病患很少。可是,这个中医门诊却不一样,虽然没有西医那边热闹,可病患也不算少,每日都有。

  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中医门诊的主治医师,是个号称“一针灵”的刘姓老中医。这老中医有一套祖传的针灸秘法,专门治疗一些男性疾病,比如不举,不孕症之类的,效果极好,甚至有许多外地人慕名而来。

  不过,今天这个号称“一针灵”的老中医却碰到了一个麻烦事儿,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光鲜的中年男子被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扎了十多针,可下面那东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针灵额头见汗,心里急的不得了。他倒不是怕治不好,怕的是砸了招牌。这年头,中医本就不吃香了,好不容易积累点儿名气,就这么砸了多可惜?而且,今天这个患者来头不小,一进门就拍下了五万块钱,说治好了病,这钱都是他的,他怎能不急?

  叶飞一个人吃过早饭,把来送饭的叶妈妈哄走以后,一个人在医院里晃悠,来到这中医门诊后,看到上面那个铭牌上写着:针灸室。立刻来了兴趣。

  针灸他懂啊,《御女宝鉴》里就记录了一套很特殊的针法,他还曾经用这针法给皇帝治过病呢。治的啥病?呵呵,当然是和女人有关了——早泻。

  看看左右没人,抬脚便遛了进去。

  针灸室是一个套间,外间是几张桌子和一些仪器,里面则是针灸治疗的地方。站在里间的门前,往里面看。

  这时候,那老中医已经把自己所有常用的方法都用过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那中年男子也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大夫,你到底能不能治好啊?我还有事呢,要是不行,就这样吧,我再去试试别的办法。”

  一听这话,老中医急了,“别急,你这个病比较顽固,你不是说吃药都不管用么?哪里会有这么快治好的?我还有别的办法。”

  叶飞在外面看的好玩。

  老中医抹了抹额头汗水,又从针盒里挑拣了半天,一咬牙,选中了那跟最粗最长的银针来。吩咐中年男子把裤子褪到膝盖下,然后瞄准男子的阴囊处就要下针。

  “住手!”他这个动作,可把叶飞吓了一跳,那个地方是能随便扎的么?要是弄不好,不是终生不举,就是当场丧命。

  他这一嗓子,把老中医吓了一跳,手里一抖,一针扎在屁股蛋子上。那么粗那么长的一根针扎在屁股上,把中年男子疼的嗷一嗓子,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你个老不死的,你想害死老子是怎么着?”

  “对,对不起对不起。”这男子气势很足,把老中医吓的连声道歉,把针拔了下来。

  叶飞冲进里间,一把抓住老中医的手腕,“你要干什么?想害死他么?”

  老中医本就挺着急,又被叶飞一吓,再被那中年男子骂了一通,这会儿已经是胆战心惊了,也忘了问叶飞是怎么进来的,只是连声辩解:“不是不是,我不是……”

  “不是?不是你干嘛扎他那里?你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能随便碰的么?你这么一针下去,轻则终生不举,重则当场丧命!”

  “什吗?你个老东西,竟敢害老子,你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中年男子一听这话不干了,指着老中医的鼻子劈头盖脸一通臭骂。

  这时候,叶飞才看清他的长相,怎么说呢?很普通的一个人,就是一脸横肉满脸凶相,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这位大哥,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您别怪他。”看老中医的可怜相,叶飞忍不住替他说了句话。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老子骂他有你说话的地儿么?”

  叶飞愣住了,自己本是好心,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不知好歹,竟然连自己也骂了,当下气的一甩胳膊往外走,“要不是老子说话,你他妈早被他扎死了!妈的,不知好歹的玩意,就得让你当一辈子太监,妈的!”

  “操你妈的你说谁是太监?”

  “你!”叶飞也不客气,“你不就是来治阳痿的么?阳痿不是太监谁是太监?哼!本来看你可怜,还想帮你一把,就你现在这德行,当他妈一辈子太监去吧!”

  “你说什么?你能治好我的病?”中年男子翻身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飞。他为了这个病,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医院,用了多少秘方,一直都不管用。今天来这里,也不过是碰碰运气。现在听说这年轻人似乎能治好,立马把什么都忘了。

  “废话,不能治好我进来干嘛?不过,现在能不能治好都无所谓了,就你这种人,当一辈子太监吧,老子不给你治!”叶飞一甩手,走了。

  中年男子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人,问老中医:“他是谁?”

  “他是医院的一个病人……”叶飞现在可是医院的名人,不管见没见过,没一个不知道他死而复生的事,而且还把医院著名的李医生折磨的快疯了。

  “死而复活?牛B。”中年男子突然觉得,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能治好自己的病也说不定。

  ……

  下午一点半,滨海市医院门口一溜停开了三辆汽车,中间一辆林肯加长礼宾车,前后各一辆奔驰汽车。

  从前后两辆奔驰里下来八个黑西装黑皮鞋保镖一样的人物,每个人都戴着大魔镜,其中一个保镖来到林肯门前拉开车门,上午来治病的那个中年男子拉着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相貌妖艳的女人从车里下来。

  妖艳女人刚一下车,就用嗲到让人发麻的声音跟中年男子撒娇道:“刀哥,你说,那个小子真能治好你的病么?他不会是吹牛吧?”

  中年男子一把掐住女人丰满的屁股,笑道:“是不是吹牛看看不就知道了?他要是吹牛,老子就灭了他全家!要是真有本事,嘿嘿,小妖精你可就爽了。”

  “哎呀,就知道欺负人家,人家不来了。”女人嘴上这么说着,却不住用波涛汹涌的大胸脯在男人胸口摩擦,爽的男人大笑不停。

  如此排场,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每个人,不论是患者还是家属或是医生护士,一个个都呆呆的看着,一个个议论纷纷:“他谁啊?来干嘛的?探望病人?不像好人啊。”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来治病的,而且是那种难以启齿的病。

  这种情况,自然有人紧急通知了院长。院长一听有大人物光临,立刻从办公室跑出来,连电梯都顾不上坐,就从楼梯间一路狂奔来到门口。

  这里不得不佩服下他的速度,人家刚刚迈步进入医院大门,他就从一楼的楼梯间冲了出来。看到八个彪悍的保镖,还有外面那三辆车就知道,真的是大人物光临,立马拿出最最谦恭的表情上前:“啊,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我是医院的院长,不知二位是来看病的还是来……”

  可惜,人家没兴趣跟他罗嗦,“我找人。还有,不许说欢迎光临!没事儿谁他妈喜欢来这种地方?”

  这里再佩服下院长,人家如此不留情面,他愣是给故意忽略了,心里琢磨,这两天没听说医院有什么大人物住进来啊。心里想着,嘴上也不闲着:“不知道您是找医生还是病人?”

  中年男子本想打发手下去查查那个死而复生的家伙住哪儿,现在既然院长送上门来,也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人,他住哪儿?”

  死而复生?医院里还真有这么一个人。院长立刻想到了那天抢救的情景,也想到了叶妈妈给自己磕头。难道,那小子很有背景?不像啊,连六万块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是大人物?难道是仇家?

  “怎么?说啊,到底住哪儿?快带我去!”

  “哦,您别急。那个,小陈啊,你带他们过去吧,你不是常去那个谁的病房么?”院长心里打了退堂鼓,他还没弄明白那个死而复生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小陈护士一直在一楼看热闹,没想到这个很有排场,好像黑社会大哥的人物竟然是来找叶飞的。直觉以为不是什么好事儿,刚想去给叶飞报信,就被院长抓了壮丁。

  小陈护士苦着小脸儿点点头,“好吧,请跟我来。”

  “还有那个谁,院长是吧?你也跟我来。”中年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又把想遛的院长叫住了。

  院长苦着脸想走,可看看那八个壮汉,打消了这念头。

  “那个,你们跟叶飞是朋友么?”去病房的路上,小陈护士旁敲侧击的想替叶飞打听些消息。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哦?那小子叫叶飞么?放心吧,我是来找他帮忙的,不会伤害他。”中年男子一下子就看清了小护士的心思。

  这句话,差点没把院长吓死:他,他,他都要人家帮忙?那个小子到底什么来头?难道真的是什么大人物?还是某为大人物的公子?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一行人来到病房的时候,叶飞正盘腿坐在病床上练功呢。为了不被人打扰,每次练功他都会把门从里面锁上。

  “他就住在这里。”陈护士轻轻推了下门,没开,用力推,还不开。

  中年男子通过门上的小窗子看到叶飞盘腿坐在床上,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没来错!

  院长让小陈护士去拿钥匙,却被中年男子阻止。今天上午的接触让他知道,想让这个叫叶飞的人帮自己治病不能用强,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硬的也不是不行,可他要是玩什么花样,受苦的可是自己,为了自己的性福,还是客气些比较好。

  中年男子松开搂着妖艳女人的手,轻轻的在窗子上敲了敲,很轻,每三下一停顿,很有礼貌的样子。妖艳女人惊讶极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如此客气,而对方还是一个没财没势的穷小子。

  陈护士更加放心了,这么有礼貌,肯定不是来闹事儿的。院长的表情就更精彩了,这么嚣张的人都如此客气,那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处与物我两忘之境的叶飞对外界的信息非常迟钝,中年男子敲了足足五分钟,他才听到,急忙慢慢收功,睁眼一瞧,正看见上午那张凶恶的脸。

  叶飞摇摇头,下床打开门,“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就是能治我也不给你治么?”他就站在门口也不让开,摆明了不想让人进来的样子,不过,也正好看到了在后面站成两排的那些保镖。

  他却不为所动:“哟,还带了打手来?呵呵,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威胁是没用的!就算我肯,最后吃苦的也是你,你要想清楚。”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那个妖艳女人,有些嫌恶的闪开视线:庸脂俗粉。他对这种女人没兴趣。

  他说者无意,后面院长可是听者有心了:这位是来治病的?看来这小子不是什么大人物!不知道他是什么病?要是这小子治不好,然后我给他治好了,这样……

  中年男人露出个微笑:“呵呵,你误会了,我听说了你的事儿,就是想跟你聊聊。”

  “聊聊?有什么好聊的?”叶飞不想答应,不过,看看人家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好吧,聊聊。”

  “陈护士,你也进来歇会吧。”

  “好啊。”陈护士本来就不想走。

  叶飞没想让院长进来,可这家伙死皮赖脸的硬挤了进来,又吩咐人拿来几把椅子。

  重新在床上躺下,叶飞特意把俏脸通红的小陈护士拉到自己身边,说道:“说吧,想聊什么。”

  “没什么,就是对你很好奇。”

  “我有什么可好奇的?一个穷学生罢了。”

  “我听说你是死了以后有复活的?是这样么?那你一定知道,人死了以后是什么样吧?能说说么?”

  “人死了以后什么样?行,跟你说说,其实人死了以后啊……”

  叶飞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会编故事,他把自己听到的,所有跟死亡有关系的东西都拉过来,胡编乱造了一个阴风飒飒的鬼蜮,别说还真挺吸引人的,就是有些吓人,吓的小陈护士直发抖。

  “然后我就回来了。”终于结束了故事,叶飞拿起杯子灌了一大口水。

  “你,你说的,说的都是真的么?”小陈护士眼巴巴的看着他。虽然她不相信真有什么鬼啊怪的,可毕竟叶飞是死而复生的人,没准儿说的是真的也不一定呢。

  叶飞嘿嘿一笑:“你说呢?”

  中年男子啪啪啪的拍着巴掌,大笑道:“精彩,编的太精彩了,小老弟,你绝对有当作家的潜力!”

  “什么?他说的是编的?”一直靠在中年男子身边的妖艳女人惊讶的问道。

  中年男子不说话,只是看着叶飞笑。

  院长心里骂了一句:真是胸大无脑,要是真的,他敢说么?

  “呵呵,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谁知道呢?”叶飞笑了笑,“好了,我累了,不想聊了,您回吧,明天再来陪我聊五十块的,今天的钱明天一起给你。顺便说句,跟你聊天挺开心的。”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大笑起来,“没想到啊,我陈刀竟然被人当成陪聊了,哈哈,有意思。”

  陈刀之名一出,整个病房突然冷场,除了那个妖艳女子外,所有人,包括叶飞,都愣愣的盯着中年男子。

  “你是陈刀?”叶飞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是。”中年男子点点头。

  小陈护士追问了一句:“就是那个一个人砍三十多人的陈刀?”

  院长嘴唇哆嗦,这可是个大人物,传奇人物,在滨海如雷贯耳啊。

  陈刀公开的身份,是云海集团董事长,滨海市人大委员,著名的民营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慈善家。云海集团是滨海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资产上百亿。

  而他暗地里的身份却是滨海当地最大地下组织的老大,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当然,这一身份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滨海人知道最多的,还是几件关于他的传奇故事。

  其中一个,就是小陈护士说的,他曾经在十年前,在海上一个人砍翻了一船人,据说那船里有三十多人。

  不管怎么样,说陈刀在滨海是一个跺跺脚,整个滨海都要抖三抖,几乎可以一手遮天的滨海大亨,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