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是海天夜总会的小姐,平时就是陪客人玩闹,把客人哄开心就成。不过,她只是陪酒小姐,其他服务是不做的。倒不是不赚钱,而是在海天只是陪酒就已经很赚钱了,没必要为了那几个钱就出卖身体。

  今天,海天夜总会的保安部长,也就是看场子的黄毛给了她一个新任务。这个任务很简单,接近并且缠住勾引一个滨海大学的学生,报酬是五千块,并且以后会照顾她和她的哥哥。甚至可以为她哥哥在夜总会里安排一个职位,总之条件非常优厚。

  起初,她并不想答应,因为那样会违背她的原则,她只是陪酒小姐,不陪客人上床。不过,黄毛给她吃了颗定心丸:“你只要和他亲热一点,想办法把他引到客房去,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做,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

  有了这层保证就没问题了,这可是个好生意,比陪酒让那些客人占尽便宜要强多了,所以,她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个任务。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跟她没有关系,她也不想管。

  她只是希望,那个目标不要太丑。

  很快,那个目标出现了。

  叶飞再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便离开包厢,准备去方便一下,刚刚走出包厢,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穿着暴露的吊带露背短裙迎面走来。

  “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您么?”

  女孩儿似乎很漂亮,叶飞不太敢确定,因为她的妆太重了,叶飞实在不能确定浓妆下的那张脸,究竟是天生丽质,还是奇丑无比。不过,看样子应该差不了。

  看不清脸,身材却毫不保留地展现出来。女孩儿拥有一幅世间少有的完美身材比例,丰胸细腰翘臀,无一不惹人瞩目,最让人窒息的是那双长腿,毫无瑕疵,笔直修长圆润,浑圆的小腿肚丰润饱满,简直让人不敢逼视。

  这样的女孩儿,只要相貌不是太丑,绝对是极品美女!光这双长腿,就比那些模特漂亮多了。

  童童很满意目标对自己的注视,她知道,男人们最喜欢的,还是自己那双长腿,所以,她特地换了一件刚过大腿根儿的短裙,把整条长腿完全暴露出来,再加一双肉色丝袜,就不相信这个毛头小子不动心。

  她矜持地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跟我来。”说完,便很自然地挽上叶飞的胳膊,似有意若无意的,把饱满酥胸轻轻贴靠在他的胳膊上。

  感觉真好!叶飞只觉得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胳膊上,软软的,他知道那是什么,却毫不介意地享受了,心里还对海天周到的服务赞叹:果然不愧是海天啊!

  进入洗手间后,他才发觉有点不对,因为那个女孩儿也跟了进来。

  “谢谢,我想,后面的我自己就可以了,所以能不能请你离开?”叶飞很礼貌地对她说道。

  童童掩嘴儿轻笑,她当然不会离开,她得到的命令是,缠住他,要一直跟他在一起,非常亲热地,即便是他上厕所,“没关系,我可以帮你。”

  “帮我?”叶飞愣住了,“这个,也是这里的服务项目么?”

  “算是吧。”童童回答的很坦然,就要帮叶飞解裤子。

  “啊,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叶飞一边推拒,一边腹诽:有钱人还真他妈会享受啊,连上个厕所都要美女服饰,靠,跟皇帝差不多了。

  “别害羞嘛,还是我来帮你吧。”

  “不!这个我自己可以来!你还是出去吧。”叶飞非常坚决地推开她,倒不是不想,而是不习惯。如果是和美女上床,他可以毫不犹豫,方便嘛,还是算了,这个事情,自己来比较爽。

  童童也不勉强,捂嘴轻笑,离开了,“好吧,我在外面等您。”

  等她出去以后,叶飞微微一笑。

  这个女人有问题!叶飞已经确定了一件事。就算这里是夜总会,可也不可能为客人免费提供这种服务。而且,这里似乎还是李向的地盘儿,已经料到这位李大少不会那么好心请人来唱歌儿,叶飞自然是谨慎许多。

  只是,他会怎么做呢?叶飞皱眉思索了一下。他的目的,应该是林诗儿,那么,他会怎么做,也就呼之欲出了。加上那个女孩儿的出现,差不多就可以确定了,无非就是在女人这个问题上陷害而已,没什么新意。

  ……

  叶飞一脸坏笑地看着女孩儿,抱着膀子。

  童童有些紧张,弄不明白,这个大男孩儿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到这个黑咕隆咚的储藏室。

  “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么?”童童不太习惯黑暗,把储藏室的灯打开了,灯光昏暗,她小心翼翼地了一句。

  她有种感觉,仿佛某种预示,这个任务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叶飞看了她一会,忽然问道:“姓名!”

  “童童。”童童下意识地答道。

  “年龄!”

  “19岁。”

  叶飞问的很快,童童回答的同样很快,她有些不由自主的就想回答他的问题,很奇妙的感觉。

  很快,在六七个问题以后,叶飞大致搞清了这个女孩儿的大致情况。简单来说,这个女孩儿只有一个哥哥,父母在十年前就去世了,一直跟着爷爷生活,而爷爷也在三年前去世,和哥哥相依为命,很可怜。

  问了几个问题后,见童童已经进入了回答惯性状态,便突然抛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问题。

  “他们让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要我勾引你,然后……”

  事实证明,这种突然袭击式的问题效果很好。被前面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卸去防备的女孩儿习惯性的说出了答案,之后才发觉,自己中了对方的圈套。

  叶飞笑了,很开朗很甜蜜的那种,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童童气鼓鼓地看着他,有种上当受骗的委屈,紧握着小拳头,就像一只小老虎,随时都会冲上来。

  叶飞抱着膀子,完全不在意女孩儿此时表现出来的攻击性,反而被她急促起伏的胸脯吸引。

  女孩儿的乳房并不是很大,形状却很完美,浑圆的半球形,线条圆滑,而且,看的出来,非常挺,充满了女孩子的青春气息。

  “看什么!”童童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两手掩住胸口,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恶了,她有种被扒光的感觉。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谁让你这么做的?”叶飞靠在墙上,歪头看着女孩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我不明白!”警惕心理大起的女孩儿再敢回答什么?自然是打死也不承认了。

  “你刚才似乎不是这么说的。他们为什么要你勾引我?”

  “当然是想让你多花钱了,我们是做什么的,先生你不会不知道吧?”女孩儿很聪明,反应很快,立刻想到了补救办法。如果不是知道李向肯定没安好心,叶飞没准真的会相信。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