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瓶啤酒下肚,叶飞觉得,自己变成了水缸。如果不是因为偷偷把水分从手指排了出去,他认为自己现在肯定会当众出丑,就算不醉的一塌糊涂,也肯定因为憋爆膀胱,当场尿了裤子。

  他还是小瞧了啤酒的酒精。从第三轮开始,他就正式进入晕眩状态。如果不是拼命让冰冷的太阴真气在体内流转,借着冰冷的真气保持清醒,他怀疑自己会不会当场摔倒。

  幸好,这些都没有发生,他挺了过来。当他喝掉了最后一瓶啤酒时,感动的一塌糊涂,心里大吼:终于结束了,终于结他妈束了。

  从第三轮开始,他的身体就有些摇晃,在场所有人都认为,他随时可能倒下或者喷出来或者尿出来,总之没人相信他能赢。甚至有人开始打赌,赌注从一块钱开始,一直攀升到一千。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自己会赢的时候,他们都输了。

  输的最惨的,是李向。他从第四轮开始下注,不过,他的对赌对象跟其他人不一样,喝他对赌的是林诗儿。

  当看到叶飞的身子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倒的时候,他便凑到林诗儿身边,故意说:“我打赌,叶飞撑不过这一轮。”

  然后,理所当然的,林诗儿为心上人出头,和他赌了一次,赌注很小,一块钱。然后,他输了。到了第四轮,他和林诗儿换了一种赌法,赌叶飞会在哪瓶酒会输。每轮都加注。

  本来,这个时候,林诗儿也觉得叶飞赢不了,可为了男朋友的面子,她也只能硬撑。否则,让人知道连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男朋友,叶飞岂不是很没面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过,叶飞很给她长脸,第四轮竟然奇迹般地撑过去了。十轮下注,每一轮都要超过上一轮,李向输了两千两百九十零一块。

  当林诗儿笑吟吟地收下两千多块钱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赚钱呢。而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李向,却心里刺痛妒火中烧,在叶飞收下一个胸罩后,忍不住打击了一句:“叶兄还真是有艳福呢,这么多女孩子抢着要把胸罩送给他。”

  一句话下来,林诗儿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幸好,旁边还有张玲,适时的帮了她一次:“其实,我看叶飞根本就不想要那些胸罩,如果不是定好的赌注,我看哪,肯定会把他吓跑了。”

  这话绝对不是瞎说,事实上,随着到手的胸罩越来越多,叶飞也越来越别扭,毕竟,自己的女朋友还在旁边呢。可奈何说好了赌注,反悔是不行地。

  第五轮,李向输的更多,第四轮的钱数乘以十。

  当他最终拼掉了最后一个对手后,身体依然在那里摇晃,只是,从第四轮开始,他就开始用这种幅度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却生生的赢了这次赌局,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甚至有几个人不怀好意的往他肚子上使劲的扫来扫去,想看看那么多水究竟被喝到什么地方去了。

  最后一瓶酒喝完,在所有人的叹息声中,剩下的六个还保有胸罩的女孩子同时把手探进了自己的衣襟。上帝作证,六个美女同时脱乳罩的场面,绝对是震撼人心的,当时所有的男士,包括已经有些迷糊的叶飞在内,眼睛都看直了。

  当六个款式各异,颜色花花绿绿的胸罩塞进自己手里后,他才反应过来。在十个女孩子幽怨的眼神中,张玲宣布,他获得了比赛胜利后,他嗷的吼了一嗓子,就想往包厢外冲,他实在憋的难受,想去厕所,却被张玲拉住。

  希望不远了,曙光在前头,通向厕所的光辉大道在叶飞面前豁然铺开,这个时候被人拉住,叶飞只想问候他们家上下正负十八代内所有女性亲属。可是,他不能,因为张玲还有话说。

  “好了,你赢了,按照约定,我可以把我的胸罩给你。”张玲好像故意跟他作对,或者报复他赢了自己一套内衣裤,说来说去就是不说重点:“不过,叶飞,你怎么那么能喝啊?我真想不出来,你竟然可以喝那么多……”

  变身唐僧的张玲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叶飞都快急哭了,最后还是林诗儿看不过去自己的好姐妹折磨心上人,帮他解围。

  从厕所出来,包厢外的走廊里,叶飞收到了张玲的一半赌注,“给你吧,说好了,那个,那个今天实在不方便,明天再给你吧。”

  到此,张玲的生日聚会正式结束,美女作家过了一个开心的生日,却输掉了一套内衣裤。

  此时,李向突然宣布:“今天大家玩的这么开心,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唱歌吧?我请客。”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事实上,大部分男士都觉得意犹未尽,整个聚会,最出风头的是叶飞,难得聚集如此多的美女,竟然所有女孩子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男士们大为不满。现在,看他喝的差不多了,下面,怎么着也该轮到我们了吧?更何况,还有人愿意主动放血请客,不去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叶飞迷迷糊糊的抗议了两声,直接被张玲否决,一群人在李向的带领下,直接杀奔下一个目的地。

  后来,某位参加聚会的好事者把本次聚会的情形,刊在了学校的BBS上。其详细描述了叶飞是如何大战群雌,并最终赢得十一个香艳无比的胸罩的过程。霎时间,叶飞成为滨海大学的风云人物。男同学向他打探那些胸罩的款式颜色,女同学则总是在暧昧地吃笑中盯着他,好像在看大熊猫。

  叶飞宿舍的那群混蛋东西知道这个消息时,一个个捶胸顿足,大骂这小子不够意思,这种好事儿竟然自己独享。而且,非要逼着他把那些花花绿绿的胸罩交出来。

  叶飞倒不小气,一堆胸罩而已,兄弟们想要,拿去好了。可这些胸罩,早在在聚会结束的时候,就被林诗儿没收了,理由是:反正你也用不上,我拿去还给她们。

  叶飞想反对,却无力反抗,最终,屈服在林诗儿的淫威下,表面慷慨内心委屈地交出了自己的战利品。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