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曾婧别墅的泳池边,和上一次同样的位置,一身纯白色泳装的女人在泳池里快乐的拨动水面,带起一朵朵浪花。银色的月光给整个泳池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和上一次,几乎是完全相同的画面,美酒,美食以及美女,叶飞在曾婧的别墅待了整个下午。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呆呆地坐着。

  在吃过晚饭后,叶飞再次来到泳池边,看着明媚皎洁的月光,继续发呆。

  “叶子,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么?”

  浑身湿淋淋的曾婧回到岸上。她今天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连身式泳装,只不过,和她丰满的身材相比,这件泳衣似乎小了一号,紧紧地裹在身上,把她丰润的身子装扮的更加性感。

  小了一号的泳衣根本罩不住她胸前的丰盈,大部分雪白的肌肤和软绵绵的丰润被挤在外面,两颗可爱的蓓蕾在泳衣上顶出了两个可爱的凸点。挺翘的臀峰同样被紧紧的包着,臀肉向外溢,肉香四溢。

  “为什么穿这件衣服?你不觉得不舒服么?”叶飞淡淡地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他现在完全没有任何欣赏美女的心情。

  “当然不舒服了,很紧,兜的很难受。”曾婧不舒服的扭着身子,纤细的手指钻进胯间,把紧紧勒在腿股间的布料向外拉了一下,让自己更舒服些。

  “难受还要穿成这样?”

  “没办法,为了你啊。”曾婧叹了口气,也不顾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不由拒绝地钻进男人的怀里。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现在的叶飞一定受了什么强烈刺激,感情很脆弱,这是她的机会。

  等叶飞轻叹一声后,主动抱住自己身体的时候,她心中忍不住一阵窃喜,为自己的英明决定和好运气沾沾自喜。

  轻轻抚摸着怀里完美的女体,感受着丰润女体带来的绝佳触感,轻声道:“其实,你不需要这样。你的事,我真的帮不了你。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穷……”

  曾婧伸手堵住了他的嘴,“不要这么说。我真的不是为了利用你才刻意接近你,我毕竟是个女人,也需要一个男人。”

  这话假,很假很假,可没有几个男人能不被蛊惑。虽然叶飞不在此列,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有些问题,整个人精神恍惚,也没有心情去分辨什么,只是无言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池水。

  在叶飞怀里扭了半天,女人发现,自己的这些手段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很不开心地抱怨道:“喂,你知不知道,在一个女士面前想其他女人很不礼貌?”

  看了她一眼,叶飞苦笑一声,摇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别的女人?”

  “当然了,我又不是傻子,你的表情早就把你出卖了。”曾婧娇俏地做了个鬼脸,成熟的风情和纯真的可爱似乎在这一刻完美结合。即便是叶飞此时没有心情,也仍然心中一动。

  “哎……”曾婧苦闷地叹息一声,说道:“你们男人啊,只有在被女人伤到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表情。告诉我是谁,林诗儿么?还是那个小护士?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可以给你些建议。”

  “你知道的很多啊。”

  “当然了,我曾经很仔细地调查过你。”曾婧压根儿就没想隐瞒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有种预感,你会成为我这辈子最重要的男人。甚至比我丈夫还要重要。”她歪着头,说的很认真。

  “你会后悔的。我只是个穷学生。”

  曾婧说道:“我说过了,我不是为了要你帮我报仇。当然,我也要对你坦白,过去我是真的想你帮我影响陈刀。可现在不是了。想知道为什么么?”

  叶飞摇摇头,配合着问道:“为什么?”

  哪知道,曾婧竟然苦闷地皱起眉头,轻轻摇晃着,让自己美好的身子在叶飞身上摩擦,“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上一次拒绝了我吧。你应该知道美女都是小心眼儿的,你越是看不上人家,人家就越是惦着你。加上还想要你帮忙,你又不算丑八怪,对你有些感觉不是很正常么?”

  真的么?假的么?

  真假又有什么分别呢?叶飞不想考虑这个问题,目光重新回到水面,他现在只想静静地待着,不想动,不说话,也不思考。

  “你现在真的很有问题。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可以跟我说。”曾婧离开叶飞的怀抱,端起就被递给他:“如果不想说,那也不要乱想了,我们聊聊天,喝杯酒,把那些不开心的统统忘光吧。”

  “你就是这么过来的么?”叶飞接过酒杯喝了一小口,“喝酒?”

  被触动了心底的伤痛,曾婧的表情一黯,轻晃着酒杯,“是啊,我就是这样靠酒精熬过来的。尤其是在他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喝醉。直到李文直彻底收购了远茂,收购了我手里的股份以后,我才从他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

  她放浪地笑了几声,接着说道:“说来可笑,如果不是李文直收购了我手里的远茂股份,我可能还走不出来。他完成了对远茂的收购,也点燃我心里的复仇之火。”

  叶飞点点头,没说话,他发现,自己和这个艳丽的妇人,竟然还真有些同病相怜,都是不能和所爱的人待在一起。只是,她比自己还要好些吧。

  那位中年女仆走了过来,“小姐,客房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让叶先生去休息?”

  “以后还是继续叫我夫人吧,不要叫我小姐了。”曾婧苦笑一声,对叶飞说道:“去洗个澡吧。”

  “是,夫人。”女仆答应了一声。

  叶飞深深地看了曾婧一眼,摇摇头:“我还是回去吧。”

  “不要,我不放心你回去,今天你就住在这里。”曾婧拦住他,骄傲的酥胸微微顶在他的胸口。

  “不放心?为什么不放心?”

  “就是不放心。你现在去洗澡,等一下再说。”曾婧不由分说,硬拉着他往客房走,“你现在的状况很有些问题,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叶飞无奈地跟在后面,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的力气竟然不小。她奋力向前的动作,让她丰满的翘臀一扭一扭的,好看极了。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