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儿心里有些忐忑,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叶飞用那种眼神看人,而结果则让她惊讶。那一刻,她甚至相信,只要那个讨厌的胖子敢在说一句,叶飞肯定会杀了他。

  杀人?这个念头让她心里一惊,随即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扫出脑袋,却不经意地保持着喝李向之间的距离。

  不得不说,林诗儿的歌声,和她的相貌是同一个级别的,丝毫不比具有专业水准的张玲差。

  “嗨,叶飞,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有本事。”张玲笑嘻嘻地凑到叶飞跟前。

  “哦?什么本事?”叶飞看了她一眼,装糊涂。

  “你说什么本事?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的?”张玲此时的表现,就像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老师,希望能从老师那里多学一点东西。

  “什么怎么做的?”

  “喂,我警告你啊,你要是不跟我说,我就不给你了。”软的不行,那就换硬的,软硬兼施那才是挖人口供的绝招。

  “不给我什么?”叶飞以不变应万变,继续装糊涂。

  “你——”张玲恨恨地在叶飞身上捶了一下,脸上羞红一片,“你讨厌死了,你说不给你什么?别装糊涂,再跟我装糊涂,我就把你要,要人家那个东西的事儿告诉诗儿,哼。”

  叶飞哑然失笑,刚才在吃饭的时候,这位美女作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放女模样,这才刚过了哪么一会儿呀,竟然连那个词都不好意思说了,变化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随便你。”叶飞挪了一下,把身体更舒服地窝在沙发里,翘起二郎腿看着和李向的距离越来越远的林诗儿,心里满意极了。

  “啊?”没想到叶飞竟然不在乎,张玲呆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搞清楚,我是要把你要我内裤的事情告诉诗儿,你别搞错了好不好?”

  “是啊,你去说吧。”叶飞毫不在意。反正胸罩都收了这么多,也不差条内裤了,“反正,你要是说了,你想知道的,就一辈子也别想我告诉你!”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的?怎么一个眼神儿就让那个胖子缩了回去?”张玲见目的达到,也就不提内裤的事儿了。她真的是很想知道,这个东西,可以作为自己写东西的素材。说到这里,立刻想到,刚才叶飞那个从手指头往外流水的一幕,立刻加了一句,“那个,还有你是怎么做的,让水从手指里流出来的。”

  “你说什么?”这句话,把叶飞吓了一跳,“你再说一遍。”

  见他竟然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张玲心里得意极了,竖起一根中指说:“我是说,你是怎么让水从这里流出来的。”

  美女作家光顾着问问题,却没发觉,自己这个手势有多么下流,叶飞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憋死,一边咳嗽一边笑,“你真的想知道啊?”

  “当然。”张玲仍然没有发现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

  叶飞心里窃笑着逗她:“好吧,我告诉你。让水从这里流出来很简单,只要多喝水,然后找个厕所,或者没人的地方也行,把裤子解开,然后放松身体,就自然流出来了。”

  “啊?是这样么?我怎么不知道……”不得不说,张玲这位美女作家有时候还是很迷糊的,“为什么还要解开裤子……啊——你这个坏蛋!你说什么呢?”

  她总算是反应过来,恨恨地在叶飞手臂上掐了一把:“我是问你,怎么让水从指头里流出来,不是,不是问你,问你怎么撒尿!你说不说?”

  “说说说。”叶飞闷笑了几声儿,说道:“想知道也行,不过,你要帮我保守秘密,谁也不许说!就是诗儿也不行。另外,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了?”

  “放心,我一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张玲忙不迭点头答应,女人对别人的秘密一向是具有旺盛的好奇心的,这个时候什么条件都好答应。“我刚才偷偷看到了,不是我故意的啊,是你自己不小心。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难道会传说中的六脉神剑?或者一阳指?你跟段誉什么关系?你不会就是大理段式的后裔吧?这么说,你就是王族了?你想不想复国?想不想当皇帝?”

  当皇帝?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叶飞见这位美女作家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急忙拍拍她的脸蛋儿:“喂喂喂,你醒醒好不好?现在是21世纪,就算是皇帝也不过是个没实权的空筒子,当那玩意儿干嘛?另外,我跟大理段式没有任何关系!还有,六脉神剑只是小说家杜撰,那是假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门功夫!”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既然你都能让水从手指头里流出来,为什么不能有六脉神剑?我们中国,历史悠久,地大物博,什么没有?”没看出来,这位美女作家的民族自豪感还是很强的。

  “历史悠久,地大物博是没有错,六脉神剑是真的没有。事实上,武侠小说里大部分武功都没有。另外,很多在武侠小说里属于最末流的武功,实际上都是非常厉害的。比如说,那个永远只能做配角,一出场就被人砍死的五虎断门刀,就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功夫!”叶飞恳切地替这位美女爱国者讲解中国武术流派。

  “这个我知道,可是,你怎么解释这个?”张玲再次竖起中指,“段誉不就这样做过么?他不就是因为会六脉神剑才做到的么?你怎么解释?”

  “嗯……”叶飞轻咳一声,把她的手指压了回去,“别做这个手势,很不雅。”

  张玲俏脸红红地,没说话。

  “这么说吧。按照小说里说的,六脉神剑,实际上就是通过手指上的经脉,把内力发出去,从而攻击敌人。可是,你要知道,经脉这个东西,并不是武侠小说凭空创造地,而是客观存在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那些中医。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六脉神剑,人体内也是有经脉的。有经脉就会有通路,有了通路,至于是发出内功还是水,就看你的喜好了。”

  “嗯,这样啊,倒是有道理。不过,经脉真的存在么?经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血管?”张玲的求知欲很旺盛。

  “嗨,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乎,刚才都不给我鼓掌。”唱完歌的林诗儿坐回到沙发上,挽住叶飞,很不满地撅嘴埋怨道。

  “是啊,叶兄,跟今天的小寿星聊什么呢?能不能说说,让我们也听听?”

  李向也跟了过来,叶飞厌恶地皱了皱眉,没理他,附在林诗儿的耳朵上小声说了句:“你唱地真好听,有时间专门唱给我听听。”

  “嗯。”林诗儿甜甜地答应了一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