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替我准备那个礼物?为什么你不自己送给她?”吃饭的时候,叶飞悄悄向旁边的林诗儿问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林诗儿的神色不是很好,似乎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叶飞大为奇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林诗儿白了他一眼,终于还是说道:“那个胸针本来是我想送给张玲的,我替你准备了另外一份礼物。可是,我自己搞错了,把替你准备的礼物给了她,把自己准备的礼物给了你。”

  叶飞一愣,脸色古怪。

  “不许笑。”林大美女恶狠狠地威胁道。她觉得自己好倒霉,平白无故给了叶飞一个亲近美女的机会。看看张玲当时对他的态度,这位大小姐一肚子气,“我警告你啊,人家张玲可是有男朋友的,你不许打她的主意,不然我,哼……”

  叶飞本来是没想那么多,就算不想从一而终,可也绝对不敢打林大美女室友的主意。不过,经她这么一说,倒忍不住多看了这位美女作家两眼。别说,还真是非常出众的美女,作为今天的女主角,把所有参加聚会的同学朋友照顾的无微不至,强烈的知性气质让人如沐春风。

  “喂,你看什么呢?”林诗儿见他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好朋友,顿时醋海翻波,偷偷在叶飞腰肋上掐了一把。

  “没,没看什么,别掐啊。我就是觉得她挺能喝的,你看这么一会都喝了多少了?有了你这么漂亮的老婆,我哪还会注意别人啊。小姐,你要对自己有自信!”叶飞叫了声疼,悄悄揽上林诗儿的腰肢呵她的痒。逗的大美女一阵扭腰伸腿。

  李向和妹妹坐在一起,看着两个人在说悄悄话,林诗儿脸颊绯红,定是在做什么亲热事,心里酸气大涨,不想看他们亲热,便端起酒杯对叶飞说道:“叶兄,你怎么不喝呀?来,兄弟敬你一杯。”

  两个人正打情骂俏的开心呢,冷不丁被人打断,都有些不痛快,尤其是林诗儿,自己男朋友刚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就被人引走,心里极不痛快,可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气鼓鼓地瞪着他。

  叶飞本来不想理他,可耐不住旁人起哄,说他抱走了滨海大学最美的一朵花,这时候怎么能不表示表示?只好跟他碰了一下,喝了一杯。

  哪知道,这就一发不可收拾,那些看他勾走了林诗儿心里不舒服的男生都冲了上来,一个挨着一个,都要跟他喝上一杯,就连看上去娴静的知性美女张玲都跟着起哄。这小妞真的喝了不少,脸颊绯红,娇艳欲滴,拍着桌子起哄,哪里还有一点儿知性气质?

  说起喝酒,叶飞倒也不在乎,有着一身太阴真气打底儿,喝的又是啤酒,他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

  渐渐地,聚会的主角从张玲身上移到了叶飞的身上。不管是对他印象好的还是不好的,都凑上来碰一下,甚至还有人轮了好几轮儿,似乎不把他喝趴下就不算完。

  倒是作为发起者的李向悄悄躲到了一边儿,抱着膀子看热闹,就等着看叶飞喝多了出丑。

  可是,让他失望了,叶飞来者不拒,喝了十来瓶,却愣是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依然是笑吟吟地和所有来品酒的家伙碰一下,一口喝干。

  除了那些围绕着叶飞拼酒的家伙,所有旁观者都看傻了。这也太能喝了,啤酒也是酒啊,就算能喝,也没这样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的吧?跟没喝一个样,他喝的,是酒还是水啊?

  “诗儿,没看出来啊,找了个大酒缸。”今天的主角张玲跟着起哄闹了一会儿,坐到林诗儿身边,轻推了她一把。

  林诗儿也蒙了,她从来不知道叶飞有这种酒量,以前两个人一起吃饭,都是喝可乐的,从没见他要过酒,她还以为叶飞喝不了多少呢,刚开始甚至想冲上去替他喝几杯,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叶飞越喝越兴奋,酒这个东西就是这样,没喝的时候还记得自己不能喝,等真的喝过了,谁还在乎自己有的斤两?虽然叶飞现在没喝多,可也有点儿感觉了。其实,他一直催动太阴真气在经脉里疯狂运转。太阴真气性寒,当年叶飞最巅峰时期,可以让水在三伏天里迅速结冰。虽然现在不行了,可借着这股子的寒气强制自己保持清醒倒是没问题。除了借着冷如寒冰的太阴真气使自己保持清醒,他还特别分出一部分真气,裹住越来越浓的酒气,不让它们扩散。是以,虽然喝的越来越多,可叶飞的脸孔却是越来越白,好像没喝一样。

  “还有谁?”喝到高兴处,叶飞一脚踩住椅子,晃着酒瓶子大喊,威风凛凛好煞气。旁边众小鬼儿躲避连连。

  “我,我可以和你喝一杯么?”一个怯怯的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叶飞扭头一看,竟然是李玉,手里端着两杯酒。扫了眼一直躲在远处的李向,叶飞心里有些不痛快。他知道,如果不是李向故意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根本就不会有这么疯狂拼酒的事情发生。现在,又轮到李玉亲自赤膊上阵,叶飞心里很不舒服。

  “我不和女人喝酒。”叶飞只是不想和李玉喝,却不想这句带有性别歧视意味的话引来在场众多女性的批判。本来一直安分守己看着男生们表演的女士亲自上场,决定讨伐这个看不起女性的暴君。一时间群雌振奋,群雄侧目。

  叶飞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引来这么一堆麻烦事儿,心里苦笑。求助似的望向林诗儿,哪知道林大美女给了他一个大白眼,那意思,分明是:自己惹来的祸自己担。

  倒不是林诗儿不想帮他,而是她也实在没办法。自己不能喝,就算冲上去也只是多一个喝醉的人而已。而且,还是叶飞自己嘴欠着来的呢?看看姐妹们群情激奋的样子,她也爱莫能助,只能等着喝完了以后,好好照顾心上人了。

  知道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叶飞自然不能束手待毙,站到椅子上大吼:“想喝酒,没问题,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众英雌齐声喝问,颇有当年杨门女将的风采。

  “嘎嘎嘎嘎,想和我金兀术,不对,想和我叶飞喝酒,行,不过,咱们得打个赌!”

  “赌什么?”

  “赌……”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